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被医生用道具调教惩罚)全章节阅读

2022-08-02 09:46: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冥府中有一处“臧灵楼”,里面藏有记录世间众人生平事迹的卷宗。而那臧灵楼主,名唤孟知微。据说,孟知微是一个极其喜爱故事的人,她平日里也会常看这些卷宗,于是她便把自

冥府中有一处“臧灵楼”,里面藏有记录世间众人生平事迹的卷宗。

而那臧灵楼主,名唤孟知微。

据说,孟知微是一个极其喜爱故事的人,她平日里也会常看这些卷宗,于是她便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喜欢的那些人的生平记了下来,编写成了一本《臧灵密藏》。

《臧灵密藏》里藏着无数的故事,却又不仅仅是故事。

而近日,却听闻孟楼主打算公开一些《臧灵密藏》里的故事,其目的据说是为了赚钱。

至于为什么孟楼主要赚钱,就不得而知了。

并且据说,公开的会是一些已入黄泉源的人的故事。

所谓入黄泉源,便是已历经三世后的魂魄来到冥界后便会直接被带去黄泉源,随后魂魄将会化为碎片,再与其他灵魂碎片重塑形成一个新的灵魂再入新的轮回。

这个消息一出,众鬼还是比较好奇的。

毕竟这密藏里记着的,是孟知微觉得的他人的精彩人生,虽然这个精彩具有极强的主观性。

众鬼也还是愿意来看看的,好奇也好,凑热闹的也罢,反正虽说要给钱,但也只是五冥币,还是挺便宜的。

毕竟在冥府的生活其实也枯燥,来找找乐子或许也不错。

所以,平常都不会有鬼来的臧灵楼今日额外热闹,因为今天是密藏公布第一个故事的日子。

无数鬼都在好奇,这个楼主到底要公开一个什么样是故事,还有这故事值不值这五冥币。

没多久,臧灵楼开门了,出来的是三个臧灵楼长得一模一样的书灵侍从,后面还有数十个书灵侍从跟在后面排开。

臧灵楼的侍从都是楼主弄出来的“书灵”,全部都是一个样子,也只听孟知微的话。这是臧灵楼的一大特色。

侍从们站定后,孟知微的声音也传出来了。

“一手交钱,一手拿本子,每鬼限购一份,切忌多买,不服从规矩者,以后别想再靠近臧灵楼一步。”

此话一出,便是规矩。也是告诉众鬼买卖开始了,随后臧灵楼门前便更热闹起来。

开头的那三个侍从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工作起来,一个抬着收钱的东西,一个手里抬着要有偿公开的密藏册子,还有一个在维持现场秩序,叫众鬼排队购买。

每一个鬼所投入的冥币都会通过一个阵法传送到孟知微面前,孟知微看着这越来越多的冥币,满意的笑了起来。

而冥府另一边的差令所中,几个因为今日没事被收买去捧臧灵楼的场的小鬼差也回来了。

有一个小鬼差也给朝荼稍了一本回来。

小说

“头儿,我发现我们几个呀,其实根本都不用去,今日臧灵楼可热闹了!我们都是好好排队排了好久才买到的。”小鬼差笑嘻嘻的说。

朝荼接过本子,放在了一旁,随后又对小鬼差说到:“这样也不错,下去吧。”

但是小鬼差明显有些不愿意就这么下去,于是他便试探着问到:“头儿,孟楼主她为何要赚钱啊?我听闻,孟楼主平日里俸禄也不少呀?”

