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女多男黑人两根同时进(双飞撞乳)最新章节列表

2022-07-29 09:10: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第一卷:穿越后先按照网文界经典女主人设走一趟,不过男主跟网文界男主经典人设压根不搭。正文————————天空下着倾盆大雨,狂风

第一卷:穿越后先按照网文界经典女主人设走一趟,不过男主跟网文界男主经典人设压根不搭。

正文————————

天空下着倾盆大雨,狂风大作,还时不时打着雷。

荆棘山常年乌云密布,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是有恶狼咆哮,可正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之下,那些长在荆棘山上的稀有药材便越显得珍贵。特别是悬崖边缘的那支千年灵芝了,那可是能让人起死回生的药材,据说,有许多人为了得到它,踏遍千山万水,渡过重重危险。甚至有人爬进最深的山沟里,就为了能摘到一支这样的稀世珍宝。

而在山的一处,一位女子躺在这危机重重的荆棘山上躺着,她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甚至身上还有几道明显的刀痕。若不是看见她喉咙那儿时不时的升起降落,别人怕是以为她早已死在了这荆棘山上,如同往年作死来采药的人一般。

燕(yan第四声)忆怀全身伤痕累累的躺在荒无人烟的草堆上,终于,她微弱的身体悄悄动了动,双眼缓缓睁开来,随即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片阴森的天空。

望着周身陌生的一切,她不禁疑道,“咦?这是?”挪动时一不小心触碰到了伤口,燕忆怀‘嘶——’了一声。

燕忆怀缓缓起身,可就在这时,她脑袋突的一疼,所有的回忆逐渐浮现在脑海中,她死死抓着自己的脑袋,力气大的似乎想把它亲手捏碎一般远离痛苦,然而,这些都是无用途的。

燕忆怀出身自名门望族,她家祖祖辈辈都是以医人为主,代代皆是救人无数的神医,燕家名声在外,仅依靠着一身的医术而常年稳居医术世家榜首,家族称号:妙手回春。拥有着百年世家的称号。

燕家家大业大,每年要医治的病人,接的单子自是不会少。而好死不死的,她爹竟是在茫茫人海中选中了商欧炎这个害死她全家的罪魁祸首。

商欧炎是燕神医门下最得意的弟子,常年陪伴在燕神医周围,深得燕神医器重。他多年来便是用着一张笑容满面的脸在燕家之中来回荡悠,遥想燕忆怀小时对于这个比她大了七八岁的哥哥印象还不错,商欧炎时常给她买糖吃,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燕忆怀对于这种对她好的人完全没有戒备心,所以也慢慢对他放下了应该有的防备之心。

小说

很快,她和哥哥都二十多岁了。燕家也即将迎来市里第二十五届神医比拼赛。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商欧炎总算撕下了他那张虚伪的面貌,露出了他本来的面貌。

在燕忆怀收到皇家医学院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滔天大火烧毁了她的一切。家人、录取通知书、从小都对她如亲闺女一般的奶妈。

她放下自己所有的尊严,哭哭唧唧的跪在商欧炎的跟前,哭着求他放过自己的哥哥。

结局可想而知,一颗子弹彻底毁了她最后的一缕光,在经历过了商欧炎差点毁了她的清白之后便九死一生被商欧炎的妻子救下。

醒来后便出现在了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许是想起了那时发生的惨案,燕忆怀抱头,大大小小的泪珠低落在她的腿上和身上,才刚经历过了丧亲丧家的燕忆怀终是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崩溃的情绪了,她朝着天放声尖叫了起来。

尖叫过后,燕忆怀望向周围的荆棘,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爷爷在世时对她说的话。

燕老神医将年幼的燕忆怀抱在他的双腿上,带着她看着书上的一字一句,念道,“荆棘山的周围布满荆棘,天永远都是阴沉阴沉的,正是因为山势险峻,所以,荆棘山的山崖长出了一支灵芝。给死去之人生嚼方可复活,且灵芝还能无限变成掌控者想要的东西。”

“切,”燕忆怀哼道,“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对!”燕忆怀强忍着伤痛站了起来,只身朝着悬崖边跑去,因为身上带伤的原因,使得她走路一瘸一拐的,但身上的伤势却并不能妨碍她前进的步伐,她边走边道,“这儿就是荆棘山!灵芝,灵芝……”

燕忆怀发了疯似的跑到了悬崖边,双手疯狂的扒拉着阻碍她寻找的树丛,一阵拉扯下来,树丛的枝叶散落了十有八九。

燕忆怀着急的眼眶眼看又要流了下来,她拼命摇头道,“没有,没有,都没有……”

‘啪——’一声惊雷炸在耳边,燕忆怀随着雷声终于在悬崖的另一处寻到了那支新鲜巨大的灵芝。

“啊!灵芝!”燕忆怀内心按捺不住的欣喜,当下似乎是忘记了疼痛,马不停蹄的往有灵芝的方向奔去。

看来她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家人全死了,就唯独她一个人死里逃生存活了下来,甚至还找到了传说中能让人死而复生的灵芝。

