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娇妻的肉唇湿漉漉|少妇紧窄噢好涨哦哦哦

2022-08-04 08:37: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2022年,3月,树上的树木已经抽出了绿芽,迎来了春天的脚步,对于欧阳月来说,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就像春去秋来一样,迎来了新的开始。欧阳月来到北江大学法医系的教室,开始了今天的

2022年,3月,树上的树木已经抽出了绿芽,迎来了春天的脚步,对于欧阳月来说,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就像春去秋来一样,迎来了新的开始。

欧阳月来到北江大学法医系的教室,开始了今天的课程。

课间休息,欧阳月手机振动,她扫了一眼来电,是李大宝,欧阳迅速接起电话:“大宝,什么事,我正在上课?”

李大宝:“欧阳,出事了”

欧阳月:“怎么了?我这边还有半个小时。”

李大宝:“城队让我跟你说一声,新湾那边出了一个案子,我们先赶去现场,你那边结束后再来,有什么事情我及时跟你汇报,到了现在我把定位发给你”

欧阳月:“好的,辛苦了,大宝,勘测现场仔细点点儿,不好遗漏任何细节。”

下课后,欧阳月拿出手机,看到李大宝发来的定位,跟自己的助教小韩交代了一声,让他把课上的资料都拿回自己的教师办公室,然后急匆匆的开车赶去了现场。

【没错,欧阳月除了是北江大学法医系的副教授之外,还是北江市公安局首屈一指的主任法医师,30岁能成为985院校的研究生导师,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今年是欧阳月调来北江市的第一年,这样优秀的履历,就算是北京都会抢着要的人才,如何会申调到北江市这样一个新一线城市,后面我们再慢慢了解。)

紧赶慢赶,欧阳月一路火花带闪电,来到了新湾小区,停好车,欧阳月给李大宝打电话,问清楚在哪个单元楼,从后备箱拧出勘测箱,就进了小区大门,涉事单元楼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欧阳月出示了现场勘察的证件,来到了中心现场。

李大宝看到自己的老大来了,赶紧上前,帮忙接过箱子,并跟欧阳月详细说了现场的情况:“欧阳,死者是一名女孩,年龄在15-17岁之间,初步判断是坠楼,城队跟涛哥他们还在附近走访群众,确认尸源。”

欧阳月:“好的”

欧阳月穿戴好防护服,走到尸体面前,仔细观察,进行初步的检验,死者死亡时间不超过24个小时,主要损伤符合摔跌伤特征;其颈部及其他部位未见抓擦、打击、限制性损伤;其大腿内侧有20cm*9cm由上至下的擦挫伤,骑跨、翻越阳台窗户可以形成。经过现场初步的尸检,欧阳月可以得出以上的结论,让李大宝跟其他现场勘验的民警,将尸体装入裹尸袋,带回市局,再进行进一步的检验。

这时,杜城跟林涛来到欧阳月面前。

杜城:“欧阳,结果怎么样?怎么死的?”

欧阳月:“初步断定是跳楼身亡,至于是死者自己跳的,还是被推下来的,还要等你们现场痕检的情况结合才能判定。”

林涛:“今天是物业的巡逻报的警,死者被发现的地方是这个小区的封闭区域,平时几乎不会有人从那里经过,只有物业巡逻、或者清洁工会清扫绿化区域的树枝落叶什么的,现在正值春季,物业为了预防有蛇出没,今天正好带领清洁工一起进行巡逻,才发现的尸体,就打电话报警了。”

小说

正说着,一个穿着白色T恤,深黄色衬衫外套人朝着他们走来,这人正是是蒋峰过来汇报走访结果:“城队,林队,欧阳老师,你们都在啊。”

杜城:“死者确认是谁了么?还这么小的孩子……”

蒋峰:“有人认出,就是这一栋17楼的一户人家的孩子,叫姜艳,是北江实验高中的高三学生,李晗、小白已经去北江实验中学进行走访调查了,确认了死者,已经通知了孩子的父母来进行认尸了。”

欧阳月对杜城和林涛说:“那我先跟大宝把尸体带回局里了。”

林涛点头:“好的,局里见。”

杜城:“这边勘测结束了,我们也尽快回局里”

北江市市局 姜艳案会议

杜城:“死者姜艳,17岁,北江实验中学,高三学生,我们汇总一下调查结果。”

