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吃饭桌子底下的刺激h 我的警花人妻的卧底经历

2022-08-03 08:15: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句话犹如惊雷落下,“轰”的一声,藤山静也的脑海被炸得一片空白,耳朵边仿佛有数万只蜜蜂不断盘旋,嗡嗡直响。

  源明池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动用了阴阳五行之力,威压尽

这句话犹如惊雷落下,“轰”的一声,藤山静也的脑海被炸得一片空白,耳朵边仿佛有数万只蜜蜂不断盘旋,嗡嗡直响。

  源明池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动用了阴阳五行之力,威压尽数朝着藤山静也而去,如高山般压下。

  像是有一柄巨锤砸在了胸口上,藤山静也受到重创,他猛地吐出了一口血。

  同时,他耳朵、眼睛鼻子也有鲜血流下,浑身都疼痛至极,可依然比不上他内心的震惊。

  小师妹?

  司扶倾竟然是源明池的小师妹?

  藤山静也不断地吐着血,面上是一片震惊骇然之色。

  他能理解源明池说的每一个字,却根本无法接受。

  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司扶倾五岁之前的事情他并不清楚,但之后他十分确定,司扶倾就生活在左家,十八岁那年才进入了娱乐圈,怎么能和云上之巅扯上关系?!

  那可是云上之巅啊,在自由州也是顶尖的存在,司扶倾何德何能?

  更何况,云上之巅只有九位弟子,哪里又来了一个?

  藤山静也想得很清楚,他把气运之女送给源明池,并献上他研究了数年的气运转移之阵,怎么也能卖源明池一个人情。

  阴阳五行界更为讲究因果,源明池拿了他的好处,迟早要帮他。

  可他完全没有想到,源明池竟然不是看重了气运之女,而是因为气运之女是云上之巅的弟子!
小说
  藤山静也脸色煞白,他瘫在地上,身子不断地在颤抖。

  时至现在,他才知道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源明池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八岐大蛇在他身后出现:“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藤山静也彻底吓破了胆。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停地磕着头,鲜血从他头上流下,他声音惨淡,“我遇见源大人师妹的时候,她已经是重伤之躯了,我只是推算出她是气运之女,想要试试能不能将她的气运转移给别人。”

  源明池的眼神更加恐怖,他明明笑着,但给人一种可怕至极的感觉。

  藤山静也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有、有另外的人夺取了她九成的气运,这根本就是逆天而行,其他的我根本不知道啊源大人!”

  源明池没说话,他目光冰冷,思绪。

  强行掠夺气运之女九成的气运,的确是逆天而行,是会遭天谴的。

  有这个实力,但不一定敢。

  “看来是说了实话。”源明池淡淡道,“既然如此,你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藤山静也神色大变,他再度磕头:“源大人,我这是鬼迷心窍犯了错,我绝对不敢了!我藤山家的名义起誓,不仅不会对您的师妹做什么,还会全力保护她!求您放了我,我会弥补的。”

  “哦?放了你?”源明池微微一笑,“你们藤山家已经没了,我放了你,你又要回哪儿?”

  藤山静也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声音颤抖:“……没、没了?”

  藤山家还有几位老祖宗,就这么没了?

  藤山静也又吐出几口血,惨笑出声:“天道轮回!天道轮回啊!”

  源明池拍了拍八岐的头,笑了笑:“八岐。”

  八岐大蛇的八条尾巴出动,立刻解决了藤山静也。

  它回到源明池身边,表情有些委屈。

  “我也不知道她在何处。”源明池叹气,“没有天丛云剑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需要。”

  他也在《永恒》里找过天丛云剑,只不过差了一点。

  源明池挥了挥手:“行了,找到的话会让你看的。”

  八岐大蛇这才消停下来,乖乖地回去了。

  **

  另一边,酒店。

  司扶倾睡了一觉,身体全部恢复了。

  郁夕珩敲了敲门,带着一盒点心进来:“还是热的,吃点。”

  司扶倾接过来,自己拿了一块,也给了郁夕珩一块:“宁宁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这里面应该加了一些药草,很好吃的,九哥你试试。”

  吃完最后一口点心,司扶倾擦了擦手:“九哥,昨天的事情——”

  “你有难言之隐,所以我不问,每个人都有。”郁夕珩笑容淡淡,“重要的是你安全了,不是么?”

  “嗯。”司扶倾怔了怔,低声说,“等事情查清楚了些,我一定会告诉你。”

  连她、月见和源明池都不清楚,云上之巅到底暗藏了多少祸心。

  她不能让郁夕珩也被盯上。

  “我知道。”郁夕珩看着她,声音也低下,“我很高兴。”

  他浅琥珀色的瞳孔此刻暗了几许,像是有浓墨落下一笔,渲染开来,又深又沉。

  很好看的一双眼,目光沉稳有力。

  司扶倾鬼使神差地抬起了手,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她的手已经盖在了他的眼睛上。

  掌心中有睫羽上下拂动,酥酥麻麻的,像是有电流在她肌肤上流窜。

  温度都在发烫。

  司扶倾立刻收回了手,沉默下来。

  她在干什么?

  区区色诱而已,她的定力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郁夕珩的神色平稳,没什么波动:“想摸就摸,不必忌讳,毕竟——”

  他顿了顿,微微一笑:“姑娘已经摸过这里了。”

  他视线下移,落在他他精韧有力的腰腹。

  司扶倾回想起来了当初,凶巴巴:“我没有你胡说才怪!”

