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嗯啊…在厨房里做h:他的硕大撑破她的娇嫩

2022-08-05 09:04: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追上她!!”一辆昂贵的奔驰商务车后座的男人指挥道。前面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背着一个黑色背包,在前面疯狂地穿梭在人群中。边跑还边喘着气回头说道:“为了这

“追上她!!”一辆昂贵的奔驰商务车后座的男人指挥道。

前面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背着一个黑色背包,在前面疯狂地穿梭在人群中。边跑还边喘着气回头说道:“为了这么个宝贝追了我三条街了,操!”

“快点!!你是怎么开的车?还追不上一个小姑娘!!”座位上的男人面容阴鸷,黑夜中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个女孩儿的背影。

司机翻了个白眼抱怨道:“大晚上的搞得和逮捕行动似的。”然后还是踩了一脚油门。车辆轰鸣,像箭一般蹿了出去。

“你说什么??”宋忆城点了火机准备点一根烟缓解心中的烦闷,谁想司机猛的一脚油门,火机上的火贴到自己脸上,差点烫到自己。

宋忆城直接破口大骂道:“你会不会开车?!一会儿快一会慢的!!”

司机翻了个白眼,小声吐槽了一句:“还真把自己当大少爷了!指挥这指挥那的。不就是个代驾订单么,搞得神经兮兮的。”

小说

“你在那自言自语说什么?!能不能好好开车!”宋忆城指着他的脑袋直接开骂。

司机火了,扭头要和宋忆城对峙:“我说这位先生,你如果觉得我开的不好你要么就再叫一个司机吧?这大晚上的您实在是......”

“小心前面红灯!!!”

“咚!”一声巨响声,这辆车与一辆正在直行的大卡车撞上。

就这样,宋忆城和司机死于话多……

三日后,宋家人捧着宋忆城的黑白照片和宋忆桃刚过世的爷爷的黑白照片走在去陵园的路上下葬。宋忆桃看着爷爷的相片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

原来,贪玩任性的大小姐宋忆桃不好好上学,整日在学校里鬼混还欺负男同学,被爷爷知道后叫到书房狠狠责备了她。

宋忆桃青春期碰上爷爷的老年期,两人谁也不让谁,直接吵起来了,爷爷给气病倒了。爷爷本就年迈体弱,这样一气竟一病不起了,终日靠呼吸机度日。

似乎感应到自己大限将至,爷爷召集了宋家上下几十口人到床前,准备告诉他们一个关于家族的秘密。

宋家祖上之所以能发家,是因为他们的太祖爷爷当年家庭败落,卖掉了一个从一位摆地摊的王爷那里买来的无价之宝——琉璃青樽,才有了一笔钱渡过了最难捱的一段时间。

后面日子慢慢好起来后,太祖爷爷又把这个琉璃青樽买回来,当作传家宝一代传一代无比重视,还交代了这个宝贝丢了宋家就会大祸临头。

可是传到宋忆桃爷爷这辈的时候,爷爷当年举家逃避战乱西迁,一次搬家时不小心给弄丢了,他懊悔不已,托人找了一辈子也没找到,这一直是爷爷的一块儿心头病。

故临终前吩咐了全家上下去爷爷老家京郊恩阳镇去找。谁先找到了这个宝贝,广世集团的继承权就交给谁。

所有人都走后,爷爷拉上早已哭的不能自己的宋忆桃,轻抚她的手背,温柔地告诉她,自己这场病不怪她,是爷爷自己不行了……还告诉她祖上其实还有一条遗训,如果让名字中带“桃”字的孙辈去找,必定能找到。

爷爷一开始不相信这个传言,觉得没有那么灵验,直到今天他不行了,才不得不信一回。并按照祖训里的要求,将琉璃青樽上的水苍玉环做成的项链,给宋忆桃带上。

“桃桃啊,这玉环原是琉璃青樽上的配饰,当面躲避战乱搬家时竟然不小心磕了下来,琉璃青樽已失玉还在,希望它给你力量,指引你去找到这个宝贝……”

宋忆桃擦干眼泪,信誓旦旦地让爷爷安心等她。

她这就立马出发前往恩阳镇。果然在老宅后的一片荒地上转着转着,突然被一个什么东西绊倒。宋忆桃立刻就地挖掘!果然在一颗老槐树下土里刨出一个匣子,里面装着一个宝贝,那宝贝浑身晶莹剔透,纹理细腻,还会在夜间发光,美丽而神秘。

就在她沾沾自喜想着自己年纪轻轻即将继承巨额遗产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一道可怕的声音——平时对她无比温柔且事事顺从的堂哥宋忆城,此时突然变了一张脸,扑了上来抢她手中的宝贝,情急之下,宋忆桃踹了他一脚,转身就跑。

宋忆城急红了眼开始追她,追着追着,堂哥就变成了一张黑白照片......

