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全文

2022-07-29 16:50: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辛丑年己亥月甲戌日我最亲爱的外婆去世了,就像天空突然没有了色彩,眼里的光消暗了,可这是事实,必须逼自己去接受。从接到妈妈的电话,到收拾到东西,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订了火车票就

辛丑年己亥月甲戌日

我最亲爱的外婆去世了,就像天空突然没有了色彩,眼里的光消暗了,可这是事实,必须逼自己去接受。

从接到妈妈的电话,到收拾到东西,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订了火车票就赶紧背着书包去了火车站,因为妈妈在电话里说外婆想见韩霄最后一面,在努力的硬撑着。

我,韩霄,外号寒菜,今年22岁,上大二,主修美术糸,有一个最疼爱自己的外婆。

坐上火车,因为着急只有硬座,需要坐6个小时才能到县城,然后还有坐公交车一个小时,可这些都已经不是问题,最主要我想快点回到家。

火车开启,韩霄一直看着窗外,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外婆的身影。

从2岁左右就被爸妈扔给外婆,韩霄不恨她们,毕竟生活对谁都不善良,外婆教会了她太多,有太多的感情是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脑海里一直回忆着外婆的面孔,眼里已经湿润了,下意识伸出手擦了擦眼,却又觉得有些想嘲笑自己,原来想起了自己以前说过的话。

“外婆,等我赚钱了,我要带你去旅游,带你去吃好吃的,还要给你买好多好多衣服。”

是啊,还没有来得及带外婆去四处走走,还没有给你买好吃的,虽然每次回家都会给外婆买她喜欢吃的蛋糕,可这远远不及外婆给韩霄的一切。

“姑娘,你怎么了?!”

耳边响起了声音,韩霄抬头,原来是乘务员,乘务员在检票,大概是察觉得了韩霄的异常,拿过包里的纸巾递了过来,韩霄接过纸巾,连连道谢。

韩霄不想说太多,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

6个小时的火车,可是今日却特别快,广播里报着到站,韩霄赶紧起身拿过背包,匆忙的走向出口,奔跑着向出口,火车站门口就有到县城的公交车,如果不跑快一些,就要等下一趟,那样就要多等一个小时才能到家。

小说

可命运总是不公平的。

韩霄跑到公交车站的时候,自己要坐的那辆车刚走,韩霄奔跑出去,可是自己两个腿怎么能跑过四个轮子的。

韩霄突然瘫坐在地上,手机响起了,是妈妈打来的,电话里妈妈抽泣的说道:“你外婆她已经走了…”

妈妈还嘱咐,让韩霄路上注意安全,妈妈自然知道,外婆对韩霄的重要性,无人可比,挂完电话。韩霄赶紧出了车站,想要快点走,可以打车,就是钱多一些,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就算出租车不过桥,剩下的路需要自己走,也已经不重要了。

“师傅,到南江!”韩霄坐在后座位上,赶紧拿出手机看了看微信,微信群已经有很多未读信息,韩霄也不管那些,赶紧点开联系人,点开置顶的晚晚。

晚晚,本名叫夏晚,和韩霄是一个系的,因为是一个县的,而且还有些亲戚关系,算是闺中蜜友那种。

“帮我请一个周假!”韩霄匆忙的打着字。

韩霄赶紧返回,微信群里的消息在不停的增加,这算是家族群。

韩霄有三个舅舅,妈妈是最小的,舅舅都成亲了,表哥们都已经成家立业了,除了最小的表弟,和自己差两岁,正在高三。

韩霄正在编辑信息,手机里就进了电话,韩霄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小舅的电话,韩霄向上划了一下,接了起来。

“小舅…”韩霄轻轻喊道。

“你到哪里了?!”

“马上就到桥头了。”

“怎么不直接坐到村头。”电话里,小舅声音很大,韩霄也只是说道:“没有赶上公交车,我打的车。”

电话莫名其妙就被挂断了,韩霄将信息发了出去,关闭了屏幕,靠着座位,闭着眼睛,心里五味杂陈着。

“姑娘,到了!”

韩霄睁开眼来,看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拍拍窗户,司机将窗户摇了下来,居然是小舅,还付了车钱。

韩霄下车,看了看小舅,他的眼睛红肿着,肯定哭过不少。

“走吧!”小舅挥挥手说道。

韩霄注意到旁边的摩托车,原来刚才小舅挂了电话就赶来了,小舅递过来一个帽子,韩霄这才注意到天空居然下雨了,韩霄抬头看了看天空。

“上来吧!”