“我不知道她为何要赚钱,但我知道你做好你该做的就行了。”朝荼说,语气严厉了起来。

看见朝荼的神色,小鬼差便立马认了错然后便灰溜溜的跑走了。

看来最近他平日里还是太和气了,朝荼觉得。

朝荼知道孟知微要赚钱的原因,但他不可能会告诉这么一个小鬼差。

小鬼差走后,朝荼也翻开了今日孟知微公开的密藏,看看她公开了些什么。

前几页,孟知微都没说故事,只是说了密藏的来源,和密藏内故事的真假不重要什么什么的。

之后,才到的正文。

据说有一古国,陛下春秋高而太子之位未定,朝中最具竞争力的两位皇子各据一方,朝堂中暗流涌动。

而其中之一的二皇子司策玺,在朝中权势稳固,也颇有政绩,却是个多情种,看上谁不好,看上了一品武将越竹澜家的庶出小姐越昭云。

越府上下谁不知道,越家四个小姐,两个嫡出,两个庶出。

但在将军面前最受宠的那个小姐,却是这个庶出的次女越昭云,是从小到大都是被将军放在心尖上疼大。

司策玺便直接向皇帝请求赐婚越家女,并且指名越昭云。另外一位皇子知道后也急了,便也来求娶越家女。

毕竟,越将军战功赫赫,声名远播,在朝中具有极大的威望。

而此前,越将军一直在储君之争中处于中立地位。

可以说,如今他倒向那边,越家女嫁到那边。如果两边都嫁了,那看看嫁的是那个越家女,也能看出越将军倒向了那边。

司策玺是以心有欢喜为娶越昭云的理由的,但是除了越昭云也没人信这个心有欢喜。

毕竟在众人眼中,还不也就是为了皇位罢了。

三日后,便传来消息,皇帝赐婚司策玺与越家嫡长女。

至于不是越昭云的理由是,越昭云尚且年幼,并且越竹澜也舍不得幼女。

而另一个皇子,赐婚了越家庶长女。

而这两桩婚事,是皇帝和越竹澜商议后的结果。

所以,太子之位归谁,已经明了了。

之后,司策玺被立为太子,另一个皇子被封为亲王,另赐封地。

两年后,先帝退居太上皇,太子司策玺登基。次年三月,宣布秀女大选。

届时,二八年华的越昭云,通过这次的选秀,正式进入了宫闱。

司策玺本来就想娶越昭云,加上越昭云的家世,姐姐又是贵妃越姝华,所以毫不意外的成为了这一批入宫的秀女中位份最好的。

直接就封了嫔位。

不过树大招风,越昭云目前也算是兜得住这些风,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后宫中的这些小花招她还算应付得来。

朝荼有些看不下去了,至少他对这个故事以后的故事不敢兴趣。

他估摸着今日自己也没什么事了,索性就打算去一趟臧灵楼。

朝荼到臧灵楼的时候,鬼依旧很多,他来冥府这么多年,倒是还这没见臧灵楼这么热闹过。

他便穿过鬼山鬼海,挤进了楼内

楼内正堂,孟知微数钱数着正乐呵呢,见朝荼来了,就以一种开心都要溢出来的语气说道:“哟!来啦,我以前都没发现,原来钱这么好赚。”

“看来赚的还挺多?”朝荼说道,随即十分自然的走到了旁边的雕花木椅上坐下。随后就有一个侍从出来自然的给他倒了茶。

孟知微自信的点了点头,又给了他一个“这不明摆着的嘛”的眼神。

随后孟知微又笑盈盈的算了算钱,说到:“如果次次都如今日这样的话,我卖五次就能买一盒储魂石。”

“话说,你买了吗?没买给我买去!”孟知微命令似的说到。

朝荼便反驳道:“以你孟楼主的名气,可不差我这一本吧?”

但朝荼都收买了今日没事鬼差给孟知微捧场了!

“那你意思都不意思一下吗?”孟知微又说,语气中有几分责怪的意思,又有几分玩的意思。

朝荼无奈,便拿出之前一只揣在怀里的小册子朝孟知微眼前晃了晃。

随即又说:“意思了,看到没?看清楚没?不信的话我给你念一遍里面写了啥?”

“好啊,念吧!”孟知微接话。

“?”朝荼眉毛都皱了起来。

“念啊?”孟知微又笑着说。

“……不念。”朝荼说。

“不会吧?不会吧?堂堂朝荼统领不会言而无信吧?”孟知微用很欠的语气说到。

“你这些写的无聊,不想看。”朝荼说到。

但还是有点心虚的,毕竟自己也没看完。

“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没看完啊?就说无聊?”孟知微笑到。毕竟故事的主人公还和他有点关系呢,虽然朝荼不喜欢这点关系。

当然也有可能朝荼忘了这点关系。

“那既然你觉得精彩的话,不如你给我讲一遍算了?”朝荼也还是不想念,毕竟虽然说是小本子,但没个两三万字下不来的。

“自己看去吧你!”孟知微又说。随后便又开始数起了钱。

朝荼也没答应看也没说不看,不过想着还是看看消磨消磨时间算了,便还是翻开了这个小册子,又一次看起来。

孟知微用余光撇了一眼朝荼,便又回到了她的数钱计划中。

但也还是有点心神不宁。

她以前最爱听她讲故事啊,现在却不知如何了……

朝荼这边,则是耐着性子继续往后面看着。

后面大概就是,越昭云进宫之后,就颇得圣心,也怀了孩子,还是个男孩,便升为了昭容。恩宠冠绝后宫。

后宫中不少人恨的牙痒痒,但又碍于越昭云的身份和本人不是什么好惹的茬不敢动她。

后宫前朝一体,如今越家的树越来越大,倒是引的不少人想为这颗树“修剪枝叶”。

但都被司策玺挡了下来,加上越家的声望,不服气的却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并且越家的名声本就是极好的。