燕忆怀心内原先阴沉沉的天逐渐云开见月明了起来,她兴奋地道,“没事的,爸,妈,哥,奶奶,奶妈。你们马上就能回来了。很快!”燕忆怀已经达到了目的地,望向了在她脚下的灵芝,面露笑容来。

但有珍贵药材的地方一定会有危险的,比如说灵芝生长的地方就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黑不溜秋的,这一掉下去,用‘生死难料’和‘陷入万丈深渊’来说根本就毫不夸张。

如此险峻的地方,而燕忆怀却是话不多说直接跑到了悬崖边,一只脚踩到了树枝上,然后慢慢的弯下腰,可还是够不着,燕忆怀将自己跟悬壁靠的更紧了,脚下的树枝开始抖动。

燕忆怀鼓励自己道,“怕什么怕,我现在没了家人,连死都不如,死在这还是死在别处又有什么区别呢?”燕忆怀嘴中念叨着,她每说一句,身下树枝抖动就越快,终于,她用尽力气一把摘下了一支灵芝。

燕忆怀看着自己手中的战利品,刚想说话,脚下树枝‘咔——’一声断了,整个人失去重力,燕忆怀微微一愣,随即整个身体便落下了万丈深渊。

“啊!”燕忆怀大叫一声,身体往下入悬崖之时,整个身子突然为之一震,眼看着她离荆棘山的距离越来越远,再想想她的家人。渐渐地放弃了挣扎。

燕忆怀似是看淡了生死,自暴自弃道,“罢了,这样……也能见到他们。”说罢,燕忆怀的眼角不禁留下了一行泪水,主动将双手放平,带着待死的心态,随即失去了知觉。

可当她再睁开眼睛时,抬头就是一片蔚蓝的天空。

她惊诧起身,身上的密密麻麻的疼痛却让她不禁抽了一口凉气,燕忆怀此刻正躺在一片草地里,她的周围躺着的全是一堆死相惨,身上插/满刀剑,鲜血淋漓的尸体。这些尸体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反正就是尸横遍野。

而在这么一片血腥的地方,别人都死光了,而却单单唯独她还剩了半条命,身着深蓝色华贵衣裳,手握方才摘下的那支灵芝,在这儿呆愣着。

燕忆怀不敢置信地道,“我没死?”

前方的草丛里发出了声响,那声音听起来颇为急促,此刻正在着急的唤着人,“少爷,少爷您慢点,大小姐还在找呢。”

燕忆怀疑道,“谁?”还没等燕忆怀反应过来,面前的林子里的树丛被拔了开来,只见一袭浅蓝衣的衣角露了出来。燕忆怀还在迟疑当中,突然一名面容俊俏的少年焦急的跑到了她面前,少年长相俊美,皮肤洁白,五官端正,眼睛和眉毛都显得十分清朗,大多的黑发披在身后,只有四分的黑发束在头上当马尾,第一眼见到他的反应只有四个字:温柔英俊。

还不待燕忆怀反应过来,少年就一把冲上前去拉住了燕忆怀的手,他一脸急促,嘘寒问暖地询问道,“小忆,小忆你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伤?你可别吓兄长啊!”

这位少年就是原主的亲兄长燕木昭,过了一会儿,几个小丫鬟也赶来了,燕忆怀脑海疑惑,道,“你们是谁呀?”

听燕忆怀这么说,燕木昭本来心急如焚的心一下子变得惊慌失措,他颤颤巍巍地道,“小忆,你……你不是在开玩笑罢?”

燕忆怀松开他的手,道,“我这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燕木昭听完,心登时凉了,立马对着候在一旁的丫鬟们道,“还愣着干嘛?快把大小姐送进轿子里!”

“是!”丫鬟们回答,接着,便把燕忆怀扶进了轿子里。

燕忆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大堆人送进了轿子里,她望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再看看自己此刻的装扮,内心一百万个问号接连不断的闪过。

什么玩意?我不就是采个灵芝,坠个崖吗?穿越了是个什么鬼?少年你是谁?不要看在你长得特别好看的份上我就不会告你骚/扰!还有这是个什么朝代?

燕忆怀对着发生的一切很是不能理解,只得呆坐在位置上,两眼迷茫的在心内不断叫嚣。燕木昭对她问道,“小忆,以前发生的事情你都忘了吗?”

燕忆怀听了燕木昭的解说才知道,原来她现在附身的这个原主本是燕家嫡女,与她哥燕木昭同为嫡出之子,可不知怎么的燕府的嫡夫人翁氏突然病逝,尸体还不知去哪了。同时,原是高府送来的庶女兼侍女高氏成功上位,与燕军敖生有一女。高氏日日占着燕军敖的宠爱嚣张跋扈,完全不把嫡出的孩子放在眼里,兄妹俩平日受尽虐待,被燕府下人鄙视,也就只有外出的时候才能带下人等等。

听完这些后,燕忆怀脑海中的网络小说文浮现在了眼前,这种意外穿越的剧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即刻心叫不好道,“燕家嫡女?完了完了,不会又是所谓的玛丽苏剧情吧?等等,如果是玛丽苏剧情的话?那么接下来就会……”

燕忆怀只感到浑身一阵哆嗦,她可不希望接下来的事情发展,解释道,“呃……那个,其实我不是……”

燕木昭突然咳嗽不止,捂嘴道,“咳咳咳。”

听到燕木昭突如其来的咳嗽声,燕忆怀立马询问道,“你怎么了?”

