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肉欲系列28篇完整版小说^全文

2022-07-29 16:33: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房间里一共有七个人,陈浅在短短五分钟里数了七八次。她已经在门口站了五六分钟了,外面的天气一如既往的闷热。一只苍蝇不停的围绕在她的面前,几次三番想要在她脸上停留。她有些

房间里一共有七个人,陈浅在短短五分钟里数了七八次。

她已经在门口站了五六分钟了,外面的天气一如既往的闷热。一只苍蝇不停的围绕在她的面前,几次三番想要在她脸上停留。

她有些烦躁地用手拍了拍还在她面前飞的苍蝇,只消停了半刻,那苍蝇又飞了回来。

这样的动作陈浅反复做了很多次,那苍蝇就像认准了她一般,次次都可以准确无误的飞回到她面前来。

想跟苍蝇决一死斗。

陈浅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站在什么时候,脚就像被粘在地上,一步也动弹不得。

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幸运,在门口就听到了他们对自己的“评价”,没有误闯进去惊吓住他们,破坏了大家的和气。毕竟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要相处。

“大家别这么说了,陈浅虽然长的差了点儿,但耐不住人家成绩是真好啊。”同学甲说。

“那会不会是人家知道 ”平时跟她玩的还不错的小姑娘接着话茬。“人丑就要多读书这个道理啊。”

“哈哈哈哈”

“可不是,那个丑女人每次用那个眼神看着我,我都想要吐。“原来是误会啊,陈浅想,原本以为自己和对方是两情相悦,不曾想只是自己一方的单相思。

“哈哈哈,兄弟你可真惨啊,被这人看上。”

“你们看她整天穿的,像个小学生。我要不是指着她帮我做课题,我真不想看见她。“

……

说话的这些人都是一些陈浅自认为关系还不错的同学,没想到自己这么久的付出终究还是错付了。

陈浅突然不想继续听下去了,也不想去管那苍蝇要不要跟自己离开这里。

心里憋屈的很。

她要立刻离开这里,雨伞什么的,下次再取吧。

她现在的脑子里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不想思考思考什么,也是真的没办法去思考。

她真的不是很在意别人对自己那些不太好的评价,群居动物吗,总是会有一些矛盾。她只是有一点不太能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正午十二点多的太阳很大,校园内几乎没什么闲逛的学生。

此时的陈浅正处于学校最偏僻的教学楼那边儿,这里可谓是三不沾,周围两公里不沾寝室楼,不沾食堂,不沾大门口。

好在学校里种满了大树,走到树荫底下还算清凉。偌大的校园里,陈浅现在只能听到蝉鸣和鸟叫的声音。

她低着头穿梭于这个诺大的校园内,拿出手机看了又看。

小说

没有人联系她,她只是不想让自己在三五成群的校园里看起来孤零零的,也有一点儿希望自己被别人联系。

点开,关上,点开,关上。

还是没有消息进来,算了,不等了。

她丢过一次手机,不敢再随意放置它,于是将手机放进裤子前面的那个兜里,腿部能感受到手机的轮廓。

烫腿。

拿手机的途中顺手从裤兜儿里拿出两颗糖,中午没吃什么东西,嘴里没味,身体也没啥劲。

把糖块儿放进嘴里,葡萄味儿的。

又将那多的那一块儿放回裤兜里。

以往她吃糖总会有个人在旁边央求着给她一块儿,这也成为了她的习惯,在身上预备出两人份的糖果。

要是她在自己身边的话,应该还会要吧。陈浅想到这里笑了笑,自己怎么总是回想到她呢。

以往那个女生也总是会给自己发一些无关痛痒的消息。比如:

’浅浅,你要吃什么吗我在超市。‘

’浅浅去实验室的第一个小时,想浅浅。‘

’浅浅一会儿从实验室回来的时候帮人家带一份烧卖呗。qaq‘

.......

