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医生和病人纯h文 强迫调教玩弄高黄

2022-08-02 09:37: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哎哟!”顾迟迟怎么也没想到,摔一跤会这么疼。好不容易有时间拉着好姐妹一起参加花朝节,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汉服嘚瑟了一大圈都没出问题,没想到竟然在厕所门口出了事

“哎哟!”

顾迟迟怎么也没想到,摔一跤会这么疼。

好不容易有时间拉着好姐妹一起参加花朝节,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汉服嘚瑟了一大圈都没出问题,没想到竟然在厕所门口出了事故——裙角太长,一个不小心踩上,然后就……脸着地了。

“完了完了,我嘚瑟着建立起来的形象全毁了!”起身前,顾迟迟还暗自懊恼着。她动了动胳膊,有点儿麻,胸口还闷闷地疼,膝盖更是火辣辣的疼,刚才可是跪倒在地的啊,实在是太糗了!“渣渣,扶我一下,我站不起来了……”她闭着眼睛,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没脸见人了。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好姐妹秋沫沫过来扶她,顾迟迟只好自己撑着地起身:“你个渣渣,塑料姐妹情啊?要散伙嘛?”说着,索性坐在地上揉着膝盖——丢人就丢人吧,反正已经这样了,命要紧,哎哟……疼死我了!

“嘶——”一声轻叹从身边儿传来,秋沫沫这才捂着脑袋起身,“你自己摔倒怎么还有力气把我也拽倒啊?服了你了,塑料姐妹!诶,这是哪儿?”

“还能是哪儿,厕所门口呗,你是不是摔傻了?”顾迟迟没好气地回嘴。

“不是、我们好像……不在厕所门口啊……”秋沫沫一脸茫然地环顾四周,“难道我摔出幻觉了?”她起身,一手拉起顾迟迟,一手扫了扫裙摆上的尘土草叶,低头看见脚下是一处用青砖石砌成的圆形石台,上面好像刻着什么东西,看不懂。

顾迟迟拽着秋沫沫的手颤巍巍地站起来,缓了缓这才抬起头丢了个白眼给她,却发现原本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花朝节集会公园完全变了样,四周是绵延的山川,而她们也不在厕所门口,而是在一处山顶之上!

“这是……哪儿?”环顾四周,顾迟迟终于发现了石台下站着的一个灰袍人影,“那里有人,我们去问问吧!”她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和秋沫沫是摔穿越了,在厕所门口摔了一跤就穿越,她俩这穿得也太随心所欲了吧!

刚迈步要下台阶,自己却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生生把她给怼了回来:“哎哟卧槽!”顾迟迟捂着脑门蹲在了地上,“啥玩意儿这是!”

秋沫沫站在原地没动,慢慢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到石台边缘,摸到一处冷冽的透明壁障。“哟,厉害了,这应该就是结界吧?”她扭头看了看顾迟迟,挑了挑眉毛。

“结界?”顾迟迟很不合时宜地有些小开心,“我们穿越到的地方还有这种神奇的东西啊!”说着,她也伸手摸了摸。

秋沫沫看出了她的开心,忍不住给她泼冷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出去。”正说着,就见结界之外的那个灰袍身影走了过来,她有些紧张地拉住顾迟迟,“小心。”

顾迟迟一抬头就看见一张有些苍老的脸,吓得她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接着,那灰袍人咧开嘴朝她们笑了,脸上的褶皱挤在了一起。

小说

“哈哈哈哈……老朽终于召唤出了可以祸国殃民的妖姬,还一次召唤出两位,顺成王交给老朽的任务终于完成了!足矣,足矣!”说着,灰袍老者一个怒目,一手置于胸前,一手两指做笔在空中画了些什么,接着一掌推出,便有一股闪着微光的气劲穿透结界打了进来。

顾迟迟刚缓过神儿,就见这灰袍老头自顾自地唧唧歪歪了一阵儿,还一瞪眼一手一掌地胡乱比划,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她拍了拍面前的结界:“喂,老先生,能不能先放我们出……啊!”

话还没说完,顾迟迟就觉得左肩膀一阵刺痛,她右手抓住肩膀,还有心思暗想着,真倒霉,刚穿越来就碰到个奇怪的疯老头儿!

