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驯服运动猛男宿友(h)*摸体育老师的大雕

2022-07-30 17:49: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夜里的风有些冷,拂过采星身旁时,她闻到了风里带着的血腥味。采星抱着女儿走在森林的小道中,前方的路看起来很模糊,完全没有尽头。微弱的萤光只敢一闪而过,害怕被黑暗里的阴影察觉

夜里的风有些冷,拂过采星身旁时,她闻到了风里带着的血腥味。

采星抱着女儿走在森林的小道中,前方的路看起来很模糊,完全没有尽头。微弱的萤光只敢一闪而过,害怕被黑暗里的阴影察觉。

采星不知为何,心里浮上一个念头:前方黑暗的道路下不知道藏着什么陷阱,如果自己慢下来恐怕就会被这森林吞噬。

“咔嚓”一声,失神间她踩到了脚下的枯枝。采星皱着眉,心下暗道“不好!”

萤光似乎停了下来,在昏暗的森林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栖息在树梢的寒鸦被惊起,引颈振翅,发出一声啼叫。

漫天落叶间一道寒光一闪而过,掀起一阵尘埃划破了黑夜。紧接着不知从何处袭来的剑器带着凌厉的杀气,划开了阻挡在采星面前的萤火虫群,她快速向左边闪去,依旧被剑刃上附着的杀气划伤脸庞,血顺着伤口滴下时一只萤火虫竟趴在采星脸庞似乎正在吸食那血液。

小说

“出来吧。”采星站在萤光之中厉声呵到。她紧紧抱着年仅三岁的女儿。采星庆幸自己给女儿下了昏睡咒,此番动静并不能打扰到中咒的女儿。

剑器被一道力量夺回,采星眼前出现了一名穿着藏青色衣衫的男子,他手持长剑,站在树下警惕的看着采星,他衣衫密布着黑红色的星点,仔细看的话竟是早就干涸的鲜血。

月光洒下的光辉被错开,上空几名服饰并不相同的男女踩在剑身上,脸上带着同样的神情--警惕、愤怒。

“王后,别来无恙。”站在树下的男子开口了,他在暗处与采星遥遥相望,谁也不肯踏上前一步,都在相互观望着。

“占星师、白族、符师...哦,还有大藤师。本宫记得不止你们几人,怎么?你们的师兄弟呢?”

采星低声说着,还亲昵的将额头抵在女儿额前,目光里带着怜爱,她完全不在乎阻拦自己的几人,反正快到了不是吗?

“尊称你一声王后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妖女休要得意,你还不知道吧,跟你出逃的巫女无一生还。”上空的一名女术师得意洋洋的说着。

紧接着一道男声跟上:“你还当自己是那个一怒焚城的巫女采星?现在的你实力恐怕十不存一!”

“要我说,一起上吧!现在的妖女采星不过是一只纸老虎。”

凌厉的女声说完伴随着杀气朝采星袭来,地上沙沙作响,采星这才发觉地上已经爬满了泛着鳞光的黑蛇,它们都吐着信子盯着自己。

采星后退一步,守护着她的萤火虫上前与攻击过来的女子缠斗着,其余人见状纷纷攻上来,顿时剑气掀起的长风卷起落叶,朝采星击去。

采星抱着女儿根本没法施法,好在铺天盖地的萤火虫挡在她身前,两道杀气相撞,谁也不肯落下风。

“天地初始,万物皆灵,上告神皇,下诉幽冥,八方仙使,佑吾神通....”采星口里默默念着法诀,原本散发着暖黄色光芒的萤火虫突然身形激增,光芒也愈发浓烈,竟像一轮赤红的日轮。

其余术师连忙退到一块,高举本命法器在身前筑起一道白色光墙,阻挡萤火虫得进攻。

“怎么办?”一名女术师低声问到。

“莫怕,强弩之末罢了,撑到师兄们来。”另一名男术师说的时候,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大声呵到:“去!”

黄符才飞到空中就被冻成冰块,一时间森林中蔓延着寒气,顿时周围都布满薄冰,原本要进攻采星的黑蛇也被冻在原地。

“来了。”采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一口血喷在地上,她直接半跪在地上,依旧不肯放下怀中的女儿。鲜红的血液似乎刺激到了其他术师,他们纷纷将手中的长剑刺向采星。

一道冰墙阻挡了他们,与此同时冷漠的女声从采星身后传来:“几位道友且慢。”

