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主人调教我吞精*我被老师添的欲仙欲死

2022-08-02 17:17: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叫丁婉然。乐观向上的九五后,标准双子女,职业是一名才貌双全的空姐。一说起我和连先生的故事,很多人第一反应便是问:你们是不是在飞机上认识的?然后一见钟情,三笑留情?说实话,我也

我叫丁婉然。

乐观向上的九五后,标准双子女,职业是一名才貌双全的空姐。

一说起我和连先生的故事,很多人第一反应便是问:你们是不是在飞机上认识的?然后一见钟情,三笑留情?

说实话,我也很羡慕这样的相识,三万英尺的高空,飞机上的浪漫邂逅。

只可惜,我和他并不是在天上认识的,不过一见钟情却是真真切切。

甚至后来我才知道,我与他的相遇,就是命中注定的。

一切都得从我表哥三十岁的生日派对说起。

那晚我本不想去,倒不是和我表哥关系不好,相反,段御是我所有哥哥中从小到大最疼我的一个。

段御是个典型的白羊座,为人热情、豪爽,只是有点浮夸。

每到夜幕降临,他最爱做的事就是开着他那辆拉风的阿斯顿马丁,行走在夜上海的各个顶级酒吧,到处撩妹。

但段御绝不是那种不务正业的富二代,白天他可相当正经,是市里知名整形医院的院长,一名很厉害的整形外科医生。

偏偏就在那天,我碰上了一件事,令我三年的优秀空乘生涯骤然翻篇——只因一封白金卡旅客的投诉信。

曾经登过杂志、上过公司日历的明星空姐,接下去将面临的却是被停飞的命运,还亲眼目睹了自己的海报被人撕下来,如废纸一般丢进垃圾桶的扎心画面。

小说

这样的重大打击使我改变了主意,打算去找段御。

本打算来个借酒消愁,可派对上那几张老面孔实在令我意兴阑珊。只稍微露了一下脸,敬了段御几杯酒后,便离开了酒吧。

三月底的上海,春天已不知不觉来临,可晚风中仍有着一丝寒意。

天气阴阴沉沉,正如我的心情,跌落谷底。

就在我披上外套想走走时,突然有个人在我身后轻轻拍了拍我的肩。

一回头,是个男生,正在和我热情地打招呼。

扫了他一眼,啧,不是我的菜。

不搭理,走人。

男生却将我拦下,还把手里的雨伞递给我说:“天气预报说今晚会下大雨。”

我愣了愣。

这是什么诡异的搭讪方式?

“谢谢,我有带。”礼貌地拒绝。

“啊......这样啊......”男生尬笑了一下,把伞收了回去。

接着打量了我一下,假模假样地问:“诶?你是不是祥瑞航空的空姐呀?”

“我好像在一本杂志上见过你的照片,没想到真人比照片还要漂亮。”

这种已经听烂了的话,我只好给个敷衍假笑,继续往前走。

他跟在我身边,不放弃地又说:“还真是巧,我是你们公司的白金卡,和你们几个大领导的交情很好。”

“对了,段御也是我好朋友,刚刚我见到你,就想说能不能加个微信,认识一下?”

我脚步不由顿住,因为他那忽而变得蜜汁自信的语气,着实令我感到厌恶。

尤其白金卡这三个字,无疑是撞在我的枪口上。

“不好意思,不管你是谁,我都没有随便给人微信的习惯,而且——”

视线定在他不怎么高挺的鼻梁上,我摇摇头,冷笑道:“鼻子不行,看上去就不太行。”

男生被我这一句怼得哑口无言,面部表情都抽搐起来。

本以为自己成功摆脱,不料往前走了一段,他又阴魂不散跟了上来,还挡在了我跟前。

随即强硬地把手里的伞塞给了我,塞完转身就跑。

我真是感到莫名其妙,刚想追上去,突然“叮”的一声,手机响了。

段御发来一条微信——“人呢?快点过来!有顶级男神介绍给你认识!”

一股火气瞬间冒了上来,立马拍了张伞的照片回过去。

坐到花坛边的长椅上,我正准备狠狠骂一顿他的狐朋狗友,却在目光不经意往右一瞥的一瞬,停下了所有动作。

刚才注意力都在微信上,竟没发现长椅的另一边有人。

一个安安静静地端坐着,正在看手机的男人。

微风轻轻撩动着他额前垂下的几缕黑发,饶是阅帅哥无数的我,都被他的模样给一眼惊艳住了。

冷白皮的肤色,皮相俊美,骨相更优越。

偏欧美人的深邃五官,眉骨、鼻子与下颌线的线条尤为好看,流畅锋利,有棱有角。

眉眼和神色透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冷感,又带点若有似无的忧郁,仿佛只有清风朗月才能斗胆轻吻他的轮廓。

一身挺括又禁欲的黑色西装,将他身上每一处肌理线条都完美地展现了出来,不禁更让人有点浮想联翩......

只是,他的身边放着一束漂亮红玫瑰花和一盒精致的心型巧克力。

我心里顿时一声叹息:看来是个有主的。

不知哪个女人那么好命,能拥有这么个遗世独立的美男子?

虽是我的菜,可惜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我只好默默收回视线。

天空乌云密布。

顷刻间,豆大的雨水一滴滴落了下来,打在了我脸上。

我赶紧从包里拿出自己的伞,撑起来的时候,雨势变得越来越大。

视线不由自主再度往右一瞄,却见那个男人依然纹丝不动地坐着,专注地看手机。

我不禁出声提醒他:“先生,下雨了。”

男人没有反应。

“雨下大了!”

男人还是没有反应。

我有些纳闷了。

他并没有戴耳机,我的声音也不轻,一定是能听见我说话的。可他就是盯着手机,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莫不是他那根时不时在屏幕上滑动的手指,我真怀疑自己看到的只是一座精致的雕塑。

我挪近他一点,伸出一只手在他跟前晃了晃:“哈喽?喂!”

男人仍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晶莹的雨水淋湿了他额前垂下的发丝,滴落的水珠一点一点落在他的脸上,顺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廓流淌,滑下。

他一身考究的黑西装也逐渐被雨水打湿,手机也挂满了雨珠,可他像是浑然不觉,擦都没擦一下。

就连玫瑰花都快被雨淋坏了。

这样的情况,我也不可能视而不见。反正坐也是坐,干脆就挨着他,把自己的伞分了一半给他。

男人依旧静得悄无声息,丝毫不为外界所动。

相较于喧嚣的酒吧,他的这份安静倒是令我觉得很舒服。

正所谓难得清静好时光,我从包里拿出没看完的书看了起来,等雨停。

就这样,在雨中,我静静地看着书,为他撑着伞。

而他静静地看着手机。

中间隔着鲜艳欲滴的红玫瑰与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尽管我们互相不认识,却并不觉得多尴尬。

围绕着我们的空气格外静谧。

耳边只听到雨落下“滴答滴答”的声音......

本文标签:我被老师添的欲仙欲死

上一篇:千仞雪娇躯抽搐呻吟嗯啊|他狠狠撞击她娇嫩

下一篇:浪荡秘书伺候办公室 好大好爽快要潮喷了HH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