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两个猛男玩弄一个熟妇|少妇的又紧又窄

2022-08-03 16:27: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本庭现在宣判,被告安聆音故意伤人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即刻生效。”庄严肃穆的法庭上,站在被告席上的安聆音斜睨了眼旁听席上,妆容精致,笑容得意的安晓晓。那双

“本庭现在宣判,被告安聆音故意伤人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即刻生效。”

庄严肃穆的法庭上,站在被告席上的安聆音斜睨了眼旁听席上,妆容精致,笑容得意的安晓晓。

那双原本璀璨光华的眸子,充斥了沉沉的怨恨。

看着安晓晓的目光,几乎要淬出毒来!

她做梦都没想到,在自己背后捅刀的人会是她!

安晓晓。

她同父异母的好姐姐。

她爸爸婚内出轨在外面生的私生女。

这些年她真是瞎了眼,居然没有看清这对母女丑陋恶毒的真面目!

以至于被她们算计,失身怀孕不说,还被诬陷持刀伤人。

当时她虽然愤怒,场面也很混乱,但她记得很清楚,她的刀原本并不能伤到那个男人。

是有人在她身后撞了她的胳膊一下,导致她的刀偏离了方向。

可是没有人听她解释,再加上一直戴着“温柔善良”面具的安晓晓——大义灭亲的站出来指控她,她就这样被坐实了故意伤人的罪名。

小说

要去为她没做过的事接受惩罚。

而那些陷害诬蔑她的人,却堂而皇之的霸占属于她的一切。

安聆音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猛地咬紧了后槽牙!

不,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

五年的时间,她定会一笔一笔跟他们算清楚!

***

六个月后,A市监狱。

“啊……”凄厉的惨叫声在牢房内响起!

紧接着是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

浑身被汗水浸湿的女人,精疲力竭的看着医生给孩子清洗,穿好衣服,裹上襁褓,目光缱绻而眷恋。

那是她拼命生下来的孩子。

可是今天之后,她会有长达四年半的时间,无法陪伴在他身边。

“可以告诉我,是男孩还是女孩吗?”安聆音虚弱问道。

可医生却仿佛没有听见,把孩子交给一旁的助产士,“把孩子抱出去吧,外面有人在等着接。”

助产士接过孩子,径直离开了产房。

“等一下,你们要带我的孩子去哪儿?”

产床上,刚生产完虚弱无力的安聆音挣扎着想要下床阻拦,然而脚刚踩在地面,就身体一软摔在了地上。

“安女士,您还在服刑期间,无法养育孩子,还是安心服刑吧!”

医生平淡的声音落下,却在安聆音心里掀起万层波浪。

她就算在服刑,也绝不会允许不清不楚的人抱走自己的孩子!

“不,不!”

她激动的喊着,护士过来扶她,被安聆音一把推开。

她抓住产床边缘试图站起来,是谁,是谁要带走她的孩子。

她想要去追,可是肚子里却骤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让她抑制不住的叫出了声。

一股巨大的推力从小腹径直往下,安聆音发出一声惨叫,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体里滑了出去。

而后,她便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医生听到动静回头,视线落在女人身下时,猛地瞠大了眸子。

怎么会……

五年后。

安聆音一身黑色职业套裙,脚踩八厘米的高跟鞋,立在咖啡厅门口。

目光死死的盯着玻璃里的安晓晓。

两年前,她创建了赛安。半年前,正式开始全方位截杀安氏的市场。

现在坑已挖好,饵已投下,只等鱼儿上钩了。

几年不见,安晓晓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黑色九分西装裤,倒是颇有几分女总裁的样子。

旁边坐着跟她一起过来的方锦锦。

后者一脸不耐烦的抱怨,“那个赛安的负责人怎么回事,都说了我们找他有急事,这都多久了,怎么还没滚下来?”

“方锦锦!”安晓晓警告她瞪了她一眼,低声呵斥,“赛安虽然才成立两年,但势头强劲犹如黑马,短短半年就抢占了我们安家大半的市场。安家现在被人牵着鼻子走,我们来是有求于人,你给我管好自己的嘴巴,别给我惹事。”

方锦锦丝毫不以为意,抱着安晓晓的胳膊恭维,“表姐怕什么,你不仅是安家总经理,而且马上就要成为傅家的少奶奶了。只要准姐夫一出手,安家的危情自然迎刃而解,哪需要你低三下四的求人。”

“你干脆再给准姐夫吹吹枕头风,把这破公司给收购了,到时候,让那个负责人跪下来给你擦鞋!” 

一番话简直嚣张狂妄到了极点,惹得安晓晓都忍不住想翻白眼。

这个蠢货,她到底知不知道安家现在是个什么处境。

别说她还没搭上傅家那条线,就算搭上了,她也不敢随便给让那个男人替她出手。

要不是方锦锦有几分姿色,酒量也好,谈判桌上用得着,她真想把这个蠢货一脚踹回老家去。

“你给我闭嘴……”

话还没说完,身后传来一道冷锐不屑的嗓音。

“好狂妄的口气,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安小姐,好走不送。”

这个声音……

安晓晓猝然转身,对上一张又黑又黄,普通到甚至有些丑陋的脸。

她微微蹙眉,心底蓦地松了口气,不是她。

也是,那个人现在还应该在牢里,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儿,又怎么可能和赛安扯上关系。

安晓晓想通后,立刻勾起标准化微笑,好声好气的开口,“抱歉,我为我表妹的口无遮拦,向贵公司道歉。”

“但她说的话,并不能代表安氏。我才是安氏的总经理,这次来,是带着绝对的诚意来的。”

安聆音讥诮的目光扫过安晓晓,然后落在方锦锦身上,“你说,要让你准姐夫收购赛安?还要让负责人跪在你表姐面前,给她擦鞋?”

这个蠢货,还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是谁,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

“是又怎么样?”方锦锦被安聆音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憷,却又不甘丢脸,梗着脖子回道。

“听起来,你的准姐夫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方锦锦还以为对方怂了,立马有了底气,鼻孔朝天的看着她,“我准姐夫,就是傅氏集团的总裁,傅容笙。”

“怎么样,怕了吧!”

本文标签:两个猛男玩弄一个熟妇

上一篇:岳的又肥又嫩大水又多 他的粗大把她捣出白沫

下一篇:风韵犹存沙发69式*哭着求饶高H强鲤鱼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