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爽?好舒服?快?深点老板:公交车系列诗锦第十一章

2022-07-30 16:04: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坐在桌前,看着那两张蕴含着我无数回忆的毕业照,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年少轻狂的我早就长大了,但我的思绪却如冉冉升起的春烟,沉浸在那回忆中。一年级时,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场昏黄中

坐在桌前,看着那两张蕴含着我无数回忆的毕业照,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年少轻狂的我早就长大了,但我的思绪却如冉冉升起的春烟,沉浸在那回忆中。

一年级时,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场昏黄中的“花落吧”。当时,天突然暗了下来,昏黄的天好看得出奇,天空中万里无云,正当中午,太阳却不见了踪影,昏昏暗暗。赶巧儿得是那教室门前的不知其名的花儿竟也一时间随风飘落,飘飘飖飖,一时竟也落得满地。不知谁先开口叫了一声:“世界末日了!快会教室!”谁会听他说的呢,也没人去理他。我闻声赶了出来,踩在那粉红的花瓣上,心都随之软下去了,那种感觉很好,像踩在了棉花上,静静地站着,感觉自己会随着风,随着粉红的花齐齐飞上天空,站在彩虹上,感受世界的心情。整个天空都是黄的,世界都黄了,就是我人也照的昏黄了。

“世界末日了!世界末日了!”

“谁说是世界末日啦!说不定会是那天女下凡哩!”

“不可能,一定是世界末日来临了,咱们快逃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向小麻雀似的喳喳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唐】杜甫,剑外……”上课铃响了,可大家好似没听见,依旧站在门口望着天发呆,班干部叫了声“一【0】三班回教室”大家方才回过神来,马蜂窝一般拥回了教室。

小说

二年级的事记不大清了,三年级最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是六一那天。那阵仗可是浩浩荡荡呢!光设备就装了整整一个星期,大家都挥舞着荧光棒,大声唱着《我和我的祖国》,那台上的小演员们正激情表演。教数学的张老师托她老公——体育老师的福,也就是本次表演的主管人,当上了主持人哩!不过张老师本来生的就漂亮,再穿上那礼服,可不就更美了吗?每主持一个节目,她就换一套礼服,真真让我羡慕。家姐有个拉丁舞表演,表演的是恰恰,但不记得是什么样子了,就一个字——美!几乎是每个班都有两个节目,灯光效果可是一流的,不过现在学校都没太多资金办这么声势浩大的表演了。由于是国风表演,大家清一色的穿上了自己的汉服或旗袍什么的,但也有些独苗苗呢。

毕业季最后那几天心情也是紧张,每天精神紧绷,为毕业做着十足的准备。还有毕业典礼上,平时严肃的班主任也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她还特地在同学妈妈那买了个蛋糕,是个好几层的巧克力蛋糕,上边儿有只超大的小熊,想使用模具做成的,很完美,完美得连老师都说不舍得吃掉它呢。一股股淡淡的巧克力甜香味儿让我沉醉其中。同学们扎在一堆记着同学录,老师却反常地不管,静静地看着,看着……这一年年,老师们也是一点点看着我们成长,看着我们从小时的幼稚,长成一个个大孩子,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们也看着老师从初工作的少女,到已为人妇,有了自己的宝宝,有酸甜苦辣,也有喜怒哀乐。

初中三年,老师和同学们的身影一次次的浮在脑海中,曾经讨厌的同学,与我玩地好的同学所发生的事在这一刻都那么清晰,那么清晰……还有我的同桌——瘦猴,整天活蹦乱跳的,不好好学习,不过现在想想也挺好的,挺温馨的,不对!我为什么会觉得他好,不行,我在想什么啊!我赶紧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又想到老师们的一张张最严肃却是最温暖的脸。初中有疯狂,有哭,有笑,有年少轻狂……

我的眼中走马灯似的播放着这一幕幕,嘴上不禁笑了起来。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干筱露,外号叫杨枝甘露,今年怎么也得上高一了,15岁。有个姐姐,叫做干涴(yuan)雨,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外号叫臭鱼干。

“咚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我的思绪。“是谁?”我走到门口,漫不经心地问。一个足有一百分贝的声音回答我:“杨枝甘露,是我,傅思域!”这声音准没错,就是她——傅思域,我的第一好闺蜜,同班同学,女汉子一枚,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到高中了也不例外,考取的是同一所市重点高中,没想到,到了暑假她这头懒猪竟有时间,有精力来找我,难得的勤快。

我打开房门,一个身影扑进我的怀里,好几天不见,她又肥了不少(别跟她说),皮肤到时一如既往地白皙,她长得普普通通,真不知道我怎么会和她做好闺蜜,说实话我是个颜控呢!再低头看看我的手臂,又黑又细,我身材也比较高挑,与她成就了最萌身高差呢。一只手捏着我的脸蛋儿,满脸的阴笑。“喂!喂!干什么呀?”我的手忙推开她那如猕猴桃似的“纤纤玉手”。傅思域并不松开,而是一把搂住我的手臂,我疼得脸直抽抽,用力地推开她的魔爪,可真暴力呀!一会儿的工夫,她又搂住我的手臂,这次我不好反抗,只好从了她。傅思域用好奇的口吻问我:“干涴雨呢?”我回答道:“房间里做作业呢,不过你来我家做什么,你平时门都懒得出,今天咋滴太阳打西边出来啦?”她轻蔑地看着我,用无奈的语气回答我:“你难道忘了那件事,哎——不靠谱呀,真是个猪队友!”我十分奇怪,什么事?“什么事?我忘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呀!”我心急起来,抓着她的手就问,傅思域一把甩开我的手,说:“人没到齐,到齐了再说吧!好了别烦。”说完,就抢先我一步进了房间,我也只好放下疑问追了上去。

本文标签:公交车系列诗锦第十一章

上一篇:粉嫩娇乳吞吐粗大 丝袜美腿颖娇妻的呻吟

下一篇:打开她腿狠狠的喝蜜汁(1v1高干)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