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超级乱婬伦怀孕小说全集*车上他弄的我好爽高潮

2022-07-29 09:52: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前言:有人说,世间的一切,都是为了遇见。“舒槿,听说咱们研究所新来了一个大帅哥,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额,我对男人什么的不太感兴趣。”舒槿恋恋不舍地将目

前言:有人说,世间的一切,都是为了遇见。

“舒槿,听说咱们研究所新来了一个大帅哥,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额,我对男人什么的不太感兴趣。”舒槿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电脑桌上一堆实验数据中移向了身旁跃跃欲试的女同事陈珂。

“我看你呀,就和医学资料实验数据过一辈子得了。哼!”陈珂看了看舒槿又看了看桌子上的一堆资料,转过头假装生气。

“嗯,我觉得这个想法挺好。”舒槿挑了下眉,轻笑了一下,点点头。

“唉!你真是……你不单身谁单身!”陈珂无奈地转回头,幽幽地看着他们研究所这位明明可以靠美貌却偏偏实力超群的医学界天才。

一起同事三年,她都谈了分了四五个男朋友了,舒槿还是一直保持着单身,也不知道得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撬动这位冷淡美人的芳心。她突然好期待呀!

“单身可以自由规划自己的生活,而且你不觉得谈恋爱浪费时间吗?”舒槿一本正经地请教陈珂。

陈珂表示:她真的不觉得呀!咱就说,甜甜的恋爱不香吗?连分手流的眼泪都是爱过的证明!舒槿的想法她真的不懂啊,这就是大佬和他们普通人的区别吗?呜呜!

“小舒槿~去嘛去嘛,我一个人不好意思去看,你就陪我去嘛~等晚上下班,我请你吃你最爱的麻辣火锅!毛肚~肥羊~虾滑~呲溜~”陈珂开始撒娇卖萌美食诱惑。

陈珂心里嘀咕:研究所新来的帅哥据说身材高挑,气质出众,不看白不看!就是自己去偷偷看人家有点社死,拉上他们组的大美女一起去才有底气。

“好吧,你带路。”被同事眼巴巴望着的舒槿,有点心软,便答应下来。

舒槿表示,才不是因为麻辣火锅呢,反正午休时间看看帅哥,也不耽误下午的实验,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损失。看看颜值高的人养养眼,也不错。舒槿有些不分性别的颜控和声控,她虽然不想恋爱,但不代表她不喜欢欣赏美的事物。

“好嘞!走走走!”陈珂激动地起身。舒槿放下了手中的资料,跟着陈珂出去了。

陈珂挽着舒槿的手臂,舒槿感到有一点不适,但没有说出来。她自小便不太喜欢其他人的触碰,她看过心理医生,自己也猜测过和童年的遭遇有关。放不下解不开心结,她就会一直被过去困住。不过轻微的触碰,还是在她接受范围内的。

她们一路走到精神科室,陈珂松开舒槿,眼神四处寻找着帅哥。

小说

“舒槿,就是这个帅哥,长得真不错啊,男神级别!”陈珂回头激动地抓住舒槿的手,眼神往帅哥的方向瞥,示意舒槿看过去。

舒槿因为陈珂突如其来的触碰,下意识向旁边挪动了一下,不小心撞到了刚好走到她身旁的女孩。

“抱歉,撞到你了。”舒槿略带歉意地看着身旁的女孩,女孩却没有回应她。

女孩一头枯黄略带不健康的短发,带着黑色口罩。她似乎没有注意到舒槿的话,一直在注视着前方,舒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是一个长相极为俊美的男人。

他正从走廊里的通行道上缓缓地走向舒槿她们这边。

舒槿怀疑研究所走廊里的灯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材质,灯光照在这个男人身上就好像自带着一层光晕,既迷人又神秘。他面带笑容,温柔又清雅,仿佛在引人沉溺。

舒槿脑子里一瞬间多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她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于是舒槿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怀疑自己是不是生病了,不仅脸颊发热,心也跳快了许多。

不过下一瞬,她马上否决自己的胡乱猜测,她明明健康得很,上周才体检过,最近也没有感冒。至于为什么心里会突然乱乱的,她选择性遗忘了。

男人走到她们面前,停下了脚步。舒槿脱口而出:“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似乎轻笑了一下,声音很好听,清澈又不失磁性。不过他没有回应舒槿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舒槿身旁的短发女孩,微微皱了下眉头。

