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啊…别?了之类的作文|贱奴给主人口跪着h

2022-08-01 17:42: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夫人,夫人用力啊,孩子头快出来了!快!快去换水!”几个稳婆忙进忙出。此时秦府气氛凝重,秦老爷的爱妾要生了,但似乎并不顺利。接生房内,那刘氏苦叫连天,似乎是将平日里她

“夫人,夫人用力啊,孩子头快出来了!快!快去换水!”几个稳婆忙进忙出。

此时秦府气氛凝重,秦老爷的爱妾要生了,但似乎并不顺利。

接生房内,那刘氏苦叫连天,似乎是将平日里她所造下的孽全都还给了她。渐渐的,叫声越来越小,直到最后一声也烟消云散后,一个稳婆跑了出来,手上带着刺眼的血迹来到秦老爷面前跪下。

“老爷...夫人....夫人她....”稳婆低着头不敢直视秦老爷的眼睛。

秦老爷此时略有些抖,连平时威严的模样也荡然无存。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不想承认罢了“说....”

稳婆磕下头,大声说道:“老爷饶命!”

小说

秦老爷手袖甩过胸前,大吼:“我叫你说!!”

稳婆的话语断断续续的:“夫人..夫人去了..”听到这,秦老爷踉跄一下,多亏了随从扶住了他。秦老爷脑中忽然浮现出了曾经正室王氏的模样:王氏去的那年,他亲赐毒酒,逼她喝下,说是来世今生再不相见。这说来也怪,王氏饮那毒酒时,竟毫无怨言。后来在整理遗物时才方得发现在王氏的陪嫁礼中,不知何时竟藏了一张字条,这上头用猩红的笔墨涂着几个字,是血是朱丹也说不清楚,只见那条上说啊,"秦郎,我十六岁那年许配于你,三十年来风风雨雨不得有半句怨言,我不曾求得你半寸真心,可你为了那刘氏却要废了我立她为正室,恕妾身无礼,你与刘氏赐我毒酒,我饮,但这今世的仇,我一定要报!"

秦老爷咬紧牙关,瞪红了眼,说道:“你这是报仇来了啊...”

“啊!”产房里又跑出来一个稳婆。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发生了什么,飞奔至秦老爷前,哆哆嗦嗦地吐出几个字:"老爷..您还是去看看夫人吧。夫人..诞下了一胎怪婴!"

话音落下,秦老爷顾不得那所谓的大局,推开众人冲入了产房中,他看着刘氏已失血色的面庞,再也撑不住身体,倒在地上,将那刘氏拥入怀中,颤抖的手轻轻的抚摸过刘氏的面颊,两滴浑浊的眼泪划过,如莲花般绽开在陈年的地板上。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秦老爷想起了那怪婴,他将刘氏的轻柔地搭在一旁,目光转移向那呱呱坠地的怪婴,是女婴。

秦老爷将那孩子抱起,目光相视。秦老爷着实是吓了一跳,这怪胎未缺手缺脚,不过是有一只白瞳,但此乃大忌。说是天赐白瞳乃大凶之兆,必有大劫降于此。秦老爷不愿再多看一眼,他将此婴丢给下人,大吼:“将此孽障处死于城外!也将王氏的尸体挖出来,鞭尸三百!”

夜里三更,冥冥夜幕中,突兀出一点亮光,是秦府的两个下人。

“诶,这孽畜死了吗?”

打灯的那个伸出一指,哆嗦着放在怪婴的鼻处,又急速地收回“死了,死了..”

是那打灯人的过错,还是上天有意,不得而知。

本文标签:贱奴给主人口跪着h

上一篇:被同桌摸出水好爽故事(紧浅NP高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各种情趣道具的肉宠文*男朋友太硬了我有点疼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