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裸体丰满少妇*长篇放荡闺蜜的艳妇

2022-07-30 17:29: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清晨用过早饭,青棠百无聊赖斜坐在炕上半倚着窗,看着外面略有些绵密的春雨,手边放着一本刚翻完的《大安风物志》。转眼间到这个世界也差不多两个月了,想想看两个月前她还是一名忙

清晨用过早饭,青棠百无聊赖斜坐在炕上半倚着窗,看着外面略有些绵密的春雨,手边放着一本刚翻完的《大安风物志》。

转眼间到这个世界也差不多两个月了,想想看两个月前她还是一名忙忙碌碌的公司小职员,也是这么个下雨的天气,她已经非常小心的沿着路边骑着那匹她刚买没多久的蓝色小电驴,结果不知道哪个混蛋从后面直接把她怼了出去。等到有点意识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迷迷糊糊中感觉身边似乎围着数个人,说着一些听不太清的话,一时以为自己在作梦,就当还在医院里抢救吧,就又睡了过去。等到再次清醒过来,看到自己正躺在一张十分精美的雕花大床上,一时大脑当机,就觉得这是哪里的医院如此古典,以及这住院费我真的付的起吗?正当胡思乱想之际,就听到耳边一声轻呼“小姐醒了”,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似乎是房间另一头有人过来,还未来的及反应,就觉得被一个温暖身体紧紧的抱住,听到一个妇人带着泣声的呢喃:“青棠,青棠。”

青棠?我不是叫郑棠吗?咋回事?住个院名字都改了?郑棠努力抬眼看着抱着自己的人,发现是个古代装扮的中年妇人,轻轻扫了一眼视力所及之处,在这妇人后面还站着四个人,一个年纪四十上下的女人,三个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少女,都在默默擦着眼泪。这时那个年纪大的女人小心走到床前说道:“小姐已经醒了,夫人就请放下心吧。”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郑棠总算是搞明白了,原来自己被车给撞穿越了,槽点太多,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吐起,这是穿越小说看太多了,遭报应了吗?心中升起一个大写加粗的“草”!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后,郑棠现在这个身体也逐渐开始有点力气了,从这身体的家人处得知,原来这是一个叫做纪青棠的十六岁少女,因一场重病,高烧了数天,请了数名大夫都没有起色,眼看着快不行了,家里人都开始为她准备后事了,大概是这后事的东西起了另一种作用——传说中的冲喜……不然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大概率就是被冲过来的吧。

郑棠在心里感叹了一声:好吧,一切都是命,“青棠”这个名字也挺好听的,“郑棠”只能是过去式了。青棠妹子,我会代你好好活下去,愿你一路走好,来世无病无灾。

看了看外面的雨,似乎小了些,青棠想着刚翻完的那本《大安风物志》。平行时空啊,也挺好,至少不用担心会变成改变历史的那只蝴蝶,此时正为王朝盛世,没有战乱,真是大幸运啊!虽说纪家是大安开国勋贵之后,但是如今也有些没落了,到了父亲这代只是个三等镇国将军,往好听了说还是贵族,还是有些祖产和俸禄,至少暖饱不成问题,只是跟那些世家大族比还是有些破落户的味道。好在父亲是个务实的人,从不在意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也不坐吃山空,而是努力考了个功名,现为礼部郎中,虽然青棠不太清楚这个官是干嘛的,总之就觉得好厉害的样子。青棠还有一位胞兄,目前在军中任职,至于具体是干什么,青棠只能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父亲这代有兄弟三人,只不过祖父去世后,虽说祖母还在,但还是依照祖父的遗言分了家,父亲作为长子袭了爵,继承的大半家业;二叔分到了乡下的一部分土地,因为二叔是个不怎么喜欢读书却对农事十分上手的人,原先家里乡下的田产就是由二叔管理的,管的相当的好,至少纪家从来没有缺过米粮蔬果,还有富裕的可以卖掉换钱;三叔也同样不喜欢读书,对做生意很感兴趣,于是就把城里的十间商铺中的七间分给了三叔。

