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粗大挺进清纯校花呻吟(大胸乳沟)最新章节列表

2022-08-02 09:34: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门槛山,地处拒马河上游,山势不陡不峭,显不出什么险峻,但景色优美,因两山之间有一条平行山脉相连,状如门槛得名。兰家寨坐落在山脚下,依山傍水,寨子不大,人口密集,果木树居多,可耕地匮乏

门槛山,地处拒马河上游,山势不陡不峭,显不出什么险峻,但景色优美,因两山之间有一条平行山脉相连,状如门槛得名。兰家寨坐落在山脚下,依山傍水,寨子不大,人口密集,果木树居多,可耕地匮乏。但全国形势都在以粮为钢,兰家寨放弃了因地制宜,大搞农业生产,砍伐果树开山造田。为此,地方政府还专门组织参观团去大寨参观学习。参观大寨人如何战天斗地,依靠人民公社集体力量,克服困难,自力更生。凭着一双手,两个肩膀,一把撅头,两个箩筐不分昼夜苦干,不但自给自足,还能向国家交售余粮。一时间,兰家寨漫山遍野红旗招展,劳动号子此起彼伏。火红的年代,火样的人群,把门槛山折腾的沸沸扬扬。尽管没有改变贫穷落后面貌,毕竟彰显出了那个时期大寨人的精神风貌。

山村的早晨炊烟袅袅,淡淡的如丝带飘在湛蓝的天空。时不时的会被远处的大山扯住系在腰间,似乎暗示人们,大山与寨子有某种牵扯不断的渊源。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缓缓穿村而过,溪水终年潺潺款款的唱着欢快的歌,一座粉墙朱门,古色古香的山村民居,掩映在错综复杂的树荫里。

朱漆大门敞开着,几只争食的母鸡相互打斗追逐。不远处,一只红冠锦袍,雄赳赳的公鸡似乎发现了什么美味佳肴,金黄的爪子刨抓地面,发出咯咯的声音呼唤他的众多妻妾。

整齐干净的院落,一棵枝干硕大的老梨树矗立在院落中央,角落里是几棵柿树,墨绿的叶子配着橘黄色的柿子。贴近左山墙有棵碗口大的枣树,红玛瑙般的枣子挂满枝头。

梨树下,一把土造的轮椅上,坐着一位中年女性,鸭蛋形的清水脸,一身洗得发白的蓝布裤褂。细眉凤目,姿态优雅,目光娴静。如果不是坐在轮椅上,而是倚着芭蕉,扶着丫鬟,那该是怎样一幅古典美人图。

仅从外表,谁能想到她曾经饱受磨难,更想不到她曾经用弱柳扶风般的娇躯,以自己的方式撞击黑暗迸发出壮丽的闪电,瞬间照亮通向光明的捷径。

造化弄人,命运的安排,即莫名其妙又在情理之中。滚滚红尘,茫茫人海,她的人生航程似乎没有可以停靠的港湾。回首风雨飘摇的的岁月,她这一叶扁舟,永远运交华盖,漏船载酒,无论她多么睿智,也改变不了现状,唯一能改变的是自己的心态。有人说,人的精神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心永远在流浪。她这一生,似乎命中注定要没有目标的行走。她的人生交响曲,键入了一枚不和谐的音符,拨弄出了本不应该属于她的颤音。她曾梦想过,但她的梦想与现实横亘着一条不可逾越的沟壑。她也坚持过,努力过,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流浪。

“兰簪。”随着一声清亮的喊声,由门外旋风似得刮进个半老徐娘,精雕细琢的扮相,浑身上下收拾的干净利索。相貌算不得丑,也称不上漂亮,削肩弓背,略微带点水蛇腰。侧面看,不失女人美妙形象,正面看,走路膝盖外甩,兼职一双裹了又放的解放脚,状如螃蟹。华达呢面方口白塑料底布鞋套在如此这般的脚上,充足的时代女性,率真的个性张扬。

小说

“是金珞娘来了,嘉琛,搬把椅子来。”吴嘉琛答应着搬过一把木质方凳:“婶子,请坐。”“好好好,坐着坐着,坐着好说话。呦!这是嘉琛做的?有模有样的,赶明儿给我也做两个。”

“是啊,这孩子心灵着呢,搭手就会,瞧瞧这个家,全由他一人操持,真难为他了。就盼着金珞早点儿嫁过来,也好有个帮手。彩礼的事儿,你看......,”

“不急不急,听金珞说吴老太把祖传的物件儿给你了,我来看个新鲜。”“一件普通的头饰而已,算不得稀罕。我是想跟你商量,你看你们老俩就金珞一个闺女,我呢也就嘉琛一个,这么多房子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你们老俩搬过来住,前院后院随你挑,咋样?”

