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军少宝贝放松太深了|各种场合肉H1V1

2022-08-04 16:21: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嘉炜,能请个假回家来啵?”“我正干活呢,有事吗?”“我看我妈今天生意好,心情好,高兴。我带你去见她,说说咱俩结婚的事。”“她不会又把我赶

“嘉炜,能请个假回家来啵?”

“我正干活呢,有事吗?”

“我看我妈今天生意好,心情好,高兴。我带你去见她,说说咱俩结婚的事。”

“她不会又把我赶出门吧?”

“丕好说,试试吧,反正你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怕啥。再说没她同意,咱俩永远也结不了婚。”

杜曼琳挂了电话,刚出电话亭,便听到大街东头传来的歌声《知心爱人》,她轻声哼唱了几句,然后骑上女式摩托车拐入城区最古老的巷道,经过七拐八弯来到了巷道最深处的康家门口,刚支起摩托车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她轻轻推开门,一股浓烟掩面而来。她用衣袖遮掩鼻口,一脚踏了进去,见康母一手按住胸部咳嗽,一手往灶堂里加柴。

“妈,嘉炜不是跟你说了用液化灶,你干嘛又烧柴了。”杜曼琳一把扶起康母往屋外走。

到了屋外,康母停止咳嗽,大口大口直喘气,双眼被烟熏得泪水泱泱。杜曼琳一边给她摩挲背部,一边掏出手帕给她擦拭泪水。

“老喽,经不起烟呛啦!”康母长叹一声,看着杜曼琳,笑了,“你真是个好姑娘,俺嘉炜贪上你是他的福份。”

杜曼琳又找来一把竹椅,扶康母坐下:“妈,以后别烧柴了,用气用电,免得呛坏了身子,况且烧柴也省不下几个钱。”

“咳,这不你跟嘉炜不是要结婚了吗,家里穷,能省多少就省多少,尽量给你和嘉炜多置办些家具。”

“妈,你老就不用操心啦,我跟嘉炜说了,我嫁给他图的是他这个人,我不图什么家具,也不嫌家穷。你保重好身体,你身体好了就给嘉炜省下大钱了。”

“哎,嘉炜他爹死得早,俺一个老婆子靠拾荒也没赚下几个钱。曼琳,你嫁到康家来,真是亏了你啦!”

“不亏,不亏。妈,你坐好,我去做饭,等嘉炜回来吃过了饭,我带他去见我爸妈,商量结婚的事。”杜曼琳说着,转身向屋内走去。

小说

康母起身,拽住她:“使不得,使不得,你还未过门,俺哪能让你下厨。”

杜曼琳又把康母扶回座位:“妈,我都叫你妈了,过没过门还不一回事,你老就歇着吧!”

康母乐得摇头晃脑:“俺是哪辈子修来的福,贪上这么好的媳妇。”

杜曼琳刚把饭做好,康嘉炜就回来了,一踏进家门,闻到一股香味,于是嚷了起来:“妈,今天弄什么好吃的,这么香。”抬头,见杜曼琳系着围裙,喜出望外,“曼琳,辛苦了。”

“不辛苦。”

康嘉炜瞅瞅饭桌:“哟,挺丰盛的呀,竹笋炒腊肉,红烧猪蹄。曼琳,你掌厨就不一样,大老远就香气扑鼻。妈呢,妈拾荒还没回来?”

康母笑咧咧从康嘉炜卧室出来:“妈在这呢,你看你都一大把年纪了,回来跟小孩没两样,就知道找妈。”

“不找妈,我还能找谁?”

康妈偷偷指了指杜曼琳:“找媳妇,媳妇才是你一辈子知冷知热的人。妈老喽,顾不了你了。”她把声音压到最低,“你看你房间哪有个人窝样,往后得注意点,给媳妇留个好影响。”

康嘉炜被母亲说的耳根发红。

杜曼琳舀好半盆水递给康嘉炜:“先洗洗,洗好了快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去我家见我爸妈。”她一边说,一边给他掸去身上的尘土,俨然一对恩爱老夫妻。

