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办公室嗯秘书嗯啊轻点娇喘/全文

2022-08-03 09:07: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轰——”变戏法的大叔张口一吹,便是一大团火焰。少女呆呆的站在原地,片刻,拍手叫好。没想到这人世间的凡人也会法术,这火咒施的竟然一点也不比渊启山的老

“轰——”变戏法的大叔张口一吹,便是一大团火焰。

少女呆呆的站在原地,片刻,拍手叫好。

没想到这人世间的凡人也会法术,这火咒施的竟然一点也不比渊启山的老神棍差。

她慌忙从怀里掏出碎银两递给大叔,戏本折子里都讲过,看完表演是要给钱的,这是凡人的人情味儿,老神棍也同她说过,这是在凡间生存的重点知识。

“谢谢,谢谢,姑娘你可真是大好人啊!”大叔接过她的钱,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她放银两的荷包看。

她颠了颠鼓鼓囊囊的荷包,这大叔想必是羡慕极了吧,别人的银两都有地儿放,而他却只能随手把钱揣进怀里。

少女摇摇头,这个荷包自然是不能给他的。因为这不是她的东西,这是临出门时大家从老神棍那偷来的,日后回村了还是要还回去的。

她是一只魅妖,生活在妖界渊启山桃花峰桃花村七十七号,话虽如此,但整座山上只有她这一只化形了的妖,于是被大家一致推选出来做了村长。

至于老神棍嘛,打她有记忆时就在这里了,按老神棍的话来说,他是高贵的神,和自己这些妖怪是不一样的。他只是犯了天条,被贬下来做这渊启山的山神,迟早还是会回到天庭的,到那时渊启山的众妖就高攀不上他了。

只是他三天两头去凡间的酒楼喝酒,回来以后会和众妖吹嘘,在哪里又遇到了貌美的姑娘,一点也不输给天上的仙子,一点也不输给自己这只魅妖。

他说,在人间行走江湖,没有银两是万万不能的,他还说,既然生在了人间,就应该入世看看,做妖怪的不能白活一场,只有把吃、喝、嫖、赌,都沾了那才叫完美的妖生。

神仙她是没见过的,但肯定不是老神棍这个样子,他虽然说话做事不着调,魅妖却都听了进去。

她很喜欢老神棍口中的人间,也想去他口中的春风楼里走一遭。

小说

他说,那里是了却世间一切烦恼的地方。

魅妖看着华丽热闹的酒楼,回想起老神棍说过的话,木讷地点了点头,人间仙境也不过如此吧。

门前站着两位姑娘,用扇子掩面,冲来人盈盈一笑,只露出月牙儿一般的明眸,好像能勾魂似的。

她不自觉也跟着来往的人走进,里面摆放了几十张圆桌,公子姑娘们对饮甚欢,空气中全是酒菜瓜果的香甜味,眼前的人喋喋不休,她却只能看到台上翩翩起舞的姑娘,带着薄薄的面纱,精致的面容似露非露,让人浮想联翩,耳边尽是乐师弹奏的丝竹声。

“妈妈,这竟是个痴傻的聋子。”女孩用扇子在她面前晃了晃,见魅妖没有反应,回头冲着楼上娇笑。

“怎么回事?当我们春风楼是什么地方?”她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女人扶着栏杆一步步走下楼来,脑袋上尽是华丽的朱钗,面容精致,却没能掩盖岁月留下的痕迹,她用扇子轻轻点在胸口,有意无意间露出一半酥胸,看得魅妖口水直流。

徐娘半老,也不过如此。

“女人来春风楼干什么?”她用扇子勾起魅妖的下巴,仔细打量,不知何时台上起舞的舞姬停了下来,乐师的丝竹声也没了,大家都朝这里张望过来。

她鲜红的唇微微翘起,温柔的托起自己耳边的一缕碎发,笑看来人,“你是来卖身的?”

“不,不,不是。”她连忙否定春娘,老神棍说了,春风楼里的姑娘都是可怜人,是需要人疼的,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去那里。

女人松开她的下巴,眼里掩饰不住的失望,“那你来这里干什么,难不成真是个痴傻的?”

“我不是……”魅妖咬着唇,不好意思说话,大家都看过来,她的脸颊烧得绯红,不知道怎么开口。

慌乱从腰间撤下荷包,把里面的银两倒在女人怀里,“我,我有钱。”

女人接过来,看着满怀的银两喜笑颜开,“你这钱,都够买下半个春风楼的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只是看着怀中的钱不曾开口,但魅妖的耳朵红的发烫,四周全是嘈杂的声音,她知道,那是人群中的议论,那眼神让她不舒服,那话吵得她心烦。

“算了。”她伸手想拿回自己的钱,这里叫她不痛快,她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女人转过身去把银两都护住,“别着急啊,我可没说不招待你。”

女人笑得花枝乱颤,她示意一边的小厮接过怀里的宝贝,扭头挽着魅妖的胳膊,十分亲昵。

“我当是什么呢,原来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到我这里寻乐子来了。”春娘拍拍她的手,满脸过来人的表情,压低声音,“这位小姐,来春风楼可不是什么好事,下次再来请着男装,这样才不会有损姑娘的声誉。”

她拉着魅妖的手向楼上走去,动作轻柔温暖,像是传说中母亲的温暖。魅妖颇为感动,春娘会为自己这个一面之缘的陌生人着想,这是她没想到的。

“谢谢妈妈。”她向春娘道谢。

春娘握着她的手明显僵住了,“傻姑娘,妈妈可不是你叫的。”

可这里其他的姑娘都是这样叫的啊,难道是哪里不对?魅妖疑惑,“不叫妈妈,叫什么?”

