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三个老外玩到惨叫|40岁女人下边好紧

2022-07-30 17:18:2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俗话说“荆州山水甲天下,江里藏着金笸箩”,这句话是前朝的谚语,荆州三关要塞城池,自高祖皇帝举国库之力挖通天莽山,硬生生开辟出一条官道,连贯徐,幽,二州,整个北方朝廷尽数

俗话说“荆州山水甲天下,江里藏着金笸箩”,这句话是前朝的谚语,荆州三关要塞城池,自高祖皇帝举国库之力挖通天莽山,硬生生开辟出一条官道,连贯徐,幽,二州,整个北方朝廷尽数掌握,荆州的重要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天青色有烟雨,雾雾蒙蒙笼罩天地间。一叶扁舟江面滑行,荡起阵阵波纹。老船夫佝偻着身躯披着蓑衣,船至渡口稍作停留。他船破且年迈,力气争不过那些后生。常往返附近小镇,渡附近百姓去下游,挣些铜板勉强度日。

一辆老马套着马车缓缓走在泥泞道路,船夫浑浊眼珠望去,喊到“是周氏否,王老爷派我接你们”

老妇人是个四十多岁肉脸,面相透着精明,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用银簪盘扣。”托您的福,老身认识姓王的忒多,不知说的是哪位“

船夫急了,这笔买卖可不能黄“只知唤做王有财,我怎得知道是你家甚人。他付我半钱银子,接你去党兰相见。若是你们反悔,这银子我是要扣掉一半的”

老妇人做恍然大悟状“瞧我真是糊涂了,原是我们女郎姨妈府上管家。你且稍等,我们就来”

船夫暗暗咂舌,王老爷穿金戴银,居然只是一个下人。

小说

马车上又下来一个低眉垂眼的小厮,很是瘦弱。跟着老妇人一起扶着头戴面罩姑娘家。那姑娘生娇体弱,上船时候,老船夫有心搭把手,被老妇人呵斥“这是我家姑娘,前几日感染了风寒,有些昏晕。你身上都是雨水,莫沾染上给她”

“是是”他见惯了各色的人,看不起他有之,习以为常。

船浆拨清波,有人在岸边呼唤“快停船,快停船”

小厮撩开帘布,貌似有些惊慌,大喝喊道“不许调头!我家可是荆州桑氏,长安的贵人看重我家小姐,派人来接我们去长安,耽误了我们的事,你担待不起”

老妇人是桑家女郎的嬷媪周氏,闻言安抚似的握住小厮的手,故意大声说道”切莫担忧,待李老爹送我们到地方,姑娘还会有赏赐。李老爹你不用理会旁人“

得罪了船上客人,多载一人也不过五个铜板,并不划算,“老汉省的”

船越行越远,雨越下雨大、

岸上的小公子哇哇大哭“阿姐,阿姐,快回来。你怎么舍得抛下阿奇。呜呜呜呜,阿爹去世,兄长入狱,母亲卧病在床,连你也要抛弃家里吗”

船舱内,小厮十分委屈,却是女扮男装娇娥“嬷媪,你知道的,我与泰恩互定终身,阿娘也是默许的。怎料爹爹一出事,就拿我去换全家人前程。位高权重的尚书府,打小订着的娃娃亲,人家若有心,早就上门提亲。他家郎君若是一辈子卧病在床,我要蹉跎一辈子吗。当初生我下来,还不如扔到庙里做尼姑,好过现在千里迢迢去长安逼婚,我成了什么人“

“咳咳”女子嘤咛一声,两人顿时做贼心虚。奶娘拿出随身携带水囊十分紧张,用帕子浸湿。小厮抢过来,熟练捂住她的口鼻,感觉对方昏睡过去

“阿弥陀佛,吓死我了,姑娘你的胆子真大,听人说蒙汗药用多了,人容易变得呆傻,我们是在造孽啊“

这其中重要一环,少不了自小看她长大的奶娘配合,桑律哼道“若不是那日我们去烧香,在悬崖边把她捡回来,十之八九她已经喂了豺狼虎豹肚皮。再说一介孤女,孤身出现荒郊野外,指不定有什么隐情。人常说救命之恩涌泉相报,我是她的恩人,我不过要求她,代替我去长安看望姨母罢了,听说长安十里繁华,寻常庶民想都想不到机遇。我与泰恩汇合后,他答应带我去幽州找他的叔父公孙得道,公孙得道曾为太子师,如果他愿意为父亲桑家说话,大兄洗去冤情指日可待。放心吧,这药~只是让人浑身无力罢了,等我和泰恩离开荆州。奶娘你该知道怎么办吧“

奶娘作为贴身伺候人,自是知道那个公子,模样周正饱读诗书,出自幽州名门大族,公孙氏,祖上出过许多大儒,备受贵族追捧。现实点说,桑氏门第乃没落,属于三流氏族,恐怕再过一二代,要沦落成庶族。不然夫人也不会默许他们往来。“二夫人信中说,派了春桃姑娘来接,春桃那丫头,在桑府长大一向老实,我先和她通过气,在到达长安之前,谁也见不到得了风寒知善”奶娘抿抿嘴’到了长安,再将你的信呈给二夫人。介时木已成舟,二夫人也无计可施“

“大兄不同意我去长安,阿娘肯定会代为隐瞒我的去向。等事情暴露,去长安不是我,姨妈写信给我阿娘,一南一北时间都过去了一个月。那时,我已经将大兄救出来了,阿娘一项爱我护我,顶多责备我几句。你和春桃也不用担忧,你们都是桑家人,姨妈外嫁到长安,高门大户最是要脸面,肯定不会拿你们如何,顶多骂几句撒撒气”

“孤男寡女,奶娘担心你受欺负,泰恩公子虽是君子,可是到底也是男子”奶娘低声道

桑律连自己阿娘都不耐烦啰嗦,如何肯听个老奴教育,拉起脸说“我们在月老祠发过誓,他将来必是要迎娶我过门的。整个荆州,除了大兄桑籍,哪有他这般出色的男儿。你说这话,是不信泰恩,还是不信我呢“

奶娘连连认错,桑律勉强高兴起来。

早年,桑夫人待字闺中,与自己妹妹多有龌龊,各自嫁人生儿育女,妹妹一跃成为长安贵妇,而她在荆州穷寒之地一待几十年,不见面两人关系有所缓和

王有财包下了沧澜江畔几间上房,殷勤的伺候桑家姑娘,可惜这姑娘是个病秧子,从头到尾裹在披风里,饭菜让人送进厢房。

“姑娘身子骨怎么样了”

春桃年轻阅历浅,有些魂不守舍,支支吾吾”没什么事“

”我派人请大夫来,给桑大姑娘把脉开点药。不然上了去长安的大船,船上多有不便,万一耽误了姑娘病情,二夫人会扒了我的皮“他疑窦丛生,这样子像有事,春桃却说没事,他隐隐感觉不对劲,却不知道为什么。

春桃怕对方看出什么,胡乱点点头。走出客栈,转个弯进了一家红糖铺。

本文标签:被三个老外玩到惨叫

上一篇:地下室捆绑调教肌肉男小说 嗯…啊 摸 湿 内裤自慰黄

下一篇:2022最好看(粗大挺进抽搐律动对着镜子)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