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三个美丽警花的处苞 受被绑在床头禁脔bl

2022-07-29 17:13: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沧寻山宗。一女子墨发懒懒束起,身着素白的锦缎道袍,衣襟处是用银线勾勒的一朵大山茶花,花瓣齐齐向四周延伸,腰间束着青色玉带。面容娇艳。肤白而粉嫩,一对似新柳的弯眉,一双桃花眼

沧寻山宗。

一女子墨发懒懒束起,身着素白的锦缎道袍,衣襟处是用银线勾勒的一朵大山茶花,花瓣齐齐向四周延伸,腰间束着青色玉带。

面容娇艳。

肤白而粉嫩,一对似新柳的弯眉,一双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扬,眼尾点缀着一颗暗红泪痣,添加了几分俏皮,粉唇软而润。

此刻却是病恹恹的,一对桃花眼看人聚不上焦,面容泛着病态的白,唇色淡淡,好似病了一通。

此时是清晨,人山人海的弟子们都在陆续赶往沧寻学宫。

桑瑶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什么破玩意?

明明只是无聊宅家里看小说的功夫,就被那破书吸了进来,吸进来你就吸进来,最起码给我点好戏份好吗?我看的那小说是一般人能看的吗?要多狗血就有多狗血!

桑瑶在心里使劲吐血。

是了。

桑瑶终于忍辱负重地穿书了,她穿进了一本名为《一语仙途》的古早仙侠狗血小说,讲述的是可爱俏皮万人迷的玛丽苏白莲花女主陈兮玥和高冷英俊无敌霸气,可上天入地的龙傲天男主宋宗衍的虐恋爱情故事。

小说

故事剧情跌宕起伏,男女主缠缠绵绵,分分合合,战胜了一切艰难险阻,最终走到了一起。

值得一说的是,其中眼瞎爱慕男主死心塌地致走火入魔,被女主强势一击穿心而死的沧寻山宗二师姐,忍辱负重地成为男女主成长壮大的垫脚石。

名副其实的炮灰。

好巧不巧地,这位眼瞎的二师姐好像就是她。

桑瑶:“………”

老实说,当时看到这位女炮灰和她同名同姓时,她真的觉得既惊喜和又好笑,心道:原来我的名字这么有魅力,都被写进书了!

虽然是个炮灰。

可没想到,风水轮流转,此刻她顶着这张沧寻山宗二师姐的妖艳脸,却笑不出来。

无他,领着这份戏码,意味着就离死不远了。

她都快愁死了。

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阿瑶?”

有人在叫她。

只听是一道清冽的男声,桑瑶懵懵地回头看过去。

见是一少年,立在一柄有着蓝色条纹的银剑上面。身量修长,端的是面白如玉,剑眉星目,鼻挺唇薄。头戴一顶嵌着紫星玉的发冠,浓厚的墨发规规整整地束成马尾状,也是一身锦缎素白山茶花道袍,腰间束着碧蓝色玉带,衬得他身量更加修长。

此时那少年从剑上跳了下来,银剑便悬在他身旁。

身边的弟子御剑疾驰而过,有看到少年和桑瑶的便停下来问好:“师叔,早上好。”

少年点头回应道:“早上好。”

而桑瑶却也依样画葫芦地学着少年:“嗯嗯,早上好。”

那弟子说完便又疾驰而去,带起一阵风,风卷起少年一丝不苟的衣襟,显得微微凌乱。

少年理了理衣襟,温和地看着桑瑶。

见那少年看着自己,桑瑶不确定叫了声:“大师兄?”

得到的便是那少年温和的询问:“阿瑶怎么还在这里?”

是了,她想到了!

这位少年姓沈名泽勉,沧寻山宗掌门傅殊的亲传大弟子,她的大师兄,原书女主中无数追求者中的其中一个。

长得那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生剑骨。经常帮衬同门,有着一腔热血,是众内门弟子中的翘楚。后来又因为爱慕玛丽苏女主,与龙傲天男主争斗,继而也被龙傲天男主一剑穿之。

总而言之,结局不太好,也是位辛苦的炮灰。

嗯,想想他的悲惨故事,桑瑶心里突然好受多了。

没得到回答的沈泽勉见桑瑶愣愣地,似是在思考着什么,便出声问道:“阿瑶?”

而桑瑶的思绪还在疯狂地转。

原书中,这位沈大师兄为人温和,待人真诚,修为又力压众弟子们一头。是以,德高望重,得到很多女弟子们的好感。

但这人却也眼瞎,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玛丽苏,这倒好,把自己命都搭进去了。

实在是可惜了这么个俊美天才少年啊!

桑瑶在心里默默地感叹着。

突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伴随着沈泽勉那带着关切的话语:“……阿瑶你怎么了?阿瑶?”

桑瑶直接回神,愣愣地看着沈泽勉,茫然地问:“啊?怎么了?”

