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同桌教室扒衣捏奶头av^全文

2022-08-04 08:33: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新城的夏季,雨水比较多。有时候,雨水来得突然而猛烈;有时候,又是淅沥绵长……就如此时,新城的上空,笼罩着黑压压的一望无际的云,看上去很是沉重。空中时不时现出道道闪

新城的夏季,雨水比较多。有时候,雨水来得突然而猛烈;有时候,又是淅沥绵长……

就如此时,新城的上空,笼罩着黑压压的一望无际的云,看上去很是沉重。

空中时不时现出道道闪电,似是想把乌云劈开一般。紧随道道白光出现的,是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雷鸣,像只困兽发出的怒吼……

厉风时不时的响起阵阵呼呼声,大道两旁的树枝,疯狂的摆动着,老叶子唰唰的往下掉,吹了满地。

豆大的雨点狠狠砸了下来,在地面溅起朵朵雨花。由远及近,由少积多,转瞬成了瓢泼大雨。

通往省一医的大道上,一辆辆急救车呼驰而过,地面的落叶及雨水随着车辆的驶过而被卷了起来,盘旋了小半圈后又落入尘埃。

另一条大道旁省一医的急诊科外,已经有人在清场等候。急救车独有的响声由远及近,最终停在急诊科门外,车上车下的医护人员不顾瓢泼大雨,争分夺秒的抢救着从急救车里抬出来的人……

“听说是环桥大厦那边出了事,大厦上的广告牌掉了下来,砸伤了不少人……”围观的人群里,有人看着手机,和旁边的人解释着一辆辆急救车出动的原因。

小说

急诊室里,或小或老,或轻或重,不同的人,不同的伤,不同的哀叫……

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个中长发女子,只见女子满头是血,秀眉紧皱。似乎是身上的疼痛感太过强烈,所以她的面部表情开始痛苦起来,可却要强的未发出哼响。

从女子的眉眼间,可见一些妆过的痕迹,出事之前,她应该顶着一脸精致的妆容吧!而现在,女子脸上的妆,已经被雨水洗刷了很多,眼下可见点点淡斑,还有颗不淡淡的泪痣。

“医生,请您救一救她好吗?求您,救救她吧!她都是为了救我女儿才受了伤……”病床边,一个略显狼狈的女子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随手拉住来查看正欲迈步走的人,苦苦的哀求着。

“你放心,我们会尽全力的。”被抓着的人开了口,声音虽有些清冷,但却温柔,他一边回话,一边往外走了一些,叫来了人,把病床上的女子先安排进了手术室。

……

“妈妈,吹吹~”手术室外,小女孩什么也不懂,看到母亲手上的伤口,还暖心的问她妈妈疼不疼。而后似乎是想起什么,问她妈妈,阿姨流那么多血,是不是也很疼?

她妈妈红了眼,半蹲着把小女孩抱在怀里,细声的告诉她阿姨为了保护她受了伤,待会见了阿姨,一定要给阿姨说声谢谢。

不知道小女孩是不是能听得懂,她眼神疑惑的瞟了瞟手术室,却也点头答应了母亲。

手术室里,女子半眯开了眼,她微弱的抬起手,拉住了离手最近的一个人的衣角。

“先别说话,保持体力,你放心,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医治你。”被拉住的人柔言宽慰着。

“那……小……孩……好……吗?”女子微小的声音,从氧气罩里传出来。

“小姑娘很好,没受伤,你放心。”

得到想要的答案,女子紧皱的眉眼终于展开了一些。而后似乎是疼痛感袭来,一直强忍着的人,开始忍不住细哼。

“患者傅悦兮,主要伤处在头部和背部……”与此同时,一个医护人员拿着病历本解说着。

……

“苏医生,患者开始出现心率不稳……血压增高……”不多会,另一个医护人员看着仪器显示,面色凝重。

离女子较近的一个男医生,从听到傅悦兮三个字时双目一直紧锁,在得知她情况不好时又恢复常态从容安排。

“马上实施抢救,快……”

……

各种仪器的响声,沉重的呼吸,医护人员偶尔的话语,浓重的消毒水和血腥味,让傅悦兮觉得窒息。

她的意识,逐渐模糊,恍然间,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白嫩嫩的婴儿,满脸笑意的朝她爬来……

“小小,妈妈在这呢……”傅悦兮想伸手抱一抱她,可是小婴儿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小小……小小……”她想叫一叫她,找一找,可是只能发出细微的声音,脚上像锁着千万斤重的锁链,沉重得迈不开步子。

“小小,你在怪妈妈吗?怪我没有好好护着你,所以你才躲着,不愿意见我,是吗?”傅悦兮的眼角,开始滑下泪痕。

“兮兮……振作起来……傅悦兮,好好活着,……活着……傅悦兮……”

“是谁?谁在说话?为什么,他的声音有些悲凉?是你吗?卢辰阳……呵!不会的,你的声音,我熟的不能再熟,何况,这样平和温暖的声音,我已经好久没在你那听过……那会是谁呢?好想见一见……可是……好累……好累……”

恍惚间,她似乎又看到了女儿的身影……

伴随着滴滴的声音,心电监护仪的波线变成了直线。病床上的人,不管怎么抢救,都停止了呼吸……

男医生满脸的无力感,手撑着手术台,看着一动不动的女子……此刻的她很狼狈,头发有些湿,额头好些血迹已经干涸,妆容也花了。

细细瞧着,这张脸开始有了印象,特别是眼角的那颗痣,记忆犹新。

以前,她和他说,因为这颗痣的缘故,所以她才总是忍不住想要哭。有时候明明忍一忍就过,可是眼泪常常不听话会吧嗒吧嗒的流……

关于她的那些记忆,一点点的在脑海复苏……她不是结婚了吗?她丈夫没有陪着?……

“苏医生,别太自责,你尽力了。患者伤得太重,来的路上,已经心脏骤停过一次……”

后面说了什么,男医生已经听不太清,只是好像有人出门告知了情况,而后隐约有人哭泣……

有史以来第一次,苏瀚文晕倒了,还是在自己做急救的急救室里,在这个他想救却无能为力的人旁……

苏瀚文从来没想过,和傅悦兮的第一次见面,竟成了最后一次……虽然,他们也算是早就相识。

 

本文标签:被同桌教室扒衣捏奶头av

上一篇:少妇秘书被狂啪嗯啊小说章节/全文

下一篇:夹太紧了放松点h办公室 行房中途软了是什么原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