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太大了轻点含深一些h|按着她的腰疯狂挺进

2022-08-04 09:23: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耳边传来嘈杂声,夹杂着绿皮火车“哐当哐当”的声响,吵得林露从沉睡中醒来。“唔……”头疼的像被针扎,林露一张白净的小脸难受得皱起。缓缓睁

耳边传来嘈杂声,夹杂着绿皮火车“哐当哐当”的声响,吵得林露从沉睡中醒来。

“唔……”

头疼的像被针扎,林露一张白净的小脸难受得皱起。缓缓睁开一双杏眼儿,周围的环境却让她愣住。

只见狭窄的封闭车厢里挤着男男女女,穿着和发型很具有年代感,看着多是去外地办事或者探亲的人,带的行礼,把位置塞得满满当当。

人多嘈杂,咳嗽声、孩子嚎哭尖叫声、火车“哐当”和汽笛声各种声音一同折磨着耳朵。

车厢内弥漫着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非常难闻,让本就头痛林露觉得更加难受。

这是哪里?林露眼瞳里闪过几丝茫然。

她不是在飞往x国的飞机上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火车上?而且这像是上个世纪的慢火车。

甚至能看到窗外快速往后倒带的景色,也都是灰扑扑的,没有二十一世纪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

心底的疑惑越发扩大,林露的心蓦地沉了下来。

被家人娇宠着长大的大小姐从来没有这么慌乱过,周围的一切都让她感到陌生、不安。

小说

林露不自觉捏了捏手指,强逼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回忆发生的事情。

自己的设计得了PD最佳服装设计新人奖,这个奖含金量高,适逢大三暑假,她便订了当天的机票,飞往x省领奖。

飞机遇到了乱流,恍惚间她不小心被什么撞到了头,眼前一黑,再醒来就身处这趟火车上。

林露心里猛地咯噔一下,不会是穿越了吧?

这个念头一出,像是触动了某些开关,脑袋里庞大的记忆爆炸性一涌而来。

“唔……”林露咬唇忍耐被迫吸收记忆带来的不适。

像是过去了半个世纪,林露目露恍惚,自己居然穿到了在飞机上看的那本年代文里!

主角与她同名同姓,也叫“林露”。

原主是京城人,家庭条件不错,本来她不用下乡当知青的,但因为被人动用关系在下乡名单上添加她的名字,哪怕家里也无法公然违抗政策,只能下乡当了知青。

但下乡的日子却不好过,‘林露’被家里人保护得太好了,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被人恶意造谣、污蔑,毁坏名声,又因美貌的脸蛋遭到被恶人觊觎,想要毁了她的清白,因为不从反抗,她被人推落下河,溺水而死。

第一章就是‘林露’的悲惨剧情。她本以为后面会是‘林露’重生,打脸前世欺负、觊觎自己的坏人的爽文剧情。结果从第二章开始却是‘林露’新认识的队友,女知青蒋欣,在河里发现了‘林露’的尸体,报给了公安。还看上了来办理案件的年轻公安,之后便是这位女知青与年轻公安的成长与感情纠缠……

而原主则是个只活了一章的炮灰!

林露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瞳孔微震,心里满是惊惶。

原主上了火车因为被子和衣服被人莫名其妙弄湿掉,受凉一直发的低烧,吃了药睡过去,再醒来竟是她穿了过来。

所以……她穿成了书中悲惨的炮灰?

林露白皙精致的小脸上一双杏眼儿红彤彤的,蓄着要落不落的蒙蒙水雾。

爸妈要是知道她飞机失事遭遇不幸,指不定会伤心成什么样……

作为s省首富的女儿,她被家里人保护得很好,像被亲人娇养呵护长大的海棠花,专心学习设计,外界有什么风雨磨难都吹不到她。

现在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她没有底气能够在这个七十年代生活下去。

书中那些坏人她不怕,虽然她被家人娇养着,但并不代表她没有智商、是个傻白甜,豪门首富之女的她多的是兵来将挡水来土的法子。

但她一想到“农活多到干不完,手掌磨得血淋淋也要继续干,要抢生产……”,林露唇瓣微抿,心里戚戚,农活体力劳动什么的,她不行……

要是知道飞机会遇到乱流,她肯定不会再坐那趟飞机!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消化完原主的记忆,林露不得不接受事实。

