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紫黑的硕大疯狂捣弄*太大了,会坏掉小喜

2022-08-03 09:33: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娘子,上副本了!”......“收到,马上!”陈紫依响应好友赖月璃,快速翻开电脑,开机,上了游戏。最近,一款江湖剑侠游戏非常受欢迎,陈紫依是这款江湖剑侠游戏的资深

“娘子,上副本了!”

......

“收到,马上!”

陈紫依响应好友赖月璃,快速翻开电脑,开机,上了游戏。

最近,一款江湖剑侠游戏非常受欢迎,陈紫依是这款江湖剑侠游戏的资深老玩家了。

好友赖月璃看到她qq空间里上传的游戏图片,心水羡慕不已,立即问她在玩什么游戏。

当得知是一款江湖剑侠游戏,她立即下载了,本就十分喜欢古风古味的她立马被这款游戏的人物风景吸引进去,沉迷不已。

现在两个人时不时约着上线玩个过瘾。

陈紫依的网络游戏名字叫乔柒柒,赖月璃的网络游戏名字叫月上暖之。

这日两人下了班,吃好了晚饭,时间还早,外头天光大亮的,两人依约来到电脑前组队上副本。

陈紫依玩的是苗疆的五毒萝莉,而赖月璃玩的是双刀萝莉。此时,两个小萝莉正在和游戏里的好友组队通关打怪。

陈紫依觉得口渴了,拿过一边的饮料才喝了一口,突然“咔嚓”一声,眼前一黑,周围陷入一片黑暗,居然踏马的给她停电了,她副本还没通关呢!她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也不知道电脑那边的月璃怎么样了。可恨的是她是队长,停电了,那副本他们就没办法继续打下去了。

“要停电也等她打完这一局再停啊。”她敲了敲键盘,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叮咚”

有消息发了过来,乔柒柒打开qq一看,是赖月璃。

赖月璃:娘子,停电了。我们出去玩吧。

小说

她手指飞快地打出了一行字:去哪玩?

赖月璃:今晚我表妹的学校举办文化祭。他们出了什么校园鬼屋游戏,邀请我去玩。我们一起去吧。

陈紫依:你们那边不停电?

赖月璃:好像就你这边停。打车去半个多小时就到了。

反正待在家也无所事事,陈紫依想了想便发出一个字:行。

赖月璃打着车接上陈紫依就往表妹的xx大学而去。

到达目的地。

此时校园内,树上挂满了彩条横幅,道路两边是同学们设置的各种文化祭活动,个个热情洋溢,人头攒动,十分热闹。

其实晚上六点同学们就已经吃完饭,开始布置文化祭的各项活动,从第一栋教学楼一直延伸到最里面,灯光璀璨,望不到尽头。

活动也很多而且有趣:什么化妆舞会呀,动漫COSplay呀,女巫占卜呀等等,当然还有赖月璃表妹班上推出的“鬼屋”。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手机铃声响起......

“喂?”

手机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的女声:“姐,你们到了不?”

“到了,你们在哪?”

“你们一直往前面走,到第三栋教学楼那里的鬼屋站点就能看到我们了。”

“好,我们这就过去。”

赖月璃拉着陈紫依就往他们那边走去。

第三栋教学楼下,果见他们的鬼屋站点在那里,有些人已经在那里咨询了。

赖月璃向他们招手,高声喊道:“星芗!”

“姐!紫依姐!”

“你们的鬼屋在哪里呀?”

“就在前面的旧图书馆。我带你们去吧。”

“好。”

三人一起往前走,约么两百米的样子,图书馆就到了。

面前的图书馆有几分老旧,岁月斑斓的白墙上刻画的是年迈的裂痕。铁门和窗户锈迹斑斑,风一吹嘎吱作响。

陈紫依有些担心地说:“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放心吧,这里面还放了一些书籍。我们有时还会进去里面看一看。学校过后会重新装修一番。”

赖月璃勾着陈紫依的脖子,笑嘻嘻地说:“娘子,你是害怕了吗?”

“才没有呢,去就去。”陈紫依立马反驳。

“既然不怕,那我们就去里面闯一闯吧。”

赖月璃对“鬼屋”有些跃跃欲试,又看着自个表妹,眼珠贼溜溜一转,嘴角一咧说:"小兔兔,你们班设计的鬼屋,想不想去感受一下?"

叶星芗看着她贼嘻嘻的笑脸,就知道她打得什么鬼主意。

她虽然参与了活动,可这“鬼屋”却不是她的杰作,不是她设计的,她只是打个下手,帮些忙而已。

用她的脚趾盖都能想到,表姐提出去“鬼屋”,定是想看她会不会被她们设计的“鬼屋”给吓到吧。

真是恶趣味。她才不会上当呢。

“不了,我还要去帮忙,就不陪你们了。”

行叭。

“祝你们玩得愉快。”叶星芗摆了摆手,转身很放心地离开了。

陆陆续续还是有不少人闻“鬼屋”而来。

“娘子,咱们走吧,可不能打退堂鼓,让表妹他们小瞧了去。”

看着她潇洒地转身就走,陈紫依心里打了一个突,顿觉不妙,颇有点自己给自己挖坑跳的感觉。

不过,输人不输阵,何况她还是华国第六届散打冠军,她有什么好害怕的,暗暗为自己打气,于是也快速跟上赖月璃的步伐,与她一起去闯“鬼屋”。

鬼屋内暗黑暗黑的,只有荧绿色的光芒幽幽闪烁着。一进去就感觉浑身冷嗖嗖的,汗毛直竖,连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角落里蜘蛛网遍布,缠绕着墙壁、房梁、书架、窗台......

