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要了老师无数次: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缈缈

2022-08-05 16:18: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走上高架的时候,“要不要再兜一圈?时间还来得及。”陈皓放在方向盘上的右手往外挪了挪,离开方向盘的那一刻,没有支撑力的右手突然重重地垂下,近在咫尺,可是我把手挪远了

走上高架的时候,“要不要再兜一圈?时间还来得及。”陈皓放在方向盘上的右手往外挪了挪,离开方向盘的那一刻,没有支撑力的右手突然重重地垂下,近在咫尺,可是我把手挪远了,暂时冷静,我们失去牵手的资格。 “不了,王仓也该等急了。说给我准备了沪城的特产要我带回家去。” “涵涵,”陈皓转过头来看着我,“这辈子只能是你。” “注意安全,好好看路。”我把头撇向窗外。 20XX年 “王仓,你有毒吧。这是多少块巧克力了?你对我的爱果然沉甸甸,你还认得出我年轻时的模样吗?” “养肥你也不容易,前两年尽顾上长个了,白喂了两年。今年才卓见成效,为父很欣慰。” “找死,你个丁丁壳。”仗着比他高1公分的身高,我使劲压着他的的头。 “你个死女人,打人不打脸,别给我挠破了。我还要靠脸吃饭。” “乖,要点脸,靠脸,你这辈子得饿死。” “你们两少打点嘴炮,涵涵你松开他,脸都快憋紫了。”陈皓拉开了我们俩,这是我们从小到大重复了无数次的循环。 这段革命友情追溯到10年前,那年我们刚上小学一年级。我们三个住在同一条街道上,同年出生。我月份最小,陈皓月份最大,不值得一提中间出生的就是王玱。我们在一个普通的小镇上出生,这里不沾任何改革开放的光,因着生活所迫,占着交通便利,这条街道上做着都是跟柴米油盐相关系的小生意。陈皓家的杂货铺,王仓家的早餐铺和我们家的粮油铺子。 革命友谊的奠定,必须是要有些宏伟的事件。我能够保持在老大的位置,是因为当年我的飒爽英姿。想当年,我们作为10岁的豆芽菜,在长个子的阶段,我一直认为陈皓是占了杂货铺子北京方便面的光,所以稍微比我略高一点。当然这个身高的碾压在高中后我就再难望其项背,但最起码有10年的时光我们还是可以稍微比肩的。那一年,我们头顶上都有一座大山。我也不知道,在物质资源还没有那么丰富的时候如何会有那么强壮的小孩。那绝对是我童年里的一大阴影。小时候,没有帮派对立的童年是不完整的。在我们这条街道上,帮派的对立是根据街面商铺的位置来的。以我们前街仨人的数量劣势,抗衡着后街和南街的五大帮派。我们仨孤立无援的过了好几年,更多的时候我们在各类大小的战争中一次次捍卫了我们的革命情谊。小说当然,我们中没有军事鬼才,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以逃跑、躲避的方式免于受更多的挫折。成就是我们大部分时候跑得够快,只是我们的速度在大山面前不够格,我们被实力碾压,所以每次放学排队回家的时候,我们都在报团取暖,相互保护。但是似乎所有的事情,不可能永远是一成不变,包括那些美好,当然也包括,永远被欺负这件事。我们三个人,连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几乎都是同样的身高,同样的体重,三个单薄偏瘦的身材,终于在我一脚定江山的贡献中,在我们10岁的时候,结束了三年被追逐,被欺负的时光。我们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因为教育局的哪项改革,这一年的午睡我们不用在午饭后去到学校趴在课桌上,下午的课程2点钟开始,从我们这条老街上走到学校是10分钟时间,所以我们三个每次都很有默契的在1:45的时候在我家门口聚集,然后走去学校。当又一个艳阳高照的下午,他们来到我的门口,我们预备压线往学校走的时候,我们刚花一分钟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我看到我空荡荡的胸口,这里本来应该晃动着家里的钥匙,平时也就算了,但如果今天我不想晚上放学的时候在门口趴着写作业,我就必须回去拿,因为下午的时候,我的爸妈要去割稻子,他们不到天黑的时候是不会回家的。所以在发现的那一瞬,“你们先走,我等会来撵你们。”我说,然后转身回奔回家拿钥匙,当我再一次来到这个路口的时候,我看到一个让我心跳的场景,在前方50米,在那个我们平时感冒发烧会被父母拉着去打针,还专门只往屁股上打针的那个小诊所门口,我看到我们童年对我们武力值最碾压的那个小胖子,他慢慢逼近陈皓、王玱,我能够看到他们两已经慢慢往小诊所的屋檐下缩进去。可是,在这个炎热的下午,阳光的直照下,连路面都感觉在冒着热烟,除了赶着上学的孩子们,这个时候,是不会有聪明的大人出现,躲无可躲,没有庇护。这一刻,还在拐角路口的我,突然感觉有一口气吊起来,内心先是很真实的恐惧,有那么一丝的无措,然后紧接着,在这接下来的一分钟,当然,也是在我的英明与勇敢之下。