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丰满雪嫩的乳峰|我征服了仪态端庄的物理老师

2022-08-05 17:27: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简陋的医院病房里,魏林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小心翼翼地照顾身旁病床上的儿子。孩子反复高烧,身体虚弱,已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这对上世纪八十年代最不显眼的农民唐劲而言,家庭的重

简陋的医院病房里,魏林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小心翼翼地照顾身旁病床上的儿子。

孩子反复高烧,身体虚弱,已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这对上世纪八十年代最不显眼的农民唐劲而言,家庭的重担把他压得难以喘息。

他要顾田里的农活,这是家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他要安抚三岁的大女儿唐欣;还要来返医院,照顾那里的妻儿......

每天披星戴月、筋疲力尽,唐劲的要求不高:绝不可以倒下!是的,此时他是家里最大的支柱。他感谢岳母过来帮衬,洗衣做饭,帮前顾后,对他来说这是万般的欣慰。

至于自己的母亲,唐劲不敢指望,“你那儿子,我看是不行了,八成是肚子里那个克的。”他清晰记得母亲的话。

到了要给唐峰输血的日子,魏林一反常态:“我来吧!田里的活那么多,你不能倒下!”

“绝对不行,再过三个月你就要生了,现在给小峰输血,出了问题怎么办?”唐劲不假思索地拒绝了。

“你倒下了,我们怎么办?小峰已经让我心力交瘁了!你要是撑不住了,这个家就倒了!当我求求你了好吗?不要担心,我会多喝些汤水,多休息,身体一定会很快恢复的,相信我!”

妻子憔悴不堪的脸微微抽搐,双手紧紧握着他的手臂,根本不允许他拒绝!挣扎许久,唐劲终是犟不过妻子,咬咬牙应下了。

万幸!唐峰终于顺利出院!

唐劲和魏林喜极而泣,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也许老天也心软了,不忍心再为难他们。

两个月后,唐雨提前降临。

可新生命降临带来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新的问题迎面而来。

小说

简陋的屋子里,孩子们的哭声此起彼伏。

因为唐峰的身体依然虚弱,暂时还离不开母乳,而魏林的奶水不足以同时满足两个孩子。捉襟见肘的家境让他们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这一天,魏林的姐姐魏池来看望妹妹。

“多喝些汤水,奶水会多点。”魏池说到。

“怎么喝也没用,身体不争气,下奶不多,两个孩子总吃不饱,是我这个做妈的对不住他们。” 魏林低下头,看着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两个孩子内疚不已。

“这种情况多久了?”

“小雨一出生奶水就不够了。”

“唐峰不吃辅食吗?”

“最糟心的就是这个,这小子只认我的奶水,别的几乎不吃;医生也说喝奶对他更好......唉!”

作为过来人,妹妹的境况魏池感同身受,可是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这几天她先在妹妹家住下,陪着母亲尽量多帮衬些。每当听到两个孩子大哭不止,魏池便陷入沉思。

终于有一天,她鼓起勇气说道:“妹妹,姐姐有个想法不知当不当说。”

“姐姐,只要能解了现在的困境,你只管说。” 魏林突然抬起头,抓住姐姐的手,似乎看到一缕阳光。

“你知道的,我婆家隔壁杨家老二结婚几年了,一直......一直没个孩子,如果你和唐峰同意,我帮你去......去说一下。” 魏池断断续续,她知道此言一出,定会伤了妹妹的心。

魏林倒吸一口气,紧缩的眉宇写满了诧异与拒绝。她放开姐姐,低头看着唐雨,压低声音斩钉截铁地回道:“姐姐,两个孩子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说可能吗?”

魏池有些慌了:“好妹妹,你千万别怨,我就是这几天看着兄妹俩哭得厉害,你们也是着急,实在不忍心才想了这个法子。是我糊涂,你若不愿意,就当我没说过!”

......

回家好长一段时间,魏池都不敢再来探望妹妹,只托人给妹妹捎些补品。

寒风凛冽,把大地刮得毫无生气,好像在向人们炫耀它的通天本领。肆无忌惮,令人生畏。

唐劲和魏林苦苦熬着,他们努力尝试所有下奶的方法,讨教亲戚邻里,良医土方能用尽用——可是收效依然甚微!两个孩子的情况并没有好多少。

唐峰又病了!雪上加霜!

“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这老三就是来克老二的,我看还是趁早送走,别后悔来不及了!”

不管夫妻境况多么艰难,唐劲母亲从未真正帮衬过什么!只是每天醉心于吃斋念佛,时不时也会出来说道两句!

唐劲夫妇自然没有理会!

昏暗的房间里,魏林和唐劲手忙脚乱,常常灯火通明。

难道真的无路可走了吗?

说好的天无绝人之路呢?

看着日渐消瘦的两个孩子,魏林心如刀绞,濒临崩溃。直到唐峰再次住院,他们终是扛不住了!

也许自己注定是个失败的母亲!生而不能养!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执意坚持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一连多日,搜索枯肠,魏林终是叫来了姐姐......