“呃啊……”秋沫沫也是同样,左肩膀疼得厉害,她覆在结界上的手指忍不住收紧,却在下一秒听到了什么碎裂的声音,紧接着手下一松,她一个踉跄,结界就这么消失了。

肩膀的刺痛终于停了下来,两个人都捂着肩膀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缓着刚才蚀骨的痛感。

“卧槽,这个老头儿想干啥?”秋沫沫小声咒骂着。

灰袍老头儿微微探下身子,伸出一只略显枯槁的手,苍老的声音也显得刺耳起来:“来吧,顺成王的烙印已经刻下,从今日起,你们二人要听我差遣。”

顾迟迟抬头看着这自说自话的老头儿,微微蹙了眉头,还想着要怎么拒绝,而秋沫沫则是没这么好的脾气了,一个猛扑过来就把这灰袍老头儿扑倒在地,骑在他身上揪着灰袍领子恶狠狠道:“你一个人叽哩哇啦地自说自话自嗨什么啊?问过我们的意见了嘛?听你差遣?你有什么能耐让我们听你差遣?还有之前那句,祸国殃民是什么意思?你给我交代清楚!”

灰袍老头儿被吓得不轻:“怎么回事?我召唤出的妖姬本应听我差遣,为何你……你竟能忤逆老朽?”他瞪了瞪眼睛,“你就不怕灰飞烟灭吗?”

“灰飞你个头啊!”秋沫沫抬手就想一拳先招呼上去,可看到这老头的样子,好歹也要尊重一下老年人,这一拳就扬了扬做个样子。

“渣……沫沫,你先别冲动!”顾迟迟见状,急忙上前拉住了她,“你先让他说清楚。”

秋沫沫终于恢复理智,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裙。

“老头儿,我问你,”顾迟迟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微微锁了眉头,“这是哪里?”

灰袍老头坐在地上,咯咯地笑了起来:“你们本应是老朽召唤而来的妖姬,当是无情无心无欲的傀儡,而今如此这般,甚是有趣啊!”他答非所问,眼神中却透露着看好戏的样子,“这皇储之争,也该添些意外了,哈哈哈哈!”

皇储之争!

顾迟迟和秋沫沫两人对视了一眼,也有些惊讶,本来以为穿越来能种个田赚个钱搞几个古董去卖钱的,结果还是没能逃过所谓的“宫斗”戏码啊!

“苍天无眼,我们还是回去吧!”顾迟迟这回可不淡定了,她俩这智商,宫斗剧里活不过半集的那种。

秋沫沫一脸严肃:“怎么回去?你知道回去的方法嘛?”说着,她眼神儿示意顾迟迟——问这老头儿!

“老头儿,你能把我们召唤来,就应该能把我们送回去吧?”顾迟迟捏了捏拳头,蹲下身来瞪着那灰袍老头儿。

没料想,那老头儿笑着摇头,接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你们莫要妄想了,还是跟老朽回顺成王那里去吧!”

“顺成王?又是谁?”

“你们见到了就知道了,走吧!”灰袍老头儿说着,便要上前拉住她俩,“事不宜迟,可别坏了顺成王的大计!”

“哎,你等等……放开我们!”

“谁会跟你去玩儿什么大计啊,死老头子你放手!”

两人被老头儿拽住,竟然挣扎不开!秋沫沫心下了然,刚才自己扑倒这老头儿,完全是自己运气好偷袭成功,他既然能在这里做什么召唤妖姬的工作,也肯定不能小看他的能力啊!

完蛋了!

两人正绝望呢,忽然一阵风过,面前已经站定一个蒙面黑衣人,顾迟迟两人正分辨是敌是友呢,忽觉手腕上的力道松懈,紧接着,那灰袍老头儿便倒了下去,没了动静。

呃,不会是死了吧?

顾迟迟有些害怕,她看了看一旁的秋沫沫,见她也愣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才将吓傻的两人唤回意识。顾迟迟循声望去,站在队首的人一身武将装扮,眉宇间英气凛然,目光如炬,英武非凡。

“这就是顺成王的门客?”

这一开口,就让顾迟迟这个声控拜倒了!“渣渣,这个人声音好听哎!”她拉着秋沫沫,不合时宜地小声犯花痴。

秋沫沫当然也看到了这么一个出挑的人物,十分赞同好姐妹的观点。

“回将军,正是!”黑衣人抱拳行礼。

“那——这两人呢?”将军朝两人看过来,眸光冰冷,顾迟迟跟他对视了一秒,立马认怂。

“这是此人用邪术召唤出来的……妖姬。”黑衣人朝她们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

“妖姬?呵呵……”将军冷笑一声,“顺成王这出戏怕是唱不成了!你且退下吧!”说罢一挥手,黑衣人“嗖”地一下就不见人影了。

顾迟迟的花痴脸早就被这将军一瞪眼打回原形,她拽着秋沫沫的袖子,瞅着这帅气的将军散发着一身冷冽的气场朝她们走来。

“沫沫……”这种情况下,顾迟迟可没心情再叫秋沫沫的外号了,她紧紧拽着好姐妹的袖子,就差把人袖子撕下来了。

眼看着这将军手下的一群兵卒就上前拿人了,秋沫沫正思忖着先去军营再从长计议,可顾迟迟倒是头一回沉不住气先嚷嚷开了:“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跟这个老头子是一伙的了?要严加看管的是这个老头子,不是我们俩!”

