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屈辱娇妻娇喘呻吟|白嫩人妻娇妻娇喘

2022-08-01 16:06:2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清晨,东陵国,烨亲王府。“嘶~”浑身传来钻心疼痛,林清致忍不住闷哼一声。一帧帧陌生记忆如电影片段传入脑海,最后一幕是身穿喜服、头戴凤冠的女尸体,被残忍鞭笞,旁边还

清晨,东陵国,烨亲王府。

“嘶~”

浑身传来钻心疼痛,林清致忍不住闷哼一声。

一帧帧陌生记忆如电影片段传入脑海,最后一幕是身穿喜服、头戴凤冠的女尸体,被残忍鞭笞,旁边还有一只蠢蠢欲动的大狼狗。

林清致头皮发麻,重新捋顺记忆,她知晓自己穿越了,穿到新婚当夜就死亡的弃妃身上。

弃妃和她同名同姓,也叫林清致,一个被杖责三十大板、押入狗窝的可怜女子。

因相貌丑陋,太后将她许配给烨亲王,意在羞辱。

新婚夜,不曾料嫁衣染合欢散,烨亲王及时发现,她却中毒。

“传令,王妃欲意下毒,拖下去打三十大板,押入狗窝解毒。”

堂堂王妃中媚毒,竟让一条狗来解决,多么屈辱!

于是,从束腰拿出藏红花丹粒,咽入喉肠,缓缓闭眼时,一道棘刺彩鞭朝她挥来,她睁大双眸,不明白为何临死还不得安宁。

突然,门外一阵脚步声,将林清致从原主悲伤记忆拉回到现实世界。

来者是原主贴身婢女红烟,她手挽梅花提盒,“哐”的一声重重砸在黄花梨圆桌。

小说

扫了眼受重伤的林清致,不耐烦道:“王妃娘娘,你既醒,就快把这碗药喝完。”

“侧妃娘娘心善,差我从汀兰园给你送药。”顺便瞧瞧人死没死透。

红烟眼露嘲讽,暗道丑人多作妖,前来诊治的大夫都说没气了,第二天居然还能醒来,命真大!

林清致眼眸闪过几丝凌厉,她虽不知侧妃是谁,但这丫鬟她有印象,是原主贴身婢女。

不过这丫鬟说,是侧妃差她从汀兰园送药,可原主居处是芙蓉园。

光明正大在她眼皮子底下勾结不说,态度还傲慢轻蔑,林清致面色一沉,又想到自己如今身受重伤,不能轻易与人动手。

于是柔柔开口:“红烟姐姐,你能再帮我寻几味药材吗?我现在感觉...”

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红烟努嘴啐她,“磨磨唧唧找死,快点滚来喝药!我可没时间等你!”

态度轻蔑,语气烦躁,看向林清致仿佛像在看一条死狗。

若非侧妃娘娘有令,她管这丑女喝不喝。

一个新婚之夜被杖责三十大板、赶去狗窝的王妃,早就失去体面和尊严,甚至连她们这些下人都不如。

红烟想到这,更为愤懑,自家王爷玉树临风,谪仙般的尊贵人物,怎能被天下第一丑女玷污?

万幸上苍有眼,没让王爷中媚毒,否则王府名誉,全毁在这个丑女手中!

“野鸡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你也配!这副丑貌,简直惨绝人寰,世间再找不出第二个!我要是你,早就自缢身亡!”

林清致手肘抵着墙,半身倚靠多宝柜,低垂眼帘,周身漾起冷意,这小丫鬟已经成功惹怒了她。

红烟见林清致也不出声反驳、也不来她这里喝药,便打开提盒,将玉瓷药盅取出,出气似地猛朝林清致嘴里灌。

可还没触碰林清致衣袂,被便她用手锁喉,耳边响起嘶哑的肃杀之音。

“红烟,我是你主子,你说我是想变凤凰的野鸡,你是什么?”好言好语既然不听,就别怪她动手伤人,她可不是好脾气的主。

红烟手一抖,药盅落地,玉瓷上的鸟案碎成残片,黑褐色汤汁润湿地席,朝多宝格柜底流淌而去。

众所周知,林府三小姐貌丑无能、卑懦胆怯,可这锁喉手法、周身洋溢的杀气,红烟大脑空白,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只感觉喉管紧缩而腥甜、呼吸也愈发急促困难,太脑缺氧,传来阵阵晕厥。