“你该像这里其他客人一样,叫我春娘。”她引魅妖进了一间屋子,转头把门闭上。

“春娘?”她在嘴里反复念叨了几遍,“莫不是说你温柔如春风和睦,笑起来如春光明媚,待人谦和如春雨润物?”

春娘拿着梳子的手停在空中,不着痕迹擦掉了脸上的什么,胸膛快速起伏着。

过了好久,她的语气有些哽咽,“你,为何会这么想?”

春娘解下魅妖的发髻,一下一下地帮她把杂乱不堪的头发梳通,然后把长发高高束起,用发冠固定好。

“因为春娘人很好啊。”她不敢晃脑袋,生怕乱了这好不容易梳好的头发,只好冲着镜子里的她笑,还别说,把头发梳成这样,倒是有几分公子的模样。

不知为何,春娘不敢看镜子里的人,她把头别过去,在抽屉里不知道翻找什么,有一下没一下的和魅妖搭话,“不知道小姐芳龄几许?”

老神棍说过,她这张脸,放在人间最是妙龄,定然不过二八,虽然按照真实年龄来算,我该一千三百二十岁。

“二八。”她脸不红心不跳,呲着牙冲春娘笑道。

“这长安城里排的上号的富家公子都会出入春风楼,小姐今晚如此招摇,不怕被家里人知道后责骂吗?”

魅妖摇摇头,“我家在很远的地方。”

渊启山那地鸟不拉屎,几千年过去了算上她也才有三个精怪,要不是老神棍被贬到那受罚,恐怕连个山神都没有,他们能知道自己的消息就怪了。

“原来是他乡的贵人。”春娘用手指帮她拭去脸上的脂粉,又取来黛块把她的眉毛加粗,“小姐在长安城里可曾寻好住所,这里的驿站,酒楼,时常爆满,小姐若是要寻个好住处可是不太容易。”

“我不能住这里吗?”魅妖有些疑惑,交了那么多钱却还不招待自己住宿,这可说不过去。听老神棍说,他以往来这里最少都要住上十天半个月的,怎么自己就不可以呢?

“这……”春娘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半天才回答,“住倒是可以住,只是小姐的声誉要紧,若是传出去了,小姐往后在长安可不好生活。”

魅妖大吃一惊,没想到春娘人这么好,为自己考虑的如此周全。春娘说的有道理,眼下正如她所说,驿站爆满,自己已经无处可去,在街上游荡了一整天了,要是能住在这里……魅妖仔细回忆了一番,春风楼里要什么没有?她若是能住在这里,热热闹闹的倒也不错。

“春娘不怕。”魅妖拍拍胸脯向她保证,“我以后都在这春风楼里穿男装,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的。”

“可……”春娘还是有所顾虑。

魅妖看她一脸纠结,难道是自己给的钱不多,住不了多久?

她握着春娘的手撒娇,“春娘放心,我只是来长安游玩,不会打扰太久的。”

“那好吧。”她终于点头答应了。魅妖也松了口气,在这偌大的长安城里,也算有个落脚的地方了。

“紫苏,带这位姑娘下去换身衣裳。”春娘推开门,进来一位妖娆妩媚的女人。

她扭着身子来到魅妖面前,手上的团上点在鼻尖,一双丹凤眼死盯着她,好像要把魅妖生吞了似的。

“难怪呢,今晚贵客来访不叫女儿去。”她叹了口气,双眸中尽是落寞,“原来妈妈早就物色好了人选啊。”

“不要胡说,这只是一位客人罢了。”春娘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子。

“是,妈妈。”紫苏蹙起眉头,不情愿的走到魅妖面前来,向她行礼,“姑娘,和我来吧。”

她点点头,也向紫苏回礼,老神棍说过,行走江湖,礼貌是很重要的。

紫苏显然没想到她会回自己的礼,团扇掩在面前,只留下一对瞪得顶大的眼睛,终是没有说话。

“来吧,来看看你的房间。”她走在前面,没有再回过头。

换好衣服,魅妖呆坐在窗口,实在是不知道这春风楼有什么意思,全是姑娘,各种各样貌美如花的姑娘,可自己也是个女人啊,她该去夏风楼,或者是秋风楼、冬风楼,总之要去个男人多的地方。

对了,听说今晚有贵客,不知道是怎样的贵客?魅妖想,无非是些贪图美色的臭男人罢了。

双手托腮看楼下歌舞升平,好不热闹。可春娘说了,春风楼里哪有什么好人,叫自己洁身自好。

不过嘛,洁身自好这种词,哪里用得到一只妖怪身上。

她推开门探出一颗头去,嗅着空气中的一抹香甜跟了上去。

本文标签:办公室嗯秘书嗯啊轻点娇喘

上一篇:做完之后流白色液体图片(纯肉超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巨浪伸出双臂把我猛地托起^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