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校花屈辱的打开双腿 抚握凸起嘤咛白嫩湿润

2022-08-01 08:49: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小友,恭喜你成为被选中的幸运儿。你将于今日下午六点整,被传送至七零年代,请你做准备。我们贴心的为小友送上一份真挚的礼物,随身空间,敬请查收。”什么?纪琬在睡梦中

“小友,恭喜你成为被选中的幸运儿。你将于今日下午六点整,被传送至七零年代,请你做准备。我们贴心的为小友送上一份真挚的礼物,随身空间,敬请查收。”

什么?

纪琬在睡梦中惊醒,直挺挺的坐在床上,额头上布满细汗。

还没有回过神,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有人吗?快递。”

刚工作结束才睡了两个小时的纪琬,穿上外套就去开门。

“您好,是叫纪琬吗?您的快递签收一下。”

接过快递员的笔,纪琬拿着快递有些疑惑,她没买快递啊!这是谁寄的?

不会是炸弹吧!

纪琬拿着小刀,颤颤悠悠的打开快递。

里面没什么东西,就一个木头戒指,小小的木头戒指却用的是上好的海南黄花梨木做的,外形也是很雕刻着奇特的花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感。

大着胆子,纪琬把戒指戴在手上,大小正合适。

小说

轻轻抚摸了一下戒指,不愧是大价钱的海南黄花梨木,手感真是不错。

但就是这么一摸,纪琬忽然置身在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

周围什么都没有。

“什么鬼地方?”纪琬四处走了走,但还没没有能走出来。

烦躁的她,随手转动手上的戒指。

一秒钟,她就又回到了现实,“这个戒指也太神奇了,难道那个梦是真的?我真的会在今日下午六点整穿越到七零?”

还有十个小时。

仔细思考了一下,纪琬脑子终于回到正轨,“那我可不得囤点吃得饱的东西,不然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不得饿死在那。”

一把抓起门口柜子上的车钥匙,纪琬赶紧冲出去觅食。

十几个超市的大米,面粉,水,零食全被扫荡一空。

各种肉类也是死命的买买买,猪肉都是按头买的。

“阿姨给我来一百个鸡蛋饼,三百个包子,奶黄包来个五百,下午三点取。”

“你们茶叶蛋给我五百个,我下午三点来取。”

“叔,你们这些红薯粉我都要了,还有粉丝。”

“这些调料我都要了。对,八角、桂皮、小茴香这些,辣椒多给我拿点。”

谁也不知道到时候穿越过去,是富得流油有钱人还是口袋空空老穷鬼。

也不知道是冬天还是夏天。

纪琬驱车到了老家,这里存放了很多那时候的衣服,都是她奶奶辈囤下来的,都舍不得扔掉。

“派上用场了。”

沾着樟脑丸味道的棉服,黑色的大袄子,黑色的棉裤。纪琬看都没怎么看,连着木箱子一起搬到空间,有多少拿多少。

还去定制了一口大铁锅,有没有用备着再说。

十个小时,纪琬四处的走,农贸市场,菜市场,超市,全都去了一遍。

所有东西全被扫荡一空。

空间里已经放满了物资,大棉被都好几条,有的是老家的,有的是买的。

到了三点,纪琬把最后一批的东西拿回来,实在是太累了,她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总的来说她是被冻醒的。

还真的来到七零了。

“阿嚏”纪琬下意识地拉了拉身上的衣服,“什么破衣服这么薄,怕不是要冻死我,这儿阴气真重。”

纪琬赶紧跑进空间,在角落的木箱子里找了一件黑色的棉袄。

奶奶牌大袄子裹在身上,渐渐身体也开始回暖了,纪琬悄咪咪的四处走了走,直到看见一堆土。“阿这?这是坟墓?”

长满杂草的坟墓堆,连一块木牌都没有,周围都是荒地,好像几百年没有人来过了。

坟头草都快两米高了,纪琬四处寻找着出去的路,就在这时,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不远处有个破茅草屋。

她赶紧跑到茅草屋的后面,有些兴奋的搓搓手。

这种时候,夜黑风高的有人来。要么是胆子大来找刺激,要么就是嘿嘿嘿!!!

有好戏了。

“简临哥哥,你怎么还带我来这里,她不就是死在这吗?”女人的声音温柔的能掐出水来,把纪琬吓得鸡皮疙瘩掉一片。

“怕什么,她都死了,那三百的嫁妆不全都是我的,到时候我们吃香喝辣的。”那个叫简临的恬不知耻的嘴脸让躲在暗处的纪琬,真的无语了一把。

“那你的那三个儿子呢!人家才不想当后妈。”女人的声音嗲的纪琬直接做了一个呕吐状态。

“你放心,到时候我把那三个小子卖了,现在男孩值钱,卖了我就拿这个钱娶你过门,只要你生的孩子。等拿到离婚证,我就能回城里了,到时候你就是衣食无忧的简夫人。”

哪个倒霉的妹子,居然还给这种人三百的嫁妆,家里还真是有钱,这不纯纯便宜了这朵盛世白莲花吗?

连自己生的孩子都要被丢掉,上辈子是捅了渣男的窝吧!

惨兮兮的人生写照。

纪琬一边感叹,一边摇了摇头。

“哎呀,简临哥哥,你慢点,那么急干什么。”

简临喘着粗气,“玉池你太美了,我忍不住了。”

“讨厌,简临哥哥你轻点~”

茅草屋内的气氛一度升高,暧昧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蹲在外面墙角的纪琬,听的已经不好意思了。

但是为了听到更多秘密,她还是裹着大袄子坚守岗位。

两人完事以后,纪琬果然听到了谈话。

“简临哥哥,我还是有些害怕,纪琬的家人最近是一直来闹,怎么办?”

“别怕,反正她已经死了,而且公安都说跟我们无关了,怕什么?他们爱来闹就闹,闹狠了才好,到时候全被大队长拉出去批斗,送去农场干活。”

WC!纪琬直接一句国粹输出,这是吃瓜吃到自己头上了吗?

弄了半天,自己是重生在死人身上?

看了半天戏,仇人就在眼前?

搞嘛呢!

纪琬脸黑的就跟煤炭一样,她脑子里记忆很多都是混乱的,她只知道自己有父母,有哥哥。

孩子,结婚她是真的想不起来。

她感觉到了这具身体有最深处的记忆,但是她触摸不到,有一股抵触的力量在阻挡她继续了解。

现在这些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她被绿了!!!

奸夫荡妇,既然你们不仁,那便别怪我无义。

 

本文标签:抚握凸起嘤咛白嫩湿润

上一篇:销魂 紧致 娇嫩双飞:老子要做到你喷水

下一篇:女人私密紧致水多*大臣调教双性皇上play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