我飞奔起来,我首先必须说,在我读书生涯,我一直在同班女生中牢牢锁住第二高的位置,从小学一年级直至大学毕业,这个第二高从没摆脱过,同时,倒数第二的体育成绩,也没有任何改变。我害怕改变,固执而长情。但是,我人生在体育,在速度上的战绩,就这一次,足以让这两个家伙对我膜拜,因为在这个夏天我真得飞奔起来,用几乎眨眼的速度,在小胖子几乎快挨近他们的时候,我飞奔上前,从后跳起来蹬出一脚,就这一脚,小胖子往前趴下。也许我是幸运的,比如在势单力薄的时候,有陈王二人组,也许小胖子是幸运的,他摔倒的位置正好是在一堆红砖前,而不是正好撞在红砖上。在我们读小学的这几年,在这个只有两条街道,甚至是街道的名字就叫老街和新街的小镇上,家家户户都在加盖自己的房子,从平房到板板正正的两层半楼房,那个半是几乎所有的楼房三楼都不高,几乎就是一个成年人站起来的高度,然后盖上人字形的瓦片顶。当然,时至今日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三楼都那么矮。就像在这个小镇上,总发生着那么多无法理解却又完全统一的行为或者观点,似乎所有人都害怕那一点点的与众不同。所以,就在这一分钟,在这一脚之后,我们结束了挨欺负的时光。最后的时候,我发现很多的转变,似乎都是用一分钟逆转,让我很多的时候在想,我可不可以把时间往前拨一分钟,这一分钟我可不可以不要,我送给时间,时间把1分钟之前的人生还给我?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一分钟后我都会心里震颤,最起码,在这一年的这一分钟,我享受到了崇拜的眼光,因为在这一脚后,小胖子躺在地上,晃了晃神,而我们三个自觉站在一起,没有往学校走,也没有上前看小胖子,我们都定格在那,就呆呆得看着,直到小胖子颤巍巍地站起来,往学校的方向走去。从他站起来的那一刻,他没有看我们一眼,在未来的很多年里,小胖子的目光都从来没有停留在我们的身上。我们愣了会儿,然后三个人都自觉而沉默地往学校走去,慢慢保持步调一致地加速,因为这两分钟的耽搁,意味着我们有可能迟到,而迟到可能被发现,可能被打手心,这个在我们小的时候,我们都很怕。在未来一周的时间,我不知道他们,但起码我是怀着忐忑的,因为小胖子是有一个F4组合的,比我们人多,比我们有战斗力。我一直在等待这一脚后可能会出现的故事续集甚至是故事反转。老天保佑,我人生值得称赞的战绩,从这一刻开始收集了第一个。在战战兢兢中,我们仨取得了第一次的胜利,是我们三个人的,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是一个整体,是一个打狗都必须得看主人的整体,这一点,在很长一段时间,是我们彼此的信仰,我说过,我害怕改变,在我已经不应该幼稚的年纪的时候我依然害怕改变。当然,在我渐渐长大之后,我才慢慢发现我害怕的那些改变,是有人帮我承担了那些改变,在我看不到,或者不懂不能接受的地方,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帮我扛下来。但是,生活不是“如果”之后再重来,是慢慢走到你想要说“如果”的那一刻,所以,所有“如果”后的事没有发生,“如果”前的事都发生着,都是一样的后果。但我其实还是会好奇,我的第一个耀武扬威的时刻是怎么发生的,我问过杨威,就是那个小胖子,他在最后的时候告诉我,“因为很疼,所以怕了,第一次的害怕,总是记忆深刻。”最后的那一次,我问过他,“还怕疼吗?”他说,“算了,一切都抵不过心疼,太难愈合了,算了。”是的,都算了。 在我们初二,追着电视看《一脚定江山》的那一年,我指着抬起脚的任泉指给他们看,“我踢杨威那一脚跟这个像不像?任泉挺帅的,配得上我。”然后,我看着他们继续端着饭碗,没发表意见,好像也没听到似的,好吧,这样的话我后面就再也不愿说了,我们之间有一个莫名的默契,所有无视的情况都是来自蔑视。我是有大哥地位的人,在他们面前,我得有威严,所以,我在初二之后有了属于我自己的一帮姐妹们,他们会摸着我的短发说,“你太帅了,我要当你的老婆。”那一年,我的发型很春哥,那一年,我们在初三四楼的教室走廊外,看了很多场的篮球赛,我看见陈皓跟一个黄毛在打了两个月篮球后打了一架。在中考前的最后一晚,一个女生拉着我的手摸她脸上的眼泪,跟我说,“之前没跟你说的这些话,你会怪我吗?”但是我想告诉她,我特别无所谓,纵使我说了很多安慰的话,我依然没有什么真情实感。我们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真多呀,可真得能发生故事的,真得让你有真实情绪,而且这些情绪在你心里沉淀成你回忆的,好像并没有那么的多。学会珍惜的时候,我已经很大了,已经大到学会主动放手,学会不再那么倔强。 

本文标签: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缈缈

上一篇:美妇对着粗大坐下去 粗壮硕大律动娇喘

下一篇:鲤鱼乡顶弄低喘*肥水不流外田 肥 嫩 乱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