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地铁被从后面进了H 包裹住炙热的粗大吞吐

2022-08-03 08:39: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1999年的某月某天。下课铃声刚响,省实验高中的高二一班,女生张颖立即停下手中正书写钢笔,快速的收拾起自己的书包,急冲冲的离开教室。“啧啧,啧啧。”张颖座位后的男生

1999年的某月某天。

下课铃声刚响,省实验高中的高二一班,女生张颖立即停下手中正书写钢笔,快速的收拾起自己的书包,急冲冲的离开教室。

“啧啧,啧啧。”

张颖座位后的男生张伟,望着已经没有人影的教室门口,摇头晃脑的发出叹息声。

同桌林幽稼目光离开书本,莫名其妙的看着张伟夸张的表情。

“不知道到了那样一个学校她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开心的学习……”

“发什么神经?什么那样一个学校?”林幽稼忍不着了。

“我在北郊第六中学的同学已经得到第一手材料,张颖的爸爸昨天已经去他们学校找校长见面,申请张颖转学到那里插班。”

“怎么可能?”

“少爷,她们现在住的煤仓路那个小破房子马上要拆了,不搬不行啊。再说一个捡废品的为生的人,学校附近他们也租不起房子。”

“这事‘老黑’知道吗?”

“估计已经知道,没发现这两天更黑了吗,如果我没猜错,他爱莫能助。”张伟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崔:“快点,我今天顺风车。”

“先走吧,不用等我。”

小说

“我怕那些挎着篮子的白骨精又来魅惑。”

“嘁~”林幽稼不以为然的加快动作。

两位少年风一样离开教室。

回到家里,不知道是不是听到张颖转学的消息,心里若有若无的升起失落感。

没有往日放学到家就开始写作业的欲望。

林幽稼顺手抓起自己喜欢的心理刊物,找到前奏上的这篇文章读了起来。

绝对不是不是第一次读了,而且知道文章中的“小明”细节上没有和自己的相通的地方。

还知道对一个化名“小明”依依不舍主要是佩服他的勇气。

佩服他勇敢的走进了咨询室,得到了老师的帮助,最终摆脱了自己的困惑和疑虑。

更重要的,林幽稼感到自己有点妒忌“小明”。

因为文章所提到有关母亲的一切,都是“小明”自己担心害怕出来的。

自己呢?母亲张莉留给自己的那些梦境中的场景,难道也……

不会的!

可恶!

心中再一次升起否定的念头,林幽稼扔掉手里的心理刊物,站起来。

在自己十多平的房间转了个圈,突然转身把整个的自己,狠狠的丢在书桌前的带有厚厚的沙发垫的旋转椅子上。

唉~

不止一次的在网上寻找心理咨询师,曾悄悄地打电话联系过,甚至有一次已经把钱打到那个老师的账户上了,到最后还是退缩了。

从上面的文章里咨询师的解释中,试图找到和自己对症的东西,让自己跟随着“小明”这样的勇敢者,彻底摆脱那个不断出现自己脑海里,不,扎根在自己脑海里的鲜活场面。

没一次是成功。

那些场景太真实,那些动作太清晰。

或许根本不是梦,只是自己在黑夜里,睡觉的时候一遍遍想起。

白天里,那些场景是不能说出来给旁人听。

不能说,挥不去。

这种心理上的折磨会让内心不止一次领略到如蚁噬骨,痛彻心扉又无地自容。

自己得老老实实地挺着,若无其事的挺着,不动声色的挺着,坚强如磊的挺着。

这是他林幽稼的个性。

此刻,自信骄傲,成绩优异,家庭条件优越又有着较好面貌的男孩子坐在书桌前,看着挂在自己房间墙上的,母亲张莉那张充满诱惑的,坦了半个胸的照片,他紧紧地嚼着牙根。

突然,抓起桌子上的圆规朝那张照片上扎去。

用力太猛,又或者动手那一刻心起犹豫。

圆规扎偏了,碰到照片的金属边框,发出一声出乎意外的声音后,掉在地上。

墙上的照片挑战似的岿然不动。

上面母亲张莉的眼睛里似乎也闪着示威光泽,洋洋得意的看着儿子对自己无可奈何。

照片是林幽稼初中毕业那年,去美国看望母亲,临分别时,她专门请人为自己拍照后让儿子林幽稼带回国的。

刚才的声音太大,也可能是凑巧,客厅的保姆珍阿姨正在朝房间走来。

听着珍阿姨的脚步声,林幽稼赶紧咳一声,提高自己的声音隔着门说:“珍阿姨,我有点上火想牙疼,你帮我煮点绿豆汤吧!”

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多想,林幽稼只是想支开珍阿姨而已。

“哎哟,怎么会这样啊?”珍阿姨推开林幽稼房间的门走进来。

捡起林幽稼刚才扔掉在地上的圆规和心理刊物,微微凑近,皇者脑袋左右看着林幽稼的脸,心疼的说:“稼稼,你是不是这两天在学校喝水少了?还是在家吃饭太咸了?怎么会上火呢?牙疼啊,厉害吗?要不我先买一点药回来吃吧?”

看着这位打从自己有记忆起,就在身边一直照顾自己的珍阿姨,林幽稼后悔自己刚才情急之下的谎话说得太突兀。

在这个家里,虽然自己有爸爸妈妈,可是实际上和他朝夕相见,相依为靠,关心照顾他的,也只有这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珍阿姨,在内心林幽稼早已把她当成介于母亲和奶奶之间的感情。

看着珍阿姨满脸焦急,林幽稼站起来,把珍阿姨推到客厅的沙发上,给她打开电视,调出她平时爱看的电视剧频道,又从饮水机里倒杯水递给手里说:“好好看电视,今晚大结局呢。我刚才给您开玩笑的,没牙疼。”

珍阿姨看着林幽稼的嬉皮笑脸,知道自己又上了林幽稼的当,正要装出生气的样子教训他,突然被外面开门的声音吸引了目光。

随着一声厚重的开门声,客厅里主仆二人都怔着了。

林幽稼几个月都没见着的父亲,林春明就这样悄不叽的出现在自己家宽敞的客厅里。

本文标签:包裹住炙热的粗大吞吐

上一篇:么公一夜要了我一八次口述*与子乱怀孕正文

下一篇:渺渺上体育课当着全班人*挺进警花湿漉漉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