宋家人齐刷刷对着爷爷和堂哥的墓碑鞠了一躬,然后陆续抱着缅怀的心思准备离开。

宋妈妈看宋忆桃脸色不好,揽过她的肩膀轻轻安慰。宋忆桃却脸色沉重,想再在这里呆一会儿,陪一陪爷爷。宋妈妈也知道宋忆桃与爷爷的感情,叹了口气表示在陵园门口等她出来……

所有人都走后,宋忆桃从背包里拿出了那个琉璃青樽跪了下来。这是爷爷找了一辈子的东西,却没有等到她带回来的这一天,不禁有些感慨地红了眼眶。

想起了小时候爸爸妈妈忙着集团事业,全球到处飞,很少管自己。都是爷爷带自己长大,自己却老是和他顶嘴,甚至来不及好好孝顺他......

想到这里,宋忆桃低头抱着琉璃青樽抽泣,像是一个小孩对老人怀抱的依恋。

一滴泪,落在了琉璃青樽内......

宋忆桃抽抽嗒嗒,低头瞥见这个琉璃青樽上好像有个和她脖子上玉环相契合的凹槽,她好奇扯下脖子上的水苍玉叩在那上面。

瞬间,突然眼前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宋忆桃下意识挡住了眼睛。

......

大宁国一个仲夏的夜晚,因犯了错被老王爷罚跪在树下的小世子,跪着跪着就要睡着了,脑袋一点一点,突然用力磕到了什么东西,他抬起头一看,是一个陌生女子满脸是泪,也跪在自己面前。

一男一女面对面跪在一起,两人面前一阵尴尬的风吹过......

“你谁啊?”宋忆桃大眼震惊,发现自己手中的琉璃青樽竟然不见了!

“你是何人?怎么会在这里?”祁钰涛也警惕地看着对方。

宋忆桃站起来,看看男子怪异的着装和看看四周,喃喃道:“哎?我不是在上坟么我??”

又回头看看那棵老槐树,瞬间觉得有些眼熟。

宋忆桃盯着槐树旁边飞舞着亮闪闪的萤火虫,惊呼道:“这不是那棵埋着琉璃青樽旁边的老槐树么??”

祁钰涛也站起来,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钰涛啊……”此时荣亲王带着手下,笑呵呵地走进小世子的院子里准备原谅他。

看到他笔挺地站在那里的背影,老王爷脸上又没了笑容:“没跪足时辰谁让你站起来的!!”

宋忆桃看到好几个陌生人进来,为首的还满脸怒气,赶紧躲到小世子背后:“妈耶这老头谁啊好凶啊……”

老王爷看到他身后的女子皱了皱眉:“嗯?你身后这女子是谁?!怎么穿的这么不伦不类的?”

“我……她……”

小世子支支吾吾的模样,荣亲王脑海中已瞬间脑补自己儿子违抗命令还在大树底下与人乐的私会的画面,气的胡子都要翘起来了。指着小世子发火道:“让你在这里罚跪思过,你竟然和个下人在这里偷情!!成何体统!来人啊给我抓起来!都带到九思堂正厅内问话!!”

一群侍卫冲过来要抓宋忆桃,宋忆桃吓得在人缝里钻来钻去:“哎哎哎!别过来啊你们!!”

宋忆桃顾不得究竟发生了什么,危险近在眼前!她又是推搡着这些大汉,又是脱下小背包丢过去砸他们头,还爬到了假山上面跳来跳去。

看着下面成堆的古装侍卫,宋忆桃一个深呼吸,准备从假山上跳下去然后趁机跑出门去。结果她脚下一滑,直接稳妥地被几个侍卫接住。几个人轻轻松松把她给抬走了……

被人扛走时她嘴里还不忘骂骂咧咧:“哎哎哎!你们怎么不讲武德啊!”

本文标签:他的硕大撑破她的娇嫩

上一篇:宝贝你的蜜水流出来了h 全肉高H湿各种玩具震动

下一篇:鲤鱼乡抽打红肿臀撅*梦莹和翁屋顶欢爱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