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警花娇妻的卧底经历 第一:调教 玩弄 重口 道具

2022-08-04 08:57: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阳酒吧“来一杯你们这的新品酒。”一位长相清纯穿着保守的女孩坐在酒吧前台的椅子玩弄着手机,眼不抬地说着。“好的,您稍等。”穿着西装的服务员对着这

天阳酒吧

“来一杯你们这的新品酒。”一位长相清纯穿着保守的女孩坐在酒吧前台的椅子玩弄着手机,眼不抬地说着。

“好的,您稍等。”穿着西装的服务员对着这位长相异常亮眼的女孩笑了下:“请问能加个联系方式吗?”

不知是酒吧内太喧哗还是内心的抵触,她皱了下眉,眼神从手机上移开看着他:“什么?”

服务员也识趣道尴尬地笑了下:“没事,您的威特马上好,请稍等!”随后他转身对着里边喊道:“白烁,别偷懒了,出来做瓶威特!”

片刻后走出一位穿着白衬衫,神情散漫的男孩,他恍恍惚惚得走到女孩面前,他瞟了一眼女孩,从一旁拿出调酒桶,沙冰,朱红糖,薄荷片叶等调酒用品,他低着头手熟练地摆弄着这些物品,发出叮叮的响声。

女孩被声音吸引,抬头看了一眼男孩,心中不禁赞叹:这手真好看。她从手看到男孩的脸,虽然只看到男孩的侧脸但还是能从中感受到男孩的清秀但不张扬的气息,闻着男孩身上薰衣草的味道,她不自觉得脸红了下。

“好了,一共62.4,付款扫左边。”随着男孩的动作停止,威特也做好了,同时男孩也发现女孩在看他:“你在看什么?”

女孩有点做贼心虚,脸颊微红,但还是定了下心,她慌张解释道:“看你做这么厉害,想学!”

他拿起酒杯摆在自己面前自言自语:“这酒叫威特,口感甘爽,入口微麻,片刻清爽,回味却是辛苦,不同的人口感不一,就像17岁的爱情一样,令人作呕。”他将酒端送到女孩面前:“小姐,您的酒!”

付完款,她看着自言自语的男孩心中总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只好笑着接下了酒,端着酒走到一旁。

白烁看着她的背影,冷笑一下,又走进后台,躺在沙发上玩着钥匙扣上的冰墩墩,叹了口气。

女孩坐在角落刚拿出手机就显现出一通电话,她不慌不忙得连上耳机,选了个安静的地方接听起电话。

电话那头:“霜姐,你去哪儿了?学生这都等你上课啊!”

“今天有事,你让彩霞帮我顶下。”她冷淡回复。

“可是……”不等那边说完她已经挂断电话,熟练得将手机关机,看了一眼门外,走回原来的位置。

当她再次看向酒吧前台时,男孩已经不在,她也没在意,将酒往嘴里大灌一口,心中不禁骂了句:md,这么苦。

小说

慢慢地又感到一丝甘甜,她晃动酒杯,把玩着桌上的骰子。

“小姐,嘿嘿,我们认识认识吧!”旁边突然坐上两个大块头,长相猥琐,面容丑陋,其中一个搓着手淫笑着说。

她憎恶得说了句:“滚!”将他推开,突然感觉有一丝晕眩感,眼前也慢慢得恍惚,她马上意识到酒里被下药了。

她揉着太阳穴,站起来摇摇摆摆得走向厕所,后面那猥琐男追上来搂着她的肩:“小姐,去哪啊,和我们一起玩啊!”

她用力推开男人,那男的脾气也上来了,搂得更紧,笑着凑到她耳边:“我今天开了保时捷,很爽的!”

她失去意识,眼前发黑,倒在男人怀里。

两男人对视一眼嘿嘿一笑。

这种事在酒吧已经见怪不怪了,加上两男人的块头和凶狠的眼神一看就不好惹,有人看见也不敢做什么。

白烁从门缝看到林含霜被两男的带上一辆面包车,他将冰墩墩收起来,从沙发上起来走向门外。

梦中画面在林含霜面前一篇篇略过,“要不要在一起?”一个长相清纯的女孩伸出左手看着一旁的男孩,男孩羞涩地将头扭到一旁,脸红到不敢说话,“那就是不要咯。”女孩正打算收回手却被男孩一把抓住,男孩紧张结巴道:“在,在一起!”男孩将手扣在女孩手上,脸已经红得迷糊。

“就这样吧,我们不合适!”

