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嗯啊…在地铁里做h*军长大人太长了撞到点了

2022-08-03 16:06: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婚后两年,林简沫总算怀孕了!拿着报告,她很兴奋,今天是周年纪念日,这应该算是最好的礼物吧?刚进门,她就听到小姨子的声音:“妈妈,我听人说雪儿姐姐回来了,她还怀孕了呢!”林雪

婚后两年,林简沫总算怀孕了!

拿着报告,她很兴奋,今天是周年纪念日,这应该算是最好的礼物吧?

刚进门,她就听到小姨子的声音:“妈妈,我听人说雪儿姐姐回来了,她还怀孕了呢!”

林雪儿回来了,还怀孕了?林简沫握紧了手中的报告。

“真的吗?她居然这么快就怀孕了,肚子很争气嘛!”

婆婆面露惊喜,回头就撞上了呆滞在原地的林简沫,脸上的笑瞬间就变成了嘲讽。

“是你啊?都偷听到了?那你就该有点自知之明了。雪儿现在怀了墨衍的孩子,你这只不下蛋的鸡,还不打算滚出我们叶家吗?”

小姨子也是一脸嘲讽:“妈,就怕某人厚着脸皮,不舍得滚呢!”

“当年,要不是她耍了手段……阿衍怎会看上她!”

林简沫脸色惨白,小姨子和婆婆一直都不喜欢她,她嫁过来两年,这两人都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

从前,她都能忍耐,但如今,林雪儿已经怀了孕,这个家,还会有她的立足之地吗?

“妈,我们去买点东西吧?等雪儿姐回来,我要送她礼物!”

小说

小姨子说完,拉着婆婆就往外走,路过的时候还故意撞了她一把:“好狗不挡道!”

看着两人远去,林简沫仿佛被抽干了力气般,滑跪在地上,眼泪簌簌的往外直流。

发现怀孕的那刻有多么幸福,现在就有多痛苦,小姨子和婆婆的话,宛若冬日的一盆冷水浇在心口,让她感到如同坠入地狱般的寒冷。

她回到房间,愣愣的坐在那里很久,直至凌晨,房间门才被男人推开。

男人刚进来,身上那股浓郁的酒味便充斥了整个房间。

林简沫迫不及待的下床,只想问林雪儿怀孕的事是不是真的,然而还没等她开口男人铺天盖地的吻就吞没了她。

“她……唔……”

他的吻让人难以招架,林简沫的呼吸都急促了很多。

从前,对于叶墨衍的要求,林简沫只会迎合,这个男人有时候就好似魔鬼一般,让她根本没法招架。

但今天,想到婆婆的那番话,他心底藏着的那个女人终于要回来了,想到那个女人还怀了孕,她心底就直发慌。

转念,她又想到自己还怀着孕……

不能继续下去!

“不要……”

林简沫猛地清醒过来,狠狠的咬了下去。

男人痛的闷哼了声。

这个疯女人,今天是疯了吗?竟然敢咬他?

“啪!”

房间的灯被打开,男人身上散发出摄人的寒意:“林简沫,你发什么疯?”

叶墨衍语气中带着隐忍,他今天喝了不少酒,进来闻到房间里属于女人的馨香,他瞬间就被挑起了心思。

突然的被女人咬了一口,让他浑身都散发着戾气。

林简沫知道自己惹怒了他,她小心翼翼的抬头,正好撞进男人深邃的双眸里,他真的很好看。

即使因为怒意,硬挺的眉峰都染上了戾气,五官依旧是这么赏心悦目。

这张脸,曾让她做了两年的美梦,今天被人打破了梦,她才发现他看自己的目光从未有过情意。

这个男人曾说过,最讨厌她这样不择手段上位的女人。

林简沫深吸了口气,用尽量轻柔的语气问道:“阿衍,我听婆婆说,林雪儿要从国外回来了是吗?”

叶墨衍不耐烦的皱起眉,眼底带着审视。

以往的经验告诉林简沫,男人又在怀疑她耍手段了。

不知道那个结果,她实在无法心安。

她闭上眼,自暴自弃一般问道:“听说,她怀的是你的孩子?”

这话直接刺激了叶墨衍,他爆发出惊人的戾气,一只手死死的掐住了她的喉咙,她使劲挣扎,脸变得通红。

男人掐着她的脖子,居高临下望着她,语气森冷:“林简沫,你害死我哥,代替亲姐爬上我的床还不够?你竟然还敢再把手伸到雪儿身上?”

他眼中爆发的杀气,让她觉得他就想这么掐死自己。

“林简沫,你真以为可以凭借老爷子压我一辈子?”

“两年了,你还没尝够生不如死的滋味是吗?”

男人一字一句都带着恨意,宛若寒冰砸在林简沫的心头。

因为难以呼吸,她眼底满是血丝,眼泪更是直掉,男人却完全没有怜惜的意思。

他是真的恨透了她。

他阴沉着一张脸,眼底只有对她的厌恶。

“林简沫,你可真是天生下贱!”

手机在这时响起,叶墨衍松开了她,转身接了电话。

“我在家……”

“别怕,我陪你。”

叶墨衍接起电话,眼底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他收敛了所有的戾气,语气都带着安抚。

不用想,林简沫就知道是林雪儿打开的电话。

“咳咳……”

林简沫大口喘着气,抬头望着男人,他完全没有理会她。

她甚至觉得,要没有这通电话,她可能真活不过今晚。

叶墨衍接完了电话,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女人,语气冰冷:“林简沫,别妄想动不该有的心思,再有一次,爷爷也护不住你!”

说完,他重重的摔门而去,林简沫爬起来,从窗外看到他开着车急匆匆的离开,可见那边的林雪儿是何等牵动他心肠。

“呵……”

拿到怀孕报告时的那种喜悦,都被今天晚上的一切打碎了。

叶墨衍眼中,她就是个工具,他根本没有喜欢过她,还有婆婆小姨子的嘲讽,她期待的这个孩子,就像一场笑话。

就像这场婚姻,从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在做梦。

林简沫在床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小心翼翼的哭声逐渐变大,最后她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们儿时的承诺,她这些年的坚守,就跟今天的结婚纪念日一样,全是个笑话。

叶墨衍心中的白月光林雪儿都怀孕了,她也确实是该让位了。

这一夜她无眠,天亮后她心底已经做好了决定。

“什么?你怀了叶墨衍的孩子?”

“你还打算去医院做人流?你疯了吗?”大学密友许烟听到这话,人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本文标签:军长大人太长了撞到点了

上一篇:不同地方各种做h1v1*甜梦文库灌满受好涨不要了

下一篇:又硬又粗又大又爽时间持久:嗯快点用力律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