欧阳月首先在投影仪上投放出尸检报告:“大家请看,根据检测,死者死亡时间在凌晨1点-3点之间,主要损伤符合摔跌伤特征;其颈部及其他部位未见抓擦、打击、限制性损伤;其大腿内侧有20cm*9cm由上至下的擦挫伤,骑跨、翻越阳台窗户可以形成。初步分析可以排除他杀,符合摔跌致颅脑损伤、严重内脏损伤合并大失血死亡。”

蒋峰随后说出走访结果:“姜艳,家住江湾小区15栋B单元1705,昨天正好是周六,学校晚上放假,父亲是生意人,平时比较忙,当天晚上因为应酬,并不在家,母亲是北江人医护士,由于当天值班,也并没有在家。我们确认了死者以后,跟姜艳父母取得了联系,她的父母也来到了局里认尸,确认了死者是自己的女儿无误。据姜艳的母亲林英说,姜艳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孩子,成绩也比较优异,由于父母的工作都比较繁忙,如果遇到放假,他们两口子都会尽量安排出周六晚上跟周天的时间,来陪陪孩子,姜艳已经高三了,学习的压力比较大,他们两口子都是名牌学校毕业,也希望孩子能考一个好的大学”

李晗也说道:“我跟小白去了一趟姜艳所在的学校,联系到了姜艳的班主任,班主任告诉我们,说姜艳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孩子,品学兼优,是个听话的孩子,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班主任还反映了一个情况,就是姜艳的母亲,林英,是一个对孩子很严格的母亲,高三学校每个周都会有小测验,只要是姜艳的成绩一有波动,她就会打电话给班主任老师,询问情况,并且要求老师严格管理,每次成绩出来,姜艳都表现的比较紧张。”

林涛:“欧阳,你这边能基本排除他杀,会不会是姜艳学习压力过大,自己跳楼的啊?”

欧阳月:“有可能,不过还需要看你们今天去姜艳家里的勘测结果才能断定。”

林涛:“欧阳,那要借宝哥一用了”林涛跟杜城交换了【你懂的】眼神,【带上这个人形警犬,省事儿啊!】

欧阳月:“大宝,你把尸检报告写完、影像资料存档完就跟林队他们去吧!”【欧阳月怎么不知道林涛要带李大宝的意图,还不就是因为李大宝是人形警犬,借我的人这么好借,我欧阳月可是个护犊子的领导。】

李大宝对着林涛耸了耸肩,摊了摊手,“那估计要明天才能搞完了,这都16.00点了,今天来不及去姜艳家了。”

会议结束,欧阳月带着李大宝回到法医办公室,李大宝看着进入工作状态的领导,自己也快速投入报告的敲打之中,正集中精力时,听到欧阳月的声音飘过来:“大宝,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跟林涛他们去姜艳家!”

李大宝:“啊?刚不是说不去么?怎么现在变成我们都要去了?”

欧阳月收拾着手上的东西,头也不抬的说道:“张局刚刚给杜城发了24小时内破案的通知,这6月份就要进行高考了,需要尽快破案,要消除负面影响。”

李大宝哀嚎道:“啊,那我不是又要加班了”

欧阳月看着哀嚎的李大宝,再更加无情的提醒她:“宝哥,今天不是你值班么?本来你就走不了”

说着欧阳月抬手给了李大宝一个脑瓜崩:“快点,早去早回,我明天还有课呢!”

李大宝更加大声的嚎:“啊,还要值班,我还说早点写完报告,回家躺着呢!”同时一边哀嚎,一边跟着利索的跟着欧阳月收拾勘测箱,来到了警局大院里。

欧阳月、李大宝坐上杜城车的后座,林涛从副驾驶探出头,看着欧阳月跟李大宝,贼兮兮的笑着:“宝哥,你不是写报告么?怎么还是来了?”那欠抽的模样,真想让人给他一拳,李大宝看着他的跩样儿,‘哼’了一声,扭头学着欧阳月的样子,在车上准备打盹,杜城发动车子,带着大家一起去来了姜艳家。

30分钟后,姜艳家里

姜艳的母亲林英对着李晗哭诉:“我们家小艳特别听话,成绩又很优异,是我跟孩子他爸的希望,怎么突然就没了呢?警官,那天晚上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肯定是有人害她,我想不出什么理由她会跳楼,她平时胆子都比较小,怎么敢跳楼,她是恐高的啊,呜呜……”

姜爸爸旁边搂着妻子的肩膀,安慰道:“警察会仔细查的,如果是有人要害我们女儿,肯定会抓住他的!”

李晗:“姜艳最近有什么异常么?”

林英擦了擦眼泪:“没什么异常,出事的前一天是我的晚班,她平时都是19.00左右到家,那天我还特意准备了她喜欢吃的糖醋排骨,等着她回来,到家的时候跟平时没什么区别,并没有什么异常啊!”