但后来司策玺的一次生辰,邻国进献了一位美女,司策玺便把这位异国美女纳入后宫封为了美人,一连侍寝几次。

越昭云心生醋意,便在一晚在宫中一处亭中设了宴,邀司策玺前来。

司策玺来了,可哪位异国美人在知道司策玺在这儿后也寻了过来,越昭云心里生气,但又不好发作,便煎熬的度过了这场本该是她和司策玺的宴席。

不过司策玺到底也还是怜惜她,当晚召她侍寝便在哄她,第二日也赏赐了一堆越昭云喜欢的玩意。

但越昭云心里到底还是不舒服,便默默的给这个异国美人记上了一笔。

越昭云这个人,若是别人惹了她,她绝不会轻易放过。

不久之后,传来消息,这位异国美人有孕了,封为了黛婕妤。

越昭云虽说是不大开心的,但也知道自己不能像一个深宫妒妇一样,便也还是大方的给这位黛婕妤送去了贺礼。

可是呀,这宫里到底是有人闲得慌,非得给越昭云送去的贺礼上加点东西,这不,未满两月,黛婕妤的孩子就没了。

那天啊,黛婕妤可是哭的一个惨啊。

因为是在越昭云送的东西上查出的麝香,自然脱不了干系,所以在没查明白之前,只好先禁了足。

司策玺倒是来过,他说他还是相信越昭云的。

或许司策玺的意思是,如果越昭云要害人,也不会用这种手段。

并且,一个异国贡女,没权没势,不管怎样,她的孩子大概率生不下来,即便生了下来,能活下去就不错了。

而越昭云不值得为这样一个孩子去冒险。

不过也还好,两日后,便来了消息,下毒的是俞贵人。

据说是俞贵人买通了越昭云身边的婢女动的手脚,而那个婢女,在下毒之后就失踪了。

越昭云还为此叫人找过一段时间呢,不过就是一旬后在宫内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已经发臭的尸体。

而这个俞贵人,是和越昭云一同选秀进来的,先前同越昭云关系还不错,却因为嫉妒作出了这样的事,也是让人唏嘘。

司策玺震怒,越昭云想着也还是要做做样子,便还去和司策玺求了求情。

司策玺最终还是把俞贵人关进了冷宫之中。为了补偿越昭云,便赐了她一个封号“煦”。

不久,冷宫中便传来俞贵人不堪受辱在冷宫中自裁的声讯。

越昭云知道后,也算放点儿心了。

如今,这俞贵人,便是真的没了。

当初,越昭云便知道,俞贵人心里一直有个人,是个商贩。

此次进宫本就是迫不得已,再加上也不得宠,后宫的生活枯燥无味又绵绵无期,还得挡着那些明枪暗箭,本就劳心伤神。

俞贵人也和越昭云交好,二人一次酒会,俞贵人喝的多了些,就和越昭云说了这事儿。

所以,越昭云便决定帮她一把,虽然也不确定这算不算帮,毕竟终究也还是她自己受益最多,但只要不被发现话,对俞贵人也没有坏处。

于是越昭云便和俞贵人商量策划了这次的事情,下毒的那个婢女下完毒后就杀了灭口,当着俞贵人面前杀的,也算给个警示。

俞贵人顶罪后自然是要进冷宫了,但越昭云有办法把她从冷宫接出来,送到宫外。

毕竟也还有他爹那层关系在,宫中护卫统领越昭云也认识,让他通通融和运运东西什么的,也还是有门路的。

越昭云也派人联系到了俞贵人哪位心上人,那人也算一个痴情人,哪怕俞贵人已经是进了宫的,心里的位置也还是放着俞贵人。

照现在看来,不出意外的话,两人现在应该已经团聚了。

至于俞贵人,已经死了。

外面的那个嘛,也和越昭云无关了,她也管不着。

至于黛婕妤,此次流产后身子受损,再不能孕。

很快的也失去了宠爱,冬日的时候,越昭云对她“颇有照顾”,黛婕妤一病不起,死在了第二年初春。

越昭云也知道自己的脾性,也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什么好得罪的人。

本文标签:被医生用道具调教惩罚

上一篇:人妻绿帽侠精|奶头被民工吃了一晚上

下一篇:交换 np h 乱 群:皇上当众进入太子np主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