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s货的yin荡之路*肉蒂被嘬的又大又硬H

2022-08-04 10:16:2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方灰色的墓碑上,镶嵌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约莫四十余岁,有一双含笑的眼睛,仿佛正在温柔地注视着眼前人。黎米将手中的百合花束放在墓碑前,蹲下身伸手将照片上的雨水擦

一方灰色的墓碑上,镶嵌着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约莫四十余岁,有一双含笑的眼睛,仿佛正在温柔地注视着眼前人。

黎米将手中的百合花束放在墓碑前,蹲下身伸手将照片上的雨水擦拭干净,年轻的声音充满了疲惫。

“妈,你放心,外公和外婆有我照顾,公司没了大不了重头再来,我不会向盛宏低头的,绝不。”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像一块块石头压得黎米喘不过气。

黎米知道这些年父母关系愈加恶劣,却未想过父亲会在母亲病重时还和她大吵一架,导致母亲病情加重去世。

连头七都没过,盛宏便迫不及待地将母亲的股份转移,牢牢地将公司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当初那个入赘黎家的盛宏,如今摇身一变成了盛总。

“我以前还把盛宏当做我经纪人职业的标杆,真是瞎了眼了,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雨势大了些,一个身着高定西服的中年男人踏雨而来。

从身后的下属手里拿过雨伞,独自走向黎米,将雨伞悬停在她的头顶,“人死不能复生。你现在应该考虑认祖归宗。”

黎米听见这声音就觉得作呕,起身一把掀翻盛宏手中的雨伞,狠厉的目光像一只野狼,“认祖归宗?跟着你姓盛?我呸!”

      毫无根基的盛宏与大麦娱乐公司千金黎麦结婚,条件之一就是入赘,因此黎米随母亲姓黎,而非盛。

这件事显然是盛宏心头的一根刺,他眼神一沉,抬手就想给黎米一个巴掌。

看着黎米酷似她母亲的面容,盛宏到底还是没下去手,“你母亲就是这么教你对长辈说话的?”

“别提我妈,你不配!”黎米一把拽住盛宏的领带,一字一顿道,“今日你给我家人带来的痛,我黎米定会一笔笔讨回来,我和你除了那一半肮脏的血,没有半点关系。”

雨越来越大,云层中隐约闪现白光,随之雷声阵阵。

一道惊雷劈下,恰巧击中了墓前的两人。

黎米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瞬间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黎米在一条陌生的街道。

穿着夏季薄衣的她被飘落的大雪冻得直打哆嗦,求生本能让她先放弃了思考缘由,寻找起了目之所及的落脚点。

小说

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散发出温暖的黄色灯光,黎米贴着冰凉的门用尽力气才推开来。

收银台没有人,她只能提高声音喊道:“老板,有没有厚衣服和热水?”

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应声而出,怀里还抱着一摞箱子挡住了面孔,声音低沉悦耳,“没有衣服,热水稍等。”

黎米随手从货架上抓了一个暖手袋,看着低得出奇的价格有些惊讶,又拿了巧克力和泡面,一并放在了收银台。

摸了摸口袋,手机没电了,还好有几张纸币,抽了一张拍在泡面桶上,“麻烦结账。”

店员放下箱子,低着头扫货码,鸭舌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看得见轮廓分明的下巴,他拿起那张鲜艳的纸币又放下,“假币不收。”

“这怎么会是假币,你别逗我了。”黎米冷得瑟瑟发抖,“你验验......”

话没说完,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忽然冲了进来,一把将收银台前的黎米推开,冲着店员摊开手,“这个月的钱呢,快点给老子拿出来!”

被推开的黎米心里的火蹭蹭往上冒,她现在又饿又冷脑袋还晕晕乎乎,一点就炸,反手推搡了一把醉酒男人,“有没有素质,先来后到懂不懂,收保护费也给老娘排队!”

醉酒男人睁开眼皮看着眼前穿着单薄的黎米,醉醺醺地骂道:“哪来的神经病,大冬天穿成这样,来要饭的吧?你个小崽子还不把她赶出去。”

黎米嘿了一声,叉腰就要跟醉酒男人对骂三百个回合,一杯温度适宜的热水忽然被塞在了她的手里。

“抱歉,你去旁边坐一会儿。”

店员从收银台后走出来,站在黎米前面,“要钱没有,再不走,我揍你。”

黎米没想到这人看着瘦得像竹竿,还挺有骨气,抱着自己的纸杯去了靠窗的座位,小口小口地喝起了水。

等店员将醉酒的男人赶走,暖和一些的黎米终于回过神,发现自己的处境有异。

赶走醉汉,店员犹豫了一下,拿起了自己的厚外套走了过来,“你先穿上吧。”

“小哥,今年几几年啊?”黎米颤抖着接过外套把自己裹了起来,问出了关键问题。

得到确切的回答后,黎米压抑住了呼之欲出的惊叫,二十五年前,自己竟然回到了二十五年前。

冬夜里便利店没几个客人,店员以为黎米离家出走,也没多问,只没收了那张假币。

黎米趴在桌上,后知后觉喜极而泣。

没想到小说中的重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现在就在母亲的家乡,她一定能阻止母亲再次受到盛宏的伤害。

大麦娱乐公司也有救了,外公一辈子的心血不会付之东流。

拥有二十五年先知的她,甚至还能彻底阻断盛宏的顺风顺水的事业。

“别哭了。”微不可闻的叹息在耳边响起,黎米被人拍了拍,抬起头是一碗正冒着热气的泡面,“不要钱,吃了就回家吧。”

黎米眼里还含着泪,脸上却是压抑不住的笑,看着格外渗人,“我没哭,我这是高兴,我特别高兴......诶,你看着好眼熟啊?”

店员俯视着黎米这才露出了全脸,估摸着十七八岁,还有着少年人的稚气,眼下泛青估计是长期夜班所致。

但这些丝毫不能掩盖他精致俊秀的面容,深邃的眼眸甚至还有些异域气质。

“......简明熙!?”

黎米惊讶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老天待她不薄,重生第一天,就碰见了盛宏曾经签约的最大王牌。

那个出道即巅峰,揽收国内国外各大奖项,最后死于抑郁症自杀,占了各大媒体头条足足一周的影帝简明熙。

现在,简大影帝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便利店店员。

黎米硬是挤出了一个自认为最友好的笑容,用亲切且沙哑的嗓音开口道:“重新认识一下,我是专业的经纪人黎米,有没有兴趣演个戏?

本文标签:肉蒂被嘬的又大又硬H

上一篇:风流艳妇熟女小说:厨房胯下挺进岳

下一篇:高H猛烈失禁潮喷h文|放荡老师欲仙欲死呻吟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