众人纷纷收起武器往后望去,只一名约二十出头的女子,手持一把与她同高的大刀站在采星身旁,女子两旁还站着两名长相一模一样手持白纸灯笼的童子。

他们注意到,那白纸灯笼上还被人用朱砂写着鲜红大字“祭”,再看那名拿着黑刀白刃的美貌女子时,心中已有答案。

那女子五官出众貌若天仙,周身气质更是仙资玉貌,宛如皓月。再加上她身着祭祀师特有的白色衣服,领口、袖口都用金丝绣一株正在生长的树苗。这正是祭祀师一族的标识,何况她腰间还系着一块白玉,上刻红色大字:“祭”。

只不过现在这名女子神情冷漠,周身气势如寒冰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拥有这般美貌与实力的祭祀师,除了祭祀师樱姬。在场的术师无法想到还有哪位术师能盖过她的风头。哦,他们想起来除了还半跪在地上的采星能与她被称为两越双姝外,还没人能在美貌上胜过二人。

“樱姬?你这是何意?”一名术师问到,他们虽不曾参与北越与南越两国的战争,但也是各门各派的内门弟子,本质上并不比樱姬这名祭祀师真传弟子地位低,所以态度上无须小心翼翼。

“王后是我师傅的客人,阿一阿二,你两且送王后去见我师傅。”樱姬持着本命刀玄霜站在采星面前,冰墙在她挥手间化为乌有。

“呵。”采星低声笑着,勉强站起身,抱着女儿神情桀骜的吩咐着两名童子:“带路。”

“是。”童子回复着,一左一右持着灯笼为采星开路。

她身后的术师急了,连忙训斥樱姬到:“樱姬你这是做什么?这采星与鹤音公主皆是我北越通缉之人?你就这样把她放进祭祀师境内是想做什么?你就不怕我等回去告知师傅,参你们祭祀师叛国之罪?”

“就是,你们祭祀师享受北越帝君提供的灵石与金钱,竟要与帝君作对,你们祭祀师想做什么?”另一名术师质问到。

“那也要,你们能活着回去啊....”樱姬清冷的声音落下后,便是兵器碰撞在一起的声响。采星将这些声音抛在身后,专心的跟着两名童子。

采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眼前的两名童子停下步伐说着:“到了。”

采星眼前眼前豁然开朗,这片森林中心是一块巨大的空地,树木皆以圆形方式围起了这儿。

不过采星注意力全在这空地的中心上,那儿是一座通体白色的八角宝塔,前面还立了一块石碑,上刻: 祭祀师之塔。

这宝塔采星知道一些,它东西南北方各有一扇门,里面的空间远比外面看起来大得多了。自己则是站在正东方的白色石门前,石门上挂着三片白骨,在无风的情况下发出轻微的声响。十分悦耳。

这时石门由下而上的打开了,两名童子率先走进去,采星赶紧跟上,她已经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自身灵力正在一点一点下降。

塔内十分昏暗,除了微弱的灯笼光几乎看不到任何光亮。塔里似乎十分宽阔,采星怎么走,都走不到头似的。她知道这是术师族里用的一种乾坤阵,外面看起来好像就是一座并不大的塔,实际上里面的空间被放大了无数倍,方便一些大的术师族起居修炼。

不知道从另外三门进入会有何光景?采星心里想着,走去塔的上方一半时就听到了哭声,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断断续续的,带着浓浓的哀伤。

“ 闭嘴!” 采星十分讨厌这哭声,轻微喝了一声,那哭声停了一下,渐渐没了动静,两名童子身子也顿了一下,很快继续引路。

“ 到了。” 其中一名童子说到,然后两人皆消失不见。墙上的蜡烛自动点燃,照亮了这里。

这如同一个大堂一般,正上方的石阶上是一尊石椅,上面雕刻着各种图案。下方则是左右各两张石桌和石凳。角落各有石柱支撑,上刻盘龙。

“ 咳咳……” 老人的咳嗽声从正上方一旁的侧门传出,采星意识到白长老要来了,赶紧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女儿,随后直接走到石桌前将女儿放下,并且俯下身亲吻女儿额头。

她做完这些事之后,向后退了几步,负手而立。

刚好从侧门走出一名老者,老者须发皆白,慈眉善目。一身白色袍子,宽大的袖子用金线勾勒出一朵巨大的祥云,衣领则是一排黑色的勾边。这是祭祀师长老才能穿的。毫无疑问,白长老在采星眼里看起来还是那么精神。

白长老走下来坐到采星对面时才开口:“王后请坐。”

采星并没有就坐,而是直接开口说:“本宫今日来是想与长老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

白长老也来了兴趣。

本文标签:驯服运动猛男宿友(h)

上一篇:老头趴在我身上疼我:挺进人妻紧窄娇嫩

下一篇:挺进 太深了老师 h男男|囚禁脔到她哭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