“你信我一次,我能改的.....”

林含霜忽的睁开眼,恍惚地看着周围,漆黑的房间散发着一股股恶臭味,看着远处的老鼠林含霜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双脚被绑住了,她想找手机,但不见包在哪,难道落酒吧了?

她回忆起好像是被两个猥琐男带回来的,她不敢大声呼救,怕把他俩招惹过来。

怎么办怎么办。林含霜心中慌了,着急得环顾四周,看着不远处的桌子上的酒瓶,脑海里浮现出电视剧中用酒瓶的玻璃渣子割破绳子逃亡的画面。林含霜挪动身子撞向桌子,头上磕了一个包,头皮的麻木她已经来不及多想。桌子和酒瓶同时落地,酒瓶掉落地上,玻璃渣子炸得开花,一片片碎片擦到林含霜身上,玻璃渣子划伤她的皮肤,刺激与疼痛直接涌上心头,她的眼泪忍不住从脸上划过。

门突然打开,走进来三个人,两个之前的大块头另外一个头矮小但长相比他俩还猥琐。

他吐了吐舌头,舔了下手指头,笑嘻嘻得看着林含霜说:“'这货骚,今晚加钱给你们,晚上再奖励你们一下,嘿嘿。”两个大块头听了此话,对视着笑了下。

林含霜顾不得皮肤上的疼痛,立坐起来,屁股往后挪,直到靠到了墙上,她无助得看了下身后的墙,又害怕得看了一眼面前的三人:“那个帅哥,我家很有钱的,要多少有多少,你们放过我,我给你们一人50万怎么样。”

“嘿嘿,先搞了再说好吧,钱和你都跑不了!”小个子一脸淫笑,慢慢靠近林含霜。

“你别过来!离我远点!”林含霜绝望得用力扯着绳子,手臂已经被勒红,疼痛令人发指。

“老板,外面有个男的,说是来找人的,让你出去一下。”突然外面闯进来另外一个混混。

小个子烦躁得看了一眼他:“没看到我在办事吗?”他歪过头对着两个大块头说:“你们去看看!”

随后他们离开了黑屋关上了门,小个子则继续靠近林含霜。

不知道为什么林含霜总觉得外面的人是他,但现在来不及想这些。

“嘿嘿,小妹妹,哥哥我来啦,好白好喜欢啊,啊哈哈。”

“你别动我,别脱我衣服,放开我。”

“你越挣扎,哥哥我越兴奋啊!”

“咣”门被一脚踹开,随之走进一个高挑的男生,他肩上扛着根木棍,环顾四周,看向躺在地上的林含霜和正在扒林含霜抹胸的混混,他冰冷的眼神看着他俩,拿起木棍走向他们。

“唉,兄弟,有话好好说,咱……”

男孩不让他继续往下说,拿着木棍往他头上抡了一棍,混混眼冒金星,倒在一旁,骂了句:“艹!别tm给脸不要脸。”他从腰间带掏出一把匕首,就要往男孩身上捅,男孩眼神已经冷到极点,右脚狠重得踹向混混的肚子,不顾被匕首划伤的脚,反手又给混混一棍。 混混倒地不起,没有了声音,昏死过去。

他走到林含霜面前半蹲下来,脸别过一边,冷笑一下。

林含霜认出了他是之前那位调酒师,似乎看到了希望:“哥哥,快救救我,帮帮我!”她已经管不到自己身上的疼痛,心里只想逃离这里,闻着男孩身上的薰衣草味,让她产生一种安全感。

白烁看着她裸露的抹胸笑了下:“我能有什么好处吗?”

林含霜焦急得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快帮我松绑一下!”

白烁冷笑道,眼神一种凶锐:“我要你的身体给吗?”

林含霜脑子转不过来:“什么?”

