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炙热的种子释放在她体内/全文

2022-08-05 09:33: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空上殷红如血的残阳慢慢沉了下去,渐渐被沉重似铁块般密布的乌云取代,同周边的山峡连在一起,像铁桶一样把这片天地和天地间的人困在其中,黑压压的不得脱身。不时爬过一道道惨白

天空上殷红如血的残阳慢慢沉了下去,渐渐被沉重似铁块般密布的乌云取代,同周边的山峡连在一起,像铁桶一样把这片天地和天地间的人困在其中,黑压压的不得脱身。不时爬过一道道惨白的闪电,片刻之后,惊雷乍起,天地间弥漫着一股恐怖压抑的气息。

地面在大战过后被毁坏的只剩下一片狼藉,山林废墟中一名男子提着一把滴血的仙剑走到了一位形容狼狈的女子面前,他解开女子身上的禁制后对她说道:“对不起。”

那名女子却并未看向他,反而是盯着剑上滚动的血珠,血珠顺着剑身,落入土壤之中,一点一点将土地染成黑褐色。

她用极其嘶哑的嗓音嘲讽道:“嗤,我要对不起何用。”

“纵使无用,也是要说的。”男子声音喑哑的回答道。

“哈哈哈,哈哈哈······的确,你素来如此,真不愧是仙界楷模,只是这般做派真真是叫人恶心至极,厌恶至极。如今可是要轮到我了,要直接杀了我吗?不如就斩草除根,一了百了如何,多好啊!”女子咬牙切齿的质问男子。

男子似被女子所说的话戳中痛处,面色顿时煞白的说道:“你明知,只要我活着,便定会护你周全,无论······无论付出何种代价,我甘愿承担一切罪孽。”

“我知如何,不知又能如何。我曾同你说过的,我知道爹娘的结局注定不会善终,你有你的立场,若有朝一日,你们不得已刀剑相向时,我只希望你的手上不要沾染我爹娘的血······这样我才能有借口说服自己这一切与你无关,我还是可以继续爱你的。”随着女子的话音,男子的脸色变得愈加惨白。

小说

“可就在刚刚你用这把剑在我的眼前亲手杀了我爹爹!”女子涩声喊道,声音里满是浓厚得无法散去的悲怆和无奈。

如今,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了······

现今世界,共有六界。分别为仙、魔、人、妖、鬼,而凌驾此五界之上的,便是神明所居之地神界。何为神明?无情无欲,不知喜怒悲苦,且生来便具有无穷法力的,即是神明。神明受万众生灵敬仰,法力来源于山水草木,山水不息,天地不倒,他们就不会消亡。

万余年前,我的爹爹身为仙人,却与一株由红莲修炼而成的妖精相恋,因此触犯了仙界律法。而那一株红莲便是我的娘亲了,爹娘为避免被仙界中人发现,便隐于此地,他们二人相依相守一段时日之后,娘亲怀有了身孕,百年后诞下一名女婴,取名为倾染,意为染尽倾城色,并以云为姓,愿女儿长大后能如游云一般,活得洒脱自在。而我便是云倾染,至今已有七千五百一十八岁了。

再过几日便要到娘亲的生辰了,娘亲生辰那日我想要亲手做一份百花糕作为生辰礼物送给她,因此我便去了附近的花谷想要采摘最新鲜的花苞作为食材,而在那里我第一次遇见了墨凌渊——我一生的挚爱亦或是我今生的劫。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徐徐清风拂过花海,淡绯色的桃花林延绵数十里,仿若一幅绝美的水墨画赫然绽放,片片桃花瓣带着醉人的芬芳漫天起舞,刹那间落英缤纷,久久不绝。他躺在树下小憩儿,我趴在树上摘桃花,摇落的花瓣飘飘悠悠滑下,落在他的身上,脸上,他抬眼望向我。

而这一眼,也注定了我们今后数万年的爱恨纠缠不清。

我因为爹娘的身份,所以从小就未曾见过任何陌生人,就也好奇的回望了过去,那时的他明明还是少年身姿却带着一身的苍茫孤寂,在他满是寂寥的眼睛望向我的那一刻,我突然很想用我的所有去温暖他,化去他眼中的默寞,让他永远都满溢欢喜,从此不再识悲伤滋味。

云倾染:“你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呀,这里是不许外人进入的。”

墨凌渊:“······”

云倾染:“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这山中新化形成功的小妖,对不对?你化形的这副模样真好看。”

墨凌渊:“······”

云倾染:“我叫云倾染,漂亮的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趴在树上的少女笑着问树下躺着的少年,少年沉默的看着树上的女孩,阳光洒在女孩身上,照耀这被满树繁花簇拥着的少女仿佛是一只藏匿在阳光里的精灵,让人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把她留在手心里。

她周围弥漫着阳光的颜色,透明的金色里泛着暖暖的幸福,洋溢着甜甜的欢喜猝不及防的闯进他的世界,他记得曾经有人同他讲过:‘有朝一日你也许会遇见这样一个人,她会教你识得喜怒哀乐,她会给你温暖,带给你救赎,成为你在这世间唯一的信仰。遇见这样的人,得之你幸,失之你命。’从前他是不信的,而这一刹那,他信了。