林清致见此嘴角轻勾,松缓手指力道,不紧不慢从怀中抽出一粒红色丹药,逼额冒青筋的红烟吞入喉肠。

倏而,她才彻底松开纤纤玉指。

“咳咳咳...你...你给我喂了什么!”

红烟急声咳嗽,胸膛一阵起伏,双眼瞪大死死望向林清致,露出愤恨。

方才,已经将侧妃娘娘的药盅打碎,侧妃娘娘肯定不会饶恕她,现在还被这个贱人下毒谋害。

红烟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看向林清致的眼神恨不得啖其肉、噬其骨。

林清致微微挑眉,周身散发不紧不慢的气息,一个眼神都没扔给凶神恶煞的红烟,语调散漫而轻飘。

“我有解药,不想死就乖乖听我的。”

她刚清醒,身子骨非常虚弱,动起真格估计连正常人都打不过,方才用手锁喉,现在手腕像筋骨断裂般痛。

知晓原主受伤严重,林清致没想到这么严重,可面色没显露一分,神情与平常人无异。

红烟一听有解药,藏在后背握刀柄的手暗暗收回,她原想死也要拉个垫背,但现在不用,她能活。

于是双膝跪地,抱住林清致的腿哀哭求饶,与原先嚣张模样判若两人。

“去找三昧药材,白芷、麦冬、当归,拿到立即交给本妃,若有迟缓,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林清致朱唇轻启,慵懒靠在梨花圆凳背椅,双眸睥睨红烟,尽管腹中一股邪毒上蹿下跳,席卷至五脏六腑。

眼下她必须先解决体内毒素,原主服用藏红花身死魂亡,她醒来后一直强撑,若不及早服用解药,恐会再次毒发身亡。

红烟哭着领命,抽抽噎噎慌忙跑离屋子。

等人影消失,林清致秀眉紧皱,贝齿死咬下唇,她觉得做任务受伤都没这波中毒疼,五脏六腑如被人揪起又狠狠撕扯。

突然间,瞥见左手腕戴的玉镯,竟跟前世储物镯外形一模一样。

林清致不禁轻抚,也就是这一抚,她发现前世藏在镯内的药箱和医疗器具,也出现在此镯中。

女子迅速抽出银针,使用独门十八针法,干净利落刺进各穴位处,逼得黑血从指尖缓缓流出,腹内胀痛随之消解不少。

半晌后。

红烟捧着药材递到林清致面前,而林清致体内毒素也祛解殆尽,她现在,能不费吹灰之力轻松杀掉红烟,毁尸灭迹。

但,她没有。

而是扫了眼被黄纸包裹的草药,哑声道,“放桌上就行,出去吧。”

虽然毒已解清,但身体虚弱,而那三味草药不仅能解毒,还有补血化瘀之效,林清致需要它们。

婢女见林清致没有将解药给自己,心提到嗓子眼,疑声问,“王妃娘娘,奴婢的解药呢?”

“喂你吃的丹粒没有毒。”红色丹丸是原主用来镇压心悸,并不是毒药。

红烟知晓自己没中毒,遂像簸箕一样瘫坐在地,呼出好大口气,同时,眼底滑过一抹恶毒算计。

她想到该如何处理玉瓷药盅碎地一事,说不定还能凭此得到侧妃娘娘赏识。

离开丑妃、离开芙蓉园指日可待!

但林清致接下来的话又令她浑身紧绷。

 

本文标签:屈辱娇妻娇喘呻吟

上一篇:纯肉放荡脏话刺激H尿:多人调教吊起来玩弄的性奴

下一篇:办公室激情娇喘嗯啊*在草坪上我们做起爱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