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嗯…啊抵在墙上H健身房 严厉主人 调教室 规矩

2022-08-03 08:55: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到处都是火。深红色的火焰带着满满的不详气息,张牙舞爪铺天盖地而来。戚幼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焰汹涌而至,她的身体却根本无法动弹。倏然间,脚踝处传来了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

到处都是火。

深红色的火焰带着满满的不详气息,张牙舞爪铺天盖地而来。

戚幼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焰汹涌而至,她的身体却根本无法动弹。

倏然间,脚踝处传来了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

戚幼眠艰难地转动自己的头往下看去,密密匝匝的长睫剧烈颤抖着。

只见那原本光洁雪白的小腿,此时已经被深红的火焰完全覆盖,大片结痂的疤痕在火焰的跳跃中若隐若现。

“啊!”

戚幼眠猛然间睁开眼,从床上坐起了身。

鹅蛋脸已经完全失了血色,唇色也是发白的。

棉质睡衣吸收了满背的冷汗,在空调嗡嗡的运行声中,一丝丝的渗着凉意。

戚幼眠闭眼喘息,胸腔中心脏的震动无比明显,剧烈的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心口跳出来。

她抹去额间的冷汗,定了定神,才掀开被子下床。

卧室的床头灯被打开,暖黄的一小盏,柔柔的驱散了一室的冷清。

戚幼眠站在床边,一双微微上扬的桃花眼水雾蒙蒙,第无数次认真的打量自己的房间。

又走进了房间内置的卫生间,无比专注的凝视着镜子中倒映出的自己。

镜子中的,是个极为漂亮的小姑娘。

眉似远山,目如秋水。

小说

形状标准的桃花眼天然带着股含情脉脉的感觉,长睫浓密,开合眨动间,像是翩然的蝶翼。

琼鼻樱唇,唇珠小小的一点,嫣红娇艳,便给长相清甜的小姑娘多添了一点儿妩媚。

长而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肩头,越发衬出了那身如雪似玉的肌肤,莹润通透,在卫生间的灯光中,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

戚幼眠的皮肤一直都很好,细腻柔滑,但因为临近开学熬夜玩手机的缘故,眼下带着一点儿不明显的青黑。

下巴上还有两个小小的粉刺,肉眼难见,只有指腹轻轻摩挲才能感受到存在。

黑眼圈和小粉刺,都在提醒着戚幼眠,现在自己是个怎么样年轻的身体。

距离发现自己重生回十六岁已经过去了两三天,戚幼眠却仍旧有些不敢置信。

水龙头被打开,清澈冰凉的水潺潺流着,打在洁白的池壁上。

戚幼眠伸手掬了一捧水,扑在自己脸上。

冰凉刺骨,让她整个人都是一激灵。

水珠顺着脸颊滑落,戚幼眠想起的,却是梦中的那场大火。

上一世,十八岁高考结束后,戚幼眠答应了同班同学的邀请,拖着行李箱去了一个古镇。

本以为是轻松愉快的毕业旅行,谁也没想到,古镇的民宿会失火。

戚幼眠独自在房间中补觉,被灼热火焰和烟尘惊醒时,火势已经全然失控。

指尖轻颤,有无数颗水珠滚落。

戚幼眠低头看向自己的右腿。

她身上还穿着夏天的棉质睡裙,长度在膝盖以下,此时随着戚幼眠的动作,雪白莹润的小腿露了出来,脚踝关节处还覆着一层淡淡的粉。

是无比健康的。

没有丑陋的烧伤疤痕,也没有粉碎性骨折的后遗症。

不会因为用力就泛起浅浅的刺痛。

重生回来后,戚幼眠一直恍若梦中,总觉得这是个过于真实的美梦,自己随时可能会醒来。

直到做了噩梦的这一晚。

戚幼眠缓缓的弯下身,双手撑着洗手台的边缘。

洁白的大理石岩板上,滴答滴答的砸落了无数的水珠。

少女躬起的脊背清瘦,像是一道紧绷到摇摇欲坠的弓。

而在此刻,那道弓弦终于慢慢的放松下来了。

“我可以跳舞了……”