  她跳下床:“我去锻炼身体了。”

  很快房间里只剩下了郁夕珩一个人。

  他不紧不慢地烧了一壶水,开始泡茶。

  正在门外站岗的沉影:“……”

  他忽然发现,他们九哥好像一直在给司小姐下套。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同情司小姐一直在被套路,还是该同情他们九哥套人的速度太慢。

  **

  司扶倾在酒店的健身房跑了一会儿步,接到了朽木明月的电话。

  那边开门见山:“你和源明池又是什么关系?”

  司扶倾顿了顿,啊了声:“我和他是——”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朽木明月又打断了:“也罢,我不关心你们之间的关系,我是告诉你一句,藤山家已经被除名了。”

  “源明池是自由洲人,不好直接出面,我便将这件事情揽在了自己身上,你倒是胆子大,实力没恢复就敢和藤山静也进藤山家。”

  司扶倾说得风轻云淡:“他的目标是我,我只要有把握和他同归于尽,就不会藤山家伤害到我身边的人。”

  朽木明月神色微顿,她淡淡地说:“你这个人,倒是很奇怪。”

  “你帮了我,我肯定要回报你。”司扶倾说,“有什么需要我帮的,你尽管说,比如说有什么病人,我可以救一救。”

  “我有什么要你还的。”朽木明月的声音透着一股高寒,“你只需要尽快恢复实力,和我一战。”

  司扶倾陷入了沉默之中。

  怎么她身边一个个都是好战分子?

  “出了点事,暂时恢复不了。”司扶倾懒洋洋道,“反正源明池还在,不如你先跟他打一架?”

  这回轮到朽木明月沉默了。

  司扶倾挑了挑眉:“怎么,难道你明月大小姐认为你打不过他?”

  “他的式神是八岐大蛇。”朽木明月冷冷地说,“你知道我手上的天丛云剑诞生于八岐大蛇体内,相生相克,会让我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他也是,我们之间没有打的必要。”

  司扶倾摸着下巴:“这样啊,要不然你去找剩下两把神剑,再跟他打一场?布都御魂和天羽羽斩肯定不会受到八岐大蛇的影响。”

  “嘟嘟嘟——”

  朽木明月把电话给挂了。

  司扶倾思虑片刻,拨通了她昨天给源明池的手机号:“五师兄,你是不是把朽木家的大小姐得罪了?”

  源明池按了按太阳穴,似乎有些好笑:“八岐喜欢她手上的天丛云剑,一直缠着,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难怪了。”司扶倾恍然,“她不喜欢其他生物离她很近。”

  源明池眼眸眯了眯,似笑非笑:“我还没有问,小师妹你昨天晚上那么着急地跑去找谁了。”

  “我老板。”司扶倾语气轻快,“他对我可好了,我刚醒来的时候穷到连可乐都喝不起了,要不是他我已经饿死了,刚才他还给我送了点心。”

  她巧妙地掠过了她占了郁夕珩便宜的事情。

  源明池颔首道:“那我需要亲自去感谢感谢。”

  为了他小师妹敢一人闯进藤山家,实力高反而是其次了,最重要的是敢。

  不是谁都能够做到这一点的。

  只是老板?

  源明池听着司扶倾欢快的声音,若有所思。

  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几秒后,他缓缓道:“小师妹,你要回大夏帝国了吧?我刚好送你一趟,下个月我便要回自由洲处理一些事务,圣光裁决所盯上了我,再出来就难了,但我们之间可以用阴阳术联系。”

  “好。”司扶倾点点头,“是要回去了,我还要高考呢。”

  源明池第一次怀疑他听错了:“……高、高考??”

  他记得她十分擅长机械学和电子学,老四开了一家电子高科技公司,有几个芯片就是她制作的,她更是洲际研究所的核心研究员。

  去高考?

  “当然。”司扶倾说,“我要给我的粉丝做好榜样,让她们有底气,证明我值得她们喜欢”

  源明池这才想起来她现在还是一个明星,他笑:“小师妹有很多粉丝,这有助于你手机气运,你说的那个季家,我也要去看看。”

  看看他能不能试着将剩下的气运一并帮司扶倾拿回来。

  源明池皱了皱眉,在脑海里搜查着实力还要在他之上的阴阳师,但一时半会没有想到。

  他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

  还好他找到了小师妹,其他的事情,他会追查到底。

  **

  翌日,安城。

  年以安在opl决赛结束后,就提前回到了大夏帝国。

  距离高考仅剩下了不到三周的时间,学生们都在奋力拼搏。

  叶枕眠专门给年以安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月小姐,你也吃,都认识这么久了,不用和我们客气。”

  “好。”月见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糖醋排骨。

  这段日子确实是她过得最舒缓的时光,平常她任务太多,都是喝营养剂维持生命体特征。

  叶枕眠的厨艺很好,月见也很享受。

  “咚咚咚——”

  门在这时被敲了敲。

  “是不是倾倾回来啦?”叶枕眠站起来,很高兴,“算算时间,她这个时候要到了,刚好我还做了几个菜。”

  上周东桑赤原山地震,叶枕眠十分担心,所幸司扶倾没有什么事,可她这一颗心一直突突跳,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今天早上司扶倾给他们发了航班信息,表示到时候有人送她回来,让他们在家里等即可。

  月见眯了眯眼,手指微微握起:“叶伯母,您坐着,我去开门。”

  她能够感受到门外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但并不属于小师妹。

  叶枕眠愣了愣,还没说什么,月见已经起身来到门前,转动了门把手。

本文标签:我的警花人妻的卧底经历

上一篇:矜持人妻被征服含羞呻吟^全文

下一篇:甜梦文库白浊挺进紧致:实验室改造敏感花蒂肿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