事实证明当年的早分家是对的,早早出去自立门户,如今二叔是有着三四座农庄的大地主,忙自己家的农活的同时,还继续帮着长房管理着乡下的田地;三叔也经营起了自己的产业,一座酒楼、一座银楼,还有几间杂货铺和南北干货铺,同时还帮忙打理长房的三间商铺。

所以说啊,落破贵族过的惨不惨,关键要看你人行不行,懂不懂经营,稍微有点能力都比平头百姓过的好。正想着事呢,就听到门外似乎有些响动,抬眼看去就见门扉被人轻轻推开,一个看上去年岁比青棠小个二三岁的少女出现在门口,嘴角含着笑叫道:“青棠姐姐。”

小说

“白薇。”青棠放下手中的书,招招手让少女过来。青棠的父亲弟兄三人,来的正是青棠二叔家的女儿纪白薇。“你怎么来了?这下雨天不要乱跑,小心着凉!”

“这都春天了,下雨也不凉。”白薇笑着朝青棠走了过来,“我是跟着父亲一块过来的,父亲去跟大伯商量今年田地的事了,还有昨天父亲去茈水捞了几尾兰花鲤,又肥又大,已经送去厨房了,说是给姐姐好好补补身体。”说着白薇在八宝床的另一边坐下了,此时青棠的贴身婢女春锦端着个托盘进来,托盘里放着茶和点心,小心的放在矮桌上,又福了一福退身离去,同时将房门轻轻掩上。

“又麻烦二叔和二婶了。”青棠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一场病,吃了二叔家不少东西。”尤其是大夫说已无大碍,药也停了,只需好好补养身体之后,二叔是只要她能吃的想吃的,就统统往府里送,前几天二婶还专门又跑过来送来了一大篮子的荠菜,都是刚从地里挖来的,就因为她无意中说了句想吃荠菜豆腐汤。

“姐姐说什么呢,都是自家人,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白薇捏起一块点心边吃边说道,“我在府里住着的时候,大伯母也没少照顾我啊,什么吃的用的玩的哪一样少了?姐姐要是这样说,那我以后可不敢来了。”

“你呀,”青棠笑了笑轻点了一下白薇的额头,“慢点吃,别呛着了。”

姐妹俩笑闹了一阵,不知不觉中窗外的雨似乎也停了,正说着外面的新鲜事儿,就听到门外有婢女道:“小姐,李氏布庄的人来了。”

青棠呆了一下,想起早饭时母亲说的,今天请李氏布庄的人过来给她量身裁制新衣。想到这向着门外说道:“请她们进来吧。”

门被轻轻推开,春锦领着三个女人依次走了进来,走在最后的那位年纪稍轻手里拎着个挺大的竹编箱子。三个女人先是向青棠白薇问了安,还未说些什么,门外又有脚步声传来,不一会儿青棠的母亲走了进来,青棠和白薇赶忙起身行礼,三个女人也预行礼问安。

“免了免了。”青棠的母亲苏氏笑着摆摆手,“就麻烦三位了。”

那三个女人忙说不麻烦不麻烦,年纪稍轻那位把手上拎着箱子放在屋子正中的桌子上麻利的打开,那箱子看上去至少两层,上面一层着放直尺、软尺、针插、各色线团等缝纫用的东西,还有几本册子,看封面像是花样款式图录。

一个年纪约摸四十上下的女人拿起其中的软尺,走到青棠面前笑着说道:“给小姐量身。”

很快尺寸量好记好,又有一个女人从箱子底层拿出几叠裁剪的方方正正的布片,各种颜色,好像材质也不太一样。

“请夫人和小姐看看,想要什么料子。”女人恭恭敬敬的将几叠布料递了过来,春锦忙接了放到罗汉床的矮桌上,女人又拿起了那几本册子,“这是裙样和绣样,也请夫人和小姐挑一挑。”

“青棠,过来看看,想要什么样的。”纪夫人慈爱的唤过女儿,同时又对方才给青棠量身的女人说道,“给我们这个小的也量一下。”纪夫人指了指旁边站着的白薇。

“啊?”白薇惊了一下,随后说道,“伯母,我就不用了,我有好几件裙子呢。”

