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三个男人舌头一起吻花蒂 抱着妇人的大屁股猛捣

2022-08-05 17:55: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朝京城里的春色时常伴着些淅沥雨滴,烟雨照着繁华的城里,朦朦胧胧的如诗画里的吴地少女一般,依依杨柳,清风徐来,卷起湖中的万千荡漾。五月的雨墨正好,幸揽得余卷微微吐出一点肃色,比

朝京城里的春色时常伴着些淅沥雨滴,烟雨照着繁华的城里,朦朦胧胧的如诗画里的吴地少女一般,依依杨柳,清风徐来,卷起湖中的万千荡漾。

五月的雨墨正好,幸揽得余卷微微吐出一点肃色,比不得江南的小桥流水,却自有一番风味。朝京城作为大燕的都城,再世繁华不过。

就连这连城中的乞丐,往往在运气好的时候,也能讨到些富人家随手施舍的碎银。

城中西郊里有一条叫渭南的河道,早已废弃多年,河中的水是绿的,淡绿的却不这么的澄澈。

这条街上的人家往往会把祭祀完后的香灰扔在河里,这是渭南河为数不多的用途。

河道前住着户人家,那户人家的府前蹲着两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府前的牌匾上刻着苍劲有力的两个字——姜府。

小说

听姜府里的人说,这牌匾上的字是当今圣上亲手提的。

尽管燕开国不过短短三年。但如今让圣上贤明,天下太平昌盛。

姜府的官老爷是朝中的一个五品官员,虽说这官位不见得有什么傲人之处,却也时不时的有同僚来拜访。给荒芜的渭南河前的街道添了几分热闹。

再看这姜府中,陈设也是如同江府门前的门匾与石狮子一般。府内名花异树,怪石林立,映在青松翠柏之中,环山衔水,亭台楼榭,廊回路转。倒不像是一个五品官员人家,却像是一个家财万贯的富商家中,处处透着奢靡气息。

整个姜府这条荒败的街道格格不入,但......除了姜府中一个偏僻的小院落。

再次醒来的时候,萧滟觉得她身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眼皮也沉重得睁不开。她有些艰难地伸出了左手,撩开了宽大的衣袖,她看了一眼,瞳孔猛缩,立马将那只手臂重新藏回了袖子里。

那只手臂几乎体无完肤,大大小小的布满了触目惊心的疤痕,有的已经愈合了,有的是新添上去的,狰狞可怖,而最显眼的一道是便是手腕处那些源源不断向外涌的鲜血。

她困惑的看着眼前昏沉沉的屋顶。

尽管她现在有些不明白,可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无不刺激着她的神经,逼得她让自己清醒过来。

这是割腕了?她心中想。

她一口气将那件已经褴褛不堪的衣服又湿了一个布条下来,然后缠在手腕那一道源源不断涌出鲜血的地方。大约缠了三四圈左右,她嘴巴和另一只手熟练的打了个死结。

后她开始打量一下四周的环境,墙上的腐烂发霉蔓延到了房梁那边,角落里堆着几捆稀疏的柴火,柴火旁边铺满了稻草,稻草有半个看起来脏兮兮的馒头,几根粗壮的朽木七扭八歪躺在中央,蜘蛛网摇摇欲坠,爬满房梁……整个房子内充斥着一种令人作呕的刺鼻腐烂的气味。

唯有门缝里透出来的几缕光线,才让她看清了屋内的一切,她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呆愣了半晌,才自嘲的笑了笑,道“我不是死了吗?”

她裹在手腕处的几层布料并没有很大的用处,早已被鲜血浸红了,她也没再管。

她向前走了一步,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她低头一看,是一把沾了鲜血的匕首。

即便是从前背着夫子偷偷看的那些话本中的借尸还魂再不可思议,她心中也有了个大概。

她重生了

她猜想地上的这匕首是身体原来的主人的,原来的那个主人割腕自杀了,也许没有死透,然后她就过来了。

她将地上的匕首用右手捡起,紧紧的攥在手心中,宽大的袖子再一次挡住了她的手,忍着身上的疼痛,她大步走到门边,一脚踹开了门,屋外的光线一下子涌进了她的双眼,令她有些不适。

好久没见过光了......

建元十二年一月,朝京有雪。

皇城似不如往夕,雪压着金殿上的正吻和创兽,也压着里面的人喘不过气来。

偌大的宫墙仍如藏着无数不人不为人知的秘密,有的秘密已经站在了红墙绿瓦下的无数名花异卉中,有的却是如笼中的金雀一般被禁锢着,被藏掖着。

屋外有人敲门,再是一阵开锁声。

这门只是象征性的敲一敲。

因为敲了门,屋外的人也不会管里面的人是否同意,便打开了屋门。

屋中的人是位女子,女子身形消瘦。长相明艳,乌拜相发如漆,肌肤如玉。明明是如娇花般的五官,却给人带来更多的感觉是明媚英气。

只是此时屋里的娇花仿佛枯萎了一般,神情木讷。

这个人便是萧滟,她已经被关在这个屋子里两个月了。

期间,有数不尽她过往的好友来过。

她们都在劝她,劝的方式各式各样,却都是表达一个意思。

如今已是前朝了,她是亡朝公主,应该认清如今,谢衍竟对她有意,她应依附着谢衍。这是对她来说最好的选择。

萧滟看着进来的人,五官端正,眉目俊秀。

是詹青云,曾经父皇极为重用的一个探花郎。

詹青云人如其名,一入仕途后,便平步青云。先是父皇重用他,封他为翰林院大学士。

詹青云很有本事,能力才学皆是一绝,萧滟很欣赏他。

也与这位探花郎很是聊的来,私交甚好。

后来,父皇死了,谢衍当皇帝了,他就被封为了宰相。

她淡淡的看着他,眼中没有一丝情绪的沉默着。

詹青云先开口,毕恭毕敬的道:“微臣见过殿下,陛下让臣给殿下带一句,陛下说他想见您。”

 

本文标签:三个男人舌头一起吻花蒂

上一篇:成熟艳妇短篇txt全集下载^全文

下一篇:公交车上~嗯啊被陌生人高潮*卧底女警有时候被迫献身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