韩霄坐了上去,小舅启动了摩托车,韩霄小时候被小舅骑摩托车摔在地上过,所以一直都害怕坐摩托车,一路上韩霄紧紧的抓住小舅的衣服,紧闭着眼睛。

小舅骑车一直都很快,路上有些不平的地方,直接就飞过去了,村里有些路不好走,可是对与小舅来说,那些都不是问题,不到20分钟就到,睁开眼来,看到外婆的房子,周围都是摆的都是花圈,还有纸伞,来来往往的都是人。

外婆在村里的人缘很好,平时谁家有事,都会去帮忙的,谁家打稻谷,都会去帮忙做饭,谁家秋收,帮忙收玉米,而且外婆口碑也很好的,可这样的好人却也不能长寿。

韩霄抽泣了一下。

外婆走了,是在大舅家做的法事,韩霄进入客厅,棺材就放在客厅的右侧,妈妈看到韩霄来了,赶紧拿过她的包,爸爸赶紧拿了香点上,让韩霄去给外婆上一香。

韩霄双手拿着香,跪在准备好的软垫上,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妈妈在一旁嘱咐道:“不能哭…”可妈妈说的声音已经带着抽泣着,我不知道她哭了多长时间了。

“外婆,我来了!”韩霄强忍着说出来这几个字,将香插入香坛里,韩霄起身和妈妈站在一旁,等待着来宾的上香。

“这是三婆!”妈妈挥挥手说道。

“三婆!”韩霄赶紧跟着喊道,赶紧将香点着递给刚才喊三婆的人。

外婆只有妈妈一个女儿,妈妈也只有韩霄一个女儿,所以这事自然就到了韩霄手里,来宾上了香,行了礼便离开了客厅,去了偏厅喝茶。

“坐下来吧!”

妈妈拿过地上的纸撕着,妈妈边撕边说道:“这是给你外婆准备的过路钱,要多撕点。”妈妈说的时候,眼泪又流出来了,韩霄伸出手给妈妈擦了擦,可是自己也忍不住要哭。

“韩霄她妈,你来拿去折点银子。”说话的大舅妈,她平时就喜欢大大咧咧的,对人很好,没有心眼,韩霄赶紧喊了一声:“舅妈!”

“哎,你穿那些冷不冷。”大舅妈说着就去拿来了毛拖鞋,还有充电的暖手宝,将东西给韩霄后就赶紧去厨房忙碌了。

刚入11月,南方的天气还好,可是今天的天气有些冷,下着小雨,还有些风。

妈妈拿来了金色的纸,还准备了一个篮子,教着韩霄折银子。

“妈,这银子有什么用?!”韩霄按着妈妈教的方式折出来,模样不算丑,可是太慢了。

“你外婆在下面用。”

妈妈的话不多,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可是妈妈每次回外婆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会说很多话。

“表哥他们呢?!”

“他们去山坡那边了,你外婆到时候就住那边。”

韩霄将折好的银子放在篮子里,道士和他的两个弟子进来了,将他们背的东西放在桌上,穿好衣服就开始了。

“把香点上!”道士突然说道。

妈妈起身,拿起了香点上,插入香坛里,道士又拿了一大把香过来,让妈妈全部点上,然后放在屋里的每个角落,韩霄不明白,却也没有多去在意,只是继续折着手里的银子。

时间过的很快,外面已经摆上了桌子,晚饭时间到了,韩霄这才注意到,今天除了早上喝的一杯豆浆,两个包子,到现在都不饿。

“吃饭了!”

妈妈赶紧过来点上了香油,然后喊了一声:“妈,吃饭了。”

“外婆,吃饭了!”韩霄跟着喊了一句。

“你先去吃吧,这里不能离人,香不能灭,油不能息,不然你外婆走的时候看不见,找不到路。”妈妈说的每一句话我都默默记在心里。

韩霄起身去外边,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拿了碗筷乘了饭,随便吃了几口就赶紧进入里面,换妈妈来吃。

韩霄继续折着银子,突然进来了两个孩子,她们是大表哥家的孩子,后面的是八舅,他的衣服上面都是泥,应该是去地里摘菜回来。

“韩霄回来了。”

“八舅!”韩霄赶紧喊了一声。

八舅坐了下来,抺了抺眼,八舅是三个舅舅中最老实的人,小时候没少从八舅拿过钱买雪糕和糖。八舅一边将裤角放下来一边问道:“吃饭没有?!”

“吃过了。”

“老母亲最后的心愿就是见你哈,还是没有见到啊!”八舅叹息的说着。

韩霄心里五味杂陈着,八舅起身便去外边洗洗脸,妈妈吃完饭便赶紧进来了,韩霄起身去上厕所,厕所在厨房的侧面,厨房里,大表嫂在烧火,大表哥掌勺,大舅妈负责端菜出去。

“韩霄回来了。”

“表哥,表嫂!”韩霄喊了一声便去厕所了,镜子里的自己脸色不大好,有些憔悴,韩霄洗了把冷水脸,便赶紧出去了。

韩霄坐下来,爸爸过来问妈妈要钥匙,他要回家,家里还养有鸡鸭,爸爸问有没有什么要带来的,原来爸爸回去喂了鸡鸭,还得赶来。

从八舅口中得知,道士说要守三天的夜,三天之后才能下葬,村里可以入土,不像县城里,必须火化。

天黑以后,起风了,担心将那些香吹灭,只能关上半边门,村民都回家了,剩下的都是近亲,几个舅舅舅妈,表哥表嫂,轮流着来守夜,只有妈妈和韩霄是一直都在的,后来才知道,妈妈想陪着外婆。

本文标签: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上一篇:出轨人妻被粗长征服过程(涨满撑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她随着他的进出开始娇喘^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