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挺进人妻少妇的屁股:百合激情娇喘嗯啊小说

2022-08-04 17:57: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欢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要叫虞欢。连城又开始下雨,进入五月份的梅雨季节后,连城的雨就跟女人的眼泪决堤似的,却丝毫激不起人类的怜悯之心。淅淅沥沥的雨声,水滴在水洼里面荡起微微

欢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要叫虞欢。

连城又开始下雨,进入五月份的梅雨季节后,连城的雨就跟女人的眼泪决堤似的,却丝毫激不起人类的怜悯之心。

淅淅沥沥的雨声,水滴在水洼里面荡起微微的涟漪,将倒映这个世界的影子打碎,浑浊笼罩晃悠的边缘。

屋内一片昏暗,虞欢是被自己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她做了个不好的梦,醒不过来,想要喊人来救她,没人来,也不知道喊谁。

电话铃声救了她。

接起电话,虞欢略微适应了一会手机的光线,刺入眼睛,真的很不舒服。

看了一下时间,还没到天黑的点。

“喂?”懒洋洋地应着,喉咙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干哑。

小说

其实虞欢觉得自己还没醒,她看着昏暗光晕下的天花板,洁白一片,一盏地球仪似的灯垂挂在上头。

灯亮起来的时候它还会主动转动,真的就跟地球一样自西向东地转,里头的白炽灯透过外罩的颜色,鲜明地割裂成五 湖 四海。

“姐,在哪?”清朗干净的声音传来,是她的弟弟。

虞欢撩了撩自己乱的跟鸡窝头似的头发,头壳还有点晕晕沉沉的,却又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心悸、恐慌。

“在你的滨江公馆。”虞欢刚醒,还有点鼻音,江弦生听着蹙起眉头。

又是嘶哑又是鼻音的。

江弦生坏笑:“姐,你别在我房子里干坏事呐,我可不帮你换床单的。”

“所以说你经常自己换自己的床单?”虞欢眉目一挑,“也是,自己的床单都换不过来了,哪里还会来帮姐姐换。”

哽住。

江弦生差点忘了,自家老姐是首都法律系毕业的,参加过无数辩论大赛,打校辩什么的在她眼底也就是随便玩玩。

法律系的很适合辩论,无论是从逻辑性思维反应能力还是从对方话术中的理论结构以及对于其理论内在结构的剖析,来寻求漏洞进行反击,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何况还是这种禁忌性的羞耻话题。

“你怎么突然就回国了?”江弦生打算转移话题。

虞欢沉默了会,摸了摸眼尾才说:“想你们了不行?”

“你这说的什么鬼话?你觉得我会信吗?”江弦生笑,“虞欢,你是个没心的女人。”

......

虞欢翻身,换了一个姿势,听着外头雨声不间断。

她能感觉到雨滴打在窗户上,沿着玻璃流下,蜿蜒的水路,流下痕迹。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往日之事,似水无痕。

后面还有一句呢?

虞欢觉得脑袋发胀发痛,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不甚舒服地“唔”了一声,虞欢从鼻孔里面发出一声冷哼,轻飘飘地带着一点妩媚意味说道:“有心者有所畏,无心者无所谓。我的好弟弟的,你不懂吗?”

她的确无所谓。

江弦生没再纠结这些问题,他弄不过虞欢。

问到目的地,江弦生利落地挂了电话。

虞欢脸上淡淡的,长发如藻披散,揉了揉眼睛,然后又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不敢去拉开窗帘,虞欢又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直愣愣地躺倒。

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地球不再转动。

她回来干什么?

是啊,她回来干什么。

她回来纪念及祭奠一个人。

——————————————————

没下雨了,水滴从水管上,窗户护栏上滴落。

高跟鞋踩在水里,虞欢穿了一件卡其色的香奈儿风衣,里头是一件齐膝的杏色连衣裙。

虞薇,那个老母亲的大人终于在她百忙之中抽出那么一点点功夫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亲生女儿。

“喂?欢欢?”

虞欢听到她这么喊自己就头疼。

她真的觉得自己的名字过于庸俗。

虞欢,余生欢喜。

“嗯,妈。”

“怎么突然回国了?”虞薇问,电话那头还有人细微的声音传来。

也不知道虞薇是不是在认真跟她打电话,她也不关心虞薇能不能听见:“嗯,就是想回来了。”

她听见虞薇跟下属似乎是在交代什么,没工夫理她。

虞欢看了看四周,这里的绿化不错,灌木丛被修剪得平整,赏心悦目的绿色一片绵延,格子路也是干干净净。

这里是一块墓园。

刚下过一场雨,道路上满满的都是被雨水加深的颜色,唯有绿色更加纯净。

虞薇似乎是交代完了,接着跟她说:“回来有什么打算吗?去律师事务所实习?实习一年,正式干两年,加紧时间把证考了,到时候我跟你爸再给你介绍一个靠谱的律师事务所,你在中间考虑一下把研究生考了,看是考学硕还是专硕......”

“妈!”虞欢突然打断她。

虞薇似乎是被吓到了,沉默了会,虞欢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稳稳地,富有规律地从电话对面传来。

雨又开始下,打在玻璃上。

虞薇看着办公室全屏透明的窗户,雨水渐渐模糊了整个世界。

电话被挂断了。

再打,打不通了。

虞欢慌乱地在雨中奔跑。

怎么会突然下雨呢?

浓厚的云层里,仿佛有飞机起飞,机翼划过,割裂空气传来巨大的响声。

高跟鞋在雨水中砰砰响起,并不清脆的,踩在石砖路上,溅起的水花微小。

她脸色苍白,因为没有带伞——当然,带了也不会有什么用。

如一只没有目的的无头苍蝇,虞欢没注意到被她攥得死紧的手机不断地传来铃声和震动。

三十秒过后,铃声和震动没有唤醒她,然后停止了,又不知疲惫地打了过来。

被高跟鞋崴了脚,虞欢摔在地上,膝盖狠狠地磕在石砖地上,昂贵的风衣和漂亮的杏色长裙沾了污秽的雨水。

虞欢觉得自己要呼吸不过来了,那些雨很小,很细,就像是浓稠的蛛丝,一圈又一圈地围绕过来,将她的四肢全部缠住,然后像是审判背叛罪的犹大,让他体会苦悲,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可惜了,犹大没有复活的机会。

她要被蛛丝缠如茧,扑腾的翅膀支离破碎,等待着远处巨大的黑影朝自己走近。

那是蜘蛛吗?

那要自己吃掉,在这里,在这座墓园里面,在这座有他沉睡的墓园里,和他一起共长眠。

 

本文标签:百合激情娇喘嗯啊小说

上一篇:丰腴美妇旗袍成熟贵妇 公和梦莹回乡下第十二章

下一篇:肉蒂被嘬的又大又硬H 鲤鱼乡abo嗯啊太深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