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宫交撕裂惨叫*强制打开娇嫩宫口灌浆

2022-08-03 17:43: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漠北 镇北王府漠北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在漠北十月份就开始下雪了。镇北王府后院有座亭子,亭边还有几株腊梅傲然盛放,鲜红的腊梅花即便被雪盖住大半却还是傲然盛开,后院白茫茫的雪

漠北 镇北王府

漠北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在漠北十月份就开始下雪了。

镇北王府后院有座亭子,亭边还有几株腊梅傲然盛放,鲜红的腊梅花即便被雪盖住大半却还是傲然盛开,后院白茫茫的雪景增添了些许色彩。

庭中有两位少年正在对奕,坐于左侧的少年年龄不过二八,模样俊俏,不同于其他的汉人,少年棕发碧眼,少年的母亲是一名大食国的舞姬,少年低头看着棋局左手抱着手炉,右手握紧白色的棋子。

右侧少年略年长于左侧少年,但也不超过二十岁的模样,右侧少年左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夹起一枚黑色的棋子,少年含笑,一双桃花眼弯成两条月牙。

“瑾年,想好要下哪里了吗?″

左侧少年抬头,正对上自家哥哥那双弯成月芽形的桃花眼,少年不语,又低下头细细斟酌。

小说

此时镇北王府的一名管事都到两位少年身旁,毕恭毕敬深施一礼:“二公子,三公子,大夫人说让两位公子速来大厅,有要事相告。”

亭中两人正是镇北王的二子和三子,右侧少年是镇北王的二儿子,严青字鹤昀,左侧少年是镇北王的三儿子,严箫字谨年。

严箫起身裹了裹身上的外套,随手将自己手中的白棋丢在桌子上,随管事向亭子外走去。

"我输了,我不管把那枚棋子下在哪里都会输。”说完严箫头也不回地向外走。

“等我!”严青也追了出去,“你是不是生气了?”

严箫:“没有。”

严青:“我不信。”

严青一把拉住严箫,严箫回头白了严青一眼

严箫:“大夫人吩咐你我过去定然有要事,这寒冬腊月的,我干什么不好,陪你到这亭子里下棋,我真是脑子有问题。”

说完严箫快步离开,只留严青一人留在雪地上,严青看着严箫离去的背影轻叹一声,随手抚落手边一株梅花上的积雪,严青随手折下一枝梅花拿到鼻前嗅了嗅,自言自语道:“天越寒就越能体现出梅花的孤傲”。

说罢,飘然离去,在雪地上留下一串脚印,和一枝梅花。

严箫早早来到大厅门囗,却一直在房门囗徘徊迟迟不愿进入,他不想单独和大夫人呆在一起,自打严箫的母亲撒手人寰之后,严箫就与大夫人保持着距离,因为自己的母亲只是一名舞姬,天生地位上的悬殊,也使严箫在面对大夫人时产生了极度的自卑。

大夫人待严箫不错,严箫的母亲在严箫八岁那年故去,大夫人就也把严箫像亲儿子一样对侍,但严箫却时刻与自己保持距离,大夫人自己也很无奈,便叫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严箫一起玩,那年大夫人的大儿子严景十六岁,严青十一岁,严箫九岁,三个孩子玩的很好,大儿子严景是一位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好少年,经常偷偷带着俩孩子上树摸鸟蛋,下水去摸鱼,曾想仗剑走天涯,大夫人害怕严景看不好孩子,再教坏了严箫和严青所以就早早送去军中磨练去了。

严箫和严青玩的最好,也许是年龄相仿的缘故,俩孩子成天腻歪在一起,春天一起在院子里放纸鸢,冬天起在院子里打雪仗,常常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习文一起练武,经常相互切磋武艺,严箫使枪,严青使剑,到最后连对方的招法怎么破都琢磨出来了。

虽然严箫和严青,严景玩的不错,但还是和大夫人保持着距离。

严箫一屁股坐在厅堂门口的月芽门前的石阶上,望着玉石地面发呆。

严箫有些后悔,或许他不该拂袖而去,他应该和严青一起来。

“要不……我去找找他?”严箫这样想着

打定主意严箫刚站起身来,就看见严青从不远处哼着曲子悠哉悠哉的走走过来。

得了,这也不用去找了

严青看着依靠在月芽门前的严箫笑着问

严青:“你为什么不进去啊!”

严箫白了严青一眼,一字一顿的说到

“等你……”

严青轻笑一声穿过月芽门,三两步跃上厅前台阶,轻敲三下房门,房内传出大夫人声音“进来吧”严青这才缓缓的推开了房门。

严青:“娘,叫我们俩有什么事情吗?”

 

本文标签:强制打开娇嫩宫口灌浆

上一篇:掐着腰撞入h 翁公小莹高潮连连第十四章

下一篇:好大好深好涨好爽H文|浑浊的汁液从里面出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