地上散落着几具碎裂的骷髅,白骨森森,空洞洞的眼窝似两个黑洞,看一眼就仿佛要把你吸了进去。还有一些洒落的鲜红如血的番茄汁充作的"血液",猩红猩红,就像真的一样。

“滴答,滴答……”,突然,她们隐隐约约听见不远处有水滴的声音。

他们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这时墙壁裂开了,里面钻出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僵尸”,连皮肤都是惨白惨白的,一片渗人。

"啊!"赖月璃倒是先吓得大声尖叫,其他人也陆续跟着尖声叫了起来。

"太吓人了,那个僵尸。"

"就是啊。"

众人纷纷拍着胸脯,一副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这完全是自己吓自己嘛,这种小儿科还会被吓到?"陈紫依不以为然地说道,她还以为有多可怕呢,又忍不住抛给自己好友一个大大的白眼,忍不住吐槽道,"我说,相公,你不是说你不害怕吗?现在倒是你先叫起来了?"

“额......这个也不能怪我呀。你也知道我从小就怕这些东西,晚上睡觉有时候都会觉得会有什么从衣柜里、床底下爬出来。我刚才只不过是在为自己打气而已。”

“你呀。”陈紫依好笑地看着她,“打肿脸充胖子。”

“是是是,娘子,你胆子才大,碰到你这个散打冠军,人鬼皆散!所以呀,我要跟着娘子你走啊!”赖月璃挨着陈紫依更近了,手也紧紧抓着她的手,警惕地看着周围,好似一有什么动静,她就要抓着她的手飞奔离开。

“你以为我是捉鬼道士啊。”陈紫依又给了她一记白眼,手却紧紧握住她的手,“好好跟着啊,别走丢了。”

“嗯嗯嗯。”赖月璃使劲点头。

娘子不愧是能打的女子,长得又高挑,站在她身边,好有安全感啊。赖月璃有些小女生似的幻想。

可就在这时,她们发现前面的墙壁破了个大洞,而且那里路很窄。

“可能那个洞里有东西。”陈紫依沉着冷静地猜测。

“啊?你别吓我啊!”赖月璃脸色突变,缩在她背后,还心有余悸,抓着她的手更紧了几分。

“不信你过去试试。”陈紫依故意损尹月牙。

赖月璃脸色一白,连连摇头:“啊……算了,我相信你,你过去瞧瞧吧。”她松开手。

陈紫依走了过去。

突然从破洞那里钻出一个白骨骷髅,"救命啊!"刚平静下来的赖月璃又是一阵失控地大叫,又听见远方传来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360度大转弯后,前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具“女尸”,伸着长长的舌头,头发凌乱,眼睛睁得很大,穿着白衣。

“啊——”惊吓过多的他们再也受不了了,又一次闭着眼睛抱头大叫,吓得抱头鼠窜,快速逃之夭夭了。

等赖月璃睁开眼,发现大家都跑到了前面,正准备拉着陈紫依跑走,可发现陈紫依已不在她身边。

赖月璃着急地喊着:"娘子!依依!"可里头只有她的声音在独自回响。

不见了的陈紫依,此时却独自在顶楼僻静的楼道上走着,隐隐约约听到叮叮咚咚的钢琴声,自远处的一间房间里传来。

耳闻着钢琴之声,陈紫依心内打鼓,可还是沉着镇定地走向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

吱呀——,打开房门,只见房间里,一架钢琴旁,一个穿着鲜红色长裙,披着长发的女孩子坐在那里,她惨白的十指在钢琴上跳跃,行云流水般地在演奏,正弹奏着《死亡进行曲》。

一首弹完,女孩子缓缓起身,慢慢转过身来,她寡白的脸,嘴唇鲜红,单薄瘦弱的身子摇摇欲坠,暗黑的瞳孔空洞无光,形似两个黑黝黝的洞。

两行血泪从黑漆漆的瞳孔中流淌出来,浸湿了两颊。

女子的脸突然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扭曲着,四周的景物也在慢慢消失,陈紫依突然上前,却一脚踏空,整个人如没有灵魂的木偶般,坠落向无底黑暗的深渊。

 

本文标签:紫黑的硕大疯狂捣弄

上一篇:头埋在双腿间吸食花蜜:岳又大又肥水又多滑嫩

下一篇:野草山花夹乱流|强行打开双腿揉弄花蒂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