那一刻少女如花的笑靥灿若骄阳,以至于往后过了许多许多年之后,墨凌渊依旧记忆如新,从未忘怀。

“墨凌渊。”少年声音清冷的回答道。

“诶,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你这木头竟然会搭理陌生人,难不成看人家姑娘长得漂亮,春心萌动了?嗯?”墨凌渊的契约神兽发出喋喋不休的吐槽声。

“嗯?是又怎样,你有问题,毛又长好了。”墨凌渊听见后冷声威胁道。

黎九(墨凌渊的契约神兽,是一只九尾白狐)被堵得一噎,讪讪的回道:“没,没有问题,您开心就好。”

墨凌渊:“没有就闭嘴,话多,烦。”

黎九脸色一黑,还没来的及同自家主子就此深入探讨一番,就被墨凌渊提前一步掐断了神识联系,各种长篇大论只能胎死腹中了。

“墨凌渊,我们都互通姓名了,这样我们就是朋友了吧。那我叫你阿墨好不好?听着亲切,你叫我染染吧,我爹爹和娘亲都是这样叫我的,你是新化形成功的,现在有地方住吗?化形成功可就不能像以前一样露天席地了,你如果没有住处,不如先到我家里面暂住如何?你放心,我爹爹和娘亲都是很好的人,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云倾染热情的邀请道。

墨凌渊:“好,多谢。”

“不用谢,不用谢,你可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呢,嘿嘿。”云倾染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

云倾染:“不过,你需要先等我一下下,因为我娘亲的生辰就快要到了。我想要为娘亲准备她最爱吃的百花糕,所以我来花谷是要采摘新鲜的花苞做食材的,马上要摘完了。对了,我厨艺很好的,做出来的东西特别好吃,你喜欢吃什么,我做给你吃啊。”

云倾染一边挑选摘取桃花,一边分神同墨凌渊聊天。

墨凌渊:“我对吃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倒是你······你小心一点儿。”

墨凌渊站起身,皱紧眉头抬头望着在树上正在一心二用摘花的云倾染回答道。

云倾染:“放心,没问题的,我从小就经常爬树,特别熟练,你没有什么爱吃的肯定是因为你没吃过我做的食物,吃过之后保证你以后的偏好就是喜欢我做的吃的,嘿嘿,我这可不是自卖自夸哦,比如你看这个百花糕就要选最新鲜的花朵里面最娇嫩·······啊···啊···啊啊,救命!”

云倾染一脚踏空便整个身子向地面栽了下去。墨凌渊脚步轻点地面,一跃而起,接住了云倾染,避免了她与大地的亲密接触。

“没事了,可以睁开眼睛了。”墨凌渊看着怀中闭着眼睛紧抱竹篮的云倾染无奈的说道。

云倾染:“······的花瓣,啊,啊呵呵,呵呵,幸好你接住了我,要不然本姑娘的花容月貌可就毁了,你可真是我的福星,朋友没白交呢······嗯咳,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在墨凌渊犀利的注视下,云倾染如芒在背,讪讪的勉强说着话,想要活跃一下紧张的气氛。现在看来是收效甚微了,毕竟墨凌渊从接到云倾染到放下她全程都冷着一张脸。

墨凌渊:“这就是你说的没问题。”

墨凌渊声音冷冽,犹如萃了冰碴一般,冻得云倾染浑身一激灵,打了一个哆嗦,又把自己缩了缩。

“咳,意外,这就是个意外,我平时都没出过问题的。”云倾染心虚的辩解道。

看着墨凌渊又沉了几分的脸色,云倾染果断转移话题。

“啊,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我桃花也摘得够用了,不如我先带你回我家吧,我爹娘应该快要回来了,我得赶在他们之前回去,要不然我偷跑出来的事情就要被发现了。”

“偷跑?”墨凌渊挑了挑眉头看着云倾染,很给面子的不再提之前的事情了。

云倾染:“额,就是有一些各种各样的原因啦,这个我以后再跟你解释,总之我们赶紧走吧。”

说着云倾染含糊的蒙混了一下便一边拽着墨凌渊的手臂一路飞奔着赶回家,一边暗暗唾弃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直到行至一片竹林前才停下来。

“这里有阵法,你跟着我走,小心一点。”云倾染叮嘱道。

“嗯。”墨凌渊平静的回道,而此刻在他的神魂中黎九正在焦急的呼唤着自家主子。

“什么事?”墨凌渊一边跟在云倾染身后穿越阵法,一边分出一丝神识回应黎九的呼唤,询问道。

“主子,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啊,这个阵法一看就不简单,你就这样进去了,万一被瓮中捉鳖了怎么办?”黎九担忧的问道。

墨凌渊:“此地仙气精纯,应是一方仙君的居所,不会有事。嗯?谁是鳖?”

黎九:“啊,我是,我是还不行嘛。”

墨凌渊:“行。”

黎九:“······”

 

本文标签:炙热的种子释放在她体内

上一篇:强开小雪的嫩苞又嫩又紧(交缠激烈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一波又一波有力的冲刺着^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