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征服清纯警花的呻吟v|我跟和尚爽了一晚

2022-08-01 08:09: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被眼前这个俊秀的大男孩羞涩的告白时,宁瑶只觉得上天在同她开玩笑。她没想到,她这破罐子破摔槽糕透顶的一生,居然还会受到爱情之神眷顾,给她焉了吧唧的心脏浇了些水,还顺带施了点

被眼前这个俊秀的大男孩羞涩的告白时,宁瑶只觉得上天在同她开玩笑。

她没想到,她这破罐子破摔槽糕透顶的一生,居然还会受到爱情之神眷顾,给她焉了吧唧的心脏浇了些水,还顺带施了点肥。

见她半晌没表态,男孩颇为紧张的又开口了,“你好,我关注你很久了,我叫……江晨,是A大的学生……我想要你的联系方式,请问可以吗?”

由于距离很近,宁瑶仔细的打量了下眼前这个男生的面孔,阳光朝气,俊朗年轻,眼神亮晶晶的还带着许些期翼,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郎。

被这样优秀的人一脸真诚的说喜欢,说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假的。宁瑶内心的愉悦虚荣的跳起舞来,按捺不住的往外涌出,心跳如鼓声有节奏的敲响起来。

她有些不知所措,“你认识我?”

那个叫江晨的男孩青涩一笑,“谈不上认识,但我见过你很多回了,每回见你,你都是坐在现在这把长椅上,看着过来过往的行人发呆入神。 ”

宁瑶尴尬的笑了笑。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养成这个习惯,看见穿着校服的学生就忍不住多看两眼,他们是那样意气风发,叫人羡慕的挪不开眼。

没想到她就这样一个小小癖好,居然还被人尽收眼底了。不得不说,他还真是……观察入微啊。

只是言归正传……

“因为观察了几天就说喜欢我啊?”宁瑶好笑的扬起唇,露出了颊边一对小梨涡,“你知道吗,一般太仓促的东西,都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说来也巧,原本阴沉的天此刻淅淅沥沥的开始飘起雨,雨点使劲往下砸,有愈下愈大的趋势。

她站了起来,指了指天空,“你看,就像这场雨,别看它现在下得猛,但这种突然而至的雨往往是下不长久的,过会儿就会停。”

“我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他着急的解释。

她面带微笑,“这个就交给时间去判断吧。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说喜欢我,我真的太久没听到这句话了。”

“被人告白的感觉还真不赖。”她像姐姐对弟弟似的踮起脚揉了揉他的黑发,“尤其还是这么帅气的一个小男生!”

江晨白皙的脸因她的举动染上一层红晕,有些不满的嘟囔,“我不是小男生!”

宁瑶只是笑笑,一边挡雨一边仰头看了看逐渐暗沉的天色,“我该回去了,你也早些回家,别让你爸妈担心。”

小说

说罢,她拦下一辆计程车,上车后立即报了地址就催促师傅快些走。

“喂!”江晨追了上来,面上有些恼意,“我已经成年了!我都十九岁了!”

十九岁?居然只比她小一岁?那的确不是小男生了。

兴许是他还在读书,而她早就步入社会的原因,她在他面前忍不住的自持老成,都快忘了自己不过也才只是二十岁的小姑娘。

原来她还这么年轻啊。

宁瑶暗自感慨,又从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对镜仔细的端详了自己一会儿……光滑的皮肤,稚嫩的眉眼,的确是一张被胶原蛋白宠爱的脸庞……只是为什么在自己身上,她看不见那股生机勃勃的劲儿呢?

“喂!别走!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江晨没有放弃的追在车子后头。

宁瑶感觉这个桥段像是在演一出偶像剧。

心爱的女孩乘车远去,年轻的少年在漫天大雨中追着她奔跑……

真是一段又俗套又甜蜜的剧情。

或许是骨子的浪漫细胞被唤醒,宁瑶微探出头,朝他挥了挥手,笑大声喊道,“江晨!如果我们还能再见面,我就告诉你!”

这句话与空话没两样。

A市何其大,又何其繁华,只要她不再去这所学校,他们再次见面的机率几乎为零。

宁瑶回到住处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明明还只是下午,却与夜晚无异。

她没有带伞,免不了的淋了些雨,奶白色的衣服湿哒哒的贴在身上,勾勒出诱人的线条。

摸黑打开门,宁瑶一边换居家鞋,一边将衣服褪下, 突然……‘啪’的一声,室内灯火通明。

灯被打开了,但不是她打开的。

宁瑶整个人僵住,因为她看到了沙发上正悠闲自在的坐着一个男人。

她默默的将半褪的衣服又拉了上来,不自在的移开视线,“你怎么来了。”

那人慵懒的一笑,没有答话,然后眼神扫过她的身体,停在某一处……

宁瑶脸色忽红忽白,像受到登徒浪子调戏的良家妇女,“我去换件衣服。”

她从他身侧路过,却被他一把揽过身子,直接扯到他腿上坐着,专属于他的雪松香气霸占了她的嗅觉。

男人眯着眸,目光落在她脸上,脖子,锁骨,然后慢慢往下……由于淋了雨,浅薄的衣料里隐隐透出几分颜色。

他声音有些暗哑低沉,“一见面就这么热情呢。”