抬眼便见沈泽勉那放大的俊脸,桑瑶吓了一跳,匆匆向后退了几步。

见桑瑶向后退,沈泽勉有一瞬间的呆滞,随即便也收了手,轻轻笑道:“阿瑶刚才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连我叫你都听不到了。”

桑瑶有些尴尬,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位大师兄。

因为她根本就不是沈泽勉所认为的‘桑瑶’,她只是个穿越者,还没有‘桑瑶’的记忆,而且原书里也没有体现桑瑶和沈泽勉的关系,这要是乱回答……保不准会被沈泽勉怀疑。她可不想刚穿过来,什么都没摸清,就被人识破身份。

这样想着,身后突然有一阵风疾驰而来,一个身影到了桑瑶和沈泽勉身旁便停了下来。

“师兄师姐,要迟到了。”这是一道慵懒的男声,懒懒地,像是没睡醒,却意外地好听。

桑瑶眨巴了两下眼睫毛,朝声源处望去,脑回路短暂地一滞。

只见身旁立在剑上的少年,肤色极白,一对笔直的俏眉,一双狭长的凤眼,鼻子挺立,嘴唇泛着点点桃红。身着玄色道袍,衣襟处也开着银色的山茶花,头戴一顶嵌着碧玄晶的发冠,腰间束着一条朱红玉带。

风一卷,马尾纷飞。

端的是英气十足,勾人心魂。

此刻他冷冷地俯视桑瑶和沈泽勉,随即打了个哈欠,却也立在剑上,没有离去,像是不着急般。仿佛刚才他嘴上说的不是要迟到了,而是现在太早了。

沈泽勉的目光成功被少年转移,他看着少年,轻轻一笑,语气中带着温和的调侃:“阿岐,又没睡醒啊。”

那少年又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似是不耐烦,轻轻“嗯”了一声,随即挥挥手,竟是直接御剑而去,不一会便消失在桑瑶和沈泽勉的视线里。

沈泽勉看着那少年疾驰而去的方向,转身朝桑瑶温和开口:“阿瑶要快些,不然赶不上刘教习的课了。”

随即又看到桑瑶迟迟没动作,沈泽勉有些疑惑地问道:“阿瑶,你的剑呢?”

简直是灵魂拷问。

她怎么知道她的剑在哪!穿过来手上就没剑啊!

桑瑶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出门太急,忘记带了。”

沈泽勉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般,微微睁大了双眸,刚要说什么,随即又想到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只听沈泽勉带着微颤的声音说道:“我……带你。”说完,便站上那柄银剑,直接捞上桑瑶一路疾驰。

而桑瑶还在思考:我的剑呢?刘教习是什么?阿岐又是谁?的时候,就被拉着越过一条清泉了。

周遭的景物飞快退去,眼前出现的建筑令桑瑶好一阵惊叹。

沧寻学宫几乎盘旋着檀乔峰有一半之余,从山中间沿至山脚,远远望去,一片葱郁之中有着连绵不绝的飞涯廊腰。太阳缓缓升起,竟是将沧寻学宫照了个满怀,阳光包裹着沧寻学宫,折射出无数耀眼的金色光线。

而周围有的是从四面八方走来的弟子,也有御剑而来的弟子,人山人海。

真是好一番做派!

桑瑶反应过来后竟是已然入了沧寻学宫。

如刚才所见,这学宫异常之大,竟是可以容纳上几千人同时习课!

沧寻学宫里面分为上三层下三层,一至三层皆为外门弟子使用,上两层为内门弟子和长老亲传使用,至于最上面一层,若想登上,则需要掌门钦点,才有进入的资格,而进入的修士的修为最起码也得达到结丹期。

而在年轻一辈的翘楚中,修为最为拔尖的沈泽勉也才刚刚筑基后期。

是以,最上面的一层,在年轻一辈中,至今无人进入过。

沈泽勉直接带着桑瑶进入到了上二层,待桑瑶落座好,他便坐在桑瑶的后边。

桑瑶抬眼观了观四周,周遭的弟子都很安静,自顾自地端坐好,然后她也看到了刚才没睡醒的少年。

坐在学位上的桑瑶终于能够缓缓,吸收一下信息量了。

回想了一下刚才沈泽勉说过的话,桑瑶垂眸默默思考着。

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形,但沈泽勉提到了灵宝大会。按书中来说,桑瑶第一次遇到陈兮玥就在灵宝大会,因为陈兮玥是清雅楼的小师妹,而她是沧寻山宗的二师姐,也就是说,玛丽苏女主已经和她单方面见过了。

而书中,桑瑶和陈兮玥在灵宝大会同为头筹,并列第一。自是一齐挑选灵宝,虽说是挑选,其实真正意义上来说,是灵宝和修士心意相通,互相吸引。

若是灵宝不认可修士,那即便是强制使用,往小了说是效果事倍功半,往大了说,即有可能会遭到反噬,灵根俱断。

是以,还真没有人轻易强制使用不认可自己的灵宝。

也不知是玛丽苏女主的光环太过强大,还是桑瑶天生非酋。结局就很显而易见了,陈兮玥在灵宝大会上获得了一件上古至宝,而桑瑶,非酋史上第一人,是一件灵宝也对她不感兴趣。

桑瑶:……好的,这很炮灰。

转了转思绪,桑瑶又想到了另一个方面。

阿岐吗?能被沈泽勉这么叫的,应是陆氏陆岐吧?

桑瑶偷偷看了眼坐在她前边闭幕凝神的少年。

本文标签:受被绑在床头禁脔bl

上一篇:英语老师露出奶头让我吃/全文

下一篇:少妇屈辱强奷系列小说txt下载^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