那敢情好,瞧瞧这青砖碧瓦的,甭说住着,看着心里都敞亮,就我家那两间土坯房,下雨漏雨,刮风透风。可不是咋地,这深宅大院的,眼巴前儿没人晃悠,掉根针都能听到响声,怪瘆人的滴。要那么多彩礼说啥的都有,也怨不得谁,人随社会草随风,眼巴前儿时兴这个,嫁妆越多越好。不过,置备多少嫁妆不也抬过来不是,这下好了,全解决了。干脆新事新办,让他们旅行结婚。”金珞娘大喜过望,眉飞色舞的说个不停。

“想一块去了,就着么定了,让他们旅行结婚,眼巴前儿也时兴这个。”正事说定,又扯了些别的,金珞娘乐颠儿乐颠儿的告辞。吴嘉琛着急的对他娘说:“娘,这房子多少彩礼都不能换。”

他娘不紧不慢地说:“是让给他们住,又不是卖给他们。”吴嘉琛知道母亲是个有主见的人,大事总要深思熟虑后才决定。自不便多说,突然他想起什么,欲言又止。兰簪会意,对他说:“有些事你还不能知道,也绝对不能知道。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全身心的呵护你,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另外,你和金珞旅行结婚就去北京吧,我还有事交代你,到时再说。今天上工顺便请假,免得记工员按旷工处理扣工分。”

收工回来后,吴嘉琛便忙活起来,挑满了一大缸水,准备了足够的柴禾,接着洗涮缝连,该干的全干了。他娘说:“把水挑下就行了,其余的我还能对付。”

吴嘉琛停下手里的活,答非所问:“明天我们就动身,您要交代我们办啥事,咱家北京可有亲戚?”他娘淡淡的说:“是个故人,很多年没有联系了,当时留了这个电话号码。你看看,用心记住,说着掸开一张很窄字条递过来。”

吴嘉琛接过来,不加思索的念出:“北京......,”他娘警觉地拦住他,压低声音:“这可不是玩儿闹的,记住,到这个地址打这个电话,接通后只说一句,‘我到西客站了’,就挂掉,半小时之内有人来搭讪说‘东西带来了吗’?你就说‘我没带现钱’。他会安排你去见一个人,见到那个人把这支步摇给他,等他给你一支同样的步摇,啥也别说就离开,记住,两支步摇只有眼睛不同。”

吴嘉琛不解的问:“咋地跟特务接头是的?他娘回答:“关系重大,吴家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只能如此。”吴嘉琛点点头,试探的问:“那个人是吴家后人?”

他娘停顿了一下,随即说到:“他是怎样的人已经不重要了。嘉琛啊,从小到大,娘没有跟你提过吴家任何人,今儿个跟你唠唠吴家最后掌门人吴老太。

吴老太的称谓是吴家败落以后人们随口叫的,吴家鼎盛时期,无论老幼尊卑,都要尊称她‘当家的’。这是规矩,逾越规矩就要家法从事。日子长了,人们便把她的名字忘了。其实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童栖鸾’。二十岁时,被吴家八抬大轿抬进门,与年仅八岁的鸣轩少爷完婚。

婚礼排场相当了得,三里五乡,十里八县,出份子的络绎不绝,流水宴摆了好几天。这在吴家是史无前例的,当时的掌门人是鸣轩少爷的母亲万氏。父亲是大老爷吴仁举,为官任上。

二老爷吴仁斋赋闲在家,娶妻闵氏,育有三男两女。长子鸣鹤在外求学,次女镶玉,二子鸣鹏,三子鸣鸿,幼女缀玉。三老爷吴仁杰在外经商,娶妻佘氏,育有一子一女,长子鸣鹿,次女佩玉。四老爷吴仁奉是奉系军阀的军官,娶妻冯氏,育有一子鸣麟。唯有大老爷四十几岁才得此一子,且万氏产后得了月子病。带病之身执掌诺大家业渐感力不从心,身边又没靠得住的人。二老爷虎视眈眈,心怀叵测,明里暗里欺上瞒下,对万氏阳奉阴违。加之其他三房明哲保身。二老爷逐渐占了上风,若再不想办法压住二老爷,掌门之位就要逊位与他了。除了为儿子安排婚事,没有其他可行的办法。

