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鲤鱼乡嗯高潮了受不了了)全章节阅读

2022-08-03 16:58: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大鄞国麟鑫十九年冬,安美人喜诞皇子,虽是早产,好在母子平安,官家十分开心,封安美人为安嫔妃。恰逢新年,更是举国欢庆,皇都城好不繁华热闹,坊街闹市彻夜不息。巷子处突然蹦出个跳脱的

大鄞国麟鑫十九年冬,安美人喜诞皇子,虽是早产,好在母子平安,官家十分开心,封安美人为安嫔妃。恰逢新年,更是举国欢庆,皇都城好不繁华热闹,坊街闹市彻夜不息。

巷子处突然蹦出个跳脱的女孩儿来,十五六岁,脸上带着狐狸面具,刚好遮住上半张脸,只露出精致的下巴。她一袭烈焰红衣,在黑夜中极为亮眼,眨眼间就融入热闹的街市中,那一方红在灯火中蹦蹦跳跳的,倒像真似个从未见过人间繁华的小狐狸。

她在大街上四处闲逛,不一会儿手里就拿了根冰糖葫芦,好奇的张望着,看什么都觉得有趣,过了好一会儿,约么是对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失了兴趣,冰糖葫芦也吃了个光,小姑娘就顺着孔叶街走,也不去理一旁的热闹,直直进了武馆。

武馆里正热闹得很,比武台上的两人打的激烈,台下呼声也是此起彼伏。

可是这里的人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壮汉,鲜有女子,红色衣服的小姑娘立刻引起注意。

“诶诶,小姑娘,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说话的男子个子高挑,说出的话痞里痞气,透着股调戏意味。

她皱眉,清丽的声音一下子把整个武馆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有人规定来这里的一定是男子不可吗?说不定啊——”她故意拉起长调,“你们还打不过我呢?”

她的话虽挑衅意味十足,可说出的语气却带着股天真感,倒像是在吹大话。

女孩儿细手遮住嘴,狡猾的笑了下,在外人眼里看来倒像是在怕他们不让她进。

高个儿还没来得及继续说话,一个沙哑的声音突然说,“让她进来。”

那人坐在镶金椅子上,背对着她。

小姑娘很高兴,积极地跑去抽号码牌。

这大鄞国京都的武馆本来是为朝廷招纳武士的,麟鑫十年初建成,虽是选了那么几个武官,却是屈指可数,而且还无一人打得过镇国将军谭将军。于是后来就变成比武兼打赌这么一门营生,也用来充归国库。

这打赌的营生门路可深,但因为毕竟武馆是正经营生,才有着原来的比武规则,按号码牌选定比武对手,随机选取,公平公正。

可惜今天这小姑娘的运气,看着可不大好。

她抽了一张空白牌。

“这是什么意思?”

高个儿不知什么时候到那镶金椅子旁边去了,围着小姑娘的人七嘴八舌的说话。

“嘿,这情况咱也没见过,咋还有空白牌呢?”

“这是咱老大新立的牌,就是一对九,诶,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一对九?!”

“小姑娘,知道害怕了吧?”

……

小姑娘看着手里这张薄如绢纸的牌,再看看别人手里的木质牌,瞬间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她显然有点儿生气,别人都以为她要走了,谁知她竟然转眼就跳上了比武台。

高挑个儿看着她有点儿惊讶,卑躬屈膝的对镶金椅子上的人说了句话。

“这小孩儿还真有两下子。”

“是吗,她不就蹦了一下吗,你不会?”沙哑的声音里有股子威胁意味。

高挑个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的人,没注意到椅子上的人看着他的脸色。“老大,你不懂,那身手,就刚才那一下,就‘啾’一下飞上去,那用的可是轻功,那长度得有好几米吧,你看她……”

瘦高个这才注意到他老大的眼神,吞了吞唾沫。

“我不懂?”