燕木昭解释道,“咳咳,无事,只是受了寒而已,咳咳。”燕木昭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明明已经虚弱到不行了,可还是非要装作一副神定自若的表情。这不禁使燕忆怀心中怜悯,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燕木昭说的过往,实在是不忍心离去啊。

燕忆怀心中默念道,“我现在毕竟是穿着这原主的皮囊,又人生地不熟的,在这儿也无法生存。要不,就不要让他知道他的妹妹,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一个时辰过去了,轿子抬到了燕府门口,燕忆怀刚走下轿子,突然不远处一盆水便泼了她一身。

燕忆怀黑着脸看着自己被泼湿的全身,刚想说出优美的中国语言时,她便瞥见了她面前那么一个粉色衣角。

抬头望去,此人脸上满是数不胜数的胭脂粉底,眼睛、鼻子、嘴巴通通说是‘及格’都不算,身材稍胖,从眼瞳里便可看出她不是什么好货了,这还需要问吗?燕府嚣张跋扈的庶女——燕裳香。

燕忆怀心道,“燕裳(shang)香?就是那个庶女吧?”

燕裳香一上来就是冷嘲热讽:“呦!燕忆怀,我还以为你死在外边了,五年前没有病死,还占着嫡女的位子,你害不害燥呀!”

燕忆怀还处于懵逼之中,没有回应。

燕裳香见没有效果,心中很是不爽,于是便变本加厉指着她大骂道,“呦!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怪不得你们俩家破人亡!”

家破人亡——这一声成功唤醒了燕忆怀的暴躁,她猛地抬起头来,‘啪——’一个响亮的巴掌清楚的打在燕裳香的脸上,燕裳香身子本就娇小,再加上燕忆怀在现代的力气本来就大,本来可以再大点的。可是不知怎么的,力气突然小了九分,以前那些功夫也不知怎么就烟消云散了。

燕忆怀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迟疑道,“奇怪,我的一身武功去哪了?”

“你!你竟然敢打本小姐!”被打的燕裳香捂着红通通的脸恶狠狠的看着燕忆怀,燕裳香的丫鬟韵儿自然是看不得自己家小姐被一个不受宠的燕家大小姐欺负,威胁道,“大小姐你好大的胆子,小姐,我们去告诉老爷和夫人!”

韵儿拉着燕裳香就要去告状,燕忆怀一把拉住韵儿的衣袖,理直气壮地道,“是你家小姐欺负人在先,士可杀不可辱,裳香妹妹也不要老是依靠长辈,你以为爹爹这么有时间来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吗?只怕会换来一顿毒打,你想告状是吗?走!看看爹爹会处罚谁。”

燕裳香一听,沉思了片刻,最后气鼓鼓的回房了,看到这一幕。燕木昭第一反应是惊讶,但反应过来后,他又拿过燕忆怀方才扇燕裳香的那只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燕忆怀问道,“这是干嘛?”

“没什么,”燕木昭把燕忆怀的手放下,道,“就是看看燕裳香她脸上的粉底有没有粘上你的手。”

燕忆怀一副有理有据的模样,胸有成竹地道,“哎呦,没粘上只能证明我打的还不够狠,下次还敢招惹我,我特么把她脸给打凸掉都不是没可能!”

燕木昭道,“有道理,不过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是时候去大厅给爹爹请安了。”

阿莓阿糕:“《雪间藏》并不是言情圈里的书,而是纯爱,打言情tag是因为只能打这个tag,纯爱代表干净不带杂碎的爱情,所以雪间藏是纯爱而并不是言情圈里的书,希望以后读者粉丝们不要把《雪间藏》跟言情圈里的其他书带上,我也不是言情圈的作者。《雪间藏》不打算开放任何的梦男梦女设,如果你擅自当了梦女,就是侵权行为,跟拆逆官配一样,我可以上法院去告你,所以,请拆逆官配和梦男梦女离开《雪间藏》,感谢配合。我很讨厌ky行为,请读者粉丝们不要在没有提到《雪间藏》,或者是跟《雪间藏》里一位角色重名的地方ky《雪间藏》的角色,《雪间藏》中的第一官配一直都是忆哲,不逆不拆,想拆逆官配忆哲的麻烦别看我书,别在我书圈里混,我嫌你腐癌晚期,感谢配合。”

 

本文标签:一女多男黑人两根同时进

上一篇:我被室友们强了H 体育老师又粗又大又黑大硬雕

下一篇:2022最好看(极品尤物人妻堕落沉沦)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