沙岭童家和吴家是莫逆之交,早在明朝末年,吴家先人和童家先人结伴闯荡江湖,生活所迫,参加李自成的义军。后来义军失败,二人销声匿迹不知去向。再后来就有了荻子空吴家,沙岭童家。关于这段历史,吴家讳莫如深,外界传闻也是捕风捉影,但从荻子空的布局来看,传闻不是空穴来风。

听到这里,吴嘉琛想到了那根拐杖,打断他娘的叙述说:“那根拐杖一定有机关,要不咋地我会飞出去?传闻吴家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地下宝藏,说不定答案就在拐杖里。”

他娘不确定的说:“再早那根拐杖是吴家始祖的暗器,后来吴家后人便拿它做了传家宝。经过几代人的改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从不轻易示人,吴家上下对它有种敬畏心里。摊上大事时才请出传家宝,我只见过两次。第一次,是从龙嘴里飞出一枚枣核镖,第二次居然从龙尾射出一颗子弹。吴家的秘密,除了当家人,没人知道。这是祖上传下的规矩,旁系族人也追究过此事,无凭无证,无果而终,或许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而已。若果有此事,沙岭童家应该知道。”

和童家结亲,是压制二老爷的重磅筹码。明眼人一看便知,二老爷之前也曾去童家给鸣鹤提亲,但童家婉拒了,二老爷只能仰天长叹。

婚宴上,大太太领着新郎新娘给客人斟酒,鸣鹤喝的已有三分醉意。他醉眼乜斜打量新娘,凤冠霞帔,浓妆艳抹,像戏台上唱戏的戏子。之前看她秀色可餐,现在看她不堪入目。他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走到新娘跟前:“都说童大小姐才思敏捷,今儿个当着亲朋好友父老乡亲的面,我出句,大小姐可否赏脸对句。新娘没拒绝,微微施礼说句:“承让。”鹤少爷口称:“得罪,”脱口而出:“春风放胆梳杨柳,”还没等新娘开口,八岁的新郎抢过话来:“夜雨满人去润花。”

稚嫩的童音刚落,所有在场的人都笑了,新郎还以为笑他说错了,一本正经的解释:“书上就是这么写的。”又是一片大笑,随即有人起哄:“轩少爷,今晚有雨吗?”新郎扬起稚嫩的小脸望着天:“没有阴天,怎么下雨啊。”又是一阵爆棚是的大笑。把新郎笑懵了,不知如何是好,躲进大太太怀里。

鸣鹤伸出双手示意大家安静,面向新娘,口出一句:“并蒂初开,两瓣红莲承玉露。”客人们忍俊不禁,目光齐刷刷望向新娘,新娘出奇的淡定,面无囧色从容对出:“江山合璧,一轮海日捧天机。”

还没等客人笑起来,站起一位瘦骨嶙峋的老学究,是吴府家学的老师,大声说:“好对,兴发于此,意归于彼,此联可谓珠帘合璧。鸣鹤看向老者,语带不悦:老师这么解,倒也说的通。”随即转向新娘,口气多了几分挑衅:“出恭入敬,面南背北腿西东,一桶江山,便敢称黄。”

此句一出,全场骚动,表情各异。就见大太太呱嗒把脸一撂,怒声喝问:“今儿个谁当值?”话音刚落,一个中年女人一溜烟儿的跑过来,一脸惶恐站在大太太跟前。

大太太一见是二房的厨娘,厉声呵斥:“张嫂,你也算是吴家的老人了,这差当得越发不带眼了。大少爷喝多了,难不成你也醉了,酒席宴前由着主子胡沁。照规矩办,思过房醒酒三天,只准喝水,不准吃饭。”

张嫂诺诺的应着,用眼撇着二老爷不敢动,二老爷面沉似水,弯腰抬腿扒下一只皮鞋朝着鹤少爷砸了过去。鹤少爷急忙闪身接住皮鞋,见父亲动怒,也就没了下文。把鞋交给张嫂,随着小斯去思过房思过

本文标签:粗大挺进清纯校花呻吟

上一篇: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小说^全文

下一篇:医生和病人纯h文 强迫调教玩弄高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