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按摩椅的特殊调教H 跪趴撅高 扒开 惩罚

2022-08-04 08:55: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夏之淮走进派出所,一眼就看到跟只小土豆精似的桃绾绾。他戴着黑色的口罩和帽子,穿着黑色的连帽衫和浅蓝色牛仔裤,拿着手机直接走到小孩儿面前,伸手捏着她的小脸,上上下下打量了小

夏之淮走进派出所,一眼就看到跟只小土豆精似的桃绾绾。

他戴着黑色的口罩和帽子,穿着黑色的连帽衫和浅蓝色牛仔裤,拿着手机直接走到小孩儿面前,伸手捏着她的小脸,上上下下打量了小盆友几秒。

绾绾被捏得一脸懵,看着面前从头到尾都黑乎乎的大哥哥,有些抗拒地往后躲了两下。

“躲什么,笨蛋!”

夏之淮屈起手指敲在她圆圆的脑门上,看着他身上灰色的奥特曼卫衣,嫌弃道:“你这是从哪个垃圾堆捡的衣服,怎么这么丑?”

绾绾愣了几秒,细细的手指将他口罩往下拽了拽,看到记忆中的脸,眼眶瞬间就湿了。

“哥哥——”

绾绾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哭得特别厉害。

夏之淮被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地抱着她:“不准哭,桃绾绾,你再哭我就不要你了。”

绾绾憋了口气,眼眶红彤彤的,立马就不哭了,但还是不停地打哭嗝。

夏之淮看她哭得那么惨,有点过意不去:“行了,不哭了,一会儿带你吃大餐去!”

绾绾将脸埋在他肩膀上,小声道:“哥哥,疼。”

她一直都疼,肚子疼,脑袋也疼,哭完就更疼了。“哪疼?”夏之淮抱着她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

夏之淮接过徐渭递过来的纸巾,将她哭成花猫的脸擦干净:“跟我说。”

“肚子疼。”

小说

绾绾拉起卫衣,白白嫩嫩的肚子上有一道很重的淤青。

夏之淮看着那道肿起来的半只脚印,眼睛瞬间被怒火烧红了。

“我的天!”身边的经纪人顿时惊呼出声,看着小姑娘肚子和胸口间的淤青,咬牙切齿道,“这哪个王八犊子干的,这才多大点儿的小姑娘啊?”

派出所里的警察也愣住了。

从进来到现在,小绾绾根本没和他们提过身上疼。

这小女孩儿才三岁多一点,听话得却让人心疼。

绾绾看着面目扭曲的夏之淮经纪人,有点点害怕,拉着夏之淮的手按在自己后脑勺上。

“脑袋,也疼。”

夏之淮手指在她细细软软的头发里摸了摸,眼神顿时变得沉厉阴郁,几乎快压制不住胸口的怒火。

绾绾被他按得红了眼眶,躲开他的手指,委屈地喊道:“哥哥,疼。”

“绾绾,谁干的?”

夏之淮低头时很好地收敛起眼中的阴冷。

绾绾圆圆的眼睛里还有亮晶晶的眼泪,吸了吸小鼻子,缓缓说道:“我今天早上饿了,想喝牛奶,就自己去拿了一盒,舅妈看见了后把牛奶夺走给了小表哥,还踢了我一脚。”

“我没站稳就磕到头,舅妈早上不给饭饭吃,我就偷偷跑出来,想找哥哥。”

“我不想跟他们住在一起。”

绾绾委屈道:“他们把爸爸妈妈的照片都烧掉了,还把绾绾的房间给了别人,把绾绾的新衣服漂亮鞋子都给了小姐姐穿……”

夏之淮气得咬牙切齿,再看她身上磨损的旧衣服,怎么看都不顺眼。

“绾绾不怕,哥哥过几天帮你收拾他们。”

夏之淮抱着绾绾走到警察身边:“我们现在能报案吗?”

警察立刻点头,看到小姑娘那么惨,他们也气得不得了。

小姑娘实在太可怜了。

先不论各种缘由,大人怎么能踢小孩子呢?!

关键还踢在胸腹部位,万一内脏破裂,小姑娘可就危险了!

夏之淮原本还想着接绾绾住两天,然后再送回去就行。

现在,还送回去个屁!

天凉王破,他一定要送祁家那群王八蛋C位出殡!

竟然敢欺负他们老桃家没人,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他们都下得去手,上辈子是畜生投的胎吧!

……

夏之淮果断让人帮忙拍照,保留证据,准备马不停蹄地带着小孩儿去了医院做检查。

绾绾忽然拉了一下夏之淮的袖口:“哥哥,能等等吗?”

夏之淮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小脸有些白,眼神怯怯的。

艹!

又想手撕祁家那群狗了!

“你想干嘛?”

夏之淮将口罩拉下来,音色和缓了几分。

绾绾从夏之淮怀里爬下来,走到了之前带她来警察局的叔叔身边。

男人穿着黑色的警服,五官端正又威严,额头上有一道很浅的伤疤,看起来时间有些久。

绾绾从兜里摸出一片翠色欲滴的叶子,伸手递给了男人:“叔叔,这个给你。”

凌航垂眸看着小不点儿,蹲下身接过桃叶:“谢谢,这个是?”

“叔叔是个好人,绾绾很喜欢你。”

“虽然叔叔看起来有点点凶,但是个很好很厉害的警察,天生克制坏人。”

“不过叔叔五行属金,命宫有伤,最近有凶厄之相。”

“你带着绾绾的叶子,会逢凶化吉的。”

凌航眉头轻轻皱了一下,拉平了唇角,本想告诉她不要封建迷信。

但看着小姑娘澄澈干净的眼睛,他笑了笑,将桃叶放进口袋里:“我会收好的,谢谢。”

绾绾看着他眉心的黑气有些重,但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了。

现在的人,都不太信玄道。

不过凌叔叔肯带着就好,至少能避开这次致命的危险。

……

夏之淮站在一旁,两只眼睛瞪得老大,下巴差点儿砸在地上。

这小不点儿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啊?

被虐待不说,还在警察局搞起封建迷信了?

夏之淮歉疚地朝警察笑了笑,带着绾绾立刻离开了警局。

开玩笑,他才不想明天以奇奇怪怪的姿势上热搜。

绾绾大概是困极了,在去医院的路上就睡着了。

她一个人走了一天,晚上才好不容易吃了些零食果腹,现在吃饱了就犯困,缩在夏之淮怀里,眼皮就慢慢黏在一起,怎么都分不开!

夏之淮用外套将绾绾裹住,朝前排的经纪人看了眼。

“你尽快查清楚我小叔家究竟出了什么事?还有这段时间绾绾在祁家发生了什么?”

经纪人神色凝重地拿起手机,立刻联系私家侦探去调查。

……

送到医院检查过程中,绾绾醒了一次。

被医生按着后脑勺,绾绾疼得眼泪汪汪,抱着夏之淮的胳膊不敢哭。

哥哥不喜欢她哭,她怕再被扔掉,真就没人要她了。

检查完之后,夏之淮看着手里的问诊单,眼睛黑沉阴郁。

轻度脑震荡,腹部於伤,营养不良……

越往下看,他的脸色就越黑。

他回头看在睡在诊疗床上的绾绾,恨不能将祁家那群狗东西的脸砸裂。

艹!

 

本文标签:跪趴撅高 扒开 惩罚

上一篇:雪白浑圆的翘臀紧紧夹住^全文

下一篇:警花娇妻的卧底经历 第一:调教 玩弄 重口 道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