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揉着少妇的奶头坐着给男人喂奶^全文

2022-08-04 09:52: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陆总,夫人醒了。”听到关特助的话,雕像似的陆时深这才稍稍动了动,脸色微沉,唇角绷紧。“东西带来了吗?”“这是您要的离婚协议书。”陆时深淡淡

“陆总,夫人醒了。”

听到关特助的话,雕像似的陆时深这才稍稍动了动,脸色微沉,唇角绷紧。

“东西带来了吗?”

“这是您要的离婚协议书。”

陆时深淡淡应了声:“嗯。”抬手将离婚协议书接了过去。

走到VIP病房前,陆时深脚步微顿,径直推门而入。

舒适安静的病房内,女人靠在病床上,白皙的脸上带着些许迷茫,还有几分雀跃和兴奋。

看见陆时深进来,女人歪了歪脑袋,明净清澈的杏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瞧。

这还是女人结婚后第一次正眼看他。

思及此,陆时深脸更黑了。

“林灼灼,既然你那么想离婚,那我成全你。”

陆时深掏出西装口袋里的钢笔,“刷刷刷”地签下了名字。

笔锋凌厉,像他此时的心情,又气又恼。

当初确实是为了让老爷子宽心才答应同她结婚,可他明明征询了她的意见,在她点头后才操办婚礼。

但是!

婚后一年,这女人跟躲洪水猛兽一样避着他,如今为了离婚竟然吞安眠药自杀,搞得好像他强取豪夺似的!

“签字吧。”陆时深压下心头被人戏耍的怒火,将离婚协议书递给病床上的女人。

女人的反应却出人意料。

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和激动,反倒是惊恐万分地“咻”的一下将手放到身后,仿佛生怕碰到那纸协议书。

陆时深眉梢直抽搐:“林灼灼,你不是想离婚吗?”

灼灼没有应话,而是注视着离婚协议书上他的签名。

小说

片刻后,她试探着叫道:“陆,陆时深?”

陆时深没好气道:“怎么?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

闻言,灼灼的眼睛渐渐圆了起来,菱唇张成了“O”字形。

林灼灼,陆时深。

这不是小说角色的名字吗?

她穿书了?

灼灼是机缘巧合下开了灵智的布偶猫,铲屎官几乎每天都会抱着她读霸总狗血言情文。

化形之前,灼灼刚好跟着铲屎官看完了这部小说。

灼灼无措极了,她只想安安稳稳渡过化形天劫,变成人形混进人类社会吃好吃的。

结果……

就这么被天雷劈进了小说里,还是穿成大佬的炮灰前妻。

等等!

她穿成了大佬的炮灰前妻!

在小说中,原主离婚后可是被渣男骗光了财产自杀身亡啊!还有一堆极品亲戚虎视眈眈想要抢她的小钱钱。

离婚=没钱买好吃的+死翘翘。

不行,绝对不行!

灼灼寻思着自己现在成了林灼灼,大佬陆时深是林灼灼的伴侣,那就是她的铲屎官了。

陆时深是陆氏集团的老大,渣男和极品亲戚都怕他,他还有数不清的小钱钱,可以买很多好吃的和玩具。

这么好的铲屎官为什么不要呢?

她才不要变成流浪猫呢。

一定要抱紧铲屎官大腿!

陆时深并未细想林灼灼的反常。这回都闹进医院里了,他可不认为她只是开玩笑而已。

她这是铁了心要离婚。

“关于财产分割,我不会亏待你的。”

不管怎么样,这女人好歹做过他陆时深的妻子,更何况老爷子和爸妈都很喜欢她。

陆时深翻到财产分割那一块,放到林灼灼眼前方便她看。

财产分割?小钱钱?

林灼灼下意识瞟了一眼,瞳孔微缩。

天呐!这么多?这可以买多少小鱼干啊?

一一得一,一二得二……

林灼灼心头狂跳,好多好多啊。

不!不可以!

分到再多的钱也没用啊。

渣男和极品亲戚已经盯上她了,没有铲屎官罩着,她这刚化形的弱小可怜无助的喵肯定会被扒得连皮都不剩的。

想到原主悲催的下场,林灼灼吓得一哆嗦,麻溜地爬了起来,跪坐在床上,离陆时深更近了一些。

微微俯身的陆时深骤然对上了林灼灼那空灵明朗的眸子。

不得不承认,林灼灼确实很美,五官精致漂亮,身形纤秾合度,要不然陆时深当初也不会在老爷子的提议下同意结婚。

他对感情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反正都是要结婚,不如选个最好看的,多有面子啊。

可人家压根就不乐意嫁给他。

陆时深直起身,离她远了些。

不等陆时深开口说些什么,林灼灼锲而不舍地靠近,可怜兮兮地揪住他的衣服下摆晃了晃。

“老公。”

陆时深:“!”

他强忍住掏耳朵的冲动:“你刚刚叫我什么?”

林灼灼琢磨着人类雌性确实是叫伴侣“老公”没错吧?好像还可以叫“死鬼”、“亲爱的”、“孩子他爸”……

算了,就叫老公吧。

正事要紧。

“老公。”趁着陆时深愣神,林灼灼抬手环住了他的脖颈,软乎乎的脸颊蹭了蹭。

她的嗓音又甜又糯:“老公,咱不离婚了,好不好?”

喵都是这样亲近铲屎官的呀。

毛绒绒的脑袋在铲屎官的身上蹭来蹭去,就是在告诉铲屎官他是喵最好的朋友。

林灼灼的这一举动让陆时深几乎瞳孔地震。

搞什么?不久前还要死要活地非离婚不可,现在竟然扑到他的怀里叫“老公”?

陆时深不动声色地狠很拧了一把大腿。

嘶~好疼。

“老公,你不要丢下我嘛。”林灼灼没得到铲屎官的回应,执着地抱着他。

这可是她的杀手锏。

在现代的铲屎官最受不了她的撒娇卖萌了,挨挨蹭蹭不过几分钟,妈妈就会抱着她猛吸。

陆时深依然一头雾水。

林灼灼不是很害怕很抗拒他吗?不是见到他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吗?

原本想着既然她不喜欢他,而他对婚姻也没抱什么期待,不如就这样貌合神离地过下去算了。

后来她想要离婚,他也同意还她自由了。

现在又是闹哪样?

陆时深抬手扶着林灼灼的双肩,将她从自己身上撕开。

“林灼灼,你这是在做什么?”

林灼灼被推开,无辜地眨巴着明净清澈的杏眼,跟从前躲闪着不敢看他的女人很不一样。

陆时深皱起了眉头。

方才被压下的不对劲在顷刻间爆发出来,这女人态度变化也太大了,难道是药物造成的影响?

 

本文标签:揉着少妇的奶头坐着给男人喂奶

上一篇:推高她的裙子挺身而入 总裁/全文

下一篇:甜梦文库润滑剂太深了 折磨女性私密的100种方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