“不,不,哪能啊,您懂……”

“你不是羡慕?去,你也给我跳过去,从这儿跳……”

瘦高个脸上犯了难色,“别啊,老大,我哪会,这……”

瘦高个挨了一拳,有点委屈,抽泣着看着他老大。

小说

“跳一百下。”

他还想再求求情,“老大,我……”

“再说一个字儿,加倍。”

他生无可恋的跳,然而任他怎么用力跳,也只能跳个几步远。

“当”的一声锣响,比武开始。

对面的是九个高矮胖瘦各不相像的男人,小姑娘扭了扭手腕,活动了筋骨,她眼里突然闪起兴奋的光,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九位应当就是这武馆里最厉害的九个人了。

还不等她活动完手脚,中间的壮汉就拿着锤子向她冲来,这人足有她两倍高,两倍宽,在他面前,这姑娘就好似只小虾米,眼瞧着那锤子砸来,众人都觉得这小姑娘避无可避了。

谁知就在那一瞬间,那缕红影就好似瞬移般细足点地,向后飞去,又是一个轻功,两三秒就踩到了壮汉肩上,红色细绳勒上他脖颈,素手一拽,然不妨一枚飞镖直冲她脑门飞来,她勒紧细绳,扭转身子,将将躲过,却又有人直向她似只猴子般飞跃而上,手中是明晃晃的尖刀,她转头踏上一旁刺向她的长戟,借力躲开尖刀,双脚还踏在长戟上就被一双粗粝的大手拽住,重心不稳,直往后倒,一旁黑影闪过,正是个从地上悄无声息迅速擦来的细瘦男子,手里明晃晃的剑正要刺她腹背。

小姑娘眉眼一弯,双脚灵活的用巧劲反客为主夹住大手,凌空翻了个跟头,转手把红绳结扣,套在那人剑上。

她这红绳不知是何材质,虽细如丝线却坚若磐石,却又柔软易弯,被勒住的大汉突然没了束缚,重心后移,竟然叫那刚刺上来的剑刺中了右肩。

“啊——”

然而这一切只发生在几息之间,众人的位置还没怎么变过,心却都提到嗓子眼,那小姑娘翻身而落,迎面就飞来一把弯刀,她躲闪不及,直向后仰,视线一撇,三枚飞镖就要刺中她面首,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没来得及为她感到悲伤,却见小姑娘不知何时素手一翻,袖口中飞出一抹红色方巾,灵巧的五指迅速带着方巾转动,许是那方巾就是用那等丝绳制成,居然不破不碎,也得益于所用之人的灵活快速,眼见那几枚飞镖就都被打落在地。

不等众人把看呆的嘴合上,一只速度更快的箭已经向忙于躲长刀攻击的小姑娘身后飞来。小姑娘耳朵微动,恰逢那人长刀劈来,她忽的重心下压,从刀下一侧,躲了过去,身后是利剑刺穿皮肉的声响。

她忽然就不高兴了,杏眼里的光突然熄了大半。

这不能怪她,因为那剑上,有毒,她嗅到了。

众人看的心惊肉跳,却还没反应过来时,眼前已是白雾茫茫,等烟雾散去——

小姑娘跑了,只留下她一句清丽的声音:

“用毒算什么本事,有老大很了不起?”

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双眼睛,居然没看见那小姑娘是怎么逃的,反正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最先追出去的人也只看见一抹红色的身影消失在巷口。

坐在椅上的人大怒,一巴掌想拍瘦高儿,却见他太高拍不着。

“还看啥呢,啊?”

瘦高个缓过神来,忙低下头去。

响亮一个巴掌拍在他脸上,他想说自己被打懵了。

“追啊——”

“诶诶,追,快追!”

瘦高个反应过来,忙向门口跑去。

“追不回来就别回来了!”

瘦高个欲哭无泪,两脚迈出门槛时,拌了一下。

小姑娘一直顺着孔叶街人多的地方跑,奈何人多的地方虽然容易躲避,她自己却也跑不快,好不容易寻到一处矮墙,她三两下爬了过去。

跳下墙头,拍拍手,刚弯起的嘴角还没笑出来,抬眼就看见熟悉的身影正站在街头,后面跟着三两个侍卫。

“小姐……是小姐,终于找到你了……诶,小姐你别跑啊——”

小姑娘一溜烟往前跑,这条街上人烟稀少,却看见前面拐角处正是热闹非凡,红绿灯光倒显得不似人间。

这是什么地方?

不等她跑到街口,居然看见瘦高个的身影,她暗自提了口气,三两下翻进了楼里。

甫一进楼,脂粉味扑面而来,嬉笑的声音传来,她瞬间明白,这里是万芳楼!