短发女孩见男人看了过来,略显得意。她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然后转头看向舒槿,不屑而阴森地对舒槿说道:“他是我的,你不许和他说话。”

短发女孩突如其来的针对让舒槿有些莫名其妙。舒槿猜测,难道他们是男女朋友?好吧,刚刚她好像是突然魔怔了,不然为什么突然问人家叫什么名字,结果还让人家女朋友吃醋了,她好尴尬啊。而且,现在冷静的她并没有什么想和对方说话的想法。

“抱歉。”舒槿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她转头友善地看了一眼短发女孩,又淡淡地瞥了眼那个男人,然后看向一旁吃瓜吃的开心的陈珂,在陈珂面前挥了挥手,手指了一下回去的方向,示意她们该回研究室了。下午还要做实验课题,再呆下去浪费时间,还影响人家小情侣恋爱。

陈珂捂住嘴巴,瞪圆了眼睛,点头表示自己看懂了,准备转身回去。心里却呐喊着:原来新来的帅哥,有对象了啊!呜呜呜呜!

“我们不是男女朋友,你误会了。”对面的男人突然开口说话了。他的眼神看向舒槿,很显然,是在对舒槿解释。

舒槿疑惑不已。这位大哥,你对着我说干嘛……你们什么关系关她舒槿什么事?她就是路过而已。

短发女孩看男人没有搭理自己,反而是和别的女人说话,只觉得怒火中烧。

她冲着舒槿大声喊道:“你不要脸!他是我的人,你凭什么看他!”

男人听到短发女孩的喊叫,眉头紧紧皱了一下,然后他看向短发女孩,语气尽量放缓,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凌小姐,请深呼吸,先冷静下来,我们再说。”

男人背过手伸向旁边的医疗推车,拿起推车上的镇静针剂握在手中,正面看不出端倪,舒槿三人都没有注意到。

短发女孩的突然质问让舒槿觉得有些无语,同时她也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女孩的不对劲之处。

这个女孩的情绪太容易激动,而且她的想法偏激,没有逻辑,似乎局限在她自己的幻想中,又或者,她自己在构架一个虚妄的场景。在她的幻想里,她仿佛受到了多大的伤害和委屈,但实际上自己和对面的男人并没有与她有正面冲突。

舒槿十分怀疑,这个女孩的精神上可能有疾病。怕刺激到女孩,舒槿动作放缓,也没有再开口说话。舒槿微微侧转过头,试图观察短发女孩的动作和情绪反应。

舒槿是医学研究所的优秀研究员,也是国家近十年来难得一遇的医学天才。她对医学领域的精准掌握,不仅远远超过许多同龄人,甚至舒槿的医术可以比肩医学界的许多老前辈。

舒槿在研究西医疗法的同时,遍读医术,自学中医。她目前所做的实验,也是运用中西医结合进行创新的一种新型疗法。该疗法可以有效提高救援效率,减少病痛所带来的折磨。对不幸发生意外,需要争分夺秒去抢救的病人以及心脏病、癌症等各种绝症患者都有极大的帮助。如果这项研究的实验数据通过实践证明没问题的话,舒槿将会获得医学界最高级别的终身成就奖项。

到那个时候,她将站在世界的顶端绽放光芒。

舒槿不知道如果这项研究成功的话,自己的未来会如何。她只记得,在自己小的时候,一场车祸夺走了父亲母亲的生命。

那个时候的自己年龄太小,她什么都做不了。傻傻地在一旁哭,无助地看着医生和护士们抢救父亲母亲。那时的她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至亲之人从此离开了自己的世界。

小小的她在心里想着,如果可以再快一些抢救,是不是父亲母亲就会活过来?如果他们没有用身体紧紧抱住她替她挡住冲击和碎片,是不是就可以活下来了呢?

他们是为了救自己啊,可舒槿救不了他们。那一刻起,她就下定决心要研究医学,行医救人。

前些年里,在医院工作时每天拼命工作差点猝死的她当时只觉得治病救人能带给自己快乐和幸福。当她看着一个个从她手下活过来的生命时,她觉得很感激很幸运。同事说她是真正的医生,不考虑利益得失,一心只为救人。但舒槿自嘲一笑,她觉得自己不是什么伟大的人,没有前辈们口中那么高尚的品格。

通过救人,她才能感受到自己生命的存在和价值。她才能感受到,自己是在活着。

她只在自我救赎。在救下别人的同时,她也在救下自己的心。

舒槿正在观察着短发女孩的反应。可就在这个时候,“叮铃铃……叮铃铃!”,女同事陈珂的手机闹铃响了。

组长前些天外出调研,今天下午回所里和舒槿她们做下一组实验,陈珂怕自己整理的资料不全面,所以定个闹铃提醒自己,实验前再复查一遍。她根本不可能想到,自己一念之间定下的闹铃,成了命运转折的起点。

在安静的走廊里突然听到刺耳的铃声,短发女孩情绪激动,她突然崩溃地尖叫:“啊啊啊!去死,都去死!!”边说边朝舒槿她们的方向冲去,并伸出手四处推搡着。

“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啊啊啊!”