“在我这里就要听我的,再说了女孩子家,哪有嫌裙子多的。”纪夫人拍了拍白薇的手笑着说道。

待挑好了布料和款式,付了定金,约好了交付的时间,等送走了李氏布庄的人,也到了午饭的时间。

父亲和二叔那边传了个话过来,说是他们不在府上吃了,准备去青棠三叔开的酒楼里去聚聚。纪夫人听后也没说什么,只是问了青棠和白薇想在哪里用饭,青棠想了想有一段时间没跟老祖母一起吃饭了,老祖母怜她大病初愈,不易来回的跑,怕她万一吃了风又病了。

想到这,青棠说道:“我也许久没有陪过老祖母了,这回白薇也来了,不如一起去老祖母那里吧。”

纪夫人点了点头,说了句“也好”。便带着青棠和白薇朝着正室旁边的南厢房走去。

南厢房这边纪老夫人听说了大儿子和二儿子不在府中吃饭,也由着他们了,坐在长椅上等着媳妇过来一起用饭。不多时外面的小丫头打起帘子,纪夫人带着青棠和白薇进了屋。

看到青棠纪老夫人微微皱了一下眉说道:“你这孩子,这身子骨还没好利索呢,又到处跑,万一又吹着了可怎么办?”说着招手叫青棠白薇过来,一左一右抱在怀里,转过头又看着白薇,“你也是,这下雨天的跑什么,有什么事你父亲来就好,等天好了,你想怎么样,我都不会说你。”

“老祖母,我已经大好了,大夫都说我不用吃药了。”青棠跟纪老夫人撒着娇,“再说了,我也好长时间没有陪老祖母了,今天刚好白薇也来了,我们就一起来陪陪老祖母。”

“嗯嗯。”白薇在一旁努力的附和着。

“娘,这也是孩子们的孝心,”纪夫人在桌前一边指挥下人的摆饭,一边说道,“您前段时间不是还说,老久都没有跟孩子一起吃饭了嘛,这不两个都来了,您应该高兴嘛。”

“说着也是。”纪老夫人笑着抱了抱两个孩子,“来,好好的陪老祖母吃顿饭。”

饭桌上摆着一条清蒸兰花鲤,正是纪二爷刚送过来的,原本是想要炖汤的,但是青棠闹着说喝够汤了,想吃个别的做法,于是厨房就做了个清蒸的,只是这里没有蒸完泼油的做法,味道很是清淡。

纪老夫人特地让人把那条兰花鲤放到青棠跟前,青棠看了看鱼,又看了看众人说道:“这个,就放我面前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纪老夫人慈爱的说道,“这几条兰花鲤本来就是给你吃的。”

“嗯,姐姐你就吃吧,对身体好,我也不太喜欢吃鱼,还是焖肉好吃。”白薇看着面前的一个小瓦罐说着。

纪夫人知道白薇过来,特意让厨房做的。在青棠看来,这道菜有点扣碗小酥肉的意思,只不过酱味比较浓。

一家人和和乐乐的用了饭,饭后又陪着老祖母说了会儿话,待老祖母要歇午觉的时候,纪夫了带着青棠白薇告辞离开了南厢房。走时老祖母交待了一番,晚饭就不必过来了,晚上风凉别吹着了,纪夫人应了一声,带着二人退身离去。

从老祖母处出来,青棠想去后面园子里转转,纪夫人看着雨也停了有阳光散了下来,想来孩子也在屋里待了够久,出来透透气也好,白薇也在可以陪着,便同意了,只交待了句别玩太久,转身离去。

姐妹二人带着各自的婢女朝着后面园子走去,青棠这边跟着是春锦,白薇的那个小丫头好像叫青儿,似乎是二叔那边大管家的女儿。二人刚走到园子入口,就看到前方拐角处有一人朝着这边走来,春锦眼尖轻轻的说了句“是大公子”。

