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矜持人妻被征服含羞呻吟^全文

2022-08-03 08:13: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承对于秦沧阑动手揍了自己的宝贝女婿的行为,十分不满,当即黑了脸,表示昨日建立起来的交情烟消云散。

  秦沧阑捏紧拳头:我是你亲爹!

  岑管事来梨花巷接秦沧阑时,秦沧阑已

苏承对于秦沧阑动手揍了自己的宝贝女婿的行为,十分不满,当即黑了脸,表示昨日建立起来的交情烟消云散。

  秦沧阑捏紧拳头:我是你亲爹!

  岑管事来梨花巷接秦沧阑时,秦沧阑已经气到自闭了,一个人闷闷地坐在台阶上,像是被人遗弃的孤寡老人。

  “太爷?”岑管事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秦沧阑道:“我没瞎。”

  岑管事放下手:“得嘞,您上马车?”

  秦沧阑沉着脸上了马车。

  岑管事在他身后做上马车,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您这是——”

  秦沧阑将见到卫廷的事儿说了:“……卫家的那个混小子!”

小说

  岑管事愕然:“您是说……大小姐在乡下的相公是卫家幼子?大小姐是去年腊月成的亲,那会儿卫家幼子不是在护国龙寺带发修行么?”

  秦沧阑冷冷一哼:“呵,修行是个幌子,人跑去青州了!”

  秦沧阑已经从苏二狗嘴里了解到孙女儿成亲的经过了,卫廷受伤,被苏承抓回去做了上门女婿。

  一家人至今不知卫廷的真实身份。

  岑管事喃喃道:“这一家子……心真大呀,捡回来的女婿能来京城,他们就没怀疑过卫廷或许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份?大小姐也不知情么?”

  “我没问她。”

  苏小小病了,秦沧阑不忍心盘问,就先出来了。

  秦沧阑握拳:“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岑管事轻咳一声:“那什么,我觉得……您先把人认回来再说吧。在大爷心里,似乎女婿比您重要一点儿。”

  秦沧阑:“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

  另一边,景宣帝为护国公府的事头疼了整整两日。

  怎么说也是未来的皇亲国戚,非得把事情闹这么大?

  可既然秦沧阑的态度如此坚决,景宣帝也不好揣着明白装糊涂。

  景宣帝赐了秦彻一个新的名字——秦江。

  秦彻这个名字算是收回来了,只等哪日苏承入宫,景宣帝便将秦彻的身份,与护国公的金印、令牌一并授予他。

  当然,有一些细节上的东西,譬如对于秦江的惩罚,也不能草草了事了。

  毕竟是欺君之罪。

  就算顾念先帝与秦峰的君臣之情。

  可死罪能免,活罪难逃。

  是革职还是降职,景宣帝得仔细斟酌一二。

  --

  护国公府。

  秦彻……如今该叫秦江了。

  自打被撵出主院后,秦江迁入了距离秦沧阑的院子十分遥远的清风阁。

  那里曾是秦峰用来习武的院子。

  不能说很破旧,但也着实有些年久失修。

  他的身世在府上传开了,从前那些巴结他的下人,如今躲得远远儿的。

  人走茶凉。

  “你为何不走?”

  他坐在阴暗的屋子里,看着面前拎着一个食盒的徐庆。

  徐庆道:“我说过,我这条命是国公爷给的,我一辈子效忠国公爷。”

  秦江笑了笑:“我已经不是国公爷了。”

  徐庆道:“那也是我的主人。”

  “放桌上吧。”秦江说。

  徐庆将从外面买来的鸡汤搁在了桌上。

  秦江讥讽道:“经过这件事,我也算是看清了不少东西,我是护国公,是整座府邸的主人,可为何只要秦沧阑一句话,就能轻而易举地废了我?”

  “为何?”徐庆问。

  秦江冷笑:“因为,我手上没有实权,确切地说,是兵权。老爷子阴险得呐,表面上将护国公的位置传给我,实际仍将兵权牢牢地抓在手里,我只是一个他推出来的靶子,让所有人将仇恨的目标转移过来的靶子。”

  徐庆道:“我觉得,老太爷并没有这么想。”

  秦江阴鸷地说道:“呵,可是他这么做了!”

  徐庆不再接话。

  秦江打开食盒:“无妨,早点儿看清了也好。让你去打探的消息,打探到了么?”

  徐庆道:“打探到了。”

  徐庆一五一十地禀报完,秦江沉吟了许久,随后仰天大笑:“原来如此……秦沧阑……没想到吧……天不亡我——天不忘我——”

  启祥宫。

  娴妃坐在窗前看诗集。

  她看得头脑发昏。

  想在后宫站稳脚跟,仅有容貌与出身并不够,得懂得经营自己的形象。

  娴妃的形象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才女。

  “困死了。”

  娴妃嫌弃地将诗集往桌上一扔。

  俄顷,刘三德迈着小碎步,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小声在娴妃耳边说了几句。

  娴妃脸色一变:“当真?”

  刘三德将纸条递给她:“娘娘请过目。”

  娴妃看完,面上的神色阴晴不定,她将纸条揉成一团,神色凝重地说道:“你出宫一趟,见一见这个徐庆!”

  刘三德应下:“是!”

  娴妃叮嘱:“当心别叫人发现了。”

  刘三德道:“奴才会小心的。”

  徐庆就在宫外候着。

  刘三德的马车刚出皇宫,徐庆便闪身而入,快到刘三德只看见一道残影。

  “继续驾车。”徐庆隔着车帘,对刘三德说。

  刘三德不动声色地望了望迎面走来的巡逻禁军,暗暗捏了把冷汗。

  “可是……秦大人的人?”

  徐庆太快了,刘三德实在是没看清他的容貌。

  徐庆单刀直入:“我家主子让我带几句话给娴妃娘娘,那位民间来的大小姐,在民间成了亲,相公是卫廷。若是娴妃娘娘不想秦、苏两家的兵权旁落卫家之手,我家大人愿助娴妃娘娘一臂之力!”

  刘三德汗毛倒竖!

  天啦天啦!

  他听到了什么惊天秘闻?

  秦家的真千金居然与卫家幼子搅和在了一起?

  卫家幼子不是出家了么?

  怎么跑去青州……把秦家的大小姐给拐了?

  “那个……”刘三德回了回头,想再多问徐庆几句,却车厢里早已没了人影!

  乖乖!

  秦江的身边竟有如此高手!

  刘三德不敢耽搁,在附近的集市上随意买了一盒点心便回了宫。

  他转述了徐庆的话。

  娴妃也不镇定了,她腾的站起身,捏紧了帕子,美眸中闪过一丝愠怒。

  该死的卫廷!

  放着她金尊玉贵的公主女儿不要,却跑去娶了个乡下的胖丫头!

  他是想得到秦、苏两家的兵权?

 

  做梦!

本文标签:矜持人妻被征服含羞呻吟

上一篇:头趴在她腿间用力吸着口述/全文

下一篇:吃饭桌子底下的刺激h 我的警花人妻的卧底经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