清凌凌的杏眼儿依旧蒙着水雾,黑葡萄般眼瞳却闪过几丝坚韧之色。

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改变悲惨结局,不走炮灰老路。

穿在棉衣外的军绿色外衣已经干了,她摸了摸额头,发现也已退热。

从小包里掏出点心,用干净如雪的手帕包裹着,打开手帕看见里面的绿皮抹茶点心有些被压碎了。

心疼地捻起其中一块形状相对完整的点心送入口中,外层酥皮又脆又薄,糕点抹茶味香浓,哪怕放了两天也好吃。

林家人给原主准备在路上用东西,一些吃食和布料以及一本语录,那些贵重些的粮票肉票和钱就藏在布料里,藏得严实就怕车上手脚不干净偷了。

为了让女儿在乡下过得舒服些,林家爸妈着实费了老大的心思。换了许多全国通用的粮票肉票和钱一起藏在她的行礼里,分散着藏,只要不是倒霉到全部东西不见,女儿身上就有钱花,而且这样也安全些,防止歹人下手。

她连吃了几块,觉得有些口干,把手帕收了起来,仔细封存好剩下的糕点,拿起水杯打算去打热水。

刚一抬眸,对面坐的大姐怀中小孩正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手中装点心的帕子,眼中的流露的渴望,手指含在口中,有口水顺着小手流下。

注意到林露的视线,大姐神色有些尴尬,这会儿没有纸巾或者帕子,她动作利落直接撩起孩子衣服下摆把孩子流下的口水擦干净。

“大姐,这给你家娃娃吃。”林露把装点心的帕子递了过去。

“不用不用,我们家孩子不喜欢吃,谢谢你了姑娘。”大姐不敢要。

她活了这么久,哪里见过城里又贵又好吃的点心,那味道一闻又香又甜,别说是小孩了,她都勾得肚子直叫唤,她哪里敢给孩子吃啊。

林露觉得好笑,心中不免有些复杂,这个年代的人过得苦却很真诚质朴。

不过以后国家发展会好起来的,想吃什么点心应有尽有。

“好啦,大姐就拿过去吧,这点心分享着吃更好吃。不过点心都被压碎了,你们不嫌弃就好。”林露直接把手帕塞到大姐手中,不让她拒绝。

“欸,不嫌弃不嫌弃,怎么会嫌弃呢,谢谢你姑娘。”大姐惊喜的接过帕子,脸上露出憨厚感激的笑。

原以为这城里出来的俊俏小姑娘性子冷淡不好说话,不想竟是个热心的人。

“谢谢姐姐!”五六岁的小孩吃得狼吞虎咽还不忘道谢。当妈的细细的喂孩子,自己却是一口也不舍得吃。

大姐扫了一眼林露手里的水壶,亲切地笑道:“小姑娘你去装水吧?我帮你看行李,保证不会让扒手动一下。”

“哎,谢谢大姐。”

还好大姐出声提醒和帮忙,她也真怕自己打个热水回来,行李就被人偷了,那她在乡下的日子岂不是更惨?

林露寻着指示方向,拎着小水壶过去。

哪知道刚走了几步,火车车厢一个大晃动。

“唔……”林露一时没站稳,身体跟着车厢晃动,踉跄几步往下跌倾。

眼见着离座位旁突起的硬木块越来越近,林露害怕得下意识的紧闭上眼睛。这要是撞上去,不得受伤毁容?

好在座位上临近的硬朗男人眼疾手快及时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臂。

林露心下庆幸,想站起来。

却没想到火车突如其来地又一阵震动晃荡,她惊呼一声,跌坐在男人的身上,用手腕撑着身体,才不至于整个人扑到男人怀里。

“没事了。”一道低沉好听的男人声音在林露耳边响起。

本文标签:太大了轻点含深一些h

上一篇:在她娇嫩的小身体里冲撞 美妇风韵浑圆硕大屁股

下一篇:他含着她的娇嫩顶端*嗯啊 灌满了啊 太深了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