青棠细看果然是兄长纪永璋,虽说父亲是读书人,但兄长却是个喜欢舞枪弄棍的,对于此父亲倒是看的透,反正纪家也是武勋起家,这也算是回归“老本行”,再说了让孩子们读书也不是一定要让他们去考功名,读书最重要的目的是要知事明理,孩子能有个喜欢的事做也挺好,说不定纪家还真能出个大将军。

正想着呢,纪永璋已经几步来到青棠面前,皱了皱眉说道:“这身子刚好一点,就在外面跑,刚下了雨别又凉着了。”说着又看了看后面的春锦,“你也是,不好好看着你家小姐,任由她这样在外面?”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青棠急忙打断兄长,“你不要说春锦,这跟她没关系,我出来是经母亲同意了的。再说了我已经大好了,大夫都说我不用吃药了。”

纪永璋看了这个宝贝妹妹一阵,无奈的说道:“行吧,你说的都对。”说完伸手宠溺的捏了捏妹妹终于有点肉的脸颊,前段时间妹妹那场大病,脸瘦的都有尖尖的的小下巴了。

“不要乱捏。”青棠娇嗔的挥了挥手。

“噗!”一旁的白薇用扇子挡着嘴笑了起来。

“还有你,”纪永璋侧过头,看着白薇,“二叔可说了,你前两天还跑水里去玩了,不要觉得自己身体好,就不当回事,这才刚过清明,天气还要再凉一会儿呢。”

“是了是了,哥哥说的对。”白薇十分乖巧点头。

兄妹三人说笑了一阵,因纪永璋还有别的事先行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叮嘱了一番,别在外面待太久。

大约下午时,父亲和二叔才回来,父亲手里还掂着个纸包,里面是三叔给的叉烧肉,说是青棠养病时吃的太素,这病好了就要多吃肉。晚饭时,青棠饭桌上摆着一碗芋头清芽粥、一碟叉烧、一碟姜黄鸡、一碟蒸豆干、一碟杂拌菜,还有两个饽饽,中途老祖母又让人送了一碗杏仁酪,青棠吃的极为满意。可惜白薇不在,下午时二叔带着白薇回城外农庄了,不过走时纪夫人把那块叉烧分成两份,让白薇带回家吃。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立夏。这天纪家挺热闹的,二叔二婶带着白薇和她的弟弟永琦过来了,还有三叔家的永璟和永琰,以及青棠舅舅家的表姐苏长桐。

一群人先是拜见了老祖母,然后长辈们就留在那老祖母那里说话,青棠这群小辈中女孩子们跑到园子的凉亭处说笑,男孩子则跑到青棠大哥住的院落处玩了。

凉亭的石桌上满满的摆着茶水、点心以及二叔带来的时令水果,青棠和白薇边吃着东西边听表姐苏长桐讲些外面的新鲜事儿。

纪夫人的母家苏家原本也是书香门第,只是到了纪夫人兄长苏越这代,读书考功名这路就不能走了,因为苏越苏老爷也是不怎么喜欢读书,喜欢经商,而且还很有经商的天赋,这十几年的经营下来苏家的财富在大安前十进不了,但前二十肯定有他们家。苏老爷膝下有两子一女,两子已成家立业,就一女也就是青棠的这位表姐还留在身边。

青棠的表姐苏长桐是个十分有见识的女子,长期跟在父兄身边学做生意,如今也小有成就,这次就准备在城南开一家脂粉铺,店面已经找好了,过几日开始整备上货,听的青棠直冒星星眼,表姐都二十三了,放在以前的朝代这都没出嫁,父母都要被治罪的,表姐还能在婚前有自己的一番事业,至少说明大安对女性的束缚没有那么多,青棠简直就觉得自己真是来到了一个好地方。人生开始有了目标,男人算什么?事业才最重要啊!一条全新的道路出现在青棠眼前:跟着表姐学做生意,努力嫌钱攒家业,养个赏心悦目的小白脸,从此走向人生颠峰! 

 

本文标签:长篇放荡闺蜜的艳妇

上一篇:她的紧致含着他的坚硬:少妇疯狂迎合呻吟

下一篇:隔着她的亵裤磨蹭着今夏 惩罚调教军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