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三个男人舌头一起吻花蒂*王爷的巨大挺进她的体内

2022-08-03 17:27: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十五喘着粗气拼命的奔跑,脑中再想这突如其来的黑衣人是谁?为什么要杀自己?他一个无父无母被义父捡回来的孤儿,跟着义父栖身翼王府,平日里也未与人结怨,为何先后有人要杀他们?义父也

十五喘着粗气拼命的奔跑,脑中再想这突如其来的黑衣人是谁?为什么要杀自己?他一个无父无母被义父捡回来的孤儿,跟着义父栖身翼王府,平日里也未与人结怨,为何先后有人要杀他们?义父也是这个黑衣人杀的吗?

被逼至断情崖,十五看着黑衣人信步闲庭的朝他走来,眼神里满是讥诮像是在逗弄猎物一般,握紧双手心一横纵身一跃。

“扑通”

落水的瞬间身体一阵剧痛,随之是冰冷刺骨的感觉袭来,用尽力气拼命的向水面挣扎,脑海中渐渐浮现义父的笑脸,他的话语好似在耳畔萦绕:

“十五,不可以跟郡、主世子走的太近。”

随即闪过的是翼王府内,嬷嬷、丫鬟、小厮那一张张鄙夷、嘲讽的嘴脸。

“看见了吗?世子爷都成亲了,还整夜整夜的陪着他待在书房?真是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

“嘘......,小声点别被他听见。”

“听见怕什么?白瞎了那张脸竟是长在一个阉货身上,在说他义父都不在了,我还怕他?”

身体再慢慢下沉,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水面,自嘲,如此不堪的活着,还在挣扎什么?义父都去了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想到此处心灰意冷的闭上了眼睛。彻底放弃了挣扎,任由自己被那冰冷的湖水吞噬。

意识快要消散的那一刻,模糊的画面袭来,出现令人温馨的一幕?

哈哈...“快来,快来追我呀......”

“玉儿你跑慢一些,别摔倒了。”哈哈哈......

樱花树下如谪仙般的一对男女,笑看着两个小童欢快的跑着,欢声笑语仿佛就再耳畔,

十五想着,最后一刻还能让自己看见这样一幅美景,感叹......:

“真好啊......!”

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任由身体随波逐流。

日落西下两匹骏马长鬃飞扬,一黑一白的聘驰在路上:

“喻......“

,两个身量欣长的男子,身穿玄色长衫披着同色披风将马勒停,湛修喆,指着那处水源道:

”乘风那里有水,咱们歇息片刻。”

乘风闻言点了点头,二人轻夹马腹向溪流走去,走到近前翻身下马,两匹骏马缓缓走向河边独自去饮水,乘风拿着水袋递给了湛修喆:

“将军喝点水吧!”

湛修喆闻声接过水袋仰脖大口大口的喝起来,青色的胡茬和满脸的灰土,也没遮挡住他的俊脸,不远处的黑色骏马像是发现了什么,往溪流深处走去,湛修喆见此将水袋扔给乘风,直径走过去,乘风紧随其后,二人走到近前,黑色骏马已咬着衣服从水里拖出个人来,乘风俯身将人翻转了过来,去探鼻息:

“将军还有鼻息只是很微弱。”

湛修喆看着面色惨白毫无声息的人愣了神,此时黑色骏马用鼻子拱了拱地上的人,

朝着湛修喆打了个鼻响,湛修喆拍了拍黑色骏马笑道:

“依你就是。”

小说

说完解下自己的披风,将人包裹住扔到了马背上。翻身上马离开了溪流。

两匹骏马再次弛聘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横趴在马背上的十五缓缓醒来,因一路颠簸干呕了起来。

“喻...”

湛修喆再次勒住缰绳,

“怎么了将军?”乘风跟着停下问道。

湛修喆利落下马,将马背上的人一把抓住扔到了地上,围帽随之脱落,露出惨白的小脸望向高大的男人,二人四目相对,十五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令湛修喆久久凝视。

“你是何人?”

