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在野地里把我要了|在办公室被老师cao哭

2022-08-02 08:36: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左柚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穿戴整齐。

  “柚柚,早安啊。”祁屿安坐在餐桌前对着左柚招了招手。

  一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左柚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侧脸,&l

左柚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穿戴整齐。

  “柚柚,早安啊。”祁屿安坐在餐桌前对着左柚招了招手。

  一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左柚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侧脸,“早,早安。”

  祁屿安勾了勾唇,朝左柚敞开了怀抱,“要抱抱吗?”

  听到这话,左柚的脸猛地红到了脖子根,但是看着祁屿安坏笑的表情,左柚知道他是故意的,轻咳了一声后便坦然的走向了祁屿安。

  接下来轮到祁屿安不知所措了。

  当左政燃整理好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他家大闺女像个土匪一样紧紧的抱着祁家小媳妇,祁屿安就像只煮熟的虾子一样,一双手不知所措的抬在半空中,放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柚子,别欺负安安!”

小说

慕晴端着小米粥出来无奈的让左柚从祁屿安身上下来,看着站在原地的左政燃,慕晴皱了皱眉,“你在这儿怎么不阻止你家闺女欺负人家安安啊。”

  左政燃挠了挠侧脸,“不是,主要是我看屿安好像还挺开心的样子,就没阻止。”

  左柚正准备从祁屿安身上下来,听到左政燃的话,突然捧起了祁屿安的脸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对于自家女儿粗线条的行为,慕晴眉毛轻轻抽动了一下,“柚子,你好像有很久都没有挨揍了吧?”

  眼见自家老妈要上真家伙,左柚赶忙从祁屿安的身上下来乖乖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看着乖巧的左柚,慕晴满意的哼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厨房。

  左政燃宠溺的看着慕晴,无奈的笑了笑坐到了自己的位置等待着开饭。

  也许是没怎么见过左政燃,祁屿安坐在左柚身边显得有些局促,左政燃察觉到了氛围的尴尬,于是率先开口,“屿安不用太过紧张,我经常在你爷爷那里听到你,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是你爷爷说你是个好孩子。”

  听到左政燃的话,祁屿安尴尬的陪笑,显得更加局促了。

  他爷爷怎么什么都说啊!

  但是这也让祁屿安知道了左政燃是林正浩的人。

  正想着要怎么挽回自己的形象的时候,祁屿安的碗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剥了壳的鸡蛋,祁屿安不敢相信的看向左柚的方向,左柚并没有看他,“爸爸,吃饭呢,提什么学习的事情啊,再说了,祁屿安他才从国外回来,跟不上国内的课程纯属正常好吧。”

  眼见自家女儿有些不高兴,左政燃赶忙赔笑,“哈哈,爸爸也不是那个意思,你也知道爸爸最不看重学习成绩了不是嘛,屿安啊,你别误会叔叔刚刚的话。”

  祁屿安显然有些受宠若惊,赶忙摇了摇头,“不会的,左叔叔,我没误会。”

  左政燃讨好的看向左柚,没想到自家大闺女只是努了努嘴,似乎还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慕晴端着小菜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正在埋头苦吃,一句话也不说,而左柚像个老大一样坐在位置上看着两人,手上还不停地剥着鸡蛋。

  慕晴叹了口气,将小菜放在桌子上,“别光啃鸡蛋啊,也喝点汤,不然的话再噎着,柚柚啊,你再剥鸡蛋的话你爸和安安就要被鸡蛋噎死了。”

  慕晴的到来让左政燃和祁屿安就像看到了救世主一样,气氛也终于不那么尴尬。

  吃完饭后,左政燃提出要送左柚和祁屿安,但是被左柚嫌麻烦给拒绝了。

  看着站在门外伤心的老父亲,祁屿安突然觉得自己以后要是想娶左柚进门的话应该困难重重。

  “我昨天给你的习题你都做了没?”

  身旁的左柚突然开口把正在放空的祁屿安吓了一跳,看着左柚不解的眼神,祁屿安赶忙将习题从书包里拿了出来,“嗯,昨天晚上做完了,不会的我标下来了。”说着,便将习题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左柚。

  左柚接过习题大致的扫了两眼然后放进了自己的书包,“嗯,我改完再拿给你。”

  祁屿安站在左柚面前,乖巧的点头,现在他已经十分习惯坐地铁时拥挤的感觉,也每次都会将少之又少的位置让给左柚。

  看着尽量避开和人群接触的祁屿安,左柚勾了勾唇,“明天,坐车去学校吧。”

  听到左柚的话,祁屿安突然有些慌张,“柚柚,是我,我又做错了什么吗?你说出来,我改,我一定改,你别不要我。”

