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抬高她的腿狠狠撞入*短篇公车高H肉辣全集目录

2022-08-01 17:00: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气,大雪。寒风呼啸。“大哥,就这么把这娘们扔在这,不会出什么事吧?”胡同外一个男人面色狠厉,闻言连头都没转:“勾引我妹的男人,她是不想活了。咱们走!”三个

天气,大雪。

寒风呼啸。

“大哥,就这么把这娘们扔在这,不会出什么事吧?”

胡同外一个男人面色狠厉,闻言连头都没转:“勾引我妹的男人,她是不想活了。咱们走!”

三个大汉离开胡同,留下陶晚一人缩在死胡同的墙边上,单薄的衣衫下躯体伤痕累累。

陶晚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发不出呼救的声音,甚至连手都抬不起来。

她早就后悔了。

她不应该听信继母捧杀,跟外公家断绝关系,去尹家庄下乡插队,山高路远,和父亲的关系被轻易挑拨。

她不应该误把曹子骏当救命稻草,跟他处了两年对象,结果当自己成为曹子骏阻碍的时候,蠢的被他一脚踢开,万劫不复。

她不应该因为继母的激将法就轻易退学,她明明已经在小舅舅的帮助下考上了大学!

昔日锦衣玉石如今在小餐馆后厨端盘子洗碗,老板对她起了坏心,却在老板娘发现时诬陷是她勾引。

十八岁之前,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是如此下场。

一步错,步步错。

陶晚在悔恨中闭上双眼。

如果有来世,她一定好好活。

小说

“鹿岛站到了,鹿岛站到了!在这站下车的同志快一点啊!”

列车员大着嗓门挨个车厢通知,火车门一开,就能听见外面的嘈杂。

陶晚被瞬间惊醒。

周围是知青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大家互相招呼着帮忙拿好行李。

王兰香一身洗的发白的蓝色棉布衣裳,赵悦梳着两个小辫,肩上背着个斜挎包。

陶晚恍然,这分明是去到尹家庄到站时的景象!

“同志,马上就下车了,我帮你拿行李吧。”

熟悉的声音让陶晚打了个冷战,曹子骏。

再见面时,陶晚控制不住自己的恨意滔天。

上辈子她孤单一个人来到尹家庄,无依无靠,把从一开始就示好的曹子骏当成了救命稻草,又错把这种感情当喜欢,被他骗的团团转,吃的喝的都紧着他来。

但是曹子骏在有了回城机会的时候,一脚把她踢开,甚至为了维持他自己的名声,诬陷自己乱搞男女关系,这种事在这个年代简直违背纲伦。

曹子骏离开尹家庄上了大学,留下她一个人,顶着恶臭的名声受尽白眼冷待。

她上辈子的一切苦楚都是由此开始,最后落得冻死街头的下场。

曹子骏却升官发财,妻儿美满。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拿。”

陶晚长了一副好颜色,但是因为过于漂亮,反而让人觉得她难以接近。

一路上坐在另一边的男知青们虽然一直往她这边瞄,但都不敢上前说话。

曹子骏被拒绝,一直关注着这边的男知青们并不遮掩地哄笑。

曹子骏看起来有些窘迫,他脖子都红了。

“没事,我们是去一个村的。放心吧,我不会把你的行李拿走的。”曹子骏还自以为幽默地笑了笑,他抬头看着那些行李:“哪个是你的?”手已经向那个藤编的大箱子伸过去了。

“别碰我的东西!”陶晚冷声道。

她的语气让旁边的王兰香吓了一跳,王兰香心道,幸好路上没烦她,这人也太不好相处了。

陶晚起身,伸手把自己的箱子拿下来,因为太重,旁边的王兰香帮了她一把。

“谢谢你。”陶晚柔声柔气,王兰香半晌还没缓过来。

“没事儿,以后都是一个集体的同志了,互帮互助是应该的!”王兰香的语气听着就很敞亮。

陶晚除了这个藤编箱子和铺盖,就只有一个斜挎包。

毕竟没有贴心的长辈为她准备,陶晚的行李箱里只装了几件应季的衣裳和一件打算冬天穿的呢子外套,就什么都没有了。

把铺盖往身后一背,她还空了一个手,帮赵悦拾掇她的大包小包。

“你帮我拿这个就行,我妈非说这边冷,给我缝了一个巨厚的棉袄,这个不太重,谢谢你!”赵悦原本一路上还害怕陶晚呢,说话的时候都下意识瞥她的神色,生怕把她吵到发火。

没想到人还挺好的。

“互帮互助。”陶晚学着王兰香的话道。

“嘿嘿。”赵悦傻笑一声,她今年才十六,确实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上辈子她在山海湾声名尽毁,只有赵悦和王兰香还愿意帮她。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重生回来,陶晚不打算坐以待毙。

曹子骏看着陶晚打自己身边走过去,竟然连个眼风都没扫他。

明明上车的时候还让自己帮着把箱子递上去的,怎么就突然翻脸不认人了?

曹子骏自诩长得是这些男知青里面最好的,他上学的时候成绩也好,一直都是被小姑娘的目光包围着长大。

猛地被陶晚冷一下,他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不过他很眼馋陶晚那个藤编大箱子里面的东西,毕竟这些知青里,数陶晚穿的最富贵。要是能跟她交好,最好是处个对象,那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尹家庄的知青!尹家庄的知青过来!”

车站外面声音十分嘈杂,大家都忙着接人,这一趟的知青好几个村都来接了。

“在那边!”

毕竟以前都认识,陶晚一眼就找到到了尹家庄的村长尹国富还有他背后那个高大的身影。

“啥?那是啥车?”赵悦都傻眼了。

“拖拉机。”还是手摇式的。

陶晚经历过,这拖拉机跑起来,还会冒烟,“吭哧吭哧”地还颠屁股。

她们一会儿就要坐着这个车,颠上三个钟头才会到达尹家庄。

陶晚记得自己上辈子下车的时候,差点都不会走了。

“你咋这么淡定?我听先下乡的邻居说,他们都是大卡车接的!”

赵悦直接就嘟了嘴,但是看王兰香和陶晚已经走出去三步了,赶紧跟上。

“女同志先上车,男同志帮忙递一下行李!”尹国富作为村长,但是能自己干的事事亲力亲为,接这些知青的差事,尹国富就带着三儿子尹青柏来了。

“你上去,我帮你递。”

别的女知青上车,尹青柏就跟没看到似的,到了陶晚这儿,他就直接把陶晚的行李给接了过来。

更准确地说是用抢的。

陶晚上辈子是曹子骏帮忙拿的行李,尹青柏并没有帮忙拿行李的机会。

但是又接触到尹青柏,陶晚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尹国富家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其中尹青柏是最出息的,从尹国富喜欢带着他办事这一点就能看出来。

但是,这个人如其名,像一棵健壮挺拔的柏树的男人,在上辈子成了曹子骏一石二鸟之计的另外一个冤大头。

只因为他是曹子骏竞争工农大学生名额的最强对手。

尹青柏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是被曹子骏陷害才会和自己一起出现在村中废弃的茅屋里,但是竟然在警察问讯的时候承认了自己的过失。

他坐了十年牢,在那个名誉大于生命的年代,他从十九岁开始就没有了未来。

陶晚很愧疚。

本文标签:短篇公车高H肉辣全集目录

上一篇:揉捏女侠娇乳喘息受不了(调教双性)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刺激的乱亲小说45部分阅读:生理课在讲台双腿打开调教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