乘风打破了沉寂,十五一脸的为难,要说是翼王府的吗?想了想摇了摇头,可除了翼王府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自从三四岁那年睁开眼就看见了义父,义父说他烧糊涂了忘了所有的事,那日醒来正值十五,阖家欢乐的日子,义父希望他能有个圆满的人生,故此给他取名十五。

可这个名字从未给他带来过什么圆满,自从跟着义父来到翼王府,那些跟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家生子总是欺负他,慢慢的他害怕出门,甚至不在出门,就这样十年过去了,他从未出过翼王府的大门,可两个月前翼王妃告知他,义父死了?怎么死的,是何因由从未言明?直到今日收到了一张关于义父的纸条,才出府一探究竟,不承想竟是个陷阱,想到此处发出一声轻叹。

这一切看在乘风眼里却是避而不答,对来历不明的人乘风总是格外小心,微眯着眼堤防起来,

“阿嚏”

十五打了一个冷战,

湛修喆道;

“乘风,生个火吧!”

话落将马背上的酒壶扔给了十五:

“喝口酒可以驱寒。”

十五抱着扔过来的酒壶,哆嗦着将瓶口的塞子取下,鼓起勇气仰脖灌了一大口。

“咳咳...咳咳......”

十五被辣的咳嗦起来,不知是酒的缘故?还是咳的太过用力,小脸粉嫩嫩的。

湛修喆道:

“这是烈酒,不能牛饮。”

说罢夺过酒壶将塞子从新塞了进去,没一会十五的目光涣散起来,对着男人嫣然一笑起身就去夺酒壶。

乘风回来时,看着那少年如猴子一般的挂在湛修喆身上耍酒疯,惊的将刚拾来的干柴掉落,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十五头疼欲裂的睁开眼睛,看着周围很是陌生?

“醒了......”

湛修喆走进来,十五呆愣愣的看着他,零零散散的画面蜂拥而至。

都是他抱着男人耍酒疯的模样,脸色由白变红由红转青,

湛修喆见他如此,猜想到他定是想起昨夜的事情了,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大大大人我喝醉了,不知昨夜发生了什么......!”

跪在床上的人磕磕绊绊一脸认真的说着,

湛修喆,看着眼前瘦瘦小小的人也没拆穿开口道;

“把衣服脱了。”

语气中带着命令,十五瞪大双眼一脸不解?

“昨夜你说自己是男子?”

十五点了点头。

“但是湿衣服护得死死的,说什么都不肯脱?”

“大人是想验明正身吗?”

湛修喆点了点头,十五闭上眼睛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肤白胜雪如羊脂美玉的肌肤泛着柔光,纤细的手臂轻薄的背根本就不像是男人的骨架,

可看到那过于平坦的胸口时心道还真是男人?

“将军”

湛修喆,闻声速度极快的用被子把十五盖住,乘风进来就看见床上的一坨,湛修喆,轻咳一声掩饰心虚:

“出去说吧!”

不知为何明明知道了这个小少年同为男子,可他就是不想让他被其他人看见,乘风禀报完后见湛修喆久久不语:

“将军,你无法离开北地,鬼佬更是不能离开你,太皇天后懿旨到了要如何是好?”

湛修喆轻叹!

“拖到八月十五之后,将赤焰从新压制,我们跟鬼佬一起归京。”

当湛修喆再次进入内室时,十五已经穿好了衣服立在床边显得局促不安。

“昨夜你说自己是孤儿,义父也去了,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十五站在原地摇了摇头......

湛修喆见他这幅模样,心道若是流落市井很可能会被卖到清风馆,不由得摇了摇头脱口而出:

“留下来吧!”

十五两眼放光的看向湛修喆竟是傻了,

“不愿意吗?”

十五连忙摇头,难掩喜色的连着说了五个愿意,

“跟我出来吧!”

十五小心翼翼的跟在湛修喆身后,内心愉悦可也有一些害怕。

湛修喆道;

“乘风看看他能做些什么?”

乘风疑问?

“将军是要留下他吗?”

湛修喆点了点头。

“他这身板上阵杀敌等同于送死,给他找个后方的活计吧!”