“妹妹,你们舍得吗?这事可不能糊涂,走出这一步就不能回头了!”

“舍不得又能怎样,这样下去我怕小峰会保不住!小雨也明显偏小了.........是我把他们带到这个世上受苦的,姐姐,我是不是很没用?”魏林说完掩面而泣。

“傻妹妹,别自责了。眼下这个田地,谁又有得选呢?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魏池心疼地为妹妹擦去泪水,又继续说道:“你放心,杨家老二勤快,他媳妇罗英更是村里出了名的心善,夫妻品行没得说。这么多年的邻居,这点我是可以保证的,小雨过去以后绝对不会受委屈。我住在隔壁,也会常常过去看看。你和唐劲就安心照顾小峰,奶水充足以后,他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魏池努力宽慰妹妹,只希望这些话可以让她心里好受一些。话刚说完,她自己也抹了抹眼角。

......

杨家那边很快就说好了,双方还特意挑选了一个好日子。

离别前的一个晚上,魏林和唐劲轮流抱着唐雨,他们默不作声,谁也不舍得放下。唐雨睡得很香,幼小的她哪里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枕边是妈妈为她准备的家里能拿得出手的最好的衣服,他们希望孩子明天能穿得漂漂亮亮的!

魏林的短发枯燥凌乱,眼睛肿胀,布满血丝,领角的衣服已不知不觉被泪水浸透。

唐劲小心翼翼地轻抚女儿的脸颊。他的手太粗糙了,干裂起茧的划痕如风干的虫子布满了掌心,他担心弄疼了酣睡的孩子,便隔着衣服轻轻地抚摸她的脸颊。忽然他抱起孩子,埋头紧贴着她的脸,低声抽泣......

纵使万般不舍,他们也努力安慰自己,女儿在新家一定会有更好的成长!

这是他们陪伴唐雨的最后一个夜晚,也许是这辈子最后一个夜晚了!内心的撕扯早已盖过屋外寒风的肆虐!

天啊,请多给他们一些时间,一刻也好!

......

五年后......

这天一早,魏池神色匆匆地赶来。

“大姨大姨!妈,大姨来了。” 叫唤的是唐欣,她跑向母亲,身后跟着活蹦乱跳的弟弟唐峰。

“姐,你来啦?怎么这么着急?”魏林问到。

“妹妹,我先喝口水......我和你说,上个月杨家老二没了,说是挖煤的时候山体坍塌被压死的。杨家老大不是个省油的灯,这几天话里话外叫嚣着要赶走罗英,连同桌子、椅子、橱柜......反正一大堆的东西全扔出来了!我看八成是惦记他弟弟的家产。可怜那婆婆也斥她克死了儿子,一并赶她......”

魏林心头一紧,神情凝重。

“小雨呢?那小雨怎么样?”魏林紧张起来。

“小雨......小雨还好。你也知道,她是杨家老二唯一的孩子,两口子都把她捧在手里,极尽呵护,没有不疼爱的。就是现在,罗英也不例外。我现在担心的是,罗英太老实,不是那些人的对手,怕早晚......”

魏池哪敢在妹妹跟前说小雨受欺负的事。母女相依,母亲受辱,孩子自然会受牵连。

“姐姐,唐劲马上回来了,我一会儿和他商量。”没等姐姐的话音落下,魏林打断了。

唐劲一回来,魏林就向他说明了杨家的变故。夫妻俩商讨了一夜,终于做出了决定。

“姐姐,你带我去找罗英。”

“做啥?”

“我想接回唐雨!”

“什么?”魏池瞪大眼睛,简直不可思议!半晌才回过神来:“罗英绝对不会答应的,唐雨现在是她唯一的希望,要回唐雨,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我当然知道,可她现在处境不好,不一定能对抗婆家人,抚养小雨更是困难,就像当初的我一样。我知道她一定不舍得,我会和她好好说的。”

魏林缓了缓,继续说道:“只要她肯,去借去贷,出多少钱我们也愿意;而且......而且她还这么年轻,没有小雨,今后再寻出路不是更容易吗?”

魏池细细听着,妹妹的话滴水不漏,一气呵成,看来他们夫妻没少商量。接回唐雨,罗英怎么可能会答应啊?魏池愁容不展。

“姐姐,我知道你为难,可眼下已经这个情况了,所以你才来找我的,对吗?我们也是怕她牵连受苦,母女连心,你说我怎么受得了?”魏林眼眶红润,几近哀求。

她知道自己这个提议对罗英的残忍,可是又抑制不住对孩子的思念和担心。

魏池没再辩驳,只轻轻回了一声:“那先试试吧。”

“好,好,谢谢姐姐,谢谢!”魏林终于笑了。

魏池一夜没睡,她辗转反侧,绞尽脑汁,她到底该怎么说服罗英?两个都是孩子的母亲,谁又能舍下孩子?事情成与不成,她都要得罪一方

本文标签:我征服了仪态端庄的物理老师

上一篇:嗯啊轻点娇妻湿润摩擦:浪妇呻吟嗯啊小龙女

下一篇:乡村乱睡全集目录列表*办公室里的主人的调教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