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风韵犹存少妇欲仙欲死打麻将^全文

2022-08-05 08:28: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春暖花开,窗外第一朵蓝风信子绽放,花姿端庄,色彩绚丽,在光洁鲜嫩的绿叶衬托下,恬静典雅,意味深长。一抹余辉洒于花瓣,别样至极!秋月仍然记得自己身为孤儿,拼命考上中医博士、便是患上

春暖花开,窗外第一朵蓝风信子绽放,花姿端庄,色彩绚丽,在光洁鲜嫩的绿叶衬托下,恬静典雅,意味深长。一抹余辉洒于花瓣,别样至极!

秋月仍然记得自己身为孤儿,拼命考上中医博士、便是患上了癌症,连自己唯一的亲人孤儿院院长都在前些年离世。她未经历过世间的春暖花开,却是直接跳到了花枯叶尽的那一步。

她只清楚记得医生拔管时那浑身的感受——这个真实的世界前所未有的灿烂!

浑身的疼痛传来,秋月迷迷糊糊的听见身旁的争吵声。

“这贱人竟然还未死,不过如此也罢。以后接着顶罪便是!”

“大小姐,先行离开吧,莫让这晦气传到小姐金贵的身体上!”

小说

……

清晰的脚步声传来,秋月不解,自己这是怎么了?天堂?天堂还会有勾心斗角?不对啊,秋月充满疑惑,但唯一欣喜的便是自己任然活着!

用尽全身的力气,秋月慢慢的撑开了眼皮,入眼的却是朴素却又带些华丽的床。撇头望去,妥妥的古代装饰—除了略带寒酸外。

“小姐,小姐你醒啦。我还以为小姐就这么……”

秋月满脸漠视的看着这个穿着下人衣服,哭的梨花带雨的侍女。

脑中关于她的记忆袭来。秋月茫然,喃喃自语道“韵儿”,不自觉便叫出了她的名字。

韵儿赶忙抹泪:“我在,小姐是渴了亦或是饿了?”

秋月被这荒唐的事实冲击,脑子嗡嗡的响。

“你先下去吧!”

韵儿听完身体有些扭拈,眼神满是担忧,一翻纠结后,还是乖乖退下。

韵儿一出房门,秋月就待不住了。忍着疼直接蹦起来寻了面镜子, 死死的把关着镜子的那张脸。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真的是做梦?还是天堂……”

秋月思索良久,见寻不到结果便只能重新拖着满是创伤的身体回到床上

“或者再睡一觉醒来就又变了,说不定是在做梦呢!不对啊,那缺氧的感觉如此真实!所以我究竟重生、还是说穿越?”

秋月捋不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略带无奈但又有一丝期待。

回忆起刚刚闯入脑中的记忆——原主是被这家族中的长姐二姐害死。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秋月接受了发生在身上的一切。或者说从一开始便接纳了,只是害怕突然又消失罢了。

她渐渐的捋清了,原主的母亲难产而死,因此她从小备受歧视,只有跟随母亲的下人韵儿是待她真心实意的!甚至其他两位下人还是长姐二姐安排来帮助自己栽赃的,她看透了自己的局势。

秋月眼神一下就亮了,宫斗戏!虽说自己已经多活一世,可还是决定先看看这里人的智慧再说,若是可以她不介意帮原住复仇,她自认为自己能够好好的活着。

老话说:医者不自医,但现在没法子了。秋月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便大致了解。虚弱的身子加上重伤未愈,至少得养几个月!

秋月想到还要加上家中其他人的欺凌,这要养几年?

想到这里,秋月重重的叹了口气

“天糊开局啊!不过好不容易又活一次,倒要随性的活呀!”秋月的眼眸精亮,若这真是再活一次的机会,她一定会把握护住!

这是考上大学才有的感觉啊!

“老爷好,小姐在里面歇息呢!您……”

“开门”一个中年男子的咆哮声传来。

韵儿不得已的开了门,一个老成、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闯进房间,极度暴躁。

“滚,都滚出去!”

“老爷,小姐她身子未愈,您……”韵儿真的很尽主仆之情,明知这位一家之主正是暴怒之时,却还想着秋月。秋月见此,心中暖意膛过。

“滚~~”

韵儿终于还是被赶出去了。

秋月细细打量着自己的“爹”,原来古代的左相长这个样子,正下了对这位爹的话左耳进右耳出的决定。

随后,惊人的一幕上映。

李泽——也是秋月的父亲,手上从衣袍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瓶子,骂骂咧咧:

“除了惹祸你还会干些什么!从小到大不知道惹了多少祸,这次竟然写信给陈太师的长子偷情, 人家知丑派人来打你一顿……”

李泽嘴上出来的脏话甚至没有一句是重复的,时不时摔起房间里的东西,动静简直不要闹的太大!

但是看向秋月的眼神却满是温柔、心疼以及自责!摔完东西后又将瓶子打开倒出一粒药丸,小心翼翼的喂进秋月的嘴里,还倒来杯水,轻轻的送进秋月的嘴里。

秋月看着这一幕彻底呆滞,待原住不好?只会打骂?秋月心中第一次爆出卧槽的呐喊——哪怕是在心里。就这么瞧了不知多久,秋月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秋月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想着:“这位爹爹真的好可爱啊!除了院长或许就是这位爹爹对我最好了吧!哪怕…哪怕本意不是对我,但也算是对我啊!”

李泽的眼中渐渐带泪,眼眶也是变红,终停止怒骂,紧紧握着秋月的手轻轻的抽泣。

他是左相,但家中各个人都心怀鬼胎,唯独女儿秋月无依无靠,他想宠,却担忧秋月遭家中其他人过度陷害。

秋月心中很暖,未拥有过家庭的她终于也感受到了父爱, 在温暖中轻轻落泪。

“小月,爹没法子,只能用这些方法护住你。这药每日一粒,日后一定要再小心些。”

语落,李泽轻轻咳了一下,又重新开口掩饰,将药瓶藏进被褥里。抹干净脸上的泪痕,揉了揉自己发红的眼眶,重新板起一张严肃的脸。

不是指着秋月,而是直接床尾发泄,甚至都有些喘不来气。最后怒摔门而出。

蹲守在门口的韵儿见此急忙跑到秋月跟前,看着轻轻落泪的秋月,只得心疼的劝慰

“小姐,老爷肯定是喜欢小姐的,日后小姐好好跟老爷解释就行了。小姐您是被冤枉的。”

说着说着,韵儿自己也是哭了起来,为了秋月的冤屈、也为了秋月的委屈。

本文标签:风韵犹存少妇欲仙欲死打麻将

上一篇:老师别进去了 太大了 呜呜呜/全文

下一篇:极度婬荡秘书小说调教 老师无奈撅着屁股快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