乘风看向单薄瘦弱的少年,片刻后想到鬼佬一直嫌弃士卒粗手笨脚的心中有了计较道:

“鬼佬一直嫌弃士卒粗苯,我将他带去给鬼佬看看。”

湛修喆点了点头,二人迈出门的一瞬间湛修喆问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十五停住脚步回过头想了一刻,轻声的说出一个玉字,他也不知自己为何没有说出十五二字,

可能是落水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幕太过美好,虽然十五说的声音很小可湛修喆却听清了点了点头道;

“去吧!”

出了房门顺着回廊一直走不多时眼前出现个小拱门,上方的木牌写着《草香居》,

跟着乘风走了进去,只见一身白衣满头银发的人,背对着他们在院子中央晒着什么?

乘风道;

“鬼佬给您带来个帮手。”

“去去去这些个猢狲粗手笨脚的,别把我这些个宝贝给弄坏了。”

“您先看看,人是木讷了些看着像是个心思细腻的。”

鬼医没好气的转过身

“乘风你何时这般啰嗦......”

话音愕然而止围着十五走了一圈看向乘风

“你怎么将个小姑娘领来了?”

乘风摇头:

“鬼佬他是男子。”

鬼医狐疑的在次看向十五,怒声道:

“长得跟褒姒妲己似的你说是个男的?”

十五讪讪的底下了头小声道:

“我是男子,将军早上验过了。”

鬼医连连摇头:

“不行不行是个男子也不行,你长成这般在军中还不得像捅了马蜂窝一般?”

”扑通”一声十五跪下来焦急道:

“我会收拾屋子,衣服洗得也很干净,还会煮粥”

十五笨嘴拙舌拼命的想他都会些什么,只为能让鬼医将他留下因他怕自己会被赶出去。鬼医看着跪在地上一脸焦急的老实孩子轻叹一声:

“老头子我没别的要求别弄坏了我的药材就行,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

十五喜不自胜的站了起来,乘风见事以办妥向鬼佬鞠躬后独自大步离开。

鬼佬继续去鼓捣自己的那些药材,好一会看向十五见他像根棍子一样杵在那,叹息了一声嘀咕着;

“这是不是有点太木讷了。”

是夜,一道闪电惊雷落下,天像是被劈开了一道口子,大雨顷刻间泄下,翼王夫妇看着外边的瓢泼大雨,翼王妃叹息:

“这场大雨就更不好找人了!”

翼王将翼王妃搂进怀里目光看向天空的电闪雷鸣道:

“乌离走时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十五进京王妃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十五只是乌离捡回来的吗?”

翼王妃目光闪躲别过了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颗落下,翼王见此赶忙道:

“王妃本王不问了,爱妃别哭。”

可翼王妃哭的更加厉害,泣不成声:

“我对不起乌离师兄,更对不起十五那孩子,王爷我要进京把师兄救回来。”

此时的翼王妃虽然眼中含着泪可是目光却坚定无比。翼王在次把王妃抱进怀里轻声道:

“本王都依你。”

与此同时,盛京的泰安宫内,莫姑姑将香炉打开从新添好了香,对着纱帐后的人道;

“太皇天后,乌离这几日就到京了,只是还没有苦海的下落!”

太皇天后道:

“苦海已经消声遗迹十余年,不是一时半会能找到的,不然湛青川也不会把他唯一的孙子放到北地五载了,苦海的那个师弟何时能到京?”

莫姑姑道:

“来喜与陈珏走了半月有余,想必还得等些时候。”

太皇天后点了点头抬手一挥,莫姑姑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几日后的夜里,鬼医正一脸满意的看着十五写的药方点头道:

“写的都对,能在药渣中把草药分辨出来很是不易,有人学医数十载也未能做到如此,

可见你是有天赋的。小玉啊!当日你为何不说你识得字,而且还写的一笔好字呀!”

十五得到赞赏只是憨憨的笑着,鬼医在次看向药方,心道这一笔晋唐小楷写的真是好呀!

在看向憨憨的小玉越发喜欢上这个孩子,此时乘风神色焦急的跑进来。

“鬼佬,将军受了箭伤”

本文标签:王爷的巨大挺进她的体内

上一篇:嗯啊少妇趴着撅着白白的屁股*浪货 这么湿 趴好h

下一篇:双腿缠着我的腰娇喘|乱系列第100部分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