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浪货夹的真紧好爽小雪|军人被绑脱裤玩j

2022-08-03 09:56: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金秋十月,孤龙山。山染流丹,天高云淡。碧瓦飞甍的孤龙寺里,梵音袅袅,香客如云。后院,崇圣殿正堂,佛像威严,群僧肃立。皇帝陈隆的皇后曹曦跪在蒲盘上,双手合十,一脸虔诚,默然许愿。九公

金秋十月,孤龙山。

山染流丹,天高云淡。碧瓦飞甍的孤龙寺里,梵音袅袅,香客如云。

后院,崇圣殿正堂,佛像威严,群僧肃立。

皇帝陈隆的皇后曹曦跪在蒲盘上,双手合十,一脸虔诚,默然许愿。

九公主云凰跪在后面,伸长脖子东张西望。

那些僧人低眉顺眼,好生无趣,其中没有苏玉辙。

也不知道苏玉辙还在不在这寺院里。

云凰回头间,一闪眼,看到门外有一个穿着僧袍的俗家弟子,一手提着木桶,一手拿着绳子,脚步从容地走向远处的梧桐树那边。

越过那少年的背影,云凰的目光落在那开满紫色花朵的梧桐树上。

碧空如洗,花簇如云,美不胜收。

小说

云凰趁父皇母后不注意,偷偷跑出殿外。

殿门旁,御前带刀侍卫楚萧刚要阻止,云凰把手指放在唇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楚萧无奈地看着公主脚步轻盈地跑向那棵梧桐树。

梧桐树旁边不远的井台上,那个俗家弟子已经用绳子拴好木桶,把木桶顺到了井里,拿着绳子的另一端,转身走向梧桐树。

听到声响,他猛然转身,一脸戒备看向云凰。

云凰跑得急,仰着脸,迎着秋日阳光,笑嫣如花,美眸闪亮,注意力全在满树花枝上。

微风拂过,枝头花落。云凰霓裳翩然,伸手去接飘在半空的花朵……

少年冷冽的目光闪过一丝错愕,只觉心跳错落,呼吸凝滞,松开了紧攥的拳头。

陈云凰。这三个字沉实地敲在他心上……

云凰看着落花正兀自欢喜,眼睛余光瞥见人影,诧异转头,脸上的笑意犹未散去。

四目相对,周遭瞬间一片虚空静寂。

云凰吃了一惊,三年未见,苏玉辙竟变得这般好看,面如冠玉,俊逸非凡。

他蓄了发,不再是那个光头小和尚,哪怕是穿着件麻布僧衫,也身资卓绝,自带威仪。

他那双灿若寒星的黑眸,扫过来的目光像淬着冰,又像燃着火,让她莫名心颤。

她僵在那里,忘了言语。

苏玉辙凝视着云凰绝美的嫣容,握在手里的绳端被扯动,他猛地回过神儿来,迅速地看了一眼殿门。并没有侍卫注意这边,楚萧正走进殿堂,背对着他们……

苏玉辙转身,飞快地把绳子的这端绕系在梧桐树干上,打了死结,又拉了拉绳子。

云凰疑惑地看着他,正想问,苏玉辙身形一闪,带过一阵劲风,揽住云凰纤细的腰肢,把她带到了树上!

“你……”云凰的声音被他捂了回去,他另一只手上,不知何时多了把匕首,已抵在她的脖颈上,声音低沉冷硬:“别出声,否则本王杀了你!”

云凰被他禁锢在怀里,一时动弹不得。她眉眼弯弯,眸光闪亮,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大殿的方向。

她想告诉他,他这样开玩笑太危险,如果让父皇母后知道了,他会掉脑袋。

苏玉辙明显知道她的意思,眉头微微一紧,抵在她脖子上的刀稍稍撤远了些,捂着她嘴的手却压得更紧了些。

繁花似锦,团簇如云,把两人遮掩起来,如果没人刻意寻找,很难发现她们。

苏玉辙身体紧绷,微微粗重的呼吸洒在云凰颈项间。

他没有松开她,她也不挣扎,一直偏头看着他,带着久别重逢的欣喜。

苏玉辙对上她水光潋滟的美眸,不由心跳如鹿,但觉温玉满怀,柔若无骨,芬芳如花。他皱紧眉头,阴霾的眼神更加幽邃,生硬地挪开了目光。

云凰见此,不由好笑。

三年不见,苏世辙还是这么别扭,明明对她百般好,偏总是摆出拒人千里的模样。他现在真的太好看了,她的皇子哥哥都是人中翘楚,没有一个比得过他。

她有好些话想跟他说,想告诉他不用这么紧张,她不会让父皇母后为难他的。

可他捂着她的嘴。她只好用舌尖抵住他的手心舔了舔。

濡湿温热的触感透过掌心传来,如闪电般贯穿了全身,苏玉辙猛地一愣。他黑眸一沉,身体里异样的悸动如潮涌动,震撼至极。他不由有些恼怒,正想警告她,对上她喜悦的眸光,心一软,把匕首收了起来,焦灼地回头看向崇圣殿门。

云凰心下无尘,只以为他在和自己开玩笑,丝毫没有意识到大难临头……

崇圣殿正堂。

皇帝陈隆的皇后曹曦祈愿后睁开眼睛,相互搀扶起身,走到供桌前,一个壮年的僧人双手拿着签筒,恭敬地鞠身施礼:“请陛下皇后抽签纳祥。”

陈隆欣然,伸手抽了一支签,递给了壮年僧:“请高僧解签。”

僧人接过看了一眼,变了脸色,“陛下,大凶,恐有血光之灾!”

陈隆眉头一紧,退后一步,刚要说话,壮年僧突然把那只竹签调转过来,把尖锐的一端猛地刺向皇后曹曦的胸口,然后狠狠地拨了出来!

鲜血奔涌,曹曦失声尖叫。陈隆大惊,上前一掌推开壮年僧,扶住曹曦,就在这时,静立两旁的僧人们竟一拥而上!

刚进门的楚萧大叫一声:“护驾!”拨剑冲过去,护在陛下皇后身边,连捅了几个僧人。

门外的侍卫们听到异响,全都冲了进来,和僧人们打成一团……

树上,苏玉辙回头深深看了云凰一眼,又看向井口。

云凰有些疑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赫然发现,不断有人从井里爬上来,躲在井边的矮墙下!

清一色的蒙面黑衣人,动作迅速,训练有素,全都手持利刃,杀气腾腾!

那口井下,分明藏着暗道!

云凰惊心动魄,正要奋力反抗,苏玉辙猛地把她转过来,反剪了她的双手,按住她的后脑,把她整个地圈在怀里,不让她发出一点声音!

云凰终于明白,刚才他为什么要把绳子的另一端系在树干上了,他不是要打水,而是要让井里的人顺着绳子爬上来,想杀了父皇母后!

云凰心急如焚,拼命扭动挣脱,可苏玉辙臂力惊人,铜墙铁壁一样圈禁着她。情急之下,她张开嘴,狠狠咬他的胸膛。

苏玉辙吃痛,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松口,冷峻的脸上满是隐忍的杀气。

就在这时,从崇圣殿那边传来惊天动地的打杀声。云凰惊疑看去……

 

本文标签:浪货夹的真紧好爽小雪

上一篇:农村乱睡全集目录*又粗又长对准美妇

下一篇:老师欲仙欲死呻吟小说 鲤鱼乡双性 宫口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