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公交车被脱了内裤进入小说)全章节阅读

2022-08-01 16:16: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太康20年,秋两国交接之地,尸横遍野,血肉横飞北康国皇殿之外,蹄声疾来骑马赶来的加急特使呈上密笺王座之上的人,双目紧紧看着这封密笺,这上面的字,让他难以移开目光,片刻,他将手中信笺

太康20年,秋

两国交接之地,尸横遍野,血肉横飞

北康国

皇殿之外,蹄声疾来

骑马赶来的加急特使呈上密笺

王座之上的人,双目紧紧看着这封密笺,这上面的字,让他难以移开目光,

片刻,他将手中信笺递向身旁,杨公公念出密笺上的字

“云麾将军投敌叛国,我军连连败退,上郤失守。”尖细的嗓音配上这令人震惊的消息越发刺耳

殿下众臣一时无言,这消息实在太突然了

小说

“这怎么可能!江老将军尽心竭力辅佐皇上,云麾将军作为他的儿子竟然做出这种事!”

“皇上!江氏一族,野心勃勃,其心可诛啊!”

“皇上!武臣手握兵权,不得不防啊!依老臣看,就该收回一众武将手中的兵权!以防后患。”

“三思啊皇上,魏相所言太过冲动,若如此行事,怕是会动摇国之根本啊。”

“皇上!…”

……

朝堂中的安静还没维持多久,就有众多大臣议论起来

老皇帝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气,将杨公公手中信笺夺过,重重摔在殿前

“竖子!!”

杨公公看出皇帝的失控,便顺势安排众大臣们退朝

养心殿中

皇帝眉头紧锁,看着案几上刚立下的圣旨,朝身边挥挥手,杨公公走上前将圣旨卷好拿起,

“皇上,可是要老奴去江府传旨?”

皇帝轻叹一口气,说道“杨齐,你说朕当年是错信祁顺了吗?他当真有这样的野心?”

杨公公一听这话,心中一惊,却也镇定回答:“江老将军辅佐您打下江山,自然是开国重臣,如今局势,您自有定夺。”

皇帝伸手拿来那卷圣旨,又思索半晌,抬笔重立一份,招呼杨公公取走

“朕…也只能如此了…”

杨公公取走圣旨,屈身退出,赶至江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罪臣姜昆投敌叛国,朕深恶其罪,依律当株连九族,念其父江祁顺德高年劭,功勋卓著,朕不忍老臣悲痛,特从轻发落,着令罢职去爵,流放三族至西境,其余人等,三代不得入仕。”

西境,就是离南启最远的边境,皇帝虽说对这一族从轻发落,却也疑心重重。

江老将军颤颤巍巍接下圣旨,身边小辈向圣旨跪拜

“谢主隆恩。”

杨公公拍拍老将军的手,小声说道“将军保重,皇上定不忍看到您这样”话音刚落,门外便走进一群侍卫,老将军心中了然,这便是押送他们流放的队伍

“我…能进宫见见皇帝吗?”老将军试探的向杨公公发问,

杨公公垂眸,并未回答,身后的队伍上前将府内众人押住

江府外,有个弱冠之年的清秀男子死死盯着这里,似乎被戴上罪名的是他一样气愤,他转身走向相府,

不一会儿,相府书房中男子面对魏相问道:“父亲!这就是您想要的吗?让武臣在北康没有容身之所,您就能称王称霸了?”

“书儿,你在胡言乱语什么!”男子身边打扮的雍容华贵的女人拉扯着他,眼睛却紧紧盯着面前的魏相,生怕他责怪身边的儿子。

魏相缓缓走近,对着美妇人说“夫人,你先出去吧,我与书儿谈些事。”

门刚和上,魏相就问男子“魏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想要的,无非是皇上不被武将手中兵权所挟,百姓不受战乱之苦,如今战事不断,这让我如何安心?”

魏书面对魏相责问,也讲出自己的困惑“武将手握兵权不是为保卫家国吗?若没有他们,百姓如何能安居乐业!您也明白战乱不断,若将武将兵权都收回,他们如何统率军队?如何保家卫国啊?”

“糊涂!国与国之间难道不能和平相处?兵权就该在皇帝手中,这样才能保证国内的安定,否则内忧外患,我们如何自处。”

“父亲,您迂腐了,您眼中的武将原是如此不堪。”魏书面对父亲,却生不出一丝亲切。

魏相拍案怒斥“不堪?那江昆不就是这样吗?难不成我看错了他!你若是与那群武将为伍,便再不要进我相府的门!”话毕,魏相气的怒目圆睁,对自己的儿子失望至极,

“是,魏书告辞。”魏书的话语太过平淡,没等别人反应,就走出书房,离开了相府。

夫人看着儿子离开,本以为只是怄气,魏相却明白,自己的儿子和自己一样认死理,他既走了,便不会回来了…

几天后,西境妲鲁中

“阿霖,你…爷爷的话,你一定要记得。”一个朴素清丽的妇人说道,

被叫做阿霖的女孩就是江雨霖,

早前江老将军知道这消息后便叮嘱过,无论皇帝做出什么决定,都是以百姓为主,不能有抗旨的行为,但这若是无妄之灾,江氏也绝不妥协。

“娘,我记得的,我们一定一找到爹爹,为爹爹正名,可我不明白为什么皇帝爷爷不信爹爹”江雨霖忽闪忽闪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妇人神色黯淡,厉声道:“阿霖,我们不能妄自揣摩圣意,皇上这样做,自然有他的用意。”

出身将门的江雨霖心中没有许多弯弯绕绕,虽心怀疑虑却也只是低头应是。

押送至妲鲁的队伍也有性别老少区分开来,自小不受拘束的江雨霖如今灰头土脸的样子也像极了尚未长成的少年,

听衙役们的意思,战火四起,冲锋陷阵的士兵死伤惨重,此番是要将年纪轻的男丁充入军队,其余便从轻发落,做做杂活,以彰皇帝良善的品性。

江雨霖伸手去抓衙役的衣袖,想要告诉他自己是女儿身,她想要与母亲一道,却抓了个空,抬头望去,只见母亲冲她摇摇头,又摆摆手,江雨霖又揣着一脑袋的糊涂收回了手,

转头又看到爷爷对着自己笑笑,比出他教自己读兵书时常做的动作,这动作的意思是…“冲锋?”江雨霖默默嘀咕,却被身边走过的衙役听到,

衙役笑道:“你个干豆芽还没上战场呢,就想着冲锋啊!哈哈哈哈哈……”

众衙役哄笑起来,江雨霖不去理会,暗自揣摩爷爷的意思,江家男丁为国捐躯者数不胜数,如今只有爷爷一人,可年事已高,不能冲锋陷阵,如今自己被当做男儿,恰好借此机会,杀出一份功绩来,说不准还能去南启打仗,遇到父亲也说不定……

她这样想着,眼中迸出星光,朝着母亲和爷爷轻轻点点头,老实地跟着衙役离开了家人,走向军营…

本文标签:公交车被脱了内裤进入小说

上一篇:把胡萝卜立着自己坐上去^全文

下一篇:高H狐狸精h皇上:地下车库五个流浪汉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