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浪妇…呻吟嗯啊厨房*我的yin乱生活小说目录

2022-08-05 08:18: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深夜子时,凉州卫大牢外。哭喊声,叫骂声混成一片。“啪!”一枚臭鸡蛋砸中江月回的额头。江月回猛地睁眼抬头,明晃晃的刀光吓了她一跳。对面刽子手大眼圆睁,和她四目相对

深夜子时,凉州卫大牢外。

哭喊声,叫骂声混成一片。

“啪!”一枚臭鸡蛋砸中江月回的额头。

江月回猛地睁眼抬头,明晃晃的刀光吓了她一跳。

对面刽子手大眼圆睁,和她四目相对。

江月回:“???”

她明明搬着小板凳,在看魔域女君和十三重天女战神打架,怎么到这里来了?

这是哪?

“该死的江家人,赈灾的粮食也敢偷!”

“杀了他们!”

“呸!干这种缺德的事,就该下阴曹地府,让阎王爷收拾你们!”

小说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江月回拧眉,不好意思,本神女乃是阴司曼珠沙华花神,阎王那个小老儿,还真没胆子收拾。

脑门上的臭鸡蛋臭得她有点头疼。

她,掉入凡间了!

身边的中年男人,头发散乱,两鬓斑白,眼角的皱纹如刀刻,一脸颓然。

是她在凡间的爹,江季林。

这还不是最离谱的,更离谱的是,她落在一个特别倒霉女子的身体里。

这女子和她的名字一样,也叫江月回,本该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衣食无忧。

谁知,她的母亲在怀她的时候,遇见一个老道,说腹中孩子天生富贵命,但也有些命硬,恐会克家人,须得去求天师保佑破除灾劫。

她母亲当即启程去山上道观,哪知路上受了累,傍晚又天降大雨,不得不留宿,还半夜早产。

巧的是,隔壁还有一个农家妇也产下一个女婴,农家妇家境贫困,丈夫早亡,是逃难至此。

农家妇不忍心让自己的女儿生下来就受苦,偷偷把两个孩子调换,第二天天不亮就逃走了。

这一走,就是十六年。

后来,农家妇误打误撞找到失散的兄弟,她的兄弟现在已经是一方富豪,人称“吴大官人”。

她也没享什么福,积劳成疾的身子早就受不住,临死前唯一的心愿,就是让兄弟找到亲生的女儿,接回来。

吴大官人不负她所托,把亲外甥女找到,还把真正的江小姐给送还江家。

而她,现在就成了这个真正的江小姐。

她被养母苛待穷养,动辙打骂,受尽苦楚,胆子小又软弱,平时也不爱说话,头都不敢抬,和原来的江小姐真是天差地别。

不但如此,她都还没来得及适应,江家就又倒了大霉。

她的父亲江季林是凉州的治粮史,适逢灾年,凉州治下的几个县城都颗粒无收,朝廷下令,命凉州布政史开仓放粮。

哪知,等发放粮食的时候,好好的粮食却一半成了发霉的陈粮,一半成了稻草。

受灾的百姓本就民怨沸腾,巴巴等着粮食,这么一来,差点激起民变。

凉州布政史勃然大怒,命人把江家一家打入大牢,为平民愤,子夜就要砍他们的头。

恰在这时,江月回穿过来了。

她无语地看着刽子手明晃晃的大砍刀,这一刀下去,真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

还能更倒霉点吗?

刚来就要死?

不过,她转念一想,要是这么死了,是不是就能神回正位,又回去了?

那就干脆等着砍好了。

她刚闭上眼睛,忽然感觉身体里的本命神体——那株曼珠沙华,光芒黯淡,明显就是要殒落的征兆。

这是造了什么孽?

她也没干过什么缺德的事,平时就是在曼珠沙华的花海中,看那些痴情的男女哭一哭,见证过路人的生平,要么就是去孟婆那里帮帮忙。

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她承受这个?

她迅速盘算,如果帮着江季林找回粮食,救了灾民,这可是大功德啊。

那就不用死了!

但是,她得想办法躲避开这砍头刀。

四周点着火把,影影绰绰,全是百姓面黄肌瘦又充满怒意的模样,还真是 挺惨。

“时辰到!行刑!”

一声高喝,刽子手高举手中大刀。

江月回猛地看向声音方向,就见不远处站着几个人,中间的那位穿红色官袍,鲜艳夺目。

凉州布政使,这里最大的官儿!

江月回大喝道:“刀下留人!”

这一嗓子,格外清晰,刽子手手中刀都差点滑脱。

砍了这么多年的头,还是头一回见犯人自己喊“刀下留人”的。

江月回挣扎着站起来,笑话,她堂堂神明,岂能跪凡人?

她昂首而立,目光遥遥,望向布政使:“大人,请过来说话。”

布政使眸子微眯,站在原地没动:“无论你要说什么,江家死罪难逃,本官劝你,安心上路,去赎罪吧!”

江月回浅笑:“大人,人之将死,或许我的话,你感兴趣呢?反正我也跑不了,你听听又何妨?”

布政使不耐烦:“那你快说。”

“请大人过来。”

布政使只想快点让她被砍头,强捺着烦躁过来:“什么话?”

不知道是错觉,似乎看到江月回眼底有光芒一闪。

江月回头有点晕。

她刚才用了一点所剩不多的神力,看到布政使头上有一团淡灰色气运。

按说像这种朝中大员,一方布政使,应该是鸿运罩顶才对。

除非……他心有恶念,最近做了什么亏心的事。

江月回垂眸看到他手背上一道血痕,手指一动,一丝丝神力从伤口进入他体内。

“大人,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身患隐疾,一到子夜时分,就会心口疼痛,如同刀割。”

布政使一愣,随即短促讥笑:“本官虽已年过四十,但身体强健,别说什么隐疾,连药也不曾吃过,你最好乖乖上路,别再浪费时间。”

“跪好,行刑!”

刽子手凶神恶煞,伸手就要扣江月回的肩膀。

江季林老泪纵横:“阿月,是为父对不住你,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还没来及疼爱你,就让你跟着我赴死,等下辈子……”

江月回心头一阵难过,这大概是原主的情绪。

她暂时无力归位,还要靠这小姑娘的身体活下去,既是这小姑娘心中有牵挂,就全了她的执念,当是还这一场缘分。

“父亲,你放心,还有机会。”

布政使摆手催促:“快点……”

话没说完,他就感觉心口突然一阵疼,像是有一把刀在心头割。

啊!好疼!

“住手!”他强自从齿缝中吐出这两个字,盯住江月回,“你……”

江月回不慌不忙:“看来,大人的身体也没多好。”

远处围观的百姓根本不知什么缘故,就见江家人又都被带回大牢。

“不斩了?”

“这是怎么回事?”

“江家人罪该万死,大人怎么还饶了他们?”

“刚才大人好像人说,那个江小姐说,她能找回粮食,要再给他们一个机会。”

“呸!她一个弱女子,凭什么找……”

 

本文标签:我的yin乱生活小说目录

上一篇:快点 我要 用力点 老师|把老师蹂躏的欲仙欲死

下一篇:最爽乱岳小说录目伦小说|啊!摁摁~啊!用力~好厉害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