她红着脸推搡着他的肩,“我又不知道你在这儿……”

如果说刚才那个江晨是初起的太阳,那现在这个男人就是晌午时的烈日,耀眼夺目,却易将人灼伤。

“现在知道了?”他明知顾问,幽深的眼睛中席卷着欲望。

宁瑶惶然的移开与他交集的视线,环臂挡在胸前,“我刚淋了雨,湿哒哒的贴在身上不舒服,你让我去换件干净衣服。”

容轩俊眉微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换什么衣服,待会儿还不是要脱……”

他总是直白得几近残忍,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

自从上次她说想找份工作被他不高兴的驳回后,他就冷落了她很久,兴许是太久没沾她,这次的时间格外漫长……

漫长到如同受刑那般煎熬。

雪白的手臂环着男人的脖子,宁瑶鬼使神差的想到刚才不久与她告白的那个男生。

如果他知道自己刚深情表白过的女生下一刻就躺在了别的男人身下……他会作何感想?会不会觉得自己瞎了眼喜欢上一个轻浮浪荡的女人?

她这样想着,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或许是她的笑太不合时宜,周遭的气氛瞬间变得古怪冷冽。

容轩顿住动作,脸上的欲念未散,就撑起身体低眸看着她,“你笑什么?”

宁瑶自知理亏,敷衍的环着他的腰,柔声细语的答,“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一些好笑的事。”

他微皱眉,惩罚似的咬着她的耳珠,慢慢厮磨,“看来我还不够卖力,居然还让你有空想别的。”

宁瑶脸色一变,“别……”

唇上一热,她没说出口的求饶被尽数吞没……

等折腾完已经是深夜,容轩餍足的把她抱进浴室。

温热的水让她逐渐缓过来一些。

“饿不饿?”容轩把玩着她一缕湿发。

“饿,饿死了。”她倦怠的趴在浴缸边,一副不甚娇弱的模样。

“我订了家餐厅,待会儿一起去。”

宁瑶摇了摇头,“我实在没力气了,你自己去吧,我待会儿叫个外卖就行。”

他挑眉,将她揽进怀里,“上次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点外卖,你一个人女生在家多危险。”

她没好气的说,“你又不让我下厨,我不点外卖会饿死,这样更危险。”

容轩笑了笑,没有计较她那偶尔一次的小脾气,“谁让你把佣人都给辞退了?”

“我不喜欢被人伺候。”

“不知好歹,”他嗤笑,倒也没有不高兴的意思,握着她的芊芊手指,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么漂亮的一双手,用来做些粗活真是可惜了。”

宁瑶没忍住的怼他,“那我这双手用来做什么就不可惜?抱着你,挽着你,抚摸你?”

他抬起她的下巴,神情玩味的盯着她,“火气怎么这么大?”

她别过头,“没什么,雨天沉闷,影响心情。”

他强硬的扭过她的脸,狭眸中有一丝丝的冷意,“心情不好?你刚才在床上不是笑的挺开心。对了,你当时是想起来了什么好笑的事,说给我也听听。”

没想到这事居然还没翻篇,宁瑶有些愕然,正想着该怎么敷衍过去,就又听他说,“别想着胡诌瞎扯的应付我,你的道行在我面前还是太浅了一些,不要做自讨苦吃的事。”

这话宁瑶是相信的,这个男人的确有着鹰隼般的洞察力。

一番权衡利弊之后,她如实告知,“没什么,就是被一个不认识的男生告白了……”

闻言,他颇有兴致的抬了一下眼,“你说男生而不是男人,说明这个追求者年纪很小,很有可能还只是个学生。”

她承认,“没错,大学生,长得挺好看的,身高一米八左右,告白时还会脸红………说真的,这年头居然还有会脸红的男生,真是稀奇。”

他气息吹拂在她脸上,“那是我好看,还是他好看?”

“你。”她没有一丝犹豫的答。

容轩的五官宛如上天精心雕刻的杰作,一眼惊艳,出挑得张扬,不是江晨那种清秀俊朗的小男生比得了的。

“那是我高还是他高?”

“你。”

“那是我会脸红,还是他会脸红?”

她白了容轩一眼,“他。”

他笑起来,将脸埋进她脖颈,轻轻的嗅着,几乎是肯定是说,“那你是不是狠狠地拒绝了人家?”

宁瑶有些憎恨这种被他死死拿捏的感觉,故意说着气话,“没有,我答应他了,还跟他约好一个礼拜一三五归他,二四六归你。”

容轩眼底深处的戏谑之意散了,“贪心的小家伙,我还没有喂饱你?”

他手不安分起来,意图不言而喻。

宁瑶原来还想挣扎,可当听到他沙哑的嗓音,感触到他滚烫的胸膛,她就知道任何抵抗都是徒劳。

随着那场雨,气温已渐凉,可浴室依旧热浪翻涌,久久不息。

本文标签:征服清纯警花的呻吟v

上一篇:我和小表妺在车上的乱h^全文

下一篇:老教授胯下的呻吟*超级乱婬伦丝袜高跟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