“给吗?”白烁重复一遍。

林含霜有点生气,想不到这么一个文静的男孩竟是这种人:“那还是别管我了!”

“行啊!”白烁起身,丢下一句走出门外。

“唉,别这么绝情,救救我先,还能再考虑考虑,唉!”任凭林含霜怎么喊他,他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但留了句:“曾经你也是这样。”

林含霜绝望得咒骂白烁,低着头眼泪没出息得流了下来。

“含霜,我来救你了!”她听到彩霞的声音,抬起头惊喜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彩霞扶着林含霜走到门外,屋外警笛声泛起,之前的混混们浑身是伤被押到警车上,他们答应了警察下午去做笔录,就坐上了黄橙的车前往医院。

“也就是说,是一个男的用我手机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我在这?”林含霜瘫坐在后座,右手捂着左臂的伤,还好都是些皮肉伤,就一些刺痛没有很严重。

彩霞坐在副座:“是啊,刚接到电话我还以为你手机被人家捡到,人家开玩笑,后来也怕你真出什么事,马上带着黄橙赶了过来。”

“那他有说他是谁吗?”林含霜问道。

彩霞说:“也没说,他就把定位发我手机上,告诉我手机放关你屋门口,等我们过来时就看到警察和地上痛苦得嗷叫浑身是伤的混混,我二话没说直接来找你了!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谁这么好心,学雷锋啊?”

黄橙也附和道:“霜姐,不会是你哪个追求者,偷偷保护你 咱霜姐天生丽质,老天都嫉妒啊,酒吧绑架这是还真能被遇到哈!”

“好了好了,人没事就好,含霜你以后有事告诉我,别一个人喝闷酒,搞得我担心死了!”

“嗯好。”林含霜心中突然想起一个人,回想着他之前说的“你曾经也这样”,手机密码是她的生日,他是怎么打开的,他到底是谁。

一边

白烁回到酒吧走到她之前坐的位置拎起她的包扔在前台。

“不是,烁哥你怎么又要找工作?就你那二流的毕业证文凭我怎么给你找?”电话那头很是激动。

白烁面无表情:“行,随便找个不用啥力气的就行,工资2000左右,好了我挂了。”

“唉,哥……嘟~嘟~嘟~”电话被白烁挂断,他转头看向范强:“谢谢这几天的担待。”

前台小哥笑了下:“没事,你那边屋子联系好了吗?如果没地方住可以再回来。”

白烁第一次感受到温暖回应了微笑:“谢谢强哥了,我这几天的工资。”

“哦,工资已经打卡上了,这次为什么又离职?”

“没事,一点私事。”范强也没多问,看着他离开酒吧。

白烁走到ATM取了1千,走到路边拦了辆车,告诉司机去重庆大桥。

他戴上耳机,躺在后座闭上眼睛,口袋突然震动,白烁烦躁地拿出手机,接了,电话那头:“臭小子,今天家庭聚会你也不回来,王奶已经在这等你多时了,想造反吗?你个野鬼只会在外面鬼混,老子倒要看看把你卡全停了还能闯出什么名堂。”

白烁眯着眼,语气平静:“你给的钱,我一分没动,没事了?挂了。”白烁挂断电话将电话拉黑。

林含霜这边包扎好了伤口再从公安局出来已经是20:30,吃完晚饭,他们坐在黄橙的车里准备回家。

“霜姐,这两天的课已经帮你推了,你先住彩霞那边让她先照顾你,这几天我不太方便。”黄橙看着前方,摆着方向盘。

彩霞听了很高兴:“是啊,你先住我那,我们晚上还能一起看恐怖片,一起吃夜宵!”

林含霜笑了下:“行,那个先去天阳酒吧下,我包落那了。”

彩霞噗嗤一笑:“你不会对酒吧那小子有感情了吧,还拿包?”

“真拿包!”

“行行行,霜姐说什么都对。”黄橙也笑了。

林含霜被他们说得脸红:“你们够了!”

 

本文标签:警花娇妻的卧底经历 第一

上一篇:按摩椅的特殊调教H 跪趴撅高 扒开 惩罚

下一篇:医生激情肉欲小说*娇妻野外交换呻吟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