小姑娘面上没什么表情,她站在阴影里,还没人发现她,过了约么三息,她叹了口气,走出房间。

楼里稀稀落落聚着男男女女,一个衣着灰淡的男子正不紧不慢的朝楼上走着。

花楼妈妈看见她,颇有些讶异,正要遣人把她赶出去,却见三枚金叶子已经进了自己腰封。

“我想见,花魁姑娘。”

花楼妈妈一双细眼还看着没入腰封的金叶子,闻言收了收快要笑到耳根的嘴,抬眸看她。

“诶呦,要见咱家锦悦姑娘,这点儿怎么够呐,不如,去娇兰姑娘那儿——”

小姑娘把手中锦囊放在她手上,铁了心是似的说:

“就要锦悦姑娘。”

花楼妈妈细眼紧盯着锦囊钱袋,手颠了颠。

“好说好说,可惜锦悦姑娘现在有客啊,不知道姑娘找锦悦有什么事呀?”

“听说,万芳楼花魁能做出胜似花香的好玩意儿,留香半月有余,我十分好奇,想讨教一二。”

她眸眼弯弯,狐狸面具下的桃花眼兴味浓浓。

花楼妈妈这才笑出声来,把锦囊钱袋塞进袖口,她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

“这香可以给您,不过这做法,得看锦悦同不同意——”

旁边又有人进来,唤花楼妈妈过去。

“既然锦悦有客,您也要忙,不妨您告诉我她的房间,我等着。”

花楼妈妈指了指楼上,“最顶上那间,别走错了。”话音刚落,花楼妈妈就急着往那边去了,长长的答应声淹没在嘈杂声音里。

小姑娘眼神也不乱飘,一溜烟偷偷上了楼,踩在木质的红地板上细弱无声。拐角处她刚要出去就看见方才那个衣着灰淡的男子进了锦悦姑娘的房间。

她侧身而立,静听屋中的声音。

太过寂静了。

小姑娘却笑了下,推门进去。

屋子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一个美貌女子正坐在圆木凳上,水蓝色裙摆正好铺开,那个刚才上楼的男子就立在一旁,四双眼睛的视线落在小姑娘身上。

他们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怪异,还是锦悦姑娘最先开口。

“这位姑娘看着面生,可是走错了?”

小姑娘好似对这声音极为喜欢,眸里又亮起光。

“漂亮姐姐可是锦悦姑娘?”

“正是。”

“我是来讨教那花香秘术的。”

那女子以巾掩面笑了一声,清脆如鹂语。

“正好这位公子也是来讨要那花香的,此香可遇不可求,多了的话反而不香了。”

她从袖里拿出两张薄如丝绢的纸来,一张白的,一张红的,分别递给他们。

“这是那香?”

实在是不太可信,小姑娘还是觉得十分怪异,放在鼻尖嗅了嗅,并无半分味道。

锦悦姑娘嘴角微扬,道,“只有沾了水,才有香味。”

小姑娘狐疑的看向男子手里的白色纸帛。

“那他的是什么味道啊?”

“百合。”

“我可以看看吗?”

小姑娘话音刚落,指尖就夹起了那张白纸。

那两人的脸色倏地一变。

小姑娘不动声色的看了看,神情变得恹恹的,似乎失了兴趣,把东西塞回那人腰封。

“我便不能讨要个牡丹香吗?”

锦悦笑,“你手里的就是牡丹香。”

小姑娘这才笑出来。

不等她说些什么,门外响起嘈杂的声音。

门被推开,一个长相俊秀的男子出现在眼前,他一席淡绿色衣衫,墨绿色的镶边混着金线,白玉发冠只束起一半的发,青丝披在肩头——小姑娘看见他凤眸的那一瞬眼里闪过一丝光,却在看见那微醺酒红的脸颊后散去。

男子看见烈焰红衣的小姑娘,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笑的像八月骄阳。

“这是哪来的小狐狸,这么可爱?”

话一开口,酒气袭来。

小姑娘忙往后退了半步,男子也不在意,目光状似无意的瞥到屋里立着的男子,小姑娘看见他微微上挑的凤眸眼尾被酒熏得微红,笑起来偏带了种桃花眼似的多情。

还有那口白牙……

“锦悦姑娘,这几日可有想我?”