这会儿仔细想想,她发的种种消息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吧。一方一味的索取,一方一味的贡献。也不知道自己以前在满足这段关系个什么劲儿。

算了,吃一堑长一智,她自我安慰道。

陈浅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想在学校里呆着了。

闷热的天气让嘴巴里面的舌头也开始有消极怠工的想法,懒得翻动嘴里的糖块儿,随意将它放置在左侧的口腔里,几分钟过去,还是没怎么化。

“叮叮叮...“

手机响了有一会儿,就快自然停止的时候,陈浅突然意识到了它的存在。

慌慌忙忙的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导师时,深呼了一口气,慌慌张张地将糖块吐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接通电话。

“老师您好!“陈浅像个小学生一般站立的板板正正。“刚刚手机不在身边。”

“嗯,陈浅啊。“一道冷漠的中年男性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那个项目你先不用跟进了。”

“老师,可是那个项目我们已经快要弄完了呀。“陈浅听老师这没头没脑的话有些不是很理解,紧忙问着。

“弄没弄完,你也先不要跟进了。“话音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可能是觉着这样对陈浅也不是很公平吧,又说”这段时间你也挺累的了,歇段时间吧,就这样了,再见。“

嘟…嘟…嘟…

“再见。”

电话里的空音刺痛着陈浅的耳膜,烈日不加掩饰的照在她的身上,可陈浅仍觉得冷,那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冷,身上突起的鸡皮疙瘩与40度的体感温度格格不入。

嘴里含着糖块儿的地方瑟瑟的,像是被泡囊了。用力舔舔还能感受到浓厚的葡萄味。

她有些不理解,在研究这个项目的一年里,陈浅没有社交活动,没有自己的爱好,每天都泡在实验室里研究临床药学,她个人觉得,没有她就没有这个项目的成功。

就在她以为自己终于将要拨开云雾见青天时,一切的苦难都可以换来成果的时候,突然得知云雾的后面是一个大铁门,而自己没有通关文牒。

如果人生真的能够重来,“好想出生在一个有颜有钱有权的家庭啊!”陈浅迫切地想。

陈浅漫无目的沿着马路走啊走,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出了校园。正当陈浅的思考陷入谜团中时,一张宣传单随着风吹到了陈浅的面前。

“a市白山门票半价啦,拥有学生证,光荣证再赠送蹦极体验券一次。拥有千年历史的a市………”

生活总是有很多不公平发生在我们身上,罗曼罗兰有言:真正的英雄,是那些看清了生活的真相却依然热爱生活的人。

陈浅虽然够不上英雄的边,但她也算是个平常世界里极其优秀的心态调整者,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呢。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放松一下在思考。所以看到这张传单的瞬间,陈浅立即决定去爬山,顺带蹦个极,放松一下自己乱如毛线的大脑。

次要原因便是这张传单的末尾写着的截止日期正是今天。秉持着有便宜不占就吃亏的原则,陈浅随手打了辆滴滴。

“师父,去白山”

窗外的景色一帧帧的褪去,楼越来越少,风怎么吹都是热的。二十分钟后窗外能看到的便全都是树了,像是快速循环播放同一张幻灯片。

司机想要聊天儿,可奈何陈浅一直沉默的往窗外看,没有眼神交流,话题也没办法顺利展开。最后选择继续收听那个卖枕套的电台。

那个躁乱的电台节目真的很煞风景,陈浅没有继续看窗外的欲望了,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中映出的容颜。

陈浅自己也承认,就颜值这一块儿吧,没法跟人比。那么明显的一道疤处在右边的脸上,真的很拖后腿。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自己的疤痕,可今天听到那么多本以为是朋友的人讨论自己的颜值,她还是好难过。

手指拂过脸上的疤痕,呃…那真是一段极其不愉快的经历呢。

根据母亲的说法,当时是不想把她生下来的,连避孕环都早早带好了,可她还是中了奖。

自以细胞的形态出现在这个世界以来就不被期待,以人形出现的幼年时期就更不受期待了。

没有零花钱,没有任何零食的童年其实也算好过,不过是没有爱而已。上了中学开始,母亲和父亲为了能够比过自己的朋友,买了大量的习题册要求她从年级中下游考到年纪第一。

那段生活她没有办法回忆,想多了还是会不自觉的发抖,中学对自己来说就是带着笔油的甜苦味儿。

脸上的疤痕是第一回考试的时候,努力的结果是只考了第十一名,自己当时很满意这个成绩的,但母亲不满意,一气之下摔了自己吃饭的碗,被崩起的玻璃碎片划伤造成的。

当时陈浅第一反应就是蒙,非常蒙。

陈母摔完了碗,狠狠的瞪了一眼陈浅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砰!