再看这将军,停下了脚步微微回身,神情似是有些微怒了,冷眸里射出寒光,却只是瞄了顾迟迟一眼:“两个可以祸国殃民的妖姬,本将军没有将你们就地正法就已经网开一面了,你以为你有几条命跟本将军撒野?带走!”

顾迟迟被吓到,要不是秋沫沫眼疾手快上前扶住她,她早就腿软秃噜到地上去了。

“愣着干啥,跑啊!”秋沫沫拽着顾迟迟,嗷地一声就窜了出去。

顾迟迟被她拽得踉跄了一下,索性也就跟着跑了,还鬼使神差地朝后看了一眼,就见那将军打扮的人黑着脸,一挥手,身后那些兵卒们便朝着她们俩追来!

她被秋沫沫拽着跑,有些气喘吁吁道:“咱们跑不过他们一群当兵的啊!”

“跑不过也得跑啊!”秋沫沫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大劲儿,暗暗庆幸自己跑得还挺快,“咱俩黑户,被抓回去可咋办啊!”反正,跑就完事儿了!

身后的脚步声渐渐逼近了,秋沫沫朝后一看,乖乖嘞,那么一小队人马都来了!

跑不掉了吗?

能跑一个是一个吧!

这么想着,秋沫沫把顾迟迟往前一带:“你快走,我拖住他们!”说着便停下了脚步。

顾迟迟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她:“你确定能拖住……他们?”

“呃……”秋沫沫脚下一绊,踉跄了一下,“别废话,你快走!”

“我特喵的走哪去啊!”顾迟迟快崩溃了,这个秋沫沫穿来的时候是不是把脑子落下了?

阿西吧!

秋沫沫看着那一队兵卒越来越近,只能转身拉着顾迟迟继续跑。

“前面没路了!”顾迟迟眼神儿好,看到前方是一处断崖,立刻拉了拉秋沫沫。

两人犹豫了一下,瞬间就被那群兵卒围住了。

“完蛋了!”秋沫沫拧着眉头,把顾迟迟护在身后。

“要不,咱们跟他们走吧……”顾迟迟拽着她的衣裳,看着那位将军模样的人一步一步地走来,最后依旧是在众兵卒面前停下。

“跑啊,继续跑。”那将军冷笑。

两人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只得往后退。可身后就是断崖,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粉身碎骨。

顾迟迟抓着秋沫沫的胳膊,腿有些发软。

秋沫沫也好不到哪儿去,跑了这么半天,早就没力气了。

那将军依旧大手一挥:“绑上带走!”

身后几个人便走上前来。

也许是点儿背吧,顾迟迟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刚巧踩到一处圆滑的石头,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朝断崖跌去!

“沫沫……”

秋沫沫被她一带,踉跄了一下,右手紧紧抓住了她:“这喵的什么设定啊……逢崖必摔吗……你抓紧我……”

顾迟迟抓着她的胳膊,怎奈刚才就疯跑了一阵子,早就没力气了,身子正慢慢往下滑:“沫沫,我抓不住了……”

话音刚落,就见一只大手出现,紧紧地抓住了顾迟迟的皓腕,轻轻施力一提,就把人给拉了上来。

顾迟迟爬上来,腿早就软了,根本站不稳,紧张地抓住那只有力的手,用来支撑自己。

那将军扶了她一会儿,面色有些不悦:“可以放手了吗?”

顾迟迟吓坏了,抬头就看见一张冷得掉冰碴子的脸,她急忙松手,可这一松手,腿就软得坐在了地上,然后她抱着秋沫沫就开始哭:“我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啊!我不要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啊……”

秋沫沫也吓得心脏砰砰直跳,跳得胸口都开始隐隐作痛了,她搂住顾迟迟:“好了好了,我们没事了,没事了。”

将军整了整袖甲,冷眼看着这两个坐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妖姬,心下微微一颤,他锁紧眉头,蹲下身来打量着这俩人。

秋沫沫虽然哄着顾迟迟,但此时也是有些打怵,这个将军看脸还行,可是这气场是要杀人吧?怕了怕了,我等弱女子……还没想完,下巴就被一只大手捏住,左右端详了一阵儿才放开,秋沫沫疼得眉头一皱,也没敢发火。

顾迟迟自然也是这种待遇,刚才受了惊吓的她倒是疼得又哭了出来,泪水从红红的眼眶里啪嗒就掉了下来:“嘶——疼……”刚出声儿,这将军就放开了手。

“哼,妖姬……还真是能祸国殃民呢!顺成王的如意算盘打得也太好了。”将军一摆手转身,衣袍轻翻,“来人,把他们绑了带回军营,严加看管!”

