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肉浪受np文:玩弄绝色警花美妇

2022-08-02 07:57: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深秋,大雨里夹着冰雹,刀子似的刮过凌七夕单薄的身体。若大的冷宅,富贵得如同皇宫一般,此时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她跪在门口,瞬身湿透,狼狈得不如一只狗。黑色的劳斯莱斯开进来,像利剑

深秋,大雨里夹着冰雹,刀子似的刮过凌七夕单薄的身体。

若大的冷宅,富贵得如同皇宫一般,此时却没有一个人出来。

她跪在门口,瞬身湿透,狼狈得不如一只狗。

黑色的劳斯莱斯开进来,像利剑般,将寂静的院子撕开一条车道。

凌七夕已经跪得快要失去知觉了,直到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她终于意识到是谁回来了。

她抬起小脸,隔着瓢泼大雨,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隐隐透出了希望。

被冻僵的小手,轻轻比划着哑语。

一下又一下,努力地证明着自己的清白。

小说

“我看不懂!”宛若神祗的男人冰冷开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字字如刀,“你以为装可怜就没事儿了?我可真是小看了你这个小哑巴!”

这是天之骄子,冷勘寻。

亦是,她的丈夫。

大门嚯地一下打开,管家举着雨伞小步跑出来,嘴里焦灼地念道:“爷,您怎么站在雨里啊?夫人等着您主持大局呢!赶紧进去吧。”

不知道是风大还是有意,倾斜的雨伞虽然笼住了冷勘寻,却尽数将水灌到了凌七夕头上。

凌七夕抹了把脸上雨水,伸手想要去抓冷勘寻,可她实在跪得太久了,还没等起身就重重的栽进了水洼里。

颠倒的视线中,只看到了男人离去的颀长背影。

她真的……没有偷取冷家的商业机密!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相信她?

不知躺了多久,终于失去了意识。

当凌七夕醒来的时候,身上只挂了一条松松垮垮的睡裙。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看着白花花的墙壁,她猜测这里应该是病房。

咔哒……

病房门被推开,周雅柔推门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小哑巴,你醒啦?”

她从包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送到了凌七夕面前,“既然醒了,就把这份儿肝脏移植的手术同意书签了吧!”

全家只有她的肝脏能和冷老爷子做配型,冷老爷子忽然病发,也跟这次商业机密泄露有关系。

只是……

凌七夕瞥了一眼手术通知书,艰难的摇了摇头。

“你不同意?为什么?”周雅柔嫉妒的盯着她平坦的小腹,冷笑道:“因为你怀孕了,是不是?”

贱人!

勘寻哥哥明明不想娶她,她怎么可能怀孕?

趁着冷家都不知情,必须尽早斩草除根!

“呵,你该不会以为,可以母凭子贵吧?勘寻哥哥说了,他看到你这个丑女人就反胃,他那么优秀的基因怎么可能甘心和你结合呢?

所以啊,你赶紧把孩子打了,我爸还在重症病房里等着你割肝呢!”

出于护子本能,凌七夕快速摇了摇头,捂着肚子退了又退。

她的孩子也是生命,作为母亲,怎么可以让未出世的孩子做牺牲?

“不愿意?”周雅柔挑了挑眼梢,将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甩到了凌七夕面前。

“要么签字离婚,从我哥的世界里滚出去!要么,就打掉孩子救我爸!我们冷家,不养废物!”

看到离婚协议的那一刻,凌七夕纤弱的身子抖如筛糠。

冷家,不养废物?

冷勘寻,你没有心!

当初为了救你,我搭上了半条性命。

可你却和冷家的人一样,误会我,怨恨我,甚至要杀死自己的亲骨肉!

我不欠你们冷家的!也从来没有出卖过冷家!

不是我做的,我便是死不会承认的!

可你,却从未懂过我……

罢了,左右我只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即变为拼了命去解释又怎样?也永远叫不醒你们这群,装聋作哑的冷心人! 

 

本文标签:玩弄绝色警花美妇

上一篇:被弄得好爽爽爽 娇妻红杏欲仙欲死

下一篇:少妇人妻无奈献身|疯狂的少妇2乱理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