康母站在一旁直乐着。

吃过中饭,杜曼琳又用女式摩托车载着康嘉炜去了杜家。杜家坐落在西城农贸市场的一条老巷道内,杜父杜母是县城出了名的鱼贩子,在农贸市场买了个摊位,俩人整日在那里吆喝着卖鱼。杜母是出了名的厉害,既势力又爱财,天生一张刀子嘴,说起话来像点燃的鞭炮没完没了、没轻没重。杜父则是出了名的“妻管严”,老实本分,待人厚道。俩人一热一冷互补搭配,使他们的生意一直很火爆。这样,靠着卖鱼积攒下了不薄的家底。

杜曼琳估计父母还在市场卖鱼,于是她和康嘉炜直接来到了农贸市场鱼摊前。

康嘉炜毕恭毕敬喊了两声:“爸、妈。”

杜父满脸笑容应了声:“呃,来了。”

买鱼的顾客一齐回过头来,瞅着俩人,场上瞬间响起一片恭贺声。

“老板、老板娘,祝贺啦,马上要升级做姥姥、姥爷啦!”、“小伙子长得挺帅的,跟你家闺女简直是牛郎配织女,绝配。”……

杜母捞起一条大草鱼往案板上重重一摔,阴阳怪调说:“买不起鱼,也不要低三下四装龟儿子,见人就喊爸妈,别以为喊一声爸妈,我就会送他一条大草鱼。”

这话明摆着是冲康嘉炜去的,康嘉炜虽然觉得委屈,但还是笑脸相迎。

倒是杜曼琳被激怒了:“妈,你积点德好吗,你这样伤人家的心,自己心里就好受啦?”

“你个龟丫头,我是你妈,你咋跟妈说话的,学会胳膊肘往外拐了,我白养你了,明明他伤我的心,咋说我伤他的心了。”

顾客们不明其因,静看热闹。

杜父放下手中的活,把杜曼琳和康嘉炜引到一僻静处:“曼琳,我跟你说,你千万别跟你妈急,你急她就跳。你先带嘉炜回家,有什么事回家再说。这是市场,不是说家事的地方。嘉炜,曼琳她妈就那脾气,你千万别放心上。”他拍了拍杜曼琳的肩膀,“去吧,鱼马上就卖完了,用不了半小时我们就回来。”

果真半小时后,杜父、杜母挑着鱼筐回来了。一听到脚步声,康嘉炜就冲出家门,帮杜父杜母卸下鱼筐。

“你别献殷勤,不管你怎么表现,我还是那句话,咱曼琳和你门不当户不对。要我答应你们的婚事,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等我死了,你们想咋样就咋样。”杜母一边往家里走,一边气呼呼地说。

杜父跟在杜母的后面,不停地摇头叹息。

康嘉炜愣了一会,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杜母斜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反手轻轻捶打头部。杜曼琳倒好一杯茶水,示意康嘉炜送过去。康嘉炜有点心虚,但还是接过了茶杯,可刚走到杜母身边,只见杜母突然挺直身子坐了起来,虎视着他:“我不是跟你讲了别献殷勤,这一套对我不管用。”

康嘉炜陪着笑:“只要我和曼琳还在一起,我就有孝敬长辈的义务。”

“谁说你和曼琳在一起了?康嘉炜,我告诉你,和曼琳在一起的是李石井,李石井你认识吗?”

康嘉炜当然认识,李石井是典型的“官二代”、“富二代”,他的父亲是土城县最大的房地产老板、天宇置业有限公司的总裁李世茂,母亲是县财政局局长连月皎,姐姐是县工商局副局长李石玫。仗着有钱有势,他打小就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是出了名的浪荡公子。可他却偏偏爱上了杜曼琳,李家已数次派人上门提亲,每次杜母都慷慨答应,可杜曼琳却死活不肯。

康嘉炜移目杜曼琳,杜曼琳朝他拨浪鼓似的拼命摇头,意思是杜母说的不是真的,她不会、绝不会嫁给李石井。

“曼琳今生今世决不可能跟李石井在一起。”康嘉炜回答得很肯定、很坚决。

“笑话,李石井是‘官二代’、‘富二代’,有钱有势,曼琳不跟他在一起,难道跟你这个‘穷二代’、‘拾荒二代’、‘寡妇后代’在一起?”杜母口气严厉,话语里夹带着侮辱、不屑。

康嘉炜的自尊被戳伤,眼角渗出泪水。

杜母继续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康嘉炜,我现在问你,你娶曼琳你能给她什么?金银手镯、房子、车子、折子…这些是女人幸福的根本、地位的象征。你能给她多少?你一样也给不了,给不了就是裸婚,裸婚就是骗婚。你想用你幻想中的所谓爱情把我女儿骗到手,然后让她一辈子和你起早贪黑、没日没夜为你康家拼命,即使把家拼阔了,可人老了,有什么用。一辈子享不了福,岂不白爱了你一辈子。”

“妈。”康嘉炜含泪带笑叫了声。

“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杜母近乎咆哮。

“那,那我叫你阿姨吧?”