“沫沫……”顾迟迟挂着泪珠,有些不知所措。

“先别急,既然没有就地正法,就还有转圜的余地。”秋沫沫强行稳住心神,看了一眼跟在周围的兵卒,扶起顾迟迟小声道。

果然是妖姬!

走在前头的大将军一脸严肃,英武威严,可心底还是忍不住搓了搓手指,刚才那双纤纤玉手抓着他,柔软的触感让他心头微动:

面对一个小丫头惊慌失措的表情竟然没绷住,差点儿扫了我这个将军的威严,难道是在军中许久未近过女色所致?唉……女子如祸水,得空还是到陵襄王那里喝酒去吧!

下山的路上,顾迟迟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神儿,拽着秋沫沫小声咬耳朵。

“为什么都说咱俩能祸国殃民呢?”

秋沫沫看了看她,挑了挑眉毛:“能祸国殃民的都是超级美女啊,我也看你比原来漂亮多了!”说完还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学着男人色迷迷地冲她挤挤眼。

顾迟迟一脸嫌弃地看着她:“得了吧,你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秋沫沫的那张嘴!虽说自己顶多算一个还能看,但是总会湮灭在众多漂亮的小姐姐中,自知之明还是要有的。

“真的,看上去漂亮多了!”秋沫沫一本正经地看着她,丝毫不顾及前后左右跟着他们的兵卒,“这仔细一看,气质也不一样了啊!我不骗你!”

看着她一脸“我撒谎就去shi”一样信誓旦旦的表情,顾迟迟打算暂且相信她吧!她也上下打量着秋沫沫,渐渐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不对啊,小渣渣……你现在怎么……”她尽量压低声音,却掩不住眸中的惊讶。

“什么?”秋沫沫见到她的表情,自己也吓了一跳。

顾迟迟凑近了来:“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啥?”秋沫沫差点儿喊出来,连忙上手摸自己的腰,“唉?我的肉呢?我肉去哪里了?什么情况?”这一身护体的肥膘怎么说没就没了?

怪不得刚才有劲儿,还能跑那么快呢!

顾迟迟见周围的兵卒看过来,忙拽了拽她:“小声点儿。你这瘦了不更好看了嘛!叫啥?生怕人不知道你原来是大胖吗?再说了,”她笑嘻嘻道,“你现在这个样子,绝对符合妖姬的设定啊!”

“放屁!”秋沫沫一听,立刻爆粗口,“老娘可不想祸国殃民!你别瞎说!”

顾迟迟白了她一眼:“行行行,你丑你丑,行了吧!”真是实打实的塑料姐妹,说她变漂亮了还骂人。

她瞄了几眼秋沫沫,总算接受了这个设定,变漂亮了谁不开心啊!

灰袍老头儿快到军营的时候就昏昏转醒,被兵卒提溜着一路给扔进了军营角落的牢笼中,顾迟迟和秋沫沫手拉着手,也被扔进了另外一个牢笼里。

“生平第一回进笼子。”秋沫沫看着走远的兵卒,扒在木头栏杆上还有心情自娱自乐,“嗷呜,我就是大脑斧!”她张牙舞爪了一会儿,顾迟迟在旁边抱着膀子看她表演了一会儿。

“这位姐姐,你心真大。”她还在为今后的事情发愁,这位秋沫沫同学还有心情装大老虎。

秋沫沫理了理散落眼前的碎发,突然想起背包里有梳子,回身一摸:“嗯……人穿来了,背包没穿来……这设定新鲜!”她自言自语着,把头发随意一捋,塞进了发夹里,“哎你说,背包没穿来,这衣服首饰倒是没少哈!”

顾迟迟歪头看着她:“这位姐姐,你是不是傻了?这种情况下你还能这么淡定地跟我讨论这种穿越设定?”

秋沫沫似乎没听进去她在说什么:“哎呀,背包里有我的手机钱包身份证啊!这可怎么办啊!”她抓住顾迟迟的手,一脸哭相。

“你有完没完?”顾迟迟恼了,“我们现在都要死了,你还担心手机钱包身份证干啥!”她这么一吼,倒是引得一些兵卒看过来。

凌肃安回到营帐刚饮了一杯水,就见兵卒来报:“将军,关在牢笼里的两位美……两位妖姬打起来了!”

“那就让她们打去,何妨?”

“可是……”那兵卒吞了吞口水,继续道,“原本在演武场训练的士兵,都围过去了……”他说得小心翼翼。

“什么?”凌肃安英眉一皱,扔下杯子就出去了。

本文标签:强迫调教玩弄高黄

上一篇:粗大挺进清纯校花呻吟(大胸乳沟)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侠女美妇献身绿帽:女侠美妇沦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