他笑着上前,锦悦早在他进来的那一刻就起了身,听见他问,才忙扶他坐了过去。

“那可不是吗,公子好些天没来了——”

她说着仿佛生气似的将手中帕子丢到他前胸。

小姑娘一眼也不想看他们,抬脚要出门。

“等等——”

小姑娘脚步不停,哪料门外突然又冒出个面目白净衣着华贵的紫衣公子,身后还跟着侍卫,她立住,转过身来。

见小姑娘回头,他笑了笑,手放在锦悦身后的桌子上,看起来就像是半环住她一样,身子后仰,喉结滚动,道:

“别着急走啊,小狐狸,锦悦姑娘的香你可不能随便拿走。”

小姑娘挑眉。

“你是她夫君,还是她恩客,又或是蓝颜知己?倘使是后两者,恐怕,你没这个资格。”

“你怎么说话呢?”紫衣公子进了门,还要说什么,被坐着的男子打断。

“欸——你先别说话。”他立起来,手里不知何时拿了把折扇,指着紫衣公子。

紫衣公子颇有些气,但也乖乖闭上嘴,眼神恶狠狠看着小姑娘。

“我是锦悦姑娘的朋友,可我才是这香的制作者,我不同意,你还我吧。”

他将左手伸到小姑娘身前,他明明比她高了快一头,说这话的时候,却透着股孩子气,眼里满是天真,好像真是想把自己的东西要回来一样。

她笑,眼里满是星星,“你想要我还给你啊——他也有啊——”

她素手一指,手臂伸的笔直,两眼却还看着他。

“哦?”

众人视线都放在屋内那个不怎么起眼的男子身上,锦悦姑娘忙笑着去拉白玉发冠的男子衣袖。

“公子赐给锦悦的香,不就算是给了锦悦了吗,公子这样,会让奴家心寒的……”

小姑娘却在这当口看准了时机,推开半掩的窗子,飞身而下,黑暗中恍惚有一个影子闪过,她来不及细看,拽住窗口张挂的红色丝绸,顺着它滑落到地上,街上的人们吓了一跳,她顾不得什么,微提起裙子就要往外跑。

可惜,这次偏就不随她的愿。

就在小姑娘的红色身影落下后,一抹淡绿身影紧随其后,却是碰都没碰红绸,只踩了下窗沿,就从三楼翻飞而下,他落地的时候,脸上酒红被晚风吹去大半,白玉发冠半束着三千青丝,折扇青玉下坠着的白绦翻飞。

下一秒他抬手拽住了小姑娘的狐狸面具系的红绳,小姑娘回头,狐狸面具就被他轻扯了下来。

“抓到了,原来不是只小狐狸。”

他的笑让人如沐春风。

小姑娘的脸清丽非常,不媚不俗,五官柔和秀美,眉眼间还自带一股英气,此时她的双目微怔,惊讶地看着他。

“找到没?”

“没有啊——诶,瘦哥,她在那儿——”

瘦高个顺着他兄弟的手指看过去,小姑娘和男子也看见了他们。

小姑娘灵机一动,指着男子手里的狐狸面具。

“他就是我老大,老大,快保护我——”

“瘦哥,他是她老大——”

“他俩一伙的——”

“一块儿捉了回去——”

小姑娘冲男子背影笑了笑,又是一阵烟雾后,消失不见。

黑暗里,万芳楼后门突然开了,月光下的人正是那个和锦悦姑娘讨要香纸的男子。

他的脚步有些匆忙,脸上豆大汗珠滑落眉梢。

突然,一把利刃抵在他脖子上,他差点叫出声来。

“是谁指使你?”

说话的男子眸眼犀利,一身锦衣十分显目。

那被威胁的人突然露出极为惊恐的目光,嘴角流出一行黑血——

竟是死侍。

锦衣男子面上没有过多表情,把人放在地上,手指从他腰封夹出那张白帛。

他拿出一只药瓶,单手开了塞,淡灰色液体洒在白帛上——竟毫无反应。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狐疑。

后街有一些人正在找他家小姐,锦衣男子从偏僻处走出来,看清他们领头的侍卫后,嘴唇微动。

“谭家小姐?”

 

本文标签:鲤鱼乡嗯高潮了受不了了

上一篇:甜梦文库强迫进入3p 把腿张开乖我添你3p

下一篇: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老师cao到爽)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