陈珂被女孩突然的尖叫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不小心被女孩推到,穿着高跟鞋的她有点没有站稳,猛地向楼梯口倒去。

舒槿看到陈珂被推,心里一着急,忽略了接触到手臂的不适感,用力地拉住了陈珂的手。

另一边同一时间,男人迅速拿出镇静针剂,抓住短发女孩的胳膊,输入针剂,试图她镇静下来。

药效在一分钟左右发挥了。

只是男人没想到的是,短发女孩在昏睡过去的前一刻,用尽最后的力气抓住了陈珂的脚踝,向后拉。

陈珂刚刚被舒槿拉住救了上来,惊魂未定的她此时还没有缓过来,眼泪也差点涌出来,委屈巴巴地看着舒槿想抱住舒槿求安慰,还大呼舒槿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舒槿叹了口气,耐心地安慰着受到惊吓的陈珂,自己则是偷偷地揉了揉有些因为撕裂而疼痛的手腕。

她们都没有想到,意外会再次降临。而这一次,命运的齿轮转动了。

被再次推到的陈珂傻住了,她很后悔刚刚没有离开这个位置,她为什么要一直在楼梯口站着啊!细高跟的受力面积不足以支撑她此时晃动的身体,陈珂不受控制地向楼梯口倒去。

陈珂的第一反应是不能连累舒槿,她没有伸手去抓舒槿,而是用手臂抱住头,试图减轻等下的撞击。陈珂欲哭无泪地准备迎接滚楼梯的洗礼,她应该不会死的吧?

舒槿眼看着踉跄着的陈珂将要向楼梯下倒去,千钧一发之际,她什么也没多想,快步上前,双手抓住陈珂的衣服,用最大的力气把她拽上了楼梯。

陈珂得救了。

而舒槿因为脱力,不慎朝楼梯下摔去。

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舒槿最后的记忆里,她看到了那个男人震惊又自责的目光,看到了他奋不顾身地冲向她。

他好像抱住了她。

耳边有一道很轻很温柔的声音轻轻说着:“别怕,没事的。”

舒槿想说话,告诉对方她不怕的,但她好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有血腥味逐渐在蔓延,舒槿分不清是谁在流血。但她知道,自己醒过来的机率很渺茫了。

“舒槿!!!舒槿!!!!舒槿你醒醒,你没事的,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舒槿,不会有事的……呜呜呜……”

舒槿有些听不清了,好像有人在哭,是陈珂吗?

舒槿不后悔拉住陈珂。

舍己救人太伟大,她也只是一个平凡而普通的人。

她也不是什么圣母,用自己的命去换别人的命,这种光环她可不背。她这个人很记仇的,要是有人欺负了她,她肯定要报复回来的。

对她而言,救下陈珂,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她只是想救她。

就像她这一生,可能早就在那一场车祸发生的时候结束了。她始终觉得,父亲母亲和自己一直都是在一起的,他们当时一起离开了。

这之后的她呢,好像不会再长大,她还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小女孩总是想多救一些人,再救一些人。她无数次地想,为什么她救了那么多人,却不能救下自己的双亲呢。

意识逐渐模糊,舒槿快感受不到呼吸了。

她只感觉自己在一个很温暖很温暖的怀抱里。印象中,除了小时候父亲母亲的怀抱,她就再没有感受到温暖了。

她觉得很幸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陌生人也让她感受到了温暖。只希望,他可以没事吧。

这一生,她遗憾的有三件事:

没有救下自己的父母。

没有亲眼看到她研究的医学项目成功。

还有就是,她不知道他的名字,那个很温柔的声音主人的名字。

……

本文标签:超级乱婬伦怀孕小说全集

上一篇:公车上他强行进去了:公车嗯啊强行啪啪小说

下一篇:啊 揉捏 嗯 屁股 bl宿舍h/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