  其实说实话,要是让祁屿安选的话,他更偏向司机接送,但是他的柚柚喜欢坐地铁,所以就算再怎么不适应,但他仍希望融入进左柚的世界。

  左柚知道祁屿安肯定又误会了,祁屿安这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性格左柚早已经习惯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养成这样的性格,但左柚并不讨厌,她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将那十几年安东尼在祁屿安身上烙下的阴影彻彻底底的消除掉。

  她伸出手死死的扣住了祁屿安的手将他猛地拉向自己,“别多想,我的意思是我跟你一起,坐车。”

  祁屿安回过神,牵着左柚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柚柚不是不想要我了?”说着,还撒娇似的蹭了蹭。

  左柚用空闲的那只手手安抚般的摸了摸祁屿安的脑袋,“当然了,臭小狗。”

  祁屿安这边岁月静好,如果左柚不来找他他就窝在位置上做题,要是左柚来找他他就乖乖的坐在左柚身边听讲,放学了就和韩静晚,林北蒽四人一起准备接下来的运动会。

  但是祁国政这边可就不同了,因为韩静晚父亲的办事不力,将用以迷惑安东尼的新闻弄丢了,导致他不得不再牺牲自己的一个产业创造一些新闻来让安东尼放松下来。

  祁国政坐在办公桌前有些疲惫的捏着自己的鼻梁,没想到自从自己的这个儿子回来后,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损失了两个最赚钱的产业了。

  闲下来的祁国政开始思索这些日子做的事情,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而且扳倒安东尼这件事情做的好像有些太顺利了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祁国政最常告诫自己的一句话。

  但没等他思索太久,秘书突然抱着一堆文件跑了进来,“祁先生,报社和新闻媒体都已经联系好了,现在就等着您点头把消息放出来了。”

  听到秘书的话,祁国政伸手接过他手上的文件,翻看了两下,简直完美得无可挑剔,“嗯,把消息放出去吧,多投点钱,加大宣传力度,我要让安东尼毫无还手能力。”说着,祁国政在文件的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秘书点了点头,抱着文件转身离开了祁国政的办公室。

  祁国政不知道的是,自己认为忠心耿耿的秘书走出办公室后走到了一个无人的拐角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他同意把消息放出去了。”

  那边人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随意的嗯了一声,声音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就在秘书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那边又开口了,“他最近挺忙的吧?”

  秘书一愣,不理解为什么突然问出这个问题,但是还是如实的说了句是挺忙的。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后轻笑了一声,留下一句忙点好后便挂断了电话。

  被挂断电话的秘书满脸不解的看着手机上面的号码,自从他的新老板换成了这个比较年轻的声音后,他就一直都没搞懂这个新老板心里在想些什么。

  另一边,祁屿安收回手机,拿着几瓶冰水走向了操场上的三人。

  虽然是学霸,但是不得不承认,天赋这个东西真的不是靠努力能赶得上的,林北蒽自从认识到这点后就选择了躺平,现在就正躺在一个大树下面摆烂,任凭韩静晚说什么都不动一下。

  左柚也满脸通红的坐在树下等待着祁屿安的到来。

  “辛苦啦。”

  就在左柚发呆的时候,猛地贴近脖子的冰水把左柚冰的一个激灵,转头一看祁屿安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正准备说话,一旁装死的林北蒽突然悄咪咪的爬了过来,“柚子,救命啊,我这朵小娇花要被晒干了啊!”

  韩静晚站在林北蒽身后,伸手捏住了她的后脖颈,“你还好意思说啊,从刚一开始你就一直躺在树底下好吧,眼看运动会马上开始了,我看你到时候要怎么办。”

  面对韩静晚的恨铁不成钢,林北蒽倒显得很淡定,“那怎么了,他还得逼着我得奖不成?”说完便一把抢过祁屿安手上的冰水喝了起来。

  面对这样的的林北蒽,韩静晚求助似的看向左柚,但左柚只能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现在她也没办法。

  “柚柚练得怎么样了?”祁屿安倒是不关心林北蒽怎么样,一心只想着他家柚柚。

  毕竟左柚的自尊心很强,要是比赛的时候被拉下太多肯定会不舒服。

  正在喝睡的韩静晚冲着祁屿安点了点头。

  “柚子挺不错的,要是比赛的时候发挥正常的话能拿奖也说不准。”

  “对了,你参加吗?”

  一旁的林北蒽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韩静晚。

  韩静晚摊了摊手,“没有,要不是祁屿安非得让我来教他家柚子,我都不一定会来学校,再说了,我跟你们一起比赛那不是欺负新手吗。”

  韩静晚一脸臭屁的表情让林北蒽没忍住对着她翻了个白眼。

本文标签:在办公室被老师cao哭

上一篇:体育生被调教成饥渴受 农村丰满巨肥妇人

下一篇:太快了要烂了太深了H:浪货把腿张开嗯让你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