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H当众暴露调教 把腿张开我要cao死你

2022-07-29 09:28: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当朝九千岁九九年华,与期颐之年只差一个春秋,今逢新婚之喜,来往贺喜之人络绎不绝,红绸满厅,宾客满堂,锣鼓喧天,嘈杂不已。九千岁在大堂前致言,佝偻着腰,一脸鸡皮,隐约可见其新郎帽下枯

当朝九千岁九九年华,与期颐之年只差一个春秋,今逢新婚之喜,来往贺喜之人络绎不绝,红绸满厅,宾客满堂,锣鼓喧天,嘈杂不已。

九千岁在大堂前致言,佝偻着腰,一脸鸡皮,隐约可见其新郎帽下枯黄而稀疏的头发,一身鲜红的喜服穿在其身上,不似新郎,倒似扮新郎的老猴子。

“……感谢各位,前来参加,老朽的,大婚。”九千岁断断续续地卖力喊道。

满堂宾客高声应和,暗底下私语着,“这老不死的,头都快埋土里了,竟还娶了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这不糟蹋人嘛!”“可不是,这娶的是第三十七房姨娘勒。”“前面的三十六房呢?”“死的死,跑的跑,偷汉子的偷汉子呗。”说着说着,二人偷摸笑了起来。

九千岁敬酒来到这桌儿,宾客起身依次祝福道,“夫唱妇随,万年富贵。”“百年偕老,花好月圆。”“新婚大喜,百年好合。”“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九千岁的脸变幻莫测,皱纹也跟着抖动起来。

敬酒敬到秦忘这儿时,九千岁说:“周相近来可好啊?”

小说

秦忘,字念惜,当朝丞相周正长女。文人大多瞧不起阉人,对于阉人娶亲更是嗤之以鼻,若不来宴席,面子上、礼数上过不去,便让长女来代其贺喜。

“嗯。”秦忘点头。

氛围陷入沉默。九千岁抬手欲拍秦忘的肩,她退后一步,拉开距离,恭贺道:“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哼。”九千岁收回手,皱纹抖动得更厉害了。去敬酒下一位,“好梦成双,福上加福。”“凤翥龙翔,夫唱妇随。”

“老太监娶……”一小孩向九千岁喊道,话未说完,便被其母请捂住了嘴,此妇人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告罪道:“公公莫怪,小孩子不知礼数罢了。回去定会教训。”嘴上告罪,眼中却颇为不屑。

“是该好好教训了,要是让别人给教训了,就不大好了。”九千岁尖细的声音响起,颇为刺耳,让人倍觉寒意。

当家者拉不下面子来,抹不开面子不来。故在座的宾客多为家中庶出、旁系或妾室,也难怪如此心口不一者众多。

待这一桌敬完,大门外响起“闻九千岁新婚大喜,逍遥闲王特送来贺礼如下:人参五十棵,鹿茸二十对,鹿鞭二十根,大蛤蚧六十对,枸杞子十五盒,肉苁蓉……还请九千岁莫要嫌弃。”待这一串贺礼报完,满座宾客鸦雀无声,有震惊的,有憋笑的,有好事看热闹的……却无一敢出声挑衅的。

秦忘心中想到,真有钱啊!

等了这许久,总算是开席了。宴席中,方才取笑九千岁的小孩闹了起来。“我要吃大龙虾,我就要吃大龙虾。”在座宾客好生哄劝着“让下人在端来一盘。”

“这虾一桌就仅有一盘,没有多余的。”一婢女道。

“不,我就要吃大龙虾,我就要吃。”妇人也劝不住孩子撒泼的架势,其余宾客也不敢得罪这小祖宗,妇人张氏是威远侯齐征最宠的妾室,这孩子还是独子,被宠的没边儿,上头还有齐太妃护着。威远侯齐征是齐太妃之弟。

秦忘被吵得头疼,吃个饭还这么多事儿。拿起筷子,对着男孩恐吓道:“你在吵,我就拿筷子把你的头盖骨撬下来,用来养虾。”

男孩被吓得不敢作声,秦忘声音也软和下来,但依然很冷:“先吃别的菜代替一下。”妇人张氏将筷子递给男孩,男孩低头缓缓吃起来,抽泣声压抑着,不敢看向秦忘。

宴席散后,秦忘并未回相府,而是去了别院,这顿饭实在是吃得累极了。别院中草木茂盛,旁斜逸出,许久未曾打理过了,颇为清静。

夜间,秦忘歇下。一墙之隔传来琴声,秦忘睁眼,眼中红光乍现,眉头紧锁,暴躁至极,翻身越墙而过。月色如水,一身着蔚蓝长衫的男子,在月下廊亭里抚琴,未觉身后有人。秦忘眼中红光暗沉,一手提其后领,拎起男子便一脚踹飞出去,复有向琴身伸手劈下,琴弦划破手腕,琴身断裂,鲜血染红琴弦琴身。秦忘眼中恢复清明,红光褪去,看向手腕伤口处。水中求救声、挣扎声引起秦忘注意,跳入水中将人拽起,旋身飞回廊亭,男子呛咳着。

远处有人声传来,秦忘看了一眼正顾自咳着的男子背影,拾起断琴,飞身离去。

家丁提着灯笼,看见主子浑身湿漉漉的,坐在地上呛咳着。

“世子,这是,赶紧拿披风来。”带头家丁急道。

“姑娘,你这是……”世子休牧转头,话未说完,便发现人已经不见了。便又呛咳了一声。家丁将世子扶起,看向断掉的矮脚琴桌,有一抹血迹在其上。

秦忘回到别院,将断琴放于院中石桌之上,在旁枯坐了一夜。天明后,手腕处的血已止住,秦忘将断琴拿回屋中,取出纱布、棉花等物将伤口清理包扎好。后又将琴拿去琴行询问。

“姑娘,这琴是好琴,但断成这样,我们这儿修不了,其他琴行也修不了。”琴行老板说。

“可有一样的?”秦忘问。

“这五弦琴看着颇有历史了,据我所知,就那位周氏才女有这么一把差不多的,不过自从被抄家之后,这琴就不知所踪了。不过我这倒是有一把七弦焦尾琴,同样名贵的很,就是……”老板言语顿停示意。

“嗯,拿来吧!”秦忘看着断琴若有所思。

“好嘞,贵客您稍等。”老板喜笑颜开,转身去取琴。

“老板,那琴不是不是被宇文小将军预定了吗?”琴行小厮悄声说。

“他又没钱,省得他又起什么歪主意,赶紧卖了,他再来,就说卖出去了。”老板说。

“贵客,欢迎下次再来。”老板将琴递于秦忘,殷勤的送人出门。

秦忘回到别院,递拜贴给隔壁,被告知,主人家出去了。问及何时回来,被敷衍打发了。

 

本文标签:把腿张开我要cao死你

上一篇:丫鬟被强占蹂躏的小说H*裹她那粉嫩的小奶头

下一篇:别动 流出来了h|乖把草莓一颗颗夹碎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