李晗:“听姜艳班主任说你非常关心她的成绩,是不是她压力太大了?”

林英:“现在高三了,还有三个月就要高考了,我跟她爸都名牌大学毕业的,自然也希望她考一个好大学,作为家长,关心她的成绩不是很正常么,家里有高考生的,哪个父母不关心?”

江小白说:“每次考试的成绩你都会打电话询问班主任老师,并且一有成绩波动,你就会对姜艳进行训斥,有这样的情况么?”

林英:“她其实是有能力的,就是比较粗心,不提点提点她,她怎么记得住,我也是为了她好,但是我也没有说的很过分,我知道现在的孩子心理都比较脆弱,我也是爱孩子的啊,怎么可能不希望她好呢?”

…………

另一边,李大宝,欧阳月、杜城、林涛等现场勘测民警,也在对姜艳家进行勘测。

欧阳月跟李大宝来到客厅阳台,发现阳台的玻璃窗的高度比较高,姜艳只有1.55的身高,如果要翻越阳台,就必须要借助凳子等可以踩踏的物体,才能翻越过去,欧阳月让李大宝跟林涛说,让他们注意是否有踩踏的痕迹,现场勘测的民警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有痕迹的凳子或者箱子等物体。

来到姜艳的房间,房间里面很整齐,欧阳月对李大宝说:“大宝,注意找一下抽屉,床头,床底等能藏东西的地方,姜艳的老师和父母都说她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平时不怎么主动跟她们交流,我们看看有没有日记,或者特别喜爱的书籍,翻阅痕迹很重,还有笔记比较多的书,或者本子,看能不能从里面找出一些答案。”

李大宝:“月姐,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整个房间没有暴力进入的痕迹,也没有发现除了姜艳父母、姜艳之外的其他人的痕迹,要么真的就是姜艳自杀,要么就是是熟人作案后清理了?”

欧阳月:“外面客厅的大阳台,他们做了大玻璃封窗,而且进来之前,我已经看过,整个小区都没有安装防盗窗,应该是小区里面不允许做凸出去的防盗窗,客厅的那个透气的窗户,姜艳的身体从那个小窗户出不去,你看她房间有个飘窗台,推拉的窗户拉开,加上飘窗台的高度,从这里掉下去的可能性比较大”

李大宝仔细的勘察着,在姜艳的房间里书柜的第二层里面,找到了一个笔记本,翻开一看,里面写满了姜艳的心事,欧阳月跟李大宝翻开笔记本,本子已经写了一大半,最后一篇上,用红色的笔写着:“我受不了,我恨,为什么”,叫来林涛,杜城,再根据整体勘测结果,已经可以断定,姜艳是自杀。

回到局里,杜城说:“欧阳,姜艳的尸检能断定排除他杀么?”,杜城再次跟欧阳月确认。

欧阳月:“可以排除他杀,她身上没有其他伤痕,大宝从姜艳的房间的飘窗台上,采集到了指纹,经过核对,只有姜艳一个人的指纹,而且指纹的方向,能看出是姜艳自己打开的窗户。”

李晗:“从我们跟林英沟通下来,她是一个控制欲特别强的母亲,只要姜艳成绩有波动,或者不听的话,她的情绪就特别不稳定,这样应该也给姜艳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这次考试姜艳的成绩又下滑的比较厉害,但是我询问林英,她说她还没来得及查成绩。”

欧阳月:“在这样的压力下,姜艳又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在承受能力达到临界点以后,稍微受到语言的刺激,是会做出过激行为的。”

欧阳月扭头看向李晗:“林英是不是经常跟姜艳说:‘我都是为了你好’;‘你不懂’;‘我跟你爸都是名牌大学毕业,你要是考不上好大学,我们父母的面子往哪里搁’;等等这样的话?”

李晗:“欧阳老师,你怎么知道?”

杜城:“她的日记本里,针对这样的语句,做出了很多抵抗性的辩解!”

林涛:“她的母亲,控制欲太强,现在的孩子教育,跟以前孩子的教育方式不一样,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可惜了,这个孩子”

姜艳的案子算是查清楚了,剩下跟家属通知死者的真正死因了,这就是城队跟林队的工作了,欧阳月带着李大宝回到二楼法医办公室,完成此次案件的报告。

本文标签:少妇紧窄噢好涨哦哦哦

上一篇:夹太紧了放松点h办公室 行房中途软了是什么原因

下一篇:神女吞吐雪臀粉嫩*被强J高H纯肉公交车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