在餐厅里站了个五六分钟后,陈浅才回过意识来,血像温水一般划过自己的脸颊。

自己没有钱,家里的药箱里只有一些纱布和创可贴。

陈浅拿起纱布缓步走去卫生间,温水清洗完血渍,能看到里面的肉。陈浅不敢继续看下去,胡乱将纱布叠成一个四方的形状盖在脸上,拿胶布贴在脸上。

母亲这个角色是从来都是不需要道歉的,从那些练习册出现在陈浅书桌上开始,她就应该知道黑夜来临了,年级第一的成绩单是她的免死证。

……

车颠簸了几段,枕套的最终价格是68元,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白山就在眼前。

可能是活动最后一天,今天又超级热的缘故,游客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排在她前面不过几十人,其中大多是一家人出来旅游,少数几对情侣,像陈浅这般独自来的倒是唯一个。

“您好,买张门票,”陈浅走到售票处,拿出自己的学生证道。

“蹦极可以选择坐缆车上去,也可以选择自行爬上上去,您的选择是。?“工作人员边录入个人信息边说着,眼睛都没抬一下。

“emm、我自己爬上去吧。“

“好的,57元,这边扫下码。”陈浅刚扫完码便被窗口的小喇叭吓了一跳,“下一位。“

白山还挺陡的,陈浅以前听人说,每个能爬到这个山山顶的人都能遇到心软的神。虽说陈浅不怎么相信玄学,但是她还是在期待着。

在超越一队又一队的群体后,气喘吁吁的陈浅终于爬到了山顶。这一路上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她都是咬着牙坚持过来的。

她不断的告诉自己,万一就能见到心软的神了呢,如果自己不放弃就算见不到心软的神应该也会增长好运。

山顶的四周布满了绿的发黑的树木,阴森可怕的很。

“您好,蹦极。”陈浅将自己手中的票交给工作人员。

“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工作人员特别绅士的扶起陈浅的手,帮她调整成正确的姿势。”我推你的时候放松,我说完123,你自己主动往后仰。我说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陈浅有些紧张,深呼了一口气说道。

“一”工作人员说道

“一”陈浅在心里念道

“二”

“二”

“三”

“三”

陈浅的身体起初有些反抗,随着教练的用力,以及自己的心理建设,她的身体自然下落,向下快速降落,风发出持续性的怒吼。虽说不过是短短几秒的时间,却给陈浅带来了多样的感受,先是心脏悬空自己的胸腔仿佛被狠狠挤压。

然后仿佛到了最低点后的上升,陈浅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被绳子抻的地方很痛,并一直持续着,就这样几个循环后,陈浅觉得被绳子牵制住的肉不再被挤压,事情开始向不受控的方向发展了。

“砰!”

岸边的鸟大批量的从树林里飞出,三五秒后尖叫声此起彼伏,喊叫声,船鸣声,通通向陈浅这里涌来,可惜的是她什么也听不到了。

掉进水里的那一刹真的好疼啊,又冷又疼。下坠,随着时间的消逝,陈浅开始不自觉地想要呼吸。她依稀记得当时上课,老师有讲过在这种情况,人应该头部后仰,用嘴吸气,用鼻呼气。她当时还笑着觉得多余讲这个,果然知识总是会被用上。

她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按照自己脑海里的方式行动。

“别紧张,陈浅。”她自我安慰道,并且此时的她手脚乱蹬希望能够寻找到一个支撑点。这时候她才明白一个道理:在活着面前,一切烦恼都是弟弟。

到最后陈浅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以为自己马上要飞升,放弃求生欲望的时候。她感觉水温变了,变得不那么刺骨了。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当她看到有一只骨节分明且白皙的手向她伸来。

是人的求生欲作祟,濒临无力的陈浅死死的抓住那双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止是手。

本文标签:肉欲系列28篇完整版小说

上一篇: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车双男主/全文

下一篇:医生道具玩弄h 乱肉怀孕系列最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