/

戚恒之很早就起床在厨房忙活了,今天是女儿戚幼眠前往高中报道的第一天,他想给戚幼眠做一个她最喜欢的厚蛋烧。

最近这两天戚幼眠的精神一直不是很好,三天前更是在午睡后冲出房间,嚎啕大哭,他和陶婉怎么哄都停不下来,嗓子都快哭哑了。

戚恒之担心的不行,煎个蛋的空隙都停下手,神色沉重的叹了口气。

他昨晚还在和陶婉商量,是不是要开学了,戚幼眠的压力太大了。

他们自认为是一对开明的父母,从戚幼眠出生起,唯一的愿望就是女儿能健康快乐的长大。

可戚幼眠从小就听话懂事,学习成绩也从不让人操心,总是自己给自己压力。

到了最后,反倒是他们作为父母的,劝着小姑娘别太用功了。

正漫无边际的想着,身后传来了房门开启的声音。

戚恒之连忙转身去看,就见戚幼眠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笑意盈盈的三两步走到厨房门口。

小姑娘今天穿了一身浅蓝色的娃娃领长裙,长发分在两边,编了两个麻花辫,自然的垂在肩头。

眉眼弯弯的模样,漂亮又活泼。

“爸爸,今天早上吃什么呀?”

微微拉长的尾音,配上笑弯了的桃花眼,撒娇的意味很明显。

戚恒之看到女儿又恢复了往日活泼爱娇的模样,松了一口气。

他也跟着笑开了,眼角的细纹微微舒展,“做了呦呦最爱吃的厚蛋烧。”

戚恒之是一名大学教授,性格温和宽厚,家中的大部分家务都是他包办的。

陶婉工作忙碌,戚幼眠更多时候都是被戚恒之带着。

看到锅中熟悉的金黄厚蛋烧,戚幼眠眨了眨眼,想要将眼中控制不住的泪水眨去。

“好哦,我超级期待的!”

再仰起头时,戚幼眠露出的笑容越加灿烂了,颊边一个小梨涡若隐若现。

陶婉起床时,戚幼眠和戚恒之已经坐在桌边吃早餐了。

见到母亲,戚幼眠抓紧了手中的筷子,轻呼出一口气,“……妈妈,吃早饭啦。”

陶婉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本身性格就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当久了威严的领导,在家中便也带了一点气势。

戚幼眠的桃花眼就是遗传自母亲。可同样的眼型,在戚幼眠脸上是春水烂漫,在陶婉脸上就是冰霜凌厉。

戚幼眠从小就怕这个威严的母亲,加上陶婉很少带她,哪怕知道母亲爱她,可还是不能很好的亲近。

直到……上一世的意外发生。

戚幼眠在痛苦中睁眼,对上的就是母亲哭得红肿无比的眼。

一向言简意赅说话硬邦邦的母亲,在那两个月,每天握着她的手,一遍遍的安慰鼓励着她。

陶婉的脚步一顿,看向了笑意盈盈的女儿。

她努力的勾起唇角,想要露出一个亲切的微笑。

可板了太久的脸,不可避免的有些僵硬。

“好,妈妈马上就来。”

戚恒之看着母女两个温馨对话的这一幕,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点儿喜悦欣慰。

戚幼眠注意到了,低头咬着松软香甜的厚蛋烧,眼眶又有些湿润了。

这大概就是她重生的意义吧,重回到还能跳舞的时候,回到父母不会痛心绝望的时候。

还有……

戚幼眠咀嚼的动作微微一停。

回到了她即将和那个人见面的时候。

 

本文标签:严厉主人 调教室 规矩

上一篇: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紧了|女刑警褪去内裤赤裸受刑小说

下一篇: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卧底警花交换身体苏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