“除了妈、娘、母亲不能叫外,别的随你便。”

“阿姨,你刚才说到的仅仅是幸福的其中一个支架,物质欲,这是幸福的物质基础。但是,并不是物质欲满足了,人就一定幸福。撑起幸福的支架还有一个,那就是精神欲,人的精神需求。只有两个支架都架起来了,人才可能幸福。”

“那你有这两个支架吗?你一个也没有,你根本就不可能给曼琳幸福。”

“虽然我不能满足曼琳的物质欲,但我可以给她快乐,因为我俩是真心相爱的,彼此心心相映、谁也离不开谁。这种快乐本身就是一种幸福,一种精神上、心理上的幸福,有了这种幸福的支撑,又何愁不发家致富呢!阿姨,我可以向你保证十年之内我一定让曼琳成为土城既富有又快乐的幸福女人。”

“你甭在这里瞎吭,你也甭给我谈将来,我看的是眼前,你要是现在就能赶上李石井,有房有车有几百万的存款,我可以答应曼琳嫁给你,你要办不到就马上离开曼琳,从我家滚出去,再不要踏进我家半步。”

康嘉炜的心被彻底伤透,泪水顺着脸颊滚落。他知道,杜母是铁了心不接受他这个穷女婿,他和曼琳的成婚之路注定是艰难曲折的。他慢慢地转过身,注视着杜曼琳,看来俩人能否最终走到一起,就看杜曼琳的态度和立场了。

杜曼琳愣站着掉泪,此时已是泪眼婆娑。

康嘉炜慢慢地走近她,一伸手把她拥入怀中,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着哭着,突然撒手,疯了似地跑了出去。

对康嘉炜突然含屈离开,杜曼琳一时不知所措。她不知道应该顺了母亲和康嘉炜分手嫁给李石井还是应该和母亲翻脸跟着康嘉炜一起跑?她拿不定主意,更下不了决心,一边是她的生死相恋,一边是她的生身母亲,两个人都是她的最爱,谁都伤不起、搁不下。

正在这时,杜母的一句话让她狠下决心,做出了选择。

杜母说:“妈知道,李石井的人品是差了点,比不上康嘉炜,可他家有钱啊,这年代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嫁给他,混个几十、几百万,如果李石井对你不好,你再把婚离了,如果到那时,康嘉炜还未结婚,你再嫁给他,岂不两全其美。”

这话简直把杜曼琳气疯了,她颐指气使回击母亲:“妈,你说李石井的人品差,我说你的人品比李石井更差。你居然为了钱,忍心坏了我和康嘉炜十几年培养起来的感情。你太贪婪、太卑劣了,我告诉你,除了康嘉炜我谁也不嫁,想让我嫁给李石井,满足你贪婪的欲望,你做梦去吧!”

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几年了,杜母从来没听她火气十足说过这么出格的话。显然,杜母的火药罐子也被点燃了:“杜曼琳,你以为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可以为所欲为,可以飞天了。你给我听着,你必须嫁给李石井,你要嫁给康嘉炜,你就不是我的女儿,不是,永远都不是。”

杜曼琳泪水飞溅,手指母亲:“你以为我稀罕你这么一位自私、无情、贪婪的母亲。你也给我听着,你如果不答应我和康嘉炜的婚事,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会让你痛不欲生。”

她突然朝僵立一旁的父亲重重跪下,磕了三个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道:“爸,女儿感谢您的养育之恩,女儿对不住您啦!”说着,猛起身闪电般冲出了家门。

 

本文标签:军少宝贝放松太深了

上一篇:吃饭时桌子底下摸里面:在车